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背上一鬆,無頭雕塑直接騰空,朝着魔神殿裏砸去。

嘭——

“誰!?”巨大的波動響起,魔黎河面色一白,現在逃跑還來得及嗎?

魔神殿轟然崩塌,一道身影如同喝醉酒一般跌跌撞撞衝了出來,他正是魔神王,也是魔黎河的父王。


但是他現在灰頭土臉一點也沒有身爲王的儀態。

“臭小子,你又搞什麼鬼?我不是把你送到人族去了?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還差點把我砸死,你莫不是已經迫不及待想坐上那個位子了?所以才特意找了塊石頭來謀害我。”魔神王很高大,像是一座小山。

“父王,我回家了。”

剛想上前敲打少年一番的勻稱高大青年頓住了腳步,他輕嘆了一聲,怒道:“你還知道這是你的家,我讓你去把吞掉魔土本源的人類少年找來幫忙,你卻把這個瘟神給請了過來,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坑爹的魔神。”

魔黎·坑爹·河茫然的擡頭看向自己的父王,有些呆呆問道:“什麼瘟神?我背來的就是……”

“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剛剛砸在我後腦勺上的東西就是無源之森的那個亙古源石,曾經我有幸去過一次那裏,見過那個源石,這氣息不會錯的。”

“無源之森?父王,你當時不是說那只是一場夢嗎?還說帶回來的一截手臂是天賜的……”

嗖——

魔黎河直接倒飛了出去,消失在魔君夜視線裏。

青年鬆了口氣,轉而看向廢墟,不由得渾身戰慄。

“難不成我封印的不夠徹底,這才引來了禍端?可這也不是我的錯啊,我種的魔土本源,忽然間就被小偷搶走了,導致封印材料丟失。”青年喃喃自語,他知道如果真是無源之森的那位,一定能聽到他的話。

魔氣與烏光中,一道從黑暗中而來的身影出現在青年的視線中。

廢墟徹底蒸發,黑暗僅出現了一瞬便消失。

饒是如此,天空中的雷霆依然劈落,似乎要將這裏的一切污穢都精華個乾淨。

石源沐浴着雷霆,忽然有種將自己幹掉的衝動。

他自己也腐朽了呀,竟然聽從了福澤那個災星的話,接納了黑暗。

這要是讓那幾位知道了,非要笑話自己一番後,解決掉現在的自己。

想到這裏,石源急忙讓右手和心臟都冷靜下來,然後才若有所思的看向四周,最後將目光鎖定在了高大青年身上。

也難怪石源會注意到他,着實是這個長得有點太高了。

“你是魔黎河什麼人?”

“我是他爹。”

青年脫口而出,不假思索,但是說完他就後悔了,眼前這個人氣息很像那塊石頭,就算他不是,恐怕也與那石頭脫不了關係,他這麼冒失的開口,會不會激怒眼前這個人。

難不成是那個坑爹的敗家玩意得罪了眼前的人,纔會受罰背對方起來?

“犬子莫不是得罪了先生,如果是的話,我一定鎮壓他三千年。”

“三千年?”石源本想去找魔黎河,然後回去再看一眼孟易青,就離去尋找被封印的遺蛻碎片。

可現在他卻停下了腳步,疑惑的盯着青年看。

他不記得有這麼一個祭品啊?難不成是其他活下來的祭品泄露了他的祕密?

石源側着頭盯着魔君夜看,他沉思的表情其實很可怕。

魔君夜被盯着渾身發毛,他有種感覺,這個少年的想法將決定他的生死命運。

“你去過無源之森。”石源終於想起,當初有個少年渾身是血闖入古城祭壇。

當初爲了救他……咳咳,石源爲了排除體內的污染物遺蛻,就讓對方把東西帶出了無源之森。


只要這噁心人的東西不在無源之森,在哪裏都無所謂。

畢竟他已經將東西封印在了石料裏。

可能當時的石源都沒想到,未來有一天,他會親自去尋回這些遺蛻,以成就真正意義上的自由。

“你兒子以後就是我的了,別再找了。”石源沒有任何破壞別人大殿的覺悟,他腳步飛快的離開。

這傢伙很厲害,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對抗的,還是先溜爲妙。

憑藉咬痕找到了狼狽正要趕回來的魔黎河。

“越光北,您還活着。”魔黎河都快哭了,他還以爲對方死了呢。

石源,也就是越光北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道:“走吧,陪我走一場。”

這可是一個不錯的打手,雖然不知道爲什麼腦子突然變得不好使了。

魔黎河有些遲鈍道:“越光北,你的意思的是我們兩個去浪跡天涯?”

“你閉嘴。”越光北覺得這個魔神族少年真的傻了,不過傻點也好,虎王就是太聰明,才差點被佔據身體。

果然,魔黎河閉好了嘴,就跟個犯了錯的小孩子,跟在越光北身後。

原路返回之後,越光北重新出現在了魔王殿內。

就連魔黎河也變回了原先水離禾的樣子。

“現在我已經被歷史除名,以後就別叫我越光北了,叫我小北、石源都可以。”

魔黎河重重點了點頭。

“算了,你還是叫我小北吧,石源暫時先別叫了。”越光北感覺石源之名牽扯很大,若是再被那株草察覺,可沒有這次這麼運氣好了。

之前他差點就回歸無源之森了,若不是石心與右手的拉扯,這次可就真的玩完了。

他只是想要追求自由而已,爲什麼就這麼難呢。

光輝帝國,光明城,聖光學院,校長室。

孟易青已經把自己關在屋裏兩天了,這兩天他一直在思索自己究竟忘記了什麼,可畫紙上只有一道沒有臉的少年。

無論他怎麼畫,被抹去的那個少年始終無法浮現。

就在他昏昏沉沉想要休息一會兒時,在他面前出現了一道身影。

當這個人出現的瞬間,他想起了一切。

“小北!你這個臭小子跑哪去了?”老人再也沒有往昔的那些架子,一把就將少年抱在了懷裏。

“老頭,你鬍子扎我臉上了。”越光北很不悅地磨着牙,但卻並未推開這個亦師亦友的老人。

“我要走了。”越光北很平靜,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他覺得鼻子有些酸。

他其實很喜歡這裏的寧靜,但爲了最終的自由,他必須要遠航。

出會意料,老頭並未阻止他,反而嚴肅道:“什麼時候回來,別告訴我不回來了,我知道你放心不下這裏的。”

“你怎麼知道我會回來?”

“這裏是你從小長大的地方,這裏有你姐姐最後的痕跡,這裏還有一個你不反感的女孩子。”

越光北推開老頭,轉身平靜道:“老頭,你也應該知道,世間有關我的痕跡已經全被抹除,她怎麼可能還記得我。我走後,連你也會忘記我。”

少年身影消失,房間內再次只剩下了一個人。

老頭迷惘的看向四下,正準備睡下,忽然瞥見畫布上有一道熟悉且陌生的身影。

筆走龍蛇的越光北三個字,彷彿是具有某種魔力,即便是世間再沒有這個人,也不曾被輪迴劍光斬去。

城外,少年擦了擦眼角的露珠,笑道:“黎河,我們該啓程了。” 人類的情感,爲何如此頑固。

細細感應遺蛻的方位,越光北帶着新收的魔神小弟魔黎河朝着鬼影殺手組織總部而去。

越光北曾經去過那個地方,他本想在那裏駐紮,以獲得美食大會的確切消息。


因此爲此真正深入鬼影殺手組織的地下。

陽光灑落在第一學堂少女的血色長髮上,令少女原本便慵懶的面容略顯幾分落寞。

她看着空出來的桌子,覺得心裏也空落落的。

她應該是忘記了一個人,一個於她而言很重要的人。

下課離開學堂時,少女獨自在學堂發呆,直到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她身側也沒發現。

“這幅畫送給你,我想你比我更需要。”

孟校長又恢復了原先的狀態,只是當少女接過畫後,突然就迷茫了,他盯着水流花看了半天,總覺得有什麼話要說,但是幾次張嘴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無奈之下,孟校長還是離開了。

但是即便是忘記了越光北,這個老人也不似過去那般頹廢,因爲他心裏總有一道聲音告訴他,不必擔憂,忘記的遲早都會想起來,生活會越來越好的。

盯着畫卷中的少年,水流花大腦轟鳴,這幾天夢中記憶裏的少年與眼前少年開始飛速契合。

“是你嗎?源塵。”

記憶碎片如花綻放漫天花粉,洋洋灑灑撒遍星空無限。

同一星空下,兩個少年於野林間穿行。

“小北哥,我們要不還是休息一下吧。”魔黎河渾身鮮血淋漓,狼狽不堪。

越光北迴頭看了眼,然後笑道:“正好,我也餓了。”

休息了一會兒,魔黎河周身被死亡荊棘劃破的傷口便恢復如初。

“那我現在就去找吃的。”魔黎河感覺渾身都在顫抖,那是一種發自骨骼深處的恐懼。

明明在城內人流中,眼前這個少年還有人的各種情感,笑起來也很是溫和與儒雅。

甚至還讓自己稱呼對方爲小北哥。

但是當進入無人野外,越光北屬於人的那種氣息便開始飛速消退。

這種感覺就像是眼前這個人不過是披着人皮的野獸。

“你發什麼愣?不是說弄吃的嗎?”越光北渾身灰塵不染,如同即將昇華超脫的神祗。

“我…現在就去。”魔黎河忍着痛超一個地方而去,他記得那邊有一個山谷。

越光北坐在死亡荊棘中,像是囚徒。

但如果仔細去看的話,就會發現死亡荊棘是有生命的,它們非常可怕,會攻擊任何靠近的活物。

在它們的根部,埋藏着無數白骨。

“你們愣着幹嘛,給我找吃的,不然把你們全部吃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