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能力4:每隔十秒,可以召喚出一道諸神之印,加持在某一隻御獸身上】

“這……”

葉玄看完諸神之印徹底蛻變完成之後,新多出來的兩個能力,張了張嘴。

感覺這能力,真的是把自己的靈魂防護得好好的。

尤其是凝聚虛幻諸神之印這一招,根據描述,居然是任何靈魂類的攻擊,都能夠抵擋,簡直強得可怕。

另外,讓自己的御獸,代自己死亡,也非常不錯。

畢竟他有御獸之巢天賦。

是可以讓死去的御獸,在一個月後復活的。

在諸神之印徹底蛻變完成之後,葉玄目光閃爍。

想了想,決定等一等再走。

看看摩破倫在打什麼主意。

這個世界上,有一些御獸,擁有控制其他人的能力。

而這種控制其他人的能力,大多數都是靈魂層面上的能力。

之前的時候,他在凝聚出諸神印記之後,靈魂防禦就變得強得恐怖。

現在又多了兩個能力,簡直無懈可擊。

“我這裏出了點意外,現在在古羅市神眼族駐地中,他們邀請我加入萬星聯盟,成爲他們在藍星的星辰之子,我在這裏看看情況,回去等我,我之後想辦法自己回去。”

想着,葉玄心中一動,就取出手機。

用精神力觀察了一下四周後,就給林詩茹發了一條訊息。

藍星的通訊中心是在夏國當中的。

所以使用手機發信息,並不需要擔心被其他人發現。

“在古羅市?”

古羅國境內的一個荒蕪山谷中,正在等着葉玄出來的林詩茹,接到葉玄發來的消息,臉色當即一變。

她想不通,葉玄怎麼會到古羅市去。

還落在了神眼族手中。

至於萬星聯盟的是,在之前葉玄進入祕境後,她已經在網絡上知道了。

不過跟着,她就想到了葉玄手中的滄海龍宮真傳令。

有這張令牌,葉玄的安全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我先回去了,記得別胡鬧。”

想着,林詩茹蹙眉給葉玄發了條消息,就召喚出蒼穹空神木,直接離開了這裏。

她知道,葉玄肯定是在打什麼鬼主意。

不然的話,葉玄想走,應該早就走了。

古羅市的宮殿中,葉玄接到林詩茹的回覆後,心中一鬆。

林詩茹離開了就好。

至於他自己,想要離開,隨時都可以離開。

不過他卻不甘心。

自己第一次出國,這還沒獲多少好處,就直接帶到了這裏,他怎能甘心?

怎麼也得再弄點好處再回去啊。

踏踏。

就在他這麼想着時,隨着一陣腳步聲響起,葉玄就看到摩破倫緩步從外面走了進來。

同時和他一起走進來的,還有古巴傑。

葉玄沒有去看古巴傑。

而是在摩破倫走進這裏的第一時間,就將目光,落在了他肩上的一隻身上燃燒着黑色火焰的烏鴉身上。

【幽冥咒魂鴉:二星

等階:王者巔峯

能力:幽冥靈火,幽冥魂咒,幽冥咒魂印,幽冥渡虛……】

剎那,葉玄就將摩破倫肩上的烏鴉屬性鑑定了出來。

“居然是這東西,而且還是王者級二星的御獸!”

看到摩破倫肩上的黑色烏鴉,葉玄臉色一沉。

他見識不多,但是恰好知道這種御獸。

知道幽冥咒魂鴉是神眼族中一處祕境,出產的一種獨有的御獸。

這種御獸雖然稀少,但是初始品級卻能夠達到黃金五星。

而摩破倫的這隻幽冥咒魂鴉,則更是顯然升過一次星,居然有希望晉級王者之上。

有希望晉級王者之上的御獸,這還是他第一次見過。


“怎麼,你知道我的這隻御獸?”

看到葉玄臉上流露而出的表情,摩破倫淡淡詢問道。

“知道!”

葉玄臉色陰沉。


幽冥咒魂鴉的幾個能力中,有一個幽冥咒魂印。

王者級之下幽冥咒魂鴉,可以凝聚出幽冥咒魂印,用來控制一個生命的生死。

王者級的幽冥咒魂鴉,一生當中,則可以凝聚出三道幽冥咒魂印。

“我這隻幽冥咒魂鴉,以前一共凝聚出了兩道幽冥咒魂印,第三道我一直留着,不過今天,它也該擁有自己的主人了。”

摩破倫沒有與葉玄多廢話的意思。

他看着葉玄,心意一動,就操控肩上的幽冥咒魂鴉,凝聚出一道閃爍着烏黑光澤的幽冥咒魂印。

快若閃電一般,到了葉玄的眉心前。

瞬間衝進了葉玄的靈魂海。

他想要收服葉玄沒錯。

但是這種收服,可以等徹底掌握葉玄的生死再說。

“嗡!”

宮殿當中,葉玄極力躲避,但是根本沒有躲避開。

就被這一道烏光,衝入了自己的靈魂海。

不過跟着,就在這道烏光,欲要纏繞上他的靈魂核心時,其卻陡然一閃,落在了葉玄靈魂核心外的一顆虛幻的神祕印記上。

這個神祕印記,就是葉玄的天賦蛻變之後,剛剛凝聚出不久的虛幻諸神之印。

此刻,幽冥咒雲魂印落在諸神之印上,輕微一閃,就似是將其當成了葉玄的靈魂核心,直接纏在了它身上。

“果然對我不起作用嗎?”

葉玄感受到這一幕,心中微動。

對於這一點,他早就清楚。

剛剛極力躲避的樣子,不過是故意做出來得罷了。

“還有……”

PS:第二更奉上,更的太慢了,抱歉,不過現在頭不那麼疼了,今天應該還能有三四更左右 還沒到五一,氣溫就已經很高了。雖然昨夜下了一場透雨,可是今天一大早起來,給人的感覺依然很是悶熱!

肖雲看了一眼室內的溫度計:「29度,老天爺,大清早的就這麼熱,中午還不得熱死人啊!這是要命的節奏啊!」

牢騷歸牢騷,肖雲還是手腳麻利的收拾好家務,把要準備的東西全部從廂房裡取了出來。

「種子,種衣劑,化肥。。。。」肖雲仔細的數了數,確認沒有落下東西之後,這才把東西一一搬到手推車上,然後鎖好門,往婆婆家走去。

婆婆家住在村子南邊租來的一棟很舊的宅子里。大伯哥劉玉成自從接替了公公的班,進了城裡之後,公公和婆婆沒少到劉玉成的家裡去鬧過。去鬧的原因主要是劉玉成和嫂子王丹現在都住在縣城裡,家裡的宅子就空了下來。可是大嫂王丹寧可讓房子閑置著,也不願意讓老兩口去住。老兩口無奈,只好租下了村南邊村裡的一所破舊的老房子里。當初收拾房子的時候,肖雲忙裡忙外,沒少出力氣!可是公公和婆婆卻一個好臉色也沒給她看。

推開院門,正好看見婆婆端著一盆水出來!看見肖雲,婆婆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二話沒說,一盆水就潑到了肖雲腳下的地面上,

「媽,你這是幹啥呀!」肖雲躲閃著,卻依然有污水濺到了褲腳上。

「幹什麼,自己沒長眼睛啊!晦氣,大清早的就來惹我煩!」婆婆沒好氣地說道,然後轉身就進了屋。

肖雲尷尬的站在那裡,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猶豫了老半天,這才鼓足勇氣近了屋子。

公公正躺在屋子裡頭的一把藤椅上閉目養神,聽見聲響,睜開眼睛,見是肖雲,鼻子里哼了一聲,復又閉上眼睛,一隻手敲打著藤椅的把手,嘴裡哼哼唧唧額嘟囔著什麼,肖雲也沒有聽清楚。

「爸,昨夜這場雨下得很透,我想去把那塊春地給種上玉米,您和媽若是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去幫幫我,好嗎?」說實話,肖雲說這話的時候,底氣明顯不足!「您知道,種地,我。。。。」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啊!」婆婆從卧室里走了出來,一臉的嫌棄:「我和你爸都六十多歲了,還要我們跟你下地幹活,你想要累死我們啊!」

「不是的,媽,我不會用那個,那個。。。。」 海賊之木之界 :「我。。。。。」

「趕緊走,趕緊走,別這麼死皮賴臉好不好!」婆婆開始往門外推搡肖雲,嘴裡罵罵咧咧額:「這不會,那不會,玉君娶你回家當花瓶啊!就你這模樣,還相當花瓶,我呸,也不嫌磕磣!」

「媽,您,您怎麼能夠這樣說話呢!我。。。。」肖雲氣的臉色發白,胸膛里好像有什麼東西堵的特別難受,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去去去去,趕緊走!別在這兒掉貓尿!讓別人看見,還以為我們兩個人欺負你了似的!」婆婆像揮趕著什麼髒東西似的往門外推著肖云:「趕緊走,趕緊走,我們還有要緊的事情要去辦呢!」

肖雲無奈的調轉頭,往外走去,身後傳來公公無情的聲音:「要不是看在當初你不要彩禮的份上,我們家才不會要你呢!什麼都不會幹!」

肖雲聽見這話,心如刀割!她擦乾眼淚,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走出了院門!

婆婆門口的那棵杏樹枝繁葉茂,些許鵪鶉蛋大小的青杏垂了下來!看見青杏,肖雲的嘴裡忍不住冒開了酸水,她小心翼翼的往身後瞧了瞧,確認院子里沒人,這才翹起腳尖,摘了兩個青杏,塞進口袋,這才跟做賊似急匆匆的離開了!

農村人沒有過五一,十一這樣的節日的習慣,雖然明天就是五一了,可是因為昨天晚上的那一場透雨,所以,現在村裡到處都是急匆匆趕著往地里去種地的村民。

肖雲把手推車推到門口,然後一個人歪歪扭扭的推著出了村子。

說句實話,種地,肖雲真的是一竅不通!從小到大,她一直都是父母和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的心肝寶貝!一直到出嫁,她從來就沒有下過地!

可是自從今年正月嫁給了劉玉君到現在,她就沒少遭罪!

劉玉君是個司機,婚後一個禮拜就開始出差。每次回來一兩天就又出發。肖雲其實也不想讓老公和自己都這麼辛苦的,可是沒辦法啊!村裡和他們年齡相仿的人結婚,哪一個不是四間大瓦房,平房道廳四合院,新式傢具家電一應俱全啊!

可是肖雲就沒有!她和劉玉君結婚的房子還是公公和婆婆結婚時候的房子!那房子據說是公公參加革命複員之後政府分給公公的!而這房子是解放前地主家的牲口棚子!

儘管結婚的時候,肖雲沒有向公公婆婆伸手要一分錢的彩禮,也沒有要什麼新式傢具,只是把房子重新粉刷了一遍,做了兩套被褥,可是分家的時候,肖雲卻莫名其妙的分到了一千七百塊錢的外債!為此肖雲很不理解!可是生性善良又懦弱的她沒有說什麼,默默地接受了!

肖雲不明白,為什麼她都做到這個份上了,公公和婆婆依然對自己橫眉冷對,從來也不給自己一個好臉色!但是,這些事情,肖雲往往是跟老公劉玉君嘮叨幾句,自己背地裡偷偷地抹幾把眼淚了事!

前天,因為妊娠反應劇烈,肖雲懶得做午飯,就到菜園子里去拔洋蔥吃,看見二嫂翠榮。翠榮說,婆婆要她去她家裡喝羊肉湯,問肖雲去不去,肖雲一時頭腦發熱,就跟二嫂去了。結果,二嫂受到了公公和婆婆的熱情款待,而自己卻被公公罵了個狗血噴頭!

肖雲來到地理,望著這塊地,愁的束手無策!好在緊挨著地的大慶嫂是個軟心腸的人。看肖雲一個人刨窩,點種很辛苦,就招呼肖雲先幫他們家點種,等他們家種上了再幫肖雲種。

肖雲喜出望外!心中感嘆, 閃婚魅少

「我說肖肖啊,這麼辛苦,就不要種地了吧!」肖肖是肖雲的小名,媽媽來過幾次,喊過她的小名,估計是被大慶嫂聽到了!肖雲聽大慶嫂這麼稱呼自己,心裡感覺暖暖的!

「你這麼年輕,細皮嫩肉的,哪是種莊稼的人啊!」大慶嫂快人快語:「你們家玉君開車掙得也不少。你何苦這麼辛苦勞累呢!」


「我也不想這麼累的,沒辦法啊!結婚的時候拉下的飢荒總的先還上啊!」肖雲輕聲輕語的說道:「我這個人,不能欠人家東西!欠了不還上,心裡不舒坦,睡覺都睡不踏實!」

「你呀,讓我說你什麼好呢!也就你才相信!」大慶嫂嘆了一口氣:「他劉玉君也不知道幾輩子修來的福氣,能夠娶到你這樣一個善良的好媳婦!」

肖雲垂下眼帘!大慶嫂說的話不無道理!關於自己結婚欠下這麼多的外債一事,在分家的時候,肖雲就提出過疑慮。可是當時婆婆一哭二鬧三上吊,她也只好認下了。眼下大慶嫂再次提起此事,肖雲心裡的疑慮就再次浮了上來。

「你知道?」肖雲不動聲色的問道。

「在咱們村裡,估計也就只有你才不知道!」大慶嫂一臉的鄙夷:「你們家那兩個老東西,一輩子欺軟怕硬,欺貧愛富!一肚子壞水!」

「你瞎咧咧什麼呢!不胡說八道,嘴巴會粘一塊嗎?趕緊幹活去!」眼瞅著大慶嫂即將說出什麼,一直在一邊默不出聲的幹活的大慶哥沖著老婆吼了起來:「他們,是你能夠得罪的起的嗎?!」 托著疲倦的身體回到家裡,肖雲只是洗了一把臉,用水瓢盛了一瓢水,在院子里沖了一下腳,連飯也

托著疲倦的身體回到家裡,肖雲只是洗了一把臉,用水瓢盛了一瓢水,在院子里沖了一下腳,連飯也

沒做,就把自己撂倒在了床上。

剛剛躺下不大一會,就聽見後窗戶上有人喊她。急忙爬起來,來到後窗。

後窗敞著,一個年輕的面孔趴在窗沿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