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9 日

職場女強麗人,真是別有味道。

「三喜啊,你來酒店吃飯嗎?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小姑給你把菜先備上啊!」

瞅瞅,這親熱的話兒。

全場,驚震!

杜海平兩口子懵透了。

怎麼也不相信,這漂亮的女董事長,居然自稱宋三喜的小姑。

徐正龍都傻眼了,卻叫道:「李董事長,你姓李,他姓宋,怎麼你還是他小姑啊?」

李正玫,看都沒看他,只是微笑道:「三喜,這,是你女兒甜甜吧?哎呀,真是個漂亮的小寶貝啊!來,小姑奶奶抱抱呀!」

說著,還伸出雙手來。

甜甜小臉茫然,仰頭看著宋三喜:「耙耙,甜甜可以讓她抱抱嗎?」

宋三喜低頭微笑,「當然可以啊!這算是爸爸的年輕小長輩,你的小姑奶奶呢,快叫人!」

「小姑奶奶好!小姑奶奶,你好漂亮的呀,像電視里的大明星了啦,皮膚好好喲,長的好好看喲」

甜甜脆然然的叫著,張開小手,撲了過去。

「啊喲,這小寶貝啊,嘴可真甜吶!」李正玫滿心歡喜,一臉笑,抱住了甜甜。

「是呀是呀,甜甜叫甜甜,麻麻說嘴要甜一點,才討人喜歡的呀」

「呵呵」李正玫一臉的開心,點點頭,抱著甜甜,貼臉親了親,「真是個乖寶寶啊!來,給小姑奶奶講,這兩位是?」

「小姑奶奶,這是我大姨,剛懷了孕呢!是個小·弟·弟,我以後可以玩呢!這是我大姨父」甜甜介紹著,看著大姨父那鼻青臉腫的樣子,就想哭,「小姑奶奶,我和大姨父被他們這些壞人欺負啦!耙耙來報仇啦,可是剛才那些人,把甜甜嚇壞了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蘇小染見到司二北的時間,正是下午快要放學的時候。

她這會兒還坐在教室里收拾著書本,同學們都已經三三兩兩的離開了,教室里就只剩下了零散的一些同學還在打掃衛生或者寫著作業。

司二北走了進來,直接坐在了蘇小染的同桌位置上。

蘇小染便是有些意外的看著他。

「你怎麼出院了?」

按理來說,不是應該躺個十天半個月的嗎?

司二北先是一愣,隨後想起來了什麼,小臉頰爆紅:「這不是因為我喜歡學習嗎?所以不管手上的傷口再怎麼樣,我都必須會回來學校的!」

司二北說的非常大聲和振振有詞,但蘇小染卻還是狐疑的看著他,總覺得他說出來的這番話,好像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呢?

「真的嗎?」蘇小染想了想,有些猶豫地將自己的心裡話說出口,「該不會是你爺爺逼你回來學校的吧?」

「怎麼可能!」

「可是……」蘇小染看著司二北激動得站起身的模樣,歪了歪小腦袋,目光落在自己的課本上,「這些知識,你們在國外的時候,不是都已經學會了嗎?」

司家的教育方式都是提前教育,按照他們各自的接受和學習能力來培養的,所以別看他們司家的四個小少爺還是很小的模樣,但是實際上,他們所會的知識,最少的那個教育程度都已經到了小學五年級了。

雖然這些資料司家人和她哥哥都沒有提過,但是蘇小染是什麼人?早就已經查清楚了。

她眼下的這些書,可都是人類幼崽才需要學習的玩意,蘇小染熱愛躺平,所以也才還繼續在這些學習階段混跡著。

當然,這不代表她不懂。

司二北啞口無言。

蘇小染重新抬起頭看過去,就見到司二北動了動紅唇,想說些什麼話,面色還露出幾分被揭穿了的尷尬:「我,我……」

蘇小染依舊饒有興趣的看著面前的司二北,想看看他到底能說出些什麼話來。

「我這還不是因為你嗎!」司二北索性摔破罐子,重新坐回椅子上,小臉蛋痛紅。

「因為我?」

蘇小染挑了挑眉頭,好奇的盯著司二北能就說出什麼話來。

該不會是想要將他手掌骨折的事情怪在本姑奶奶身上吧?

本姑奶奶可不接受!

蘇小染的眼裡一閃而過的抗拒。

司二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說出來的話因為緊張開始有些口吃,但蘇小染還聽得清楚他到底再說著什麼:「這不是因為你,那個……」

嗯,聽清楚了一個寂寞。

蘇小染無奈的問出自己對他的猜測:「你是不是想說,你是為了我才將手掌弄成這樣的?」

司二北猛然抬起頭看著她,雙眼有些明亮,就差點下頭來了。

但他就看到了蘇小染的眼神露出不情願,並且還拽著小凳子跟他保持距離,眼神充滿了嫌棄:「你可別這麼說,冤有頭債有主,你別找我!你要找人報仇,應該去找司三晨!那是他的貓咪,可不是我的哦。」

「你,你你!」

司二北根本沒想過蘇小染會這麼說,臉色震驚還帶著幾分難以置信,但在看著面前的蘇小染表情如此堅定的模樣,他很清楚蘇小染這不是在開玩笑。

好吧,其實他所想的是別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說出口罷了。

司二北的小臉蛋露出幾分無奈,長嘆一聲,在看著前面的一臉嫌棄自己的小女孩子:「這個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所想的那個樣子的,我,我,我是想說,你看我手上都因為、因為小阿音受傷了……」

司二北原本想說因為她,但看到她眼神依舊充滿嫌棄的盯著自己看后,司二北停頓下急忙改口:「然後,你不是喜歡小阿音嗎?所以四捨五入就等於是因為我了,讓你這段時間,照顧我一下都不可以嗎!」

他說到後面這句話,就越發的理直氣壯了。

蘇小染看著他的這個帥氣的小臉蛋,無語了。

好好的小傢伙長得還挺可愛的,怎麼說出來的話這麼欠揍呢?

「做夢去吧你!」

蘇小染快速地將最後的課本裝進書本里,小兔子書包一背上,就快速的跑出了教室。

「囡囡!蘇小染!」

司二北想抓住她,但卻抓了個空,蘇小染早就已經跑遠了。

他的小臉上露出氣呼呼的,並不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

我就只是想要讓囡囡多跟我玩玩而已。

這都有錯?

司二北越想越委屈,同時注意到周圍有別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順著目光看去,正是那些還留在這個班級里的小同學們。

他們看到司二北和蘇小染的那一番對話,目光都驚呆了。

「看什麼看!」

司二北語氣極其不好的朝他們發了一頓火氣,便也拽拽的離開了這裡。

那些同學們目送著他的離開,雖然有被司二北那樣的態度給嚇唬到,但很快他們又重新的活躍起來,絲毫不畏懼什麼,同時還覺得司二北和蘇小染的那一番對話,很有意思。

……

司二北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到校門口,就看到司一玥和司四珺以及司霸天,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囡囡呢?」

司四珺眼巴巴的期待道。

「哼,她有什麼好的,不想來就不來!」

司二北原本委屈和不開心的心情瞬間沒了,看著司四珺他們摔了個冷酷臉,接著便先朝著車裡最後一個位置走去。

他這樣的結果,就是將司四珺給惹哭了。

「嗚嗚,爺爺!你聽聽他說的話,你還讓他去邀請囡囡來玩!我都說了二哥一點都不靠譜!嗚嗚!」

司二北聽著車外司四珺的聲音,更加煩躁的將自己後面的這個車門鎖上。

……

「二哥,我回來了。」

推開自家房門,蘇小染的聲音悶悶不樂。

蘇奇正在廚房忙活著晚飯,聽到聲音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看著蘇小染坐在陽台上的鞦韆上,並且還是小臉上不開心的模樣,身為哥哥的他立刻關心自家小妹的情況。

「囡囡,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在司家過不得開心?」

「沒什麼,二哥,我以後再也不想見到司二北了!」

蘇小染越想越氣,嘟著小嘴對蘇奇吐槽著自己的決心。 張角陰謀叛亂,大漢八州撼動,民亂迭起。三路平叛大軍接連戰敗,天子最信任和重用的內侍曹節病故,京師洛陽一日三驚,天子與群臣惶恐不安。正在此時,田齊的軍報通過錦衣飛鴿傳書急遞入京。

天子劉宏最近對接踵而來的壞消息已感麻木,連信也不拆,只詢問前來送軍報的當值中常侍趙忠:「田齊敗於張角,軍糧可曾保住?」

趙忠一愣,連忙展露笑顏,向天子報喜:「左豐催促盧植出兵攻打張角,盧植與張角交鋒數陣,屢敗而歸,便推託軍糧不足,不敢再出營交戰。左丰情急之下,想得一計,令橫海將軍田齊繞開廣宗,走渤海郡北上,急襲涿州、廣陽,以求圍魏救趙,引張角回援。田齊不負重望,奇兵突襲涿州城下,大破黃巾,陣斬張白騎、張白饒和左髭丈八,消滅黃巾精銳三萬,俘虜四萬。涿州之圍已解,田齊不日即將率軍北上廣陽。陛下,這是喜報啊。」

劉宏聞言大喜,急忙從榻上坐起,追問趙忠:「消息可靠嗎?田齊不會是虛報戰功吧。他兵不滿萬,成軍不過半載,如何能以寡擊眾,大破張白騎兄弟和左髭丈八?」

劉宏在張角叛亂之初十分輕視黃巾軍實力,認為只等京軍出擊,各郡郡兵配合圍剿,叛亂可一舉平定。但皇甫嵩、朱儁、盧植接連戰敗,令劉宏的樂觀判斷一掃而空,轉而對黃巾軍的實力有了相反的誤算。所以得知田齊大勝的消息,劉宏大吃一驚,難以置信。

趙忠將田齊、齊周兩人戰報一起遞與劉宏,含笑說道:「涿州太守齊周與田齊一同奏報,消息應該不假。田齊雖然兵微將寡,但手下卻有幾員萬夫不敵之猛將,又千里奔襲,突出奇兵,打了黃巾一個措手不及,這才僥倖取勝。據田齊所言,其部傷亡慘重,恐難再戰。他懇請天子允許他於并州良家子和降附匈奴各部募集騎兵三千以作補充。」

劉宏聞言大喜,急忙搶過戰報來看。田齊自知文采不足,書法低劣,便令沮授代趣÷閣起草戰報。沮授文採風流,將戰鬥經過描述的天花亂墜,令劉宏讀來有如親臨戰陣一般。劉宏看得心情激蕩,連聲讚歎。

沮授除了在戰報中誇耀各校尉戰功之外,又將歷次大戰描述的慘烈無比、驚險萬分,還將各部損失誇大了十倍有餘。劉宏看完戰報,轉喜為憂,擔心田齊兵少,無力再戰,立刻同意了田齊的要求,對趙忠說道:「立刻下召給張修和阿濟格,讓他們於邊郡良家子和匈奴各部中招募三千義勇,火速增援田齊。」

趙忠急忙應諾,令黃門侍郎起草召書,傳至外庭請司徒袁隗記檔用印。

劉宏又讓趙忠傳信給朝中重臣,立刻商議對左豐、田齊等人的封賞事宜。

趙忠含笑應諾,轉身而退。

劉宏連日擔驚受怕,此時終於稍稍鬆了口氣,不由對田齊暗生感激。他拿起戰報,津津有味的重讀起來。

此時劉宏心情漸漸平復,再讀戰報,頓時皺起眉頭,發覺了一些不妥之處。

劉宏起身於宮殿內來回度步,輕聲自語:「據田齊所言,盧植麾下假校尉(臨時委任,未經朝庭認可)劉備跟隨其出戰,立下首功,斬了左髭丈八和張白騎。田齊本應是左豐的人,可為何與盧植麾下如此親近?他奇襲涿州、廣陽,是出自左豐的謀划,還是得了盧植的軍令?或者是他自己下的決定?」

劉宏在大殿之內思考再三,最終覺得,這一切行動都應該是田齊自己所為。劉備帶兵去接應田齊,但被田齊說服,這才跟他一起北上,立下此功。

劉宏心中凜然一驚,對田齊的智計不由生出一絲恐懼。他腦海中不由回想起曹節曾經對他說的一些話。

當初田齊公車入召,將毛衣生意納入官營,變相給劉宏送上百萬金錢財。劉宏心喜之下,與田齊達成密約,任田齊為橫海中郎將,許他自建水軍一萬,斂財於海上。曹節曾經於事後提醒劉宏,一定要提防田齊,限制田齊登岸,不能讓他於陸地上發展勢力。

曹節曾與劉宏評價田齊,說他智勇無雙,堅忍不拔。妥善用之,足可興盛一國;使用不當,也足以毀滅一國。

劉宏當時對曹節所言,頗有些不以為然。但現在看來,曹節果然不愧歷經三代的老臣,看人的眼光,精準無比。

劉宏不過是讓田齊負責運糧,稍稍給了他一些自擇戰機的特權。田齊立刻抓住機會,立下奇功,一舉扭轉了冀州危局。其人果然智勇無雙,難怪能先後得檀石槐和阿濟格重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