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聽着這聲音,第一個從聖魂•路西法腦海裏迸出來的詞便是這個,不過聽這聲音裏的那一個語音語調的,似乎又不是很像偷情的感覺喔?

“再走前點就可以看到了。”“水銀”似乎感覺到聖魂•路西法的好奇,湊過頭來低低地向着他道。

“奶……艾龍餓餓……”有點斷續的聲音不斷地自着上方傳了過來。

“看吧,老大。”不知“水銀”從這裏拔出了些什麼,一絲亮光卻是從外面射了進來,清楚的聲音亦開始傳了進來。

“艾龍乖,來來,奶媽餵你……”“大嬸”有些熟悉的聲音從那上面傳了下來。

還真的是“奶媽”…聖魂•路西法聽着不由是搖了搖頭,將着眼睛湊到那亮光照射進來的地方,極不可思議的一個場景立時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約莫是有百來平方米的地方,四下裏擺滿了一些加大號的木馬、轉椅、搖籃等什麼的玩意兒,彷彿有些的進入了巨人的嬰兒室一樣的感覺,但等對比絕對非巨人的一男一女卻正是出現在了這裏——男的看着絕對是有六十到七十左右,而女的,卻正是那一個“大嬸”!在這兒的,那個老人只是穿着一條嬰兒的尿布,蜷着身子正窩在“大嬸”的身上一下一下的吮吸着……

哺……哺乳?!!

不管是從哪一個角度,哪一個畫面來講,這正在進行着的絕絕對對是

哺!乳!

一個二十七八的女人正在爲一個六七十歲的“嬰兒”哺乳!

神啊!我看花眼了吧!

聖魂•路西法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湊過頭去看,但觸目的一切卻依然是如此的分明……

“他……她……”詭異的場面任是以聖魂•路西法的承受能力還是很有暈倒的感覺。

“嘖嘖……嘖嘖……”


六七十歲的“嬰兒”不亦樂乎的吮吸聲清楚地自着那上面傳了下來。

“那個老的是……?”都不知過了多久,聖魂•路西法才微微地回過神來。


“艾比頓大帝……”“水銀”的話音裏分不出是帶着些什麼的蘊味了。

“你早就知道了?”聖魂•路西法這會的纔想起在卡比亞小鎮時“水銀”有些猶豫的神情,親眼地目睹着這樣一個場面,若是被人發現的話,所遭受的將會是整個艾比頓帝國最無情的追殺!

“嗯。”“水銀”微微地點了點頭,若然不是聽着聖魂•路西法的語氣密曇之葉極爲重要,他絕不會帶第二個人來見識這個場面。

“呼……”聖魂•路西法微微地倒吸了口冷氣,湊過眼去再看了看外面那一個詭異的畫面,心裏總算有些的猜到爲什麼這次魔獸森林裏的事情艾比頓大帝會牽涉進來了,就他和“大嬸”這麼個特殊的關係,“大嬸”要是在哺乳的時候隨口地哄上兩句,這“嬰兒”大帝不跟着發彪纔怪了……!

“他們要在這裏呆多久的?”聖魂•路西法雖然是敗類,但這樣不知要用什麼倫常來批判的詭異畫面還是看不下去。

“看那個BB的心情吧,他要是想吸多幾下奶,那我們就只能是在這裏多呆一會了。”“水銀”說着倒沒什麼所謂,幹他這行的,耐性比常人強多了,曾經爲了幹一票狠的,就是在廁所下他也是硬呆了兩天兩夜,相比之下,這裏的環境算是很好的了。

“……艾龍……喝飽了沒?”“大嬸”的聲音再一次地從上面傳了下來。

“嗯。”BB大帝應的倒是蠻乖的,只是那個聲音,很容易讓人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彪進來。

“嗯,艾龍乖……我們來玩遊戲好不好……”聽不出“大嬸”帶小孩似乎還蠻有一套的。

“嗯嗯。”BB大帝高興了,興奮地拍着手。

“我們來玩……來玩打壞蛋…好不好?”

“壞蛋……壞蛋……打打……打打!”

“艾龍還記不記得……壞蛋是叫什麼啊?”

“……欺負鳳鳳的大壞蛋…聖魂……打打……打打!”BB大帝似乎猶豫了下才想起“大壞蛋”的名字,不過說到“打打”,似乎卻是打的挺興奮的,“啪啪啪啪”的打的不亦樂乎,打的某個敗類卻也着實鬱悶

“嗯,艾龍乖……不枉我疼你……”“大嬸”得意的笑聲聽得讓人毛骨悚然的。

“艾龍這麼乖……今天我們就換個大壞蛋來……打打,好不好?”“大嬸”繼續的道。

“嗯嗯!”BB大帝確實頗乖的。

不過換個大壞蛋?下面不想聽也得聽的聖魂•路西法兩人不由地對視了一眼。

“……換個大壞蛋……大壞蛋叫緋紅淚……來,艾龍……我們一起來打緋紅淚……打打……來,打打……!”“大嬸”有些森森然的聲音自着上面傳了下來。

緋紅淚?!

聖魂•路西法剎然地愣了一下,這“大嬸“居然要對付緋紅淚?!

…… 等着BB大帝和“大嬸“雙雙離去的時候,時間已經是推移到了凌晨兩三點左右的時分,意外地聽到”大嬸”表露出來的要對付緋紅淚的念頭,聖魂•路西法這時也沒那個心思和“水銀”一起去見識一下他口中的那一個淑妃,待確定這上面已經是沒人後,兩人迅速地自地道里潛了出來,再迅速地尋找到密曇之葉——很可惜,保存雖然是保存的很好,但卻都被研磨成粉,藥性上已是消減了很多,這迫得聖魂•路西法不得不將整整一個瓶子的密曇之葉偷盜出去——就算是偷潛進來的手法再高明,痕跡摘的再幹淨都好,這麼的將一整盒算得上是重寶的東西偷走,擺明已是有人偷潛了進來。反正都是會被發現,聖魂•路西法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地將就近的他認爲是有價值的藥物統統地都拿上了,他的空間戒是極品的,就算整個艾比頓皇宮的寶物塞進去也不見得會填得滿。

幹完這一票,聖魂•路西法也沒那個心情再在這裏停留,正所謂是關心則亂,“大嬸”的那句,讓他對緋紅淚的安全不自覺地產生了一絲的焦慮,從出發到現在,過去大概也有五六個小時,緋紅淚那邊,應該不會出事吧?

等着聖魂•路西法趕回到“翼居”的時候,遠遠的傳來的一些喧鬧卻是讓他吊了半天的心更是再高提了幾分!腳下連點連彈,驚人的高速刺的整個空間彷彿都扭曲了一般……


“紅淚!”聖魂•路西法鬼魅一般的身影出現在緋紅淚的房間的時候,看着伊人正靜靜地躺在那裏,高吊起的心總算是平復了幾分。

不對!

當着聖魂•路西法定下神來再仔細地看了緋紅淚一眼的時候,她那一個呼吸的頻率和麪頰上不平常的紅暈卻是讓他的心咯噔地狂跳了一下。

“吡爸爸……吡爸爸……”小吡咕揮舞着受創了的翅膀,大是羞愧的出現在了聖魂•路西法的面前。

“怎麼啦?小吡咕?”聖魂•路西法心痛地將小吡咕抱進懷裏,這小可愛受的傷竟然不輕,六翼翅膀,四翼的羽毛都飄落小半,肉嘟嘟的面頰上亦是出現了一塊青腫。

“老大……”聽到聖魂•路西法的聲音的空門等一些牲口自外面走了進來,齊齊低着頭站在了他的面前。

“說,怎麼回事!?”聖魂•路西法鋼牙硬挫了幾下,一字一句地問道。


“老大你離開不是很久後,一個男人不知用什麼方法潛過我們闖進了紅淚小姐的房間裏,錯非不是小吡咕和那個鳳凰坐駕,這……”空門看着聖魂•路西法嘴角之間不斷掠起的殺氣,竟是不敢再把話說下去。

聖魂•路西法一手輕輕地放在小吡咕的身上,一邊利用着自己的能量爲他治療着傷害,一邊則面無表情地走到緋紅淚的身前,另一手微微地探在她的胸腹間,一絲不可察覺的淡黑色能量再次地遊進了她的體內。

“呼……”

聖魂•路西法長長地呼了口氣,急急地將着剛剛偷來的密曇之葉的粉沫拿了出來,端了一杯水和着喂進她的嘴裏,然後輕輕地吟唱着一些讓人根本聽不出所以然的咒語,藉着這時身上泛起的神聖光環的掩飾,暗暗地中和着緋紅淚體內漸漸發作起來的“欲魔的渴求”的魔性。

好大一會的,聖魂•路西法終於將神聖光環收了起來,擡眼間看了一下那些依然低頭默立在那裏的空門等人,冷冷地開口問道:“你們有沒有看清那個人是什麼個樣子?”

“約莫是有23、24左右的樣子,身高約188CM,齊肩長髮,嘴角習慣性帶有一絲微笑,眼眉並不是很有特點,身穿淡黃色的法袍,沒帶武器,其它不詳。”開口說話的還是空門,不過他的語氣明顯是帶着一種怒意,做爲號爲“天下第一”的殺手,居然被這樣潛了過去都不知道,更還被他瀟灑的逃逸出去,這對他而言絕對是一個恥辱。

“淡黃色法袍?”聖魂•路西法有些愣了一下,當時緋炎所描述的那個男人雖然和空門描述出來的這個不怎麼相像,但兩者都是穿着淡黃色的法袍的,同一個人?還是說同一個勢力?

“還有沒有其它?”聖魂•路西法默然地在緋紅淚的牀前坐了下來。

“那個人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味……”夠毒有些猶豫地站了出來。

“什麼味?”聖魂•路西法擡眼看了他一下。

“很難形容出來,但要是再給我聞到的話,我絕不會認不出來。”夠毒咬咬牙肯定地道。

“嗒嗒……”聖魂•路西法並沒再說話,面無表情地揉捏着兩手十指,偌大的一個房間只剩下這輕微的骨頭鬆動的音響,可卻是聲聲驚人,聲聲動魄!

“行啊……你們……”也不知過了多久的,聖魂•路西法嘴角微掠過一絲很難以形容過來的弧度,斜眼看了下面前這些個羞愧的差點要去自殺的牲口,再頓了會才接着道:“踩都被人踩到頭上了,你們說吧,現在你們要怎麼做?”

邊說,聖魂•路西法邊溫柔地爲緋紅淚蓋好那被子,雖然沒有直接的面對上那個“淡黃色法袍”的男人,但他卻可以肯定這人肯定就是當日劫持緋紅淚,並在她的身上設下“欲魔的渴求”的那人,緋紅淚這會的昏迷更多的是他進一步的引發了“欲魔的渴求”的魔法效力,有能力引發這樣一種連魔族自己都已經禁修的禁忌魔法,全青龍大陸連着魔族中人在內都不會有幾個,緋紅淚不可能接二連三的碰上這種非人的“魔頭”!

“交給我們,我不會讓老大你失望的!”所有的“SKY”牲口都沒有再說話,連貫地走了出去,今晚這一切對他們而言都是一種恥辱,而洗脫恥辱的方法,他們知,聖魂•路西法知,逃逸而去的那個男人同樣也應該知!

“空門、夠毒、水銀,你們三人給我留下來。”聖魂•路西法擡眼看了一下,將正準備出去的這三個牲口叫了回來。

“老大?”空門三人停在聖魂•路西法面前,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空門,你那應該還有……”聖魂•路西法一一地向着他們三個問起了一些東西,一些就是他們應該會有,但估計卻也是很少的東西,類似着的有“精密空間反應雙戒”、“尋龍粉”、“暗夜地行套裝”……

空門幾人很有點肉痛的自着自己的空間戒裏將聖魂•路西法,不過這會的他們都感覺的到他的怒意,可不敢招惹着將這怒意發瀉到了他們的身上。

組合着從空門幾人身上拿來的東西,聖魂•路西法默默地自自己的空間戒裏也掏出了一些寶物,一點一點地在緋紅淚這會的這一個房間里布置起來,他現在一定要確保緋紅淚的絕對安全,要是再來上一次,緋紅淚可就真的是萬劫不覆了!

空門幾個冷冷地吸着冷氣,隨着聖魂•路西法一點一點的設制而逐漸地退在了這房間的外面,不是他們想,要是他們再呆在那裏面的話,層層的禁制就是他們也得化爲灰飛,整爲煙滅!要說在艾比頓皇家藥庫前面的“冰火九重天”是一個頂級的大禁制的威力是爲100的話,那麼這會在這裏聖魂•路西法布的重重小禁制的組合,其連鎖爆發的威力,至少也將去到80的程度,這80的程度,除了是像黑龍那樣皮堅肉厚魔抗性又高到BT的存在,其他的都給華麗麗地去死吧!

“老大你是要再出去?”看着聖魂•路西法穿上連“水銀”自己都不捨得穿上的“暗夜地行套裝”,“水銀”心下里微微地震了一下,大概地已是猜到他是要去哪裏了。

“嗯,你給我畫張地圖出來。空門,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要是這裏的空間禁制出了任何一點的差錯,你就提着頭來見我吧!”聖魂•路西法第一次在“SKY”的牲口們面前摞下了正式的狠話!

“是,老大!”空門心神一震,急急地應了一聲。

“‘水銀’,你給我仔細地在這周圍巡弋一下,給我看看這周圍有沒什麼地道或是特殊的地方沒?”聖魂•路西法看了“水銀”一眼,道。

“老大,要不要我來去那裏看看?”“水銀”沒有直接說是哪裏。

“還是我去吧,我有些懷疑這個男人現在就是藏在她那裏。”聖魂•路西法想了下,還是搖了搖頭,他很想確定一下這個“淡黃色法袍”的男人是不是他心底裏所認爲的那個,要真的是他的話,就算是“水銀”或許也不是很可能認出他來。

“小吡咕,你和他們三個好好地配合一下,如果真的還是頂不住來人的話,不要客氣,把‘鳳神’它們都給我召出來!”聖魂•路西法愛憐地摸了一下小吡咕的翅膀,向着他道。“鳳神”便是鳳凰神獸之王,是幽蝶她們幾個給它取的名字,進到雲翼城之前考慮到更多的是先來“偷東西”的,出於不要過分招搖的原因,“鳳神”等一干強力魔獸都給收進了小吡咕這一個魔獸之王特有的“獸王空間”,要還真是駕不住來人的話,丫的,到時還管他什麼招不招搖,把整個艾比頓皇城轟了都再所不惜!

“吡咕吡咕!”小吡咕亦是狠狠地點了點頭,他是這裏唯一一個和“淡黃色法袍”男子交過手的,要不是當時他正盤在緋紅淚的被窩裏,那男子一時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而給了他攻擊的緩衝時間,這時緋紅淚是被再一次的劫走還是變成什麼樣的一個景況就更難說了,不過他給打的,那也是個慘啊!堂堂魔獸之王,手下小弟百萬,他又什麼時候吃過了這種鳥氣了!

聖魂•路西法出去了,除去空門三人,“SKY”的一羣牲口們也出去了,對雲翼城來講,這注定不會是一個平靜的夜晚……

雲翼城,某最大幫會總堂

兩個面臭臭的人隨手地扔了一塊不知是什麼東西給看門的那些守衛們,深夜的,本有些靜寂的總堂剎時的喧鬧了起來,緊急召集的魔法鈴急促地響了起來,代表着其幫會最高迎賓禮節的十二節巨大魔法燈同時亮起,兩人在黑壓壓的一片迅速趕過來,又恭敬地跪在面前的人的護持下,仿若是君臨天下的霸主一般,昂然地走了進去……

雲翼城,某陰暗角落

一個瘦弱的黑影鬼魅一般地出現在了這裏,也沒看到他是用什麼方式手法,看似是平常的幾間民屋卻突地無聲無息中分大開,幾個長者驚喜地自那裏面走了出來,將着這個瘦弱的黑影迎了進去……

雲翼城,某特大煙花場所

三個面無表情的人冷冷地走了進來,眼尖的主持媽媽咪剎然地尖叫了一聲:“關門,送客,打烊了……”

……

身着着“暗影地行套裝”的聖魂•路西法這一會的也依着“水銀”所畫出來的地圖,潛進了那一個“奶媽大嬸”大的有些嚇人的“XX王府”,在這一時的他當然還不知道,羞怒的“SKY”超級大大佬們已是在第一時間裏發動了聲勢浩大的艾比頓黑道總動員…… “奶媽大嬸”的“XX王府”離艾比頓皇宮並不是很遠,就算只是獨步過去也不會超過十五分鐘的時間,看來那個BB大帝也是很好地思量過,以方便這位“奶媽大嬸”可以在第一時間過去給他擠奶。

從這一個“XX王府”的位置和佔地的面積來講,不難看出“奶媽大嬸”在BB大帝那裏的得寵, 湛藍徽章 ,而這裏,只是目測過去,七八里的長度就絕少不了,假山怪石,庭臺樓閣,簡直就是一個皇宮之外的皇宮。

聖魂•路西法並不輕鬆地使用着種種的技巧才一步一步的潛了過來,這裏的防禦感覺上比艾比頓皇宮內還要嚴密了幾分,錯非現在已是凌晨五點左右,正是尋常人睡意最濃,精神狀態最放鬆的一個時候,他要想像現在這樣潛進來都還要廢上更多的一些時間,進是進來了,但要想再出去,看着這會的天色,那一個就是更難了,但這會的聖魂•路西法雖是陣陣叫苦中,但卻已是騎虎難下,只能是硬着頭皮,一步一步地再向着“奶媽大嬸”所居住的那一帶潛去——沒有“水銀”的帶路或許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重新地摸索出潛行的最佳路線畢竟是要消耗時間的。

“唉,郡主又發怒了!你快點吧,遲了可就……”焦急的一個女聲在這會的傳入了隱在暗處的聖魂•路西法的耳裏。

“她是不是又是那個來了啊……!”低低的一聲埋怨接着傳了過來,但沒說完卻是被人打斷了。

“你想死啊!別說了,快走吧。”

聖魂•路西法探出個鳥頭來,藉着些許的一點月光望過去,兩個侍女打扮的人正捧着一疊似乎是衣服包着的東西急匆匆地走着。

“你們不用過去了,把東西都交給我吧!”一把陰陰的聲音剎然地傳了過來,看着顯然是把那兩個侍女嚇了一跳。

“龐克先……”那曾經埋怨了一句的侍女身形不斷地顫抖着,這突然的一句顯然是讓她認爲自己的大限到了。

“還叫什麼啊!把東西交給我,讓郡主等急了,可是拿你的小命來填的!”陰陰的聲音聽着似是極爲的不耐,不過這把聲線,彷彿的卻是讓聖魂•路西法有些熟悉的感覺,藉着陰影微微地再潛行了幾步,湊過頭去看看,當日那個陪伴在“奶媽大嬸”身旁的妖妖小白臉卻正是出現在了面前。

嘿嘿,聖魂•路西法暗暗地笑了一笑,聽這會的他的聲音,當日那一腳貌似很大可能的把他打的雄性激素分泌異常,成了真正的“妖”一類的存在。

“是是!”那侍女很有點喜極而泣的感覺,迅速地將手裏的東西交過在那“妖妖小白臉”的手。

“現在的丫頭,真是的!”“妖妖小白臉”蘭花指掐了下,看着那兩個迅速離開的侍女有些不滿地埋怨了一句。

一扭、二扭,我左,我右,我再左,我左右左右左


“妖妖小白臉”適應力倒是頗不錯的,這一番扭腰甩臀很有一番個人風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