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肥肉緊跟着掉落在深坑之中。

靈犀虎卻憑藉着後腿扒着地面,前身雖然向下傾斜,搖搖欲墜,一時間卻沒有掉下去。

“嗷!”

掙扎着的靈犀虎發出一聲嘶吼。

葉衝當即催動月玄劍,一抹寒光橫衝直下。

正刺在靈犀虎的屁股上。

“嗷!”靈犀虎再次痛吼。


吃痛之下,後腿抓着地面卻更加用力,依舊沒有掉落在深坑之中。

“特麼的!”葉衝心中怒罵一聲,看來這荒獸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難搞,費力挖出來的陷阱居然連區區一頭黃階下品的荒獸都沒坑進去。

就在葉衝再次催動月玄劍,準備刺向靈犀虎的後腿的時候。

靈犀虎後腿忽然一壓,居然憑藉着後半身的支撐,前半身在深坑上面甩動起來。

鏗!

靈犀虎的獨角正與月玄劍撞個正着,而它的雙腳依然落到了實地上,沒有陷入坑中。

噗!

一抹猩紅色的火毒在升騰而起,如同氣箭一般,躥出三尺有餘。


靈犀虎的毒角,竟被月玄劍橫切成兩截。

尖角掉落,只剩半個殘角的靈犀虎頓時狀若癲狂,在大樹底下“嗷嗷嗷”吼叫個不停,左奔右突,橫衝直撞。

噗通!

這一次喪失了理智的它徹底跌入葉衝的另一個陷阱之中。

“哈哈,還以爲一個區區黃階下品的荒獸我都拿不下了呢!”

葉衝當即起身,抽出長劍,唰唰唰接連揮出九個氣浪結印,朝那坑中正瘋狂衝撞着的靈犀虎直衝過去。

嘭嘭嘭嘭嘭嘭嘭!

爆響聲連綿不絕。

靈犀虎被這九層的摩羅劍法一擊,身上頓時如同穿過荊棘一般,傷口無數,頓時少了些狂性,只是那雙猩紅的眸子中,怒意盎然。

葉衝再次催動月玄劍,與那暴怒中的靈犀虎亂鬥在一起。

森寒的劍氣在深坑之中縱橫無匹,而狹笑的空間使得靈犀虎無處躲避,不停地撞在深坑的兩側,同時被月玄劍刺出道道傷口。

眼見着靈犀虎的戰鬥力一點點衰弱下去,那原本如火般赤紅的皮毛上傷口無數,鮮血流溢不止,葉衝一躍而下,伴隨着下躍的動作,他手中的長劍舞動出無數白色氣浪,再一次凝成結印,九道疊加,嘭嘭嘭地砸在靈犀虎的頭頂。

“嗷!”

在靈犀虎最後一聲悲鳴之中,葉衝的長劍從它的脖子中貫穿而過,直插在深坑中的泥土上。


“呼!”葉衝長舒了一口氣,靈犀虎依然死絕,沒了氣息。

他當即收回月玄,拔出沾染鮮血的長劍,刨開了靈犀虎的胸膛,一顆黃階下品的荒丹,散發着微弱的光芒。

葉衝將荒丹丟在納袋之中,割了幾塊比較完整的虎皮,而後又將之前被月玄劍削斷的靈犀虎角尖也撿了回來,一股腦全部丟入納袋。

“總算是有了一點兒收穫了。”葉衝爬出深坑,正要換個地方,重新佈置陷阱,剛走幾步,卻聽到一陣嗖嗖嗖穿過草叢的聲音。

似乎有一股陰冷的氣息從後背向他籠罩過來。

葉衝猛然回頭,竟然看到一條黃階中品的巨蟒,丈餘長的身軀五彩斑斕,正探着三角形的腦袋,伸出一尺長的舌頭,朝自己襲來。

“嘶!”

巨蟒的舌頭突然暴漲,直衝向葉衝的面門。

葉衝頓時驚出一身冷汗,抽出長劍就向那巨蟒的舌頭斬去。

“次奧!”

葉衝那柄黃階下品的長劍居然被巨蟒的舌頭纏住。

黃階中品的蟒蛇,長劍竟然斬不斷它的舌頭。

葉衝奮力想要將長劍抽回,卻見巨蟒的丈餘身軀陡然在草叢中掃動起來。

噗通!噗通!

被它掃中的樹木剎時斷裂,撲倒在地。


葉衝驚慌之下,正要鬆手躲開,卻忽然見那蟒蛇的尾巴已然向自己纏來。

“啊!”

葉衝怒吼一聲,他的身體迅速被蟒蛇一圈圈裹纏住。

巨大的壓力從他的四面八方擠壓而來,像是要把他碾死在蟒身的纏繞之中。

此蟒名爲荒蛟蟒,據說爲遠古荒獸蛟龍與蟒蛇的雜交後代,以兇悍陰毒爲名,不僅擁有巨力,能在一息之內將人纏繞擠壓而死,更是陰寒無比的體質,可口吐寒毒,瞬間制昏普通人類。

纏住葉衝的這條荒蛟蟒不像靈犀虎那樣性格暴躁,而是陰險無比的懂得潛伏,在葉衝與靈犀虎相鬥的時候就已出現,一直伺機等待着。若不是葉衝反應及時,應會被它直接從背後吞入腹中,那便是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此時葉衝就被它強橫的身軀纏繞擠壓着,而那柄黃階下品的長劍,竟已被它直接吞入腹中。

那強大的壓力似乎要將葉衝的骨頭都折斷,被荒蛟蟒纏繞起來的他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他的牙齒在打顫,身體似乎陷入了寒潭一般冰冷,意識更是一瞬間出現了空白,像是被打了麻藥一般。

寒毒!

葉衝心底一驚,定然是荒蛟蟒身上的寒毒麻木了自己的意識,再有片刻,他便有可能死在這裏。

融合了兩世靈魂的他,遠比尋常人有着更加堅韌的意志,此時他狠狠地咬破自己的舌頭,意思鹹熱的味道充斥他的味蕾,同時舌尖上的劇痛讓他神智從將要被麻痹的狀態醒來。

“啊!”

葉衝低呼一聲,月玄劍陡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噗嗤!

月玄劍毫無凝滯的刺破了荒蛟蟒那堅硬的皮囊,荒蛟蟒低低地嘶吼一聲,發出如同嬰兒哭啼一般的尖叫,裹纏着葉衝的力度猛然一鬆。

葉衝雙手握着插入巨蟒身軀的月玄劍順勢向上一劃。

如同一副鎧甲在葉衝面前破開,露出裏面森寒的白肉來!

“嘶!”

荒蛟蟒尖叫着,丈餘長的身軀瘋魔一般胡亂掃動起來。

葉衝卻從它的纏繞中得以解脫。

還未待他再接再厲,一舉將這荒蛟蟒擊殺,一道蛇尾猛然掃在葉衝的胸膛,將他橫拍出去。


噗通!

葉衝被甩出去足有三丈遠,如同被巨力捶中,嘴裏溢出一絲鮮血來。

他猛吸了一口空氣,然後迅速起身,顧不得身上傷痕,操控着月玄劍直往荒蛟蟒的七寸處刺去。

打蛇打七寸!

月玄劍插入荒蛟蟒的七寸之中,並且隨着葉衝的心念,旋動起來。

丈餘長的荒蛟蟒,被月玄劍斬爲兩截。

前一刻還瘋魔無比的荒蛟蟒,此刻瞬間失去了靈性,變成了一條死蟒。

而葉衝此時已經負了重傷,他一步步走到荒蛟蟒的屍體旁,雙手握着月玄劍,徹底將它的屍體劈成兩半。

他那柄黃階下品的長劍,從荒蛟蟒的腹中跌落出來。

葉衝收起長劍,將荒蛟蟒的荒丹丟盡了納袋,同樣,也割下了幾片荒蛟蟒的蟒皮。

那蟒皮如同它的舌頭一般,黃階下品的長劍不足以砍劈,只有品階未知的月玄劍纔可以破開,葉衝想着如果用蟒皮來製作手套的話,自然要比虎皮好上許多。

收了蟒皮之後,他還沒有停止。

他取出了荒蛟蟒的蛇膽。

這可是價值珍貴的大補之物。

而葉衝剛剛中了寒毒,還身負重傷,此時要是再來一頭荒獸,哪怕是黃階下品,他也無力抗衡。

最好的辦法,就是吃了荒蛟蟒的蛇膽,迅速恢復傷勢。

只是,需要找一個安全之處。

葉衝握着蛇膽,走回他之前藏身的那棵古樹,重新攀爬了上去。 夜色漸重,樹葉草叢,都生出了露水。

荒邙山密林之內,更顯潮溼。

葉衝端坐在古樹的樹杈上,已經兩個時辰有餘。

從吃下蛇膽的那一刻起,他便沒有再睜開過一次眼睛。

柔和的月光,被層層枝椏和樹葉過濾,所剩不多的細碎光斑灑在他的身上,使他看起來像是被人藏在樹椏上的一尊雕像。

此時的葉衝面色蒼白,臉上有冷汗從細密的毛孔溢出。

他的體內,正在經歷着一場驚心動魄的變化。

蛇膽入腹之後,化作了一股陰寒之力,從他的五臟六腑,流轉到四肢百骸,融匯到體內的氣息之中。

然後,他體內的氣息便活了起來。

像是原本平靜的秋潭,突然被鑿開了一道口子,有一股活水注入過來。

然後那股活水,便帶動了整池潭水的流動。

氣息在身體的經脈之間開始循環流動,丹田中,月玄劍伴隨着氣息的流轉,有節奏的舞動起來。

閃耀着白色寒芒的文字開始在月玄劍的一招一式下浮現。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

第五個神祕文字浮現之後,伴隨着月玄劍輕輕一顫,那文字崩碎的寒芒便點點灑落於丹田之中,附着在那氣息之上,流如泉眼一般的氣海。

然後氣海之中的氣息便開始飛速地旋轉。

整個氣海小洞,伴隨着氣息的旋轉,一點點向外蔓延、擴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