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能感覺的到,這時候星空的四面八方都出現了屍群,空間劇烈動蕩,已經遠遠將他包圍。

「果然有心懷鬼胎的人出手了。」

許辰站起身來,注視遠方:「將我逼入絕境,想拿我做要挾,讓萬劍宗就範?」

看著,他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這樣看來,就不用考慮太多了,一切從簡吧!」

在他視線中。

家有悍妻怎麼破 有無數屍群出現,在星空中前進,堵住了四面八方的退路,直奔許辰而來,而在屍群前面則是一些引誘屍群的人,這些人驚慌失措,神色迷茫,把屍群送到地頭后,想要逃跑,卻第一時間被群屍撕碎。

看著那些人死去,許辰無動於衷,這些人不需要多想也知道是各大勢力找來的替死鬼,與各大勢力無關,但卻被各大勢力暗中控制威脅,事成之後命喪於此。

事實上不只是他,整個仙界的人都不關注這些人的性命,只關注許辰的動態,他如果動手,那萬劍宗就再難辭其咎,之後不論他的死活,各方自然會刁難萬劍宗。

在所有人從暗中關注許辰的同時。

許辰冷漠一笑,魁首五仙劍出鞘,凝聚成為一柄五行神劍,他注視八方虛空,冷漠傳音:「打今天起,我叛離萬劍宗,與萬劍宗再無半點瓜葛!」 許辰的聲音在星空中回蕩。

一言出,驚了四方波濤。

「主動叛離萬劍宗?!」

「和萬劍宗撇清關係,這是不想拉萬劍宗下水。」

「此子身陷絕境,已經必死無疑了還能想著不連累宗門,這,當真是……」

各方隱藏的人都變了神色。

正常人身處險地,被群屍包圍,面臨死亡的時候,誰不是想著怎個逃命,怎個求救,此子倒好,什麼都沒做呢,第一件事是和宗門撇清了關係。

這就出乎眾人所料了。

一些本打算好的東西,完全因為這一句話變成無用之舉了。

「現在,我與萬劍宗無關,閒遊散人一枚,見不慣這人世被屍群橫行,此刻更被群屍圍堵,不想慘死,所以,無論仙佛鬼人,但凡擋我去路者,皆殺無赦!」

許辰的聲音伴隨長劍出鞘時的鏗鏘聲傳出,顯得格外肅穆莊嚴,有著一股鐵的力量在其中,令八方眾人再次變色。

世上,竟有此忠勇之人!

「殺!」

許辰劍指四方,左手同時翻轉朝著腳下星辰一按。

星辰上囚困了之前近百萬屍群,更有飛天旱魃,許辰不想牽連萬劍宗,在這之前沒有直接布殺陣練殺,現在動了殺心,扭轉下面的困陣,直接變成一座絞殺大陣,一瞬之間火光衝天。

整個星辰變成一顆火球,火焰滔天,如同怒龍翻卷。

一時間屍群猙獰咆哮的聲音,和著許辰的殺聲在星空中傳向遠方。

碰。

一顆星辰在大陣的煉化下爆炸,星辰爆炸的毀滅之力讓百萬群屍的吼聲瞬間消失,哪怕上面一尊堪比六道仙君的飛天旱魃,也在星辰的爆炸之中死亡。

也就是許辰揮劍一喝之間,他腳下的星辰爆炸毀滅,百萬群屍頓時死亡。

這是天神才能在瞬間做到的事,恐怖的情形震驚了無數看客,不論修為高低都在許辰這一個發難之下心臟猛顫。

「這小子好強的陣法道行……」

許多人在心驚之後冷靜下來,看透了其中的玄奧。

許辰本身是不具備舉手毀滅星辰,滅殺百萬群屍甚至飛天旱魃之力的,群屍死是因為星辰毀滅了,而星辰毀滅則全是那一座大陣的威力,那大陣最起碼也是神級的殺陣,刻在星辰上,可爆星辰。

「小子好大的膽子!」

也有人怒喝,直接從暗中走了出來:「屍禍乃神界之王降下,這是神王的旨意,你陣殺屍禍,這是違抗神王之意,不想活了?!」

他們心裡被震驚到擔憂,怕出什麼差錯,擔憂許辰能逃命跑了,此子天賦妖孽,又懂神陣,和萬劍宗恩情深重,萬一不死,哪怕明裡說了和萬劍宗斷絕關係,日後又會如何還是一說,一個大大的麻煩,要必須剷除。

「神王降下屍禍,我有三問,一問,區區神王而已,上有帝尊,頭頂天道,他哪來的資格罰世!簡直是狗拿令箭。」

什麼!

天下皆驚。

區區神王?此子當真狂妄至極,神界之王在他眼中竟敢這樣形容。

狗拿令箭,這更是直言辱罵,簡直是膽大包天。

「二問,神域九重天,一共九重神王在世,這狂言罰世的又是第幾重神王,他算什麼東西,能代表整個神界!」

許辰橫眉冷對,言辭清朗,聲音落下后,星辰震動,天空有雷霆嗡鳴。

圍觀的勢力高層中,有人直接驚的紅了臉,險些吐血。

聖世巫醫 神王算什麼東西,這等大逆不道的話也敢亂說!

說出這種話,不僅說話之人要死,他們這些聽到的人恐怕也要被神王責罰!

這簡直是逆天之詞!

「小子你住嘴!」

有人急切吼道,原先從暗中走出來的人驚慌亂象,只恨自己為什麼白痴的走到明處,直面聽到這種對神王的逆天侮辱,他們覺得全身血液都冷了,現在只恨不得立刻殺了許辰。

「三問!」

許辰冷漠掃視他們,沉聲道:「就算天道罰世也有規則原由,這區區毛神製造災禍的理由,是什麼!」

眾人此刻只是著急,哪裡有人解答他,不僅不解答,紛紛從四面八方趕來,對許辰拔出了刀劍,要殺死許辰。

許辰看著漫天的殭屍和敵人,不為所動:「神威罰世是假,倚強凌弱才是真,這漫天的屍變,有何可懼怕的,我乃一閑人,世上一切的不公,皆可放手去管。」

「你能拿什麼管,去死吧!」

周圍的強者攻來,同時在許辰身邊,也有群屍靠近。

許辰傲然一笑,手中長劍揮灑光輝,目光睥睨八方:「一劍在手,可平天下,葬天一劍!」

劍光在這一刻璀璨。

他身邊的群屍不過全是普通的殭屍,哪怕強一些的也是普通旱魃,一頭飛天旱魃都沒有。

而攻來的武者,強不過大羅仙,弱的只是真仙。

現在修為到了天仙境巔峰的許辰,有實力也有底氣全部傲視。

漆黑的劍光籠罩了天地。

覆蓋八方星空。

無數人只感覺天地間的一切光亮都被黑暗籠罩,找不到一處可以看到光明的地方,所能看到的皆是無窮無盡的黑暗。

這一劍,遮天蔽日。

「唰!」

倏然之間,黑暗如潮退去,一股純黑劍光伴隨而過。

「吼……」

屍群吼叫。

只見但凡靠近許辰百丈之內的殭屍,全部在這一劍之下變成了兩半,墜下高處,漂在星空中,徹底死去。

而除了群屍之外,襲殺而至的武者,身上統統多了一條血線,這血線蔓延整個額頭到腳底,直接貫徹了全身。

「這……怎,怎麼可能!」

無數人變色。

許辰的修為,只不過是天仙境,而在場眾人中有不少是各大宗門的長老,大羅仙人的境界,還有屍群中也有旱魃,現在竟然全部都死在許辰這一劍之下。

他們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這個小子,實力有多變態,怎麼做到的?!

一劍驚天下。

八方雲動。

同時,這消息傳回萬劍宗。

「小師弟為不連累我們,主動叛離了宗門?!」

「他怒神界不公,楊言要一人平天下?!」

「最小師弟為了我們尚且如此,如今他被百萬群屍包圍,被天下宗門圍堵,我們做師兄的,如何坐視不理!」

噗通,有人跪在萬劍宗門前。

「宗主,弟子不孝,今日……要叛離宗門!」 萬劍宗門前。

一個又一個劍宗弟子跪在地上,神情肅穆,言辭決然。

「宗主,弟子今日叛離宗門,若不死,再回來請罪!」

腹黑天才寶寶:爹地,媽咪要劫婚 「宗主,小師弟為忠義陷入絕境,我等作為師兄必須有所作為,為此,今天效仿師弟,叛離宗門,滅殺屍群!不管前路是生是死,一切所作所為皆與宗門無關!」

「宗主……」

越來越多的劍宗弟子跪下,起誓別離。

「你們!這是何苦來哉。」

有長老走出,看著門前跪了滿地的人,他們內心在顫抖。

這些人中不僅有內外門弟子,更有許多核心弟子,這些人能在萬劍宗內,本是前途無憂,能有一番大成就,今天往這裡一跪,卻是放棄了一切。

「你們決意如此?!」

威嚴的聲音傳來,宗主劍無憾無聲無息的凌空站在了天空上,他目光掃視下面所有人,肅穆、認真、威嚴的神色中,有一絲難以察覺的震怒。

「宗主,弟子心意已決!」

「這一走,前途飄渺!」劍無憾握拳。

「小師弟天資高我等百倍,他尚且做了表率,我們有何可惜。」

「這一走,生死未卜。」劍無憾再次出聲。

「為除屍禍,為救師弟,死而無憾!」

「這一走……將於天下為敵!」劍無憾沉聲地喝。

「與天下為敵便與天下為敵!我們都能死,天資如妖的小師弟,不能死!屍禍太廣,憑我們管不了,但小師弟只有一人,我們願意用眾人之血,換他一人之命!」

「宗主,弟子告辭!」

跪著的弟子紛紛起身,不願再說,也不敢再說,說的越多……

「走吧,走吧。」

劍無憾神色蕭瑟了許多。

他有熱血,隨時可以為人為宗為天下灑滿青天,他震怒,恨不得拔劍斬天,捅穿這天與地,去高高在上的神界問一問,為何如此荼毒下界。

但他不是一個人,他是萬劍宗的宗主,萬劍宗有千萬人,更有上萬年的傳承,饒是有滿腔的狂怒,也必須為這一切而忍住。

「既然叛離,就放手去做!記得,你們有何過錯,自有本宗拿你們問罪,旁人若敢插手,本宗,決不饒他!」

「弟子曉得!我等去去就回!」

數十萬的劍宗弟子,在星空中震碎了青白色的劍宗衣袍,毀掉了腰間的劍宗玉佩,今天起他們都為閑散路人,拔劍,只為正義。

「……」

劍無憾藏在袖子中的拳頭,緊握髮青,他定定看著宗門弟子離去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宗主,我們……」

有長老靠近,蒼老的臉龐上布滿皺紋,充滿愁緒。

「你們也想叛宗嗎?!」

劍無憾回頭掃視剩下的弟子和長老。

「宗主……」無數人沉吟,內心在衝動。

劍無憾搖了搖頭:「別去了,有他們就夠了。」

「夠了?」

無數人抬頭皺眉,聽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下一刻。

劍無憾含怒號令:「萬劍宗上下聽令!」

「在!」

無數弟子、長老、暗中老祖,神色紛紛肅穆。

劍無憾拔劍出鞘,指向天際:「今有不義弟子叛離宗門,本宗擔心他們泄露宗門秘法,特,傾盡宗門所有,也要鎮壓他們,隨我出!」

「什麼,這,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