2021 年 1 月 13 日

至少戰錘被自己命名為「泰坦之力」,那用閃電總比用聖光靠譜多了……

看到老唐對這個他們三人的擅自改變並沒有不滿,一直小心留意著老唐表情的沃雷塔爾的心中也悄悄鬆了一口氣。想了想之後,這位深受逐日者王朝阿納斯特里安國王、凱爾薩斯王子兩代領袖器重的高層,又為老唐送上了另一個意外之喜。

「而且,我在兩把戰錘打造之時,用奧術在戰錘的內部分別勾畫了兩個法陣。按照古書上的方法催發了源質錠的導能性和儲能性,以後大督軍找尋到合適的同源能量也可以繼續向這兩把戰錘中灌注,甚至……直接吸取!」

如果剛剛沃雷塔爾的解釋還只是讓老唐彌補了一點點遺憾,那麼這位大-法師的現在的補充則讓老唐欣喜若狂。壓抑住自己的驚訝和欣喜,一個無良的念頭突然劃過了老唐的腦海。

也許自己以後應該和那些七巧板和某位先知「大濕」多「親近親近」?

畢竟不論是本身就相當於「超大號電池」的納魯,還是手中握著那塊名叫「風暴之心」的阿塔瑪水晶的維綸大師,自己對其的觀感可都不咋滴,甚至還會是未來的敵人……

再加上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無論是出自本身的利益、陣營,還是為凱爾薩斯出氣,不好好算計算計這兩個「外星人」,那可說不過去!

不得不說,這一刻一向「秉性純良」的老唐有化身地精和惡魔結合體的傾向……

[email protected]#

(全文字電子書免費下載)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力量與榮耀》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力量與榮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二百零四章圖窮匕見

神兵終於出世,這讓老唐大喜過望。【】

手持兩把神兵的老唐愛不釋手,而兩柄戰錘的「新功能」則不停誘惑著老唐無良的把主意打到了某些「外星人」的身上。

不過老唐的好心情很快就到頭了。

先前因為神器鑄成,大家的心思還都放在這兩把戰錘之上,一時間將那大軍壓境晝夜攻城亡靈天災也放到了一邊。而現在大廳內的幾人在欣喜過後,便又重新想起了目前銀月城被圍的緊張局勢。

在高等精靈王國地位超然,在魔導師中聲望甚隆的先知沃雷塔爾,如今已經恢復了往日的嚴謹,正向精靈王子求證著如今的戰況:

沃雷塔爾雖說談起正事面色嚴峻,可心裡卻並不慌張。這位不知活了多久的人精,觀察能力不是一般的強悍細緻。

從王子殿下和那位牛頭人大督軍的表現來看,兩人的臉上並沒有焦慮惱怒的面色,這就證明即便戰況焦灼至少也並不兇險,整個戰局應該還算是平穩。不過作為王子殿下的幕僚之一,幫助凱爾薩斯分析局勢,查缺補漏本來就是他的職責之一。

聽到沃雷塔爾的問詢,凱爾薩斯也是面色一肅,仔仔細細的將最近幾天內的局勢變動一一講述:

「亡靈天災這些天的攻勢雖然兇猛,但其實威脅並不算大。有牛頭人勇士們的支援,亡靈海戰術的效果被降低到最低點。而戰鬥也多集中在城門和南面城牆的這兩處,其他的三面城牆頂多出現一些襲擾,壓力並不大。」

一向溫文爾雅,矜持高傲的精靈王子對沃雷塔爾相當的敬重,最初他研習奧術就受過沃雷塔爾的指導。而待到凱爾薩斯成年之後,沃雷塔爾也成為了精靈王子最信賴的顧問。每次遇到難以解決的麻煩時,凱爾薩斯都會和亦師亦友的沃雷塔爾相互探討,尋求解決的辦法。

在老唐看來,這也是為什麼後世沃雷塔爾率領近半的魔導師軍團攻打沙塔斯時,背叛凱爾薩斯,成立占星者會讓一向對其信賴有加,視為臂助的凱爾薩斯無比仇恨、憎惡的緣由之一。畢竟由「愛」生恨的事,老唐在前世見得多了……被最親近的人背叛,往往能把一個人逼瘋……

不過這兩人之間的交情和經歷,以及一系列事件的以後公斷,不值得現在就去煩心。而且既然老唐來了,難道還會讓占星者這個勢力再次出現?

所以當凱爾薩斯繼續講述的時候,老唐也一巴掌扇開了腦海中亂七八糟的想法仔細聆聽,不斷的和自己的思索相印證。果然,當精靈王子下一段話講出來之後,老唐的心中猛地一震。


因為老唐發現,認為之前局勢詭異,感覺不妙的不止自己一個!

「不過,我總覺得之前的戰局有些詭異。」凱爾薩斯的說道關鍵之處也展露出心中的隱憂,頓了一下繼而才咬牙切齒的說道,「阿爾薩斯的那個屠夫雖然已經失去人性,但並不是沒有智慧。作為曾經洛丹倫的王子,又有光明使者烏瑟爾那樣的沙場宿將教導,那個弒父者在軍事指揮上的才華非同一般!」

似乎是在組織言辭,又似乎是實在強壓心中不斷蒸騰的仇恨和怒火,過了好半晌凱爾薩斯這才重新恢復了平靜繼續說道:

「我想不明白,為什麼明知道如今的攻勢沒有多大用處,弒父者還要繼續堅持這樣的戰術?」

精靈王子的眉頭皺成一團,聲音越來越低到後來已經接近於呢喃,「就算是那些行屍走肉的死傷阿爾薩斯並不在乎,可如果在銀月城下就都消耗乾淨了,那接下來的戰鬥他難道指望自己一個人攻下奎爾薩拉斯?」

凱爾薩斯的最後一句疑問與其說是在介紹局勢,還不如說是在試圖解惑。可就是這一句話,卻讓老唐渾身一震,之前困擾自己的詭異局勢一下子豁然開朗!一個異常糟糕的念頭突然出現在老唐的腦海之中,聲嘶力竭的咆哮!

也許銀月城中的所有人都會認為,亡靈天災是要徹底摧毀奎爾薩拉斯王國,而銀月城作為高等精靈的王都必須被毀滅。可老唐卻清楚地知道天災軍團的真正目標是什麼,或者說巫妖王和燃燒軍團的真正意圖是什麼!

太陽之井!

作為高等精靈的力量之源,太陽井已經不再單單是一個建築、符號、力量源泉那麼簡單。對於沐浴在太陽之井光輝之下上萬年的奎爾多雷來說,太陽之井已經成為了生活必需品,是信仰,是生命支柱,是萬萬不容有失的存在!

也正因為此,才會有阿納斯特里安國王親率高等精靈王國一半的軍力駐守太陽之井,只留下另一小半來保護國都和子民的決議。

而對天災軍團來說,太陽之井是復活克爾蘇加德的關鍵,而後者卻正是召喚燃燒軍團二號人物阿克蒙德再次降臨艾澤拉斯的唯一人選!如果說讓天災軍團在銀月城和太陽之井二者中挑選那唯一一個必須攻克的目標,那毫無疑問亡靈天災只會選擇後者,也只能選擇後者!

如果說銀月城不堪一擊,或者防線脆弱,那麼阿爾薩斯和他的亡者大軍,並不介意在前行的路上順手推掉這座萬年古都,報一箭之仇。

可現在因為老唐的到來,讓牛頭人勇士們也加入到這場史詩戰役之中。有了與龍角力軍團支援的銀月城即便不是固若金湯、堅如磐石,也絕對不是這支天災大軍可以撼動的存在!

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實中的世界和前世遊戲中的地圖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不說山川河流之類的地形變化多不相同,單說大小的區別就差異懸殊,判若雲泥!

遊戲中永歌森林在真實的艾澤拉斯世界中,即便以科多獸的腳程算從南至北少說也要五天!而銀月城雖然佔地極廣,但也絕不可能向遊戲中那樣一座城池橫曳,就死死的堵住了整片地區南北向的前進道路!

一邊是必須完成的任務,一邊是難以攻克的雄關……

阿爾薩斯會作何選擇,不言而喻!

也就是說,亡靈天災如果向殺到奎爾丹納斯島的海岸線,並不是非要推到銀月城,從廢墟之上縱貫而出不可!

如今一切明了,這幾天的局勢之所以會如此詭異也就並不奇怪了。天災軍團之所以不計傷亡的持續著毫無意義的猛攻,並不是為了打破城池,而是為了拖住聯軍的腳步。順便故布疑陣,以此掩飾精銳部隊脫離大軍另行調遣的跡象。

而阿爾薩斯之所以淺嘗輒止而不親自出手,那是因為這個弒父者可能已經早早的脫離了這片戰場,親率精銳奔赴太陽之井。

至於說損耗過大……亡靈天災什麼時候缺過兵員?那些炮灰在天災軍團高層的眼中,天生就是用來消耗的!

好算計!好決斷!

即便已經老唐早已經對這位前洛丹倫王子提高警惕,不斷提高對阿爾薩蘇的評價,這一刻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小覷了這個對手。

多謀果斷,深明取捨……

他娘的!果然這個世界、這個時代的精英人物就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即便腦殘吼也有英明睿智的時候呢,輕視對手,哪怕是潛意識裡的小覷,都會讓自己這個「穿越者」摔個大跟頭!

老唐的心中暗罵,嘴角也有些發苦。

如果他腦海中的那個炸裂的猜想是正確的,老唐還真有些作繭自縛的感覺。

自己原想著增兵駐守銀月城,一來可以橫曳在天災軍團前進的路途之上,阻斷代表著屈辱的死亡之痕繼續蔓延;二來也可以拼盡全力保護高等精靈的人民,最大限度的為奎爾多雷留住有生力量,以免人丁凋零、死傷殆盡;最終還可以將阿爾薩斯和他的王者大軍拖在銀月城下,藉助天時地利,將這些行屍走肉消磨殆盡…….

誰知道,一著不慎滿盤皆輸。自己精心布置的這一盤棋局還未到**,對弈者卻跳出棋盤之外直接將軍!

自己是應該怪牛頭人勇士的表現的太過強力,讓天災大軍知難而退好呢;還是要怪俾睨天下的阿爾薩斯這麼驕傲強勢的一個人物,也會挑軟柿子捏呢?

還是怪自己仗著那一丁點成績,就小覷了天下英豪吧!

想到這裡老唐不禁喟然一嘆,而一直觀察著老唐表情的沃雷塔爾以及凱爾薩斯見狀也頓感不妙。不消片刻,瞬間通透清楚了亡靈天災算計的兩人也是齊齊一震,驚聲大喝道:

「不好!太陽之井!」

「父王那裡危險了!」

既然明白了敵人的如意算盤,老唐也不顧的客套,沖兩人一點頭快速的做出了應對:

「凱爾,沒時間耽擱了!我們必須馬上救援!銀月城和太陽之井之間有沒有傳送法陣,是否還在運轉?」

老唐的詢問,迅速的讓剛剛一時間心神大亂的兩人恢復了冷靜。老唐的話音剛落,精靈王子就立即肅然的給出了回答:「傳送陣早已關閉,我們單方面重啟不會有絲毫效果,具體原因就不解釋了。而且,連接兩地的傳送門規模並不大,傳送軍隊根本不可能。」

精靈王子的回答,頓時讓老唐感到頭疼。

銀月城的魔導師軍團的魔法師如今一個個都只剩下半條命,在他們修養好之前,別說讓他們像之前一樣傳送大軍,恐怕就是釋放個法術都難如登天!而兩地之間的永定傳送門如今也無法使用,想複製援兵天降的打算徹底落空。

如今看來,阿爾薩斯之所以肯用女妖部隊全軍覆沒的代價也要重創魔導師軍團,恐怕並不是單單削弱聯軍火力那麼簡單!

老唐面色更顯陰沉,眼中滿是被深深算計后的怒火!

現在聯軍救援部隊能夠選擇的,也只剩下硬闖層層攔截這唯一一條途徑了!


只希望,眾人反應的還不算晚……一切還來得及!

[email protected]#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力量與榮耀》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力量與榮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二百零五章接招

銀月城,牧羊人之書^^e^看

碎裂的磚石,堆積的屍首,傷痕纍纍的建築街道,令人作嘔的臭氣……斷臂殘肢,腐血碎rou……往昔整潔絢麗、安逸典雅的氣氛如今早已經dang然無存。【】

作為連日來銀月城保衛戰被亡靈天災重點攻襲的區域,與龍角力軍團第一聯隊的將士們和聞訊趕來的高等jing靈勇士已經在此地與亡靈天災的行屍走rou鏖戰了好幾個晝夜。而連日來蜂擁而至的天災部隊,倒在這裡的少說也有兩三萬。

可天災軍團最不在乎的除了生命就是用之不竭的炮灰,狂野的攻勢依舊如同洶湧的海chao般連綿不絕。

近千位牛頭人勇士構建的鋼鐵防線,就像一塊不停被海lang沖刷的礁石看起來兇險,實際上去巋然不動。海lang一般的天災大軍雖然不懂恐懼,攻勢瘋狂,但撞擊在磐石一般的防禦陣型上則破碎成朵朵langhua……

而在這道牛頭人勇士們的防線之後,大批大批的聯軍將士正肅手而立,嚴陣以待。城men處廣場的氣氛一時間無比肅殺。

知曉了阿爾薩斯的疑兵之計的老唐幾人,再確定了馳援太陽之井后,很快就著手準備。既然無法使用傳送來輸送援軍,再加上城外的天災部隊晝夜不停的攻伐拖延,聯軍方面不得不選擇陷陣突圍,以此破開敵人的包圍和牽制。

五千jing靈遊俠,五千高等jing靈戰士,再加上銀月城中的全部的戰鬥法師和破法者,短短几個小時過去后凱爾薩斯王子已經盡選王國jing銳,為這次的突圍支援行動做好了準備。

而與龍角力軍團一方,老唐也乾脆的從並不算吃緊的城牆防線上chou調出第二、第四、第五聯隊,總計一萬五千名牛頭人勇士作為這次突圍行動的主力。

只要攻擊命令下達,總兵力超過兩萬五千人聯軍將士將殺出城區衝鋒陷陣,在隨軍薩滿、德魯伊以及牧師的幫助下,盡最大可能的屠戮天災軍團的行屍走rou,而其餘的聯軍勇士們將堅守城池,不給亡靈天災可乘之機。

不過這支盡選jing銳所組成的部隊並不是馳援太陽之井的援軍。

在老唐的計劃中他們的任務只是衝擊敵陣,牽制亡靈,為真正的援軍爭取時間而已。而真正派遣的援軍則是清一se的騎兵!

攻打太陽之井的亡靈天災已經不知道前進了多遠,但老唐等人根據估算至少也出發了兩天。而後知后覺的追擊部隊,除了騎兵部隊誰也不敢保證能在大戰開始之前追上不知疲憊日夜不休的亡靈及時趕到,畢竟銀月城與奎爾丹納斯島的海岸線之間相距並不遙遠。

三天!

只要三天,亡靈天災必將殺到!

現在的聯軍只能希冀太陽之井防線足夠堅固,在援軍抵達之前多支撐一些時日。不過,對此無論是老唐還是凱爾薩斯的想法都不樂觀。太陽之井不像銀月城,基本上除了橫亘在那的大海,無險可守。

而駐守太陽之井的部隊雖然是高等jing靈王國最jing銳的幾個軍團,但在野戰時估計也不是阿爾薩斯和他麾下的jing銳亡靈的對手。說到底面對亡靈天災,身體孱弱的高等jing靈不像牛頭人一樣充滿優勢,在遊俠部隊殺傷力銳減的前提下,高等jing靈王國部隊的戰鬥力至少廢掉了一半!老唐已經能夠想象到,發生太陽之井的rou搏戰會是何等慘烈的場景……

老唐的目光不停的掃視著已經在廣場上集結待命的騎兵部隊,儘管軍容強盛,但老唐的心底卻並不輕鬆。

三千名騎乘著迅捷陸行鳥的jing靈遊俠,五千多騎乘者奎爾薩拉斯戰馬的高等jing靈戰士,再加上被老唐當做底牌和預備隊的五千多重科多獸騎兵,這就是此刻銀月城中的所能chou調的全部援軍。

按理說這樣一支輕重騎兵結合的部隊戰鬥力自然不可小視,但根據維爾萊斯*深影偵查的情報,離開銀月城戰場的天災亡靈至少也有十萬。而起盡皆都是些jing銳亡靈,除了大批的jing英食屍鬼,其餘的全是地xue惡魔、憎惡這樣的難纏的高級兵種。牢牢佔據了制空權的石像鬼也chou調出八千多跟隨這支亡靈天災的jing銳部隊一同出征……

騎兵部隊將要追擊的敵人可不是軟柿子。

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以援軍的速度究竟能不能在一切都無法挽回之前趕上。

「大督軍。」騎乘者一隻「白ji」的哈杜倫*明翼不知可是來到了老唐的身側,出言打斷了老唐的思緒。「永歌森林和奎爾丹納斯島之間的海峽對亡靈天災無疑於天塹。沒有戰船,那些行屍走rou……應該無法踏上奎爾丹納斯島吧?」

瞄了一眼這位有些疑huo,猶自不可相信的未來銀月城三巨頭之一,老唐輕輕嘆了口氣,拍了拍哈杜倫的肩膀留一下了一句話。便扯了扯蠻角的韁繩向城牆的樓梯處走去,他已經看見凱爾薩斯王子正眉頭緊鎖的走下城牆,向自己這裡走來。

「別忘了,阿爾薩斯手中的可是霜之哀傷……」

——————————————————

「阿爾薩斯還在城外?」

饒是老唐一向沉穩,不會大驚小怪,可緊鎖眉頭的凱爾薩斯來到身邊后,開口說出的消息還是讓老唐一愣。

「沒錯,雖說總感覺有些蹊蹺,但我看的清楚,就是那個畜生!」jing靈王子說道最後xiong中的仇恨和怒火再一次被點燃,惡狠狠地咒罵道。

「天災軍團其他的英雄級高手呢?還在么?」老唐沉yin了一下,繼續問道。「比如說那是大蟲子還有……希爾瓦娜斯?」

皺起眉回想了片刻,凱爾薩斯沖老唐嚴肅但堅定的搖了搖頭,作為對老唐疑問的回答。

看到jing靈王子搖頭否認,老唐也從剛剛的驚愕轉變為疑huo。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自己猜錯了,阿爾薩斯並沒有牽制銀月城直攻太陽之井的打算?可那些殺向太陽之井的亡靈jing銳又怎麼解釋。還是說阿爾薩斯直接派遣了「小強」和「nv王陛下」率隊,而自己則留下來鎮場子?總不會是將這兩位英雄級高手藏起來,並設計引you聯軍追擊然後伺機偷襲吧?

一時間,老唐的腦海里接二連三的蹦出了不少想法,可也沒辦法斷定到底哪一個才是最準確的猜測。

看到老唐皺眉深思,凱爾薩斯也開始思索起各種可能。之前老唐、凱爾薩斯和沃雷塔爾三人之所以能一口咬定,天災繞過銀月城直撲太陽之井,阿爾薩斯動向就是很重要的一條線索。可如今這個屠夫竟然還在城外,jing靈王子也不免開始對之前篤定的想法產生懷疑。

兩位聯軍話事人都皺著眉頭一字不語,廣場上集結待命的將士們雖說心中疑huo,但也沒有出言打擾的。直到老白牛巴拉森*靈蹄和沃雷塔爾聯袂出現,見到兩人明顯眉頭緊鎖,這才對視了一眼走上前來。

「王子殿下,大督軍。」沃雷塔爾向兩人躬身行禮之後,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出言詢問道,「援軍……還派遣么?」

「派!為什麼不派!」老唐終於還是在一番思索後下定了決心,斬釘截鐵的回答道。把目光看向了恢復了全盛狀態的老白牛,語氣誠懇的說道:「長者,也許援軍出行了銀月城的戰局還會出現變故,如果遇到英雄級的強者出手,就擺脫您了!」

說罷老唐就捶xiong向靈魂行者行了一個標準的戰士禮。老白牛也沒矯情,生xing沉默寡言的他沖老唐點了點頭,算是做出了承諾。

見他接下了差事,老唐的心中大定。作為英雄級高手,牛頭人故老相傳的靈魂行者,巴拉森*靈蹄的強橫實力老唐曾親眼見識過。對上亡靈天災,哪怕是「nv王陛下」和「小強」在這位掌控靈魂之力的高手面前,也討不得好。有他留守銀月城,至少能夠將可能發生的危險降低到最低。

搞定了老白牛,老唐一轉身喊來了同樣被老唐留在銀月城駐守的岡德魯老爺子、傑瓦恩恐怖圖騰以及貝恩*血蹄幾人,向他們分別下達了命令,這才看向了沃雷塔爾開**代道:

「先知,援軍出動后,銀月城的城防就jiao給您統一指揮了!與龍角力軍團的將士們,任憑差遣!具體問題,盡可以和他們三人商量!」

老唐的囑託說的毫不猶豫,自己和凱爾薩斯一走,最有資格指揮聯軍的無疑就是這位戰略眼光獨到,聲望的崇高的大-法師。再加上幾位軍團高層的幫助,銀月城就絕對出不了岔子!

聽到老唐的話,沃雷塔爾也不羅嗦,躬身回禮后一臉堅定的點了點頭。不過沉yin了片刻后,沃雷塔爾終究還是問出了心中所想:「阿爾薩斯還在城外,之前計劃需不需要做些變動?」

「沒必要!」一直沉默的jing靈王子突然間面se猙獰的開口道,「天災jing銳直奔太陽之井而去,這做不得假,援軍必須要派遣!阿爾薩斯那個屠夫既然還留在這裡,那就永遠留下來吧!」

「說的沒錯!」緊了緊身後的兩柄戰錘,神器在手的老唐鬥志高亢。拍了拍蠻角的額頭,老唐一臉殺氣的接言到。

「我們和他之間還有筆賬要好好清算一下!我不介意讓他隕落在此!」

殺氣凜然的老唐看了看同樣一臉殺氣的jing靈王子,在看到對方那同樣燃燒著怒火的雙眼后語氣冷峻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