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10 日

能讓山梨博士急到催希羅娜給他打電話,想必兩位博士應該是真的等急了。

他自己也是沒想到睡了這麼久的時間。

「嗯。」希羅娜應了一聲之後就很有作風的掛斷了電話。

哲也聽着耳邊傳來的忙音聳了聳肩,這種做事風格,可真是太雷厲風行了點。

這麼想着,他又是馬不停蹄的撥通了大木研究所山梨博士的專線電話。

「喂~山梨博士下午好,我……」

「你遇到水君了?它和你交流了什麼??」

還沒等哲也把通話的日常禮貌用語說完,山梨博士就迫不及待的打斷了他,而且問題直入主題。

哲也倒也是習慣了這樣的研究員作風,於是就把水君的話略作修飾重新轉述了一邊。

過程中電話那頭不時傳來山梨博士和大木博士的驚呼聲。

「大概就是這樣了吧。」

抽空叫了份晚飯的哲也一邊大口嚼著食物,一邊口齒不清的結束了自己的報告。

「有意思,真有意思。」

山梨博士看着總結出來的幾點不自主的感嘆著。

「以前和人類接觸的神獸沒有說過這些東西嗎?」

哲也倒是挺好奇的,這些內容還不至於被神獸保密吧,看水君的樣子也是一點也不介意的就說出來了。

他可不信只有自己正面見過神獸和它們有過交流。

鳳王、烈空坐乃至洛奇亞等一級神可能確實沒有和人類真正意義上打過照面,但是三級神乃至二級神當中和人類有交流的一定不會少。

在他認知里已經收服急凍鳥的科拿就是最好的例子。

「怎麼說呢,大概是有的,不過那些信息肯定沒有你那麼詳細且精準。」

兩位博士也有些頗為無奈。

不是所有人都是抱有和哲也一樣的想法的。

最大的問題除了神獸極少出現在人類眼前主動交流以及跨物種的語言問題外,主要還是所謂的信息壁壘的原因。

往下深究,聯盟起初的成立更像是各個大家族調和和妥協之下的產物的情況導致了這一問題的出現。

雖說這麼多年過去,在多屆聯盟主席的運作下聯盟的處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一些東西是無法在短時間內被補齊的,尤其是關於神獸之流的知識。

況且,哲也的思維確實是更接近研究學者。

一般精靈世界的訓練家在看到神獸的時候腦海里的第一反應大概都是「收服它」,而不是提問。

這種情況下沒被神獸打死就不錯了。

「好吧。」

對此,哲也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論在什麼情況下,一些極為高端頂尖的知識往往是被最少的人所了解和掌握的。

有關信息的內容說完,哲也又簡單的和兩位博士彙報了一下這次自己的收穫。

正常他是肯定不會說的,比如說對剛剛的喬伊小姐,他問水君要的七彩枝在這時候就能派上用場。

但是對於兩位博士倒是大可不必隱瞞這麼多。

除了他內心最深處的秘密,其他的東西這兩位博士估計是看不上的。

「水君的水之寶石,我想想啊,我記得有過效果記載的來着。」

對精靈道具也有着頗深研究的山梨博士摸著下巴思考道。

畢竟如果對精靈道具沒有充分的認知,他也不可能琢磨出這麼多的能利用道具進化的精靈來。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智者的話,哲也現在通話的兩位一定是其中之二,合在一起那更是堪比寶可夢百科全書。

不誇張的說,這世界上大部分與精靈相關的研究都在兩位博士的知識體系範圍之內。

「啊,我想起來了。

它除了能和一般的水之寶石一樣起到對水系能量的感悟作用以外,也可以在海潮熏香燃燒的環境下把它放在尚未孵化的水系神奇寶貝蛋上,好像是可以起到提升潛力的作用的。

當然,這樣的話就不像第一種用途一樣可以持續一段時間,只能是一次性的。」

山梨博士兩手一拍,很是興奮的對着哲也說道。

哲也吃飯的速度都因為這個消息而慢了下來。

他趕忙喝了口水把飯壓了下去,急切的問道:「有限制嗎,只能對冠軍還是天王以下資質的精靈使用嗎?」

這可是很重要的一點,每上升一個層次這個水之寶石的價值可是截然不同的。

至於說第一個用途,那是什麼東西。

有提升潛力的效果放在這,誰會在意那個只需要花點錢就能做到的感悟能量的效果。

「這個的話就沒有相關的數據統計了,樣本量實在是太少,根本不足以說明什麼。」

山梨博士遺憾的話語好似在哲也的頭上澆了一盆水。

想想也是,能探索出這個方式都算髮現的人是個人才了,正常人誰會幹出這種事情來,更別提大量數據產出的結論了,從數量上來看就不現實。

哲也只得對此表示遺憾。

但是也不錯。

因為在哲也原本的設想中,等到現在手上六隻精靈都達到准天王級別之後,他就要開始着手再之後的精靈培育了。

好歹也是個強大的訓練家,要是只有六隻精靈那未免有些面子上過不去。

而且一般來說,成熟的訓練家基本都有着至少兩隊乃至三隊精靈的,主要是為了滿足針對不同情況和不同需求都有着自如應對的能力的要求。

並不是說一隊精靈就一定強於二隊,只是說可能側重的方向並不相同。

哲也原本還不確定自己的第七隻精靈選擇什麼樣子的,現在好歹確定了是水屬性的精靈。

培養新精靈是早就被提上日程的計劃,哪怕是天賦(開掛)如哲也也不能擔保自己的精靈能很快從准天王突破至天王。

以羈絆掌握自身能量說上去容易,實則無比困難,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准天王精靈卡在這一步了。

得虧之前在金黃市格鬥道館的時候信彥教了他不少東西,外加這麼久過去了哲也自己一直有在練習,否則突破天王級的難度還得提高一倍不止。

哲也突然很是感嘆,如果自己沒有被阿四代師收徒,那麼自己的實力進展在未來一段時間肯定會慢上太多太多。

「那我們兩個就先去研究一下這些內容了,有事你再聯繫我們啊。」

腕錶里,山梨博士迫不及待的話語聲也傳到了哲也的耳中。

「好的,兩位博士還請注意吃飯和休息。」

在哲也禮貌的關照聲中,他被直接掛斷了電話,熟悉的忙音再次響起。

「ε=(′ο`*)))唉」

他無可奈何的再次嘆了口氣,真是的,一模一樣啊。

迅速扒拉完最後一口飯,他開始了醒來后的第一個大工程——「夥計們!吃飯了!」

六道紅光伴隨着不同的叫聲閃現,整個房間立刻變得狹小了很多。

化身為營養師的哲也變身三頭六臂,以只能看見殘影的速度瘋狂的準備着六位夥伴們的晚餐。

他是真不知道上一世動畫中吃飯的場景為什麼表現出來的是那樣輕鬆,小智一行人的伙食可都是小剛一個人在準備。

只能說不愧是從小照顧一群弟弟妹妹長大的全職「保姆」,在這方面的能力恐怖如斯。

當然,這大概也和哲也一手抓有關係。

「哦嚇——」「嗶——」

率先吃上飯的老大和老二興緻勃勃的交流起了雙方食物的味道。

嘗是不可能嘗的,食譜中以清淡和略酸味道作為主打的比雕對於另一邊辣的上頭甚至要命的食物完全是一個敬而遠之的狀態。

反過來也是同樣的,火焰雞對於味同嚼蠟的比雕食物也沒什麼興趣。

「走了,今天的日常訓練就放在晚上好了,得補上哦。」

等到所有夥伴都吃完消化完,哲也打了個響指就代表着它們接下來又要迎接難熬的訓練時間。

也只有在日復一日堅持不懈的鍛煉之下,精靈才能變強。

第二天。

退房離開吉花市的哲也又一次踏上了旅途。

「赫拉克羅斯之森……位置是在……」

只見他的手裏拿着一張相當有年代氣息的泛黃地圖思考着如何前進。

既然來到了有着悠久歷史的城都地區,那麼很多地方都是必須去看一看的。

赫拉克羅斯之森就是一個相當有代表性的保護區域。

這裏生活的赫拉克羅斯可是城都地區赫赫有名的「大力士」精靈。

這群形似巨大的獨角仙的精靈里哪怕是最弱小的存在也能舉起自身重量一百倍的重物,堪稱誇張。

除此之外,它還有着異常堅硬的甲殼以及強健的足腰。

可以說,除了四倍弱飛行屬性以及技能打擊面不廣以外,赫拉克羅斯是極為理想的一種適合所有新人訓練家培育的精靈。

尤其是它溫順的性格會加不少分。

當然,對於強大的訓練家來說,這為數不多的幾個缺點就可以宣佈它被單方面pass了。

對於新人訓練家來說性格溫順是好事,但是對於強大的訓練家來說就不一樣了。

即便赫拉克羅斯並不是不擅長戰鬥,但關鍵時刻對於勝利慾望的缺失是一個非常致命的缺點。

它的鄰居就是這個缺點的最好體現。

在赫拉克羅斯之森的最右端有一條河流,河流的對岸是凱羅斯之森,也就是人們俗稱的大角族群所生活的森林。

和性格溫順的赫拉克羅斯不同,同樣喜歡吸食樹汁還有花蜜的凱羅斯脾氣可算不上好,它們時不時就會越過河流來騷擾赫拉克羅斯。

如果放在稍微有點脾氣的寶可夢身上,那麼凱羅斯鐵定是會被更為強大的一方趕得遠遠的。

畢竟食物和領地的衝突對於野外精靈來說可是底線。

但是實力強大的赫拉克羅斯的選擇截然不同。

它們只會被動的擊退凱羅斯而不會再進一步作出別的舉動。

如果不是凱羅斯這種精靈害怕寒冷,在很多時間都會縮在土裏躲著,不然還真的很難說凱羅斯會不會步步緊逼把赫拉克羅斯趕出它們的領地。

連對食物的爭奪都只是這個地步,那麼不難想像赫拉克羅斯在常規戰鬥中所能表現出的能力了。

很多人都惋惜這一點。

當然,那種例外的喜歡戰鬥的赫拉克羅斯是受到相當大的歡迎的,可惜就是少之又少。

哲也這次準備前往赫拉克羅斯之森也不是為了收服一隻善戰的赫拉克羅斯,他對這种放大版的昆蟲精靈不是非常的感興趣。

哪怕赫拉克羅斯的顏值在蟲系精靈里能算不錯也一樣。

他主要是為了甜甜蜜去的。

這種常見於由神奧地區的三蜜蜂產出的精靈食物也會在赫拉克羅斯生活的地方出現。

或者說,一個地方只要有甜甜蜜產出,那麼赫拉克羅斯就會舉族遷移到這裏來,先來後到還是要搞清楚的。

甜甜蜜作為清甜芬芳的花蜜很大的一個作用就是用來吸引野外的精靈,不論大小或者種類。

對於經常在野外生活的賞金獵人來說,它除了能起到完成任務找到任務對象的作用以外,更大的作用是體現在分散追殺自己精靈的注意力上。

它甚至對殺紅了眼的大針蜂乃至產子期的圈圈熊都有效果。

這可是個活命的好寶貝。

所以儘管不算少見,但是甜甜蜜一向是市場上供不應求的存在。

作為主要出產地的神奧聯盟可是靠着這個特產從別的地區那賺了不少外快。

哲也既然之後要經常在野外渡過,那麼甜甜蜜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一個物品,相較於花錢花時間收購,他的選擇還是靠着自己的能力搜集。

他很快找准了一個方向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