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聞言,有細碎的光,從她眼底碎裂開來。

漸漸的,面上的表情,從獃滯轉為喜悅。

他既然能這麼說,是不是意味著,他沒事?

明幸宜屏住呼吸,走過去,不免四下張望一眼,套房格局很大。

有三扇門緊閉著,大概是卧室和書房。

入門處,是一個小吧台,酒水一應俱全。

她沒有選擇在吧台倒水,而是來到客廳中央,終於看清了他的臉。

躺在沙發上的他,除了臉色有些怪之外,並沒有任何的不妥。

衣衫整齊。

暗暗鬆了一口氣,明幸宜俯身從茶几上拿起水杯,倒了一杯水給他,「你……還好嗎二少?」

坐起身,揉著額角,慕靖南抬眸睨她一眼,「你覺得呢?」

接過水杯,喝了兩口。 「你這麼做,可是弒君弒父,為天下所不容!」

「不殺他,我心難安!」

「在赤焰國,父皇修為之高,只怕僅次於五大老祖之下。他還執掌皇室多年,手上有多少底牌,根本不是外界可以想象的,你又何必送死呢……」

「你不必多勸,這是我唯一的心愿。只要能殺了他,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皇姐,你入魔了。」

「十七歲那年,我就已經入魔了。羽弟,難道你不想知道,你的生母是如何死的嗎?」

「我……」

「好好考慮一下吧,七日之後,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答案。」

兩人結束對話。

寧姬解除了禁絕罩,轉眼間,又恢復了往日的神情和模樣,從外表看不出任何異樣。

寧羽卻是眉頭緊鎖,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羽弟,咱們回去吧。」

寧姬沖著寧羽一笑后,抬腳往營地方向走去。

寧羽默默跟在身後。

他知道,二皇姐突然找上他,是想利用他,然後藉助老祖之手,去對付父皇。

只是。

在對付父皇這件事上,他沒有任何興趣。

更不願將老祖牽扯進去。

但,他也不想看到,二皇姐白白送死。

他可不認為,二皇姐有機會殺死父皇。他曾用觀命之眼,偷偷看過父皇寧天問的天命。

父皇乃是梟龍之命。

梟龍者,順我者生,逆我者亡,最是無情無義,兇狠狡詐。

父皇當年登臨大位后,為剷除異己,將上百個叔伯兄弟,全部屠殺一空。

皇城內外,凡是反對他的,都被血洗一遍。

若不是那位老祖宗被驚動后,結束閉關跑出來阻止,也不知有多少人,要家破人亡了。

這就是梟龍的手段!

另外。

梟龍之命,並非短命之相,相反,身具這種命格的人,往往可以活的很久,活的很滋潤。

唯有真龍,可鎮梟龍。

二皇姐雖然天縱奇才,命格尊貴,但遠遠不是那種可以逆天改命的真龍之命。

總而言之……麻煩了。

……

營地內。

顧白吃的心滿意足。

雖然損失的那十分之一滴血,還沒有補回來,但至少吃爽了不是。

這一波,不虧。

他擦擦嘴,準備拍拍屁股閃人了。

萌妻逃婚99次:老公請接招 不過,在走之前,還有一件事要做。 歡樂頌 於是,他朝著二皇女寧姬,比了一個手勢。

寧姬一下子就看懂了。

她沖著顧白一頷首,道:「寧姬願賭服輸,柳公子的五萬贖金,本王已經派人去了柳家,命他們儘快籌集送來。至於本王輸的那三萬元晶,回城之後,會立刻派人送到大師手上。」

「很好。」

顧白滿意一笑,「小姑娘,夠爽快,本座喜歡這樣的你。」

「是嗎。」

寧姬淺淺一笑。

對於眼前這個深不可測的神秘男人,她已經有了一點了解。

以前的那些手段,用在此人身上,不僅無效,反而會遭受反噬,得不償失。

這個男人,根本不是她可以掌握的。

「有緣再會!」

「告辭!」

顧白將那位肉票柳公子,留給了二皇女,帶著寧羽和一千多條新鮮的火龍魚,乘坐飛攆,返回了離火城。

剛回到十三皇子府。

寧羽便拉著顧白,跑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一臉嚴肅地道:「老祖,我有一些話,不得不說。」

「有話好好說。」

顧白甩開寧羽抓住自己衣袖的手,翻了個白眼,「大白天的,弄得這麼鬼鬼祟祟的,你小子是想干甚。」

「老祖恕罪。」

寧羽壓低聲音道:「老祖,您以後還是離二皇姐遠一些罷。」

「哦……」

顧白看了一眼神情有些忐忑不安的寧羽,似乎明白了什麼,「放心吧,你小子的那位二皇姐,本座不感興趣,摸都沒有……就摸了一下,手感還不錯的樣子……」

「……」

寧羽眼角猛地抽搐了一下,趕緊打斷道:「老祖,小子說的不是這個。二皇姐所行之事,有些……複雜,總之不宜多接觸。」

「咦?」

顧白摸著下巴道:「你確定自己不是姐控?」

寧羽一臉懵逼:「什麼皆空?」

「沒什麼。」

顧白一搖頭,有些惋惜地道:「你小子竟然不是,真是太可惜了。」

寧羽:「……」

「回到正事。」

顧白話音一轉道:「在回來的路上,你小子就是這副苦大仇深的模樣,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是一些皇室內部的事。」

寧羽搖搖頭,苦笑一聲后,沒有繼續說下去。

顧白也沒有追問下去,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做人做事,問心無愧即可。」

「是。」

寧羽重重一點頭。

霸道總裁,誘妻拐娃 沒過多久。

那位二皇女寧姬,果然信守諾言,派人送來了三大箱元晶。

每箱一萬,整整三萬顆元晶。

神眼小農民 以目前的行價,這三萬元晶的價值,遠遠超過了三百萬元氣石。

像乘風樓船這種普通飛船,至少可以買二十艘。

土豪出門裝逼必備的飛攆,也能買個十駕。

還有更高級的飛船,可供選擇。

突然暴富的顧白,正式決定了,等拿到另一筆小錢錢,就抽空去一趟隔壁的天工國。

有了錢,必須敗家啊。

當然。

還有更重要的事。

四千年前,赤焰國皇室從黑魔嶺帶回來了一尊大師姐雕刻的玉像,除此之外,還有兩件神秘物品,流落到了天工國。

一塊黑石,以及一截金色斷骨。

他要親自去一趟。

或許,這兩件神秘之物,也來自九萬年前,和師尊他們有什麼關聯。

這條重要線索,不容錯過。

次日。

那位鎮守皇家藏寶樓的寧鎮南,突然出現在了十三皇子府。

他是來向顧白辭行的。

他要出一趟遠門,去尋找那位身居夜門高層的好友,他們之間已經多年未曾聯繫,用之前的方式,已經聯繫不到他的這位好友了。

聽明來意后,顧白問道:「你這趟出門,要多久回來?」

「一個月左右。」

寧鎮南趴在地上,恭恭敬敬地道:「還請大神放心,信徒一定會聯繫上夜門。」

「去吧。」

顧白望著寧鎮南的身影消失在空氣中,輕輕吐了一口氣。

一個月。

足夠他做很多事情了。 「你沒事吧?」明幸宜俯身,「是哪裡難受么?」

慕靖南將水杯遞給她,「沒事。」

接過水杯,明幸宜忐忑不安的問,「……我姐姐呢?」

「房間里。」

明幸宜:「……」

她震驚在原地。

「被我打暈了。」

「……」

明幸宜腦子一片空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慕靖南把姐姐打暈了?

「不去看看她么?」

明幸宜回過神來,慌張的點頭,「哦。」

轉身,跑去卧室。

明雅衣著整齊的躺在床上,彷彿睡著了一樣。

明幸宜慶幸,沒有釀成大錯,否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