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聞言,大長老點了點頭,憑藉著兩人的感情,他自然能夠察覺到,如今的秦鎮南,氣息極度恐怖,這等氣息,和當日的龐飛雪身上的那種攝人心魄的能量,相差無幾。

「這便是父親晉級之後的實力么?果然強大,難怪在秦家即使不出手,也會有如此大的聲望,任何人都不敢輕易違抗他。「

「秦鎮南,莫非你以為破除了障礙,便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揚威?「雖說極度想要覆滅秦家,但是現在面前的秦鎮南,在自己剛剛突破后不久,他也做出了突破,即便是以他過人的天賦都不得不承認,以他的實力,是無論如何,也奈何不了秦鎮南,頂多和他戰個平手。

「呵呵,楚震,你把自己想的太好了吧,憑你衰老之軀,如何與我對抗,你楚家壓迫我秦家這麼多年,是不是也應該還回來了。「秦鎮南淡淡一笑,但臉上卻閃著冷酷的笑容,這一刻的秦鎮南恢復到年輕時期,一往無前的氣勢和佛擋殺佛的自信。

「混蛋,真當老夫怕你不成?「

楚家主面色也是一陣陰冷,很多年都沒人敢稱呼自己的姓名了,楚震這個名字,感覺好陌生啊。今天竟然遭到一個小輩的譏諷。旋即手臂詭異一轉,一道充斥著天地之間的陰冷,覆蓋在手掌之上。

鋪天蓋地的勁氣從手掌之上噴涌而出,轉眼之間便是凝聚成一頭陰冷色的白虎,閃著鋒利的爪子,直接對著秦鎮南沖了過去。

面對著楚家主的攻擊,秦鎮南面色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手掌猛地一握,天地間的空間猛然一陣火熱,恐怖的火浪瞬間便是崩碎了洶湧而來的巨虎。

望著瞬間崩碎的巨虎,楚家主眼神也是一動,,便毫不猶豫的對著前者,一掌轟擊而去,這一掌轟出,頓時天地的力量,激烈震蕩起來,無形的壓力迫近了秦鎮南。

感受到比上次更為強大的壓迫感,秦鎮南眼神一凝,輕嘆道:「果然不愧是青雲大陸第一高手!「身影劇烈晃動起來。

一道道光亮,閃現出來,溫度急劇升高,一道道火焰,衝天而起,最後匯聚在秦鎮南的雙手之上,形成一股龐大的火龍。巨大的火龍翻滾著,一道道火焰從其口中吐露出來,令得天地間溫度急劇恐怖。一道道熱量使得周圍人群全都汗如雨下。這等駭人聲勢,令得不少人面色都是劇變了起來。

楚家主感受著天地間還在加劇升高的溫度,臉上終於流露出凝重之色,也就是從現在開始,楚震已經把秦鎮南當做了一個真正的對手,以前的秦鎮南只是一個小輩,只是勉強支撐秦家的螻蟻而已,而現在,卻是真正的敵手,是足以匹敵他的強大對手。

猛然間,楚家主陰冷之氣更甚,一道道鬼魅般的身影,浮現在周圍,面對著那條猙獰的巨龍,發出怒吼的聲音。

火紅的巨龍彷彿經受不住挑釁,秦鎮南只是輕輕一揮手,火龍席捲天地一般向著楚家長老楚震呼嘯而去。

見狀,楚震,手掌急速變動,一聲低喝,無數陰冷的能量便控制著彷彿是魔鬼來到人世間一樣的鬼魅,毫不畏懼迎上巨大的火龍。

滔天的威視瞬間令得這片天地,盡數變得扭曲起來,這種威力的攻擊,即便是強大如長老,面色也是一變,一種恐懼從內心不自覺升了起來。如果是自己面對這其中任何一種攻擊,不消片刻便會蕩然無存。

陰冷之力席捲開來,巨龍與鬼魅不斷的轉換,一次次的碰撞,空間隨著碰撞逐漸產生了震蕩。

天空上這等壯觀的戰鬥,自然是吸引了咸京城大部分強者,因此便是一眼便是認出了交戰的雙方,秦鎮南和楚震。當下,一道道震驚的聲音響了起來。

「那人是楚家主楚震?他怎麼會來?「

「據說那人已經邁入虛境了,怎麼會受傷?「

「秦鎮南難道也已經邁入虛境,剛才那一陣雷劫,便是他承受的吧。這下八大家族有好戲可看了,也不知道究竟會鹿死誰手?「

竊竊私語帶著一股莫名的情緒瀰漫開來,不少人對視了一眼,眼睛有些複雜。這其中不僅有楚家,還有林家……八大家族的線人幾乎全都聚集在一起,他們都知道秦鎮南晉級成功必將改變青雲大陸的局勢。< 秦鎮南,這位一直都很低調的秦家家主,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硬抗天劫,強勢晉入虛境,所造成的震懾與動蕩,必將是無與倫比的。

望著上方兩人,平分秋色的對決,秦楓心中也是有點憂慮。畢竟秦鎮南剛剛晉級,還沒有完全掌握虛境的實力,運用還不夠熟練,再這樣打下去,有很大的機會會敗下陣來。

「嘭!」

就在秦楓沉吟之時,天空之上傳來一聲悶哼,似是有所感應,思索中的秦楓連忙抬頭,眉頭頓時一一皺。只見巨大的火龍與邪惡的鬼魅相撞,此時終於發出最為劇烈的一擊。

鬼魅冒出了寒冷的冰氣與火龍的炎火使得周圍形成對立的兩邊,一邊熱情似火,一邊寒冷如冰,寒氣與火焰都想要蠶食雙方的領地,一邊防守一邊進攻,忽然間,雙方互換角色,進攻的一方轉變為防守一方,而防守一方則轉變為進攻一方。

局面僵持了下來,半響,彷彿不願在互相忍受,只見鬼魅率先發力,道道寒氣如瀑布般噴射而出。

秦鎮南面對如此拚命地做法,眼神一沉,手上變換著印記,只見火龍一道道如火山噴發的炎火一樣直衝天際,使得整片天地通紅一片。


終於,火焰與寒氣最終還是撞在了一起。然後,整片天地在這一刻彷彿靜止了,無數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遠處的天空。

只見秦鎮南一口鮮血噴出,氣息也是漸漸萎靡了下來。

人群中傳來驚呼聲,「秦鎮南敗了,真是可惜,他畢竟還是太年輕,剛剛晉級就像硬抗青雲大陸的第一人,楚震。」

「是啊,畢竟他還是年輕啊,剛剛進入虛境,還是阻擋不了楚震。」

「哎,楚家主人呢?」

無數人都在尋找著楚家主的身影,半響,在天空的迷霧中,楚震的身影若影若現,臉色蒼白。突然間,臉上一片潮紅,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形慢慢降了下來,臉色蒼白無比。

「秦鎮南,很好,你也知道現在還不是決戰的日子,今天先饒你一命,下次你可不會這麼幸運。」張手一揮,只見一道裂縫緩緩張開,楚震緩緩踏了進去,身形便消失不見。

半響,周圍這才發出一陣呼嘯的聲音,「我秦家贏了,終於贏了」,秦家子弟臉上蕩漾著幸福的神情,臉上的喜悅全都是油然而生。

楚家主終於退走,接下來的日子,經歷了一場慘烈大戰的秦家,則是逐漸平靜下來,青雲大陸,卻是因為秦家出了一名虛境強者而狠狠地震動了起來,誰都知道,這在青雲大陸最為頂尖的實力象徵著什麼?這等強者,即便是控制整個青雲大陸命脈的拍賣行都是沒有出現過。


僅僅只是憑藉這一點,便足以使得秦家聲勢大震。同樣也是僅僅憑藉一個人,秦家便是擺脫了青雲大陸八大家族最為弱小的嘲諷,一躍成為最為頂尖家族。

因此,秦家在平靜了短短兩三日後,便是陡然變得熱鬧起來,各方勢力首腦以及一些青雲大陸隱秘的強者,絡繹不絕,這等場面,即便是秦楓都感到一絲訝異。

秦家子弟頓時感覺長了面子,一個個牛氣哄哄的,就連走路都感覺高人一等。

在秦府上下都是陷入忙碌與熱鬧之中,秦楓卻並沒有過多的參合,他素來不喜歡這種應酬,因此幾天之後,便是躲在自己的房間之中,靜靜的消化著這次雷劫的收穫。

雖說秦楓現在是秦家當之無愧的年輕一輩第一人,即便是放眼整個青雲大陸,也是頂尖的存在,但這些並不能讓他滿足。畢竟在與那些長時間停留在天凡境的老者而言,缺少的不僅僅是一份經驗,更多的則是意志力。

更何況在與玄冰宗這等在震天大陸也是頂尖勢力的接觸,越是感覺到震天大陸的恐怖。而且在龐飛雪看來,以他現在的實力,在中天大陸根本算不得什麼。

雖然秦家在不斷強大,也許在以後的某個日子成為青雲大陸的王者,可秦楓卻是明白有些事情,秦鎮南也會束手無措,最後還是得依靠自己。所以提高實力,修鍊的事情,從現在開始不得一絲的懈怠。

在以前,秦楓就是太過於鬆散,即便是處在玄獸山脈也是在秦家的保護範圍之內。

緩緩地吐出一口氣,緊閉的雙眸,也是緩緩睜開,感受到體內青色勁氣當中,酥麻的感覺,臉龐之上也是浮現一抹微笑,那是雷電之力,所帶來的強大的提升。而心臟的青色更加濃郁了。

「咚,咚…….「

秦家大鼓的聲音響了起來,響徹整個咸京城。

秦楓驚了一驚,這是秦家最為正式的會議,所有秦家子弟,只要是位於咸京城的子弟,都必須到場。一般是到了秦家生死存亡時刻或是將有重大事件要宣布才會壘起這樣的鼓聲。

等到秦楓趕到時,整個大殿已經是滿是人群,秦鎮南一人走在大殿之上,眼睛緊緊的閉著。彷彿在思考著什麼?就連大長老,也是恭敬的站在大殿之上,臉上還是有著一絲蒼白,看來上次受到的傷還是沒有完全好。只是眼神中的喜悅卻是無論如何也是遮擋不住的。

秦楓一撇,看到了在大殿一角的秦炎,只見他泠漠的站在那裡,沒有理會任何人,也沒有人敢上前與之搭話。似是感覺到有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睜開了眼睛,看向了秦楓。臉上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又再次閉目養神。

但是秦楓卻是感覺到秦炎與上次交手,相差了很多。整個氣息完全發生了變化,以前是鋒芒畢露,而現在卻像一柄鋒利的長劍,一旦施展,將會一往無前。秦楓驟然想起,自己的父親與秦炎具有相同的靈根,修鍊相同的功法,看來幾天前虛境那一戰,對他啟發很大。

驟然間整個大廳掛都安靜了下來,只見秦鎮南慢慢睜開了雙眼,掃視著下方的眾人。任何人被矚目到的,都彷彿感覺到一柄長劍刺入眼底。

當看到秦楓時,眼睛里流露出溺愛的神情,點了點頭,又轉了過去。

以前的秦鎮南是強大,但卻平易近人,但是現在卻有一股龐大的壓迫感,那是一種來源於靈魂上以及實力上的壓迫感。

就到在這時,秦鎮南拋出一個炸彈,「從今天起,秦家進入全面備戰階段,隨時準備作戰,爭取兩年之內,做到青雲大陸往後無戰事。「< 感受到家主話語中的決心,眾人都內心都是吃了一驚。唯獨大長老臉上蕩漾著激動的神情,他等這一天已經好久了,自從秦鎮南出生。這個身懷火靈根的天才,便是秦家所有人的希望。全部的資源都傾向於他,秦家的任何資源,他都可以任意使用。同樣,秦鎮南也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年紀輕輕便處在青雲大陸的頂層,被震天大陸超級宗派招募而走。原以為他能夠名揚天下,威震秦家。

可是不巧的是,竟然與玄冰宗絕世天女相知相戀。最終被奸人所害,心性受到極大的衝擊,修為無法精進,灰溜溜的回到青雲大陸。原本他已經不再適合成為秦家的家主,眾位長老都是眼睜睜的看著秦鎮南成長的,為了給他一個活下去的理由,而且他的實力即使受到打擊,仍是秦家最強。所以自然而然秦鎮南成為了秦家的家主。當然這些長老,心中還有一點期許,那邊是秦鎮南突破心理,以及身體的壓抑,做出突破,一舉振興秦家。

萬幸的是,這一天終於來到。秦麗被帶走,彷彿讓秦鎮南又再次親身經歷了當年的事件。

一朝頓悟,秦鎮南拚死一擊,打破了桎浩,晉級虛境,多年的願望終於實現,怎能不使得大長老內心激動?多年被楚家的壓迫,終於可以得到反擊,怎能不讓人興奮?

大長老現在都么慶幸,在那時做了這個決定,現在終於到了可以享受結果的日子。

周圍人群,都被秦鎮南的話語給震驚了。「開戰?」竟然要與楚家開戰,眾人都知道可能這一天要來,但是沒想到卻是如此之快。感受到家主的決心,他們內心一是一陣蕩漾。雖然作為八大家族的子弟,但是外面從來沒有得到公正的認可,所有人都認為秦家已經沒有資格在雄踞八大家族之一的位置,早就應該讓出來。每次一聽到這些話,內心總是氣憤難耐,可是又能怎麼樣?好像其餘七大家族總是與自己作對似的。

秦楓也是吃了一驚,想不到秦鎮南的速度如此之快,本來他也預料到,青雲大陸可能會面臨驚天動地的改變,原本以為等到父親鞏固修為之後,才決定,可是僅僅大戰過後五天,便宣布了這個命令。看來父親忍受得夠久了,秦家也忍受得夠久了。

無人想反對秦鎮南的決定,當然也無人敢於反對。他們同樣也知道,秦鎮南只是做了這樣一個決定,沒有必要徵求他們的意見,僅僅需要的事他們執行。

大長老站了起來,看著周圍竊竊私語的人群,不由得笑了笑,他早已知道現在這樣的場景,並沒有什麼訝異的表情,他也是忍受好久了,該是時候了。

「好了,秦家年輕一輩也必須進入戰場,這樣……」還沒說完,下面又響起了竊竊私語的聲音,原本他們有的是已經在軍隊任職,但是還是沒有真正經歷過戰鬥,原本以為這僅僅只是那些人的事情,自己可是秦家著重培養的青年才俊,萬一不小心在戰場之上,因為失誤大意,而隕落,這樣豈不是太不值了。

「咳咳!「隨著秦鎮南的一陣輕咳,所有的爭論都靜止了。看著上位的秦鎮南,他們不敢有任何反對,也不敢有任何怨言。那一場大戰,已經深深映入自己的腦海,秦鎮南的強大,卻是怎樣也泯滅不去。

看到瞬間寂靜下來的場面,大長老也是笑了笑,這才是一個家族應該有的秩序,一個家主只是仁慈是不夠的,更需要的強大的實力與手段。

「從現在開始,每一位家族子弟都必須參加。我在這裡要提醒的是,你們的上一級,有處罰你們的權力。等下會議結束后,每個秦家子弟都來我這裡來領取各自防守的範圍。好了,你們先退下吧。」只見零零散散的秦家子弟,全都退了出來。秦楓剛剛邁開了腳步,大長老的聲音傳來。

「少族長留一下,你有資格參加這次的議會。「只見所有秦家子弟都轉了過來,看了看秦楓,沒有說話,仍舊默默地退了出去。眾人都知道,秦楓不僅是秦家的少主,更是青年一輩的最強者,肯定會收到無盡的照顧。這種照顧既包括秦家的,同樣包括楚家的『照顧』。所以大長老才沒有在大庭廣眾之下宣布各個家族子弟的各自的去處,其中也有保護的緣由。

「好了,現在我們要做最後的部署。「大長老突然開了口,望著下方的各位強者,眼睛里閃著精光。

「遠洋城,雲天城,猛虎城三位城主,你們處在與林家的交界處,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是盟友,但是以後就不一定了,你們什麼都不要做,只需要保持時刻的警惕,一旦有什麼情況發生,我會儘快支援你們。「

「陳家周圍的力量,暫時完全抽調出來,在上次家主就與陳家達成堅定的同盟關係。所以回鄲城城主,立馬進入鳳陽城支援鳳陽城城主抵擋一切進攻,道士后我會派一位長老敢去支援你們。「

……

一道道命令從大長老嘴裡有條不紊的發布出去,看著處在緊張狀態的各位城主,還有秦家軍的將領,大長老卻是笑笑的說到:「你要知道,我們所做的便是儘可能蠶食敵對勢力的範圍,給予最後的決戰創造出最好的空間。那時,便不是我們能參與的了。

說罷,眾人都看向了處於上坐的秦鎮南,一道道崇拜的目光,毫不掩飾。在年輕時期,他們便知道秦鎮南的威風,只是最後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而消沉下去,最近十幾年都沒有出過手。可是前些時日一出手便是震懾的所有人,他們眼中那個無往不勝的秦鎮南還在,即便是面對青雲大陸最強者都能以慘勝終結。一想到這裡,便對此後的一切充滿著信心。

「好了,各位城主可以走了。」

接下來便是秦家軍的將領還有秦楓,還有長老們在這裡,等待著。因為這最後一條命令將有家主親自宣布,那才是決定整個戰鬥的走勢。< 整個大廳只剩下幾位長老,還有手握重兵的幾大將領。當然秦楓也在其中。

慢慢的站了起來,秦楓可沒有資格面對場中的幾位大佬還保持著少主的排場。


看著秦楓,慢慢的站來起來,秦鎮南淡淡的點了點頭,看著周圍的將領,臉上的笑容陡然之間消失不見,緩緩的說著:「你們都應該知道,目前秦家所面臨的?」

看了看眾人,只見他們都低著頭,彷彿思考著什麼?也沒有理會眾人,接著道:「整個青雲大陸將會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洗牌。至今為止,其餘六大家族還沒有表明立場,現在他們都在觀望,看看我秦家與楚家究竟孰強孰弱。「

大長老看了看默默不問的各位將領,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知道這其中有些將領,之前有的是不支持秦鎮南的,在他們看來,以前的秦鎮南根本沒有資格繼承秦家家主之位,即使現在滿城都在談論著秦鎮南晉級到虛境,但是他們還是半信半疑。

「怎麼?沒有人說話么?」秦鎮南帶著一絲惱怒問道。

就在這時,站在前排的一位將領,站了出來,看樣子年紀已經不小了,不會比大長老年輕多少,看著秦鎮南,淡淡的說道:「家主,憑我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對楚家造成威脅,憑藉這十幾年來,楚家在青雲大陸的威嚴,其餘幾大家族應該是不會支持我們的,所以開戰一事,還請家主三思」說著還加重了語氣。

秦鎮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臉上沒有任何神情,「哦,你是這樣想的?好的,現在還有那些人不想要與楚家為戰。」

長老們都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退到一旁。

二長老一直在對剛剛站起來的哪位將領使著眼色。

可是這位將領,也就是曾經駐守在楚家邊緣的將領,彷彿沒有看到,直挺挺的挺著胸膛,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好,好。真的很好」一陣龐大的壓迫感頓時從秦鎮南身上散發而出,一道勁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這位將領衝去。

僅僅抵擋了一下,便立馬被強烈的勁氣掀飛到一旁。

那人迅速站了起來,臉上驚恐的神色「秦鎮南,我諸葛英朝祖孫三代為了秦家嘔心瀝血,如果不是我,你們秦家可能早被楚家攻破了,現在竟然這樣對我。」

「就憑你,我告訴你,真正的戰鬥從來就不是你們。最後一站將由我來對付楚震,要是憑你,我們秦家早滅亡了。」

這時的秦楓,來到前方,看著眼前的諸葛英朝,從袖口中拿出了一張紙,淡淡的說道:「諸葛英朝,十年前五月三十日凌晨接受楚家,一千萬金券,在朝英城建造一座宮殿式房屋,屋中,妻妾成群,約有五百餘人,兒女八十餘人。八年前,接受林家,五百萬金券,六年前在朝英城殘害了家主派去的秦家弟子無人,四年前…….」一道道話語就是一道道罪狀,隨著秦楓的話語念了出來。

諸葛朝英冷汗慢慢滴了下來。雙腿打著顫。一副驚恐的樣子。

「怎麼?還有什麼話可說?「秦鎮南看著諸葛朝英淡淡的說道。

「父親,只要你一聲令下,諸葛朝英一家人就會…「說著抹了抹脖子。

「家主,我錯了,請饒我一次。「撲通一聲,諸葛朝英立馬跪了下來,向著秦鎮南不斷地乞求著。

沒有理會像跳狗一樣的諸葛朝英,淡淡的看了一眼,「立馬派人收繳,三日之內解決此事。他么?」只見一道勁氣轉眼之間便來到諸葛朝英身上。

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眾人看了看趴在地上的諸葛朝英,只見他整個人彷彿癱瘓了一樣爬了下來,喘著粗氣。眾人都已明了,諸葛朝英已經廢了。但他們更心驚的是,一個地靈境強者,連秦鎮南的一招都承受不住,看來傳聞的確屬實。家主已然晉級虛境。

「好了,處理了這個敗類,下面便由我宣布我的計劃。我希望在兩年內結束此戰,使得整個青雲大陸終歸統一,我秦家百年計劃,今天開始實行。」陡然間一道目光射向了周邊。

「諸葛朝英,這個內奸,今天終於清除了,我不希望誰成為下一個諸葛朝英。「陡然間一句話在眾人耳邊響起。

大長老的話語令得眾位將領,還有大多數長老感到一絲詫異。也就是說,他們早就知道,這個諸葛朝英勾結楚家,可是直到現在才清除這個敗類,一方面,他作為給楚家通風報信,另一方面,一部分不切實際的狀況也彙報給了楚家。使得楚家錯估秦家的實力,這才讓秦家維持到現在。如果那個時候開戰,秦家必敗無疑,而現在,卻不同。

感受到秦鎮南的決心,以及秦家百年的布置,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他們知道,至少秦家表面上的實力絲毫不遜色於楚家,而暗地裡有沒有什麼布置,便不得而知。就目前的情境來看,暗中的布置也不會太弱。就他們所知道,秦家自從秦鎮南繼承家主以來,所有的秦家子弟,沒有一個進入軍隊中,也許這一批才是他們真正的精銳。

沒有理會下方還在深思的眾位,秦鎮南接著道:「我希望現在各位都必須保持,足夠的謹慎,隨時面對來自楚家的襲擊,一旦開戰,任何人都不準後退,一步一步蠶食他們。「

在秦鎮南這番話之後,所有人都面臨興奮之色,「我的手閑的都快荒廢了,再這樣下去,整個人都快荒廢了。我的整個心,已經燃燒起來了,來吧!「

「虎嘯天,你要小心林家。」大長老突然提醒道。

虎嘯天駐紮在林家駐地一邊,聽到此話,眼裡露出思索的神情。

「是啊,我們忍耐的太久了。這一次不是他滅就是我亡,但是我相信,我們秦家終將會勝利。自青雲老祖創辦以來,我秦家還沒有怕過誰。「大長老在此時響了起來。

眾人都可以理解,大長老的心思是最為激動的,他的一切都獻給了秦家,此戰是鼎定天下的一戰。

眾人懷著激動的心情,因為他們知道,從今天起,雖然有些風險但更多的是機遇。如果成功,我秦家便是整個青雲大陸第一大家族,但是失敗,不過一死兒。< 半響過後,僅僅剩下了秦楓還有大長老,秦鎮南三人。而秦鎮南正在閉著眼睛,不知想些什麼?

秦楓與大長老相識一眼,會心的一笑。便是轉頭離開了秦家的大殿,只留秦鎮南與大長老。

來到外界,秦楓明顯的察覺到周遭有無數的人影晃動,整個咸京城,有著無數的強者趕來,更甚著還有一些靈境的高手,這即便是放眼整個青雲大陸,都算是很大的手筆。不過秦楓早有預料到,在秦鎮南晉級虛境后,這些強者都感受到大戰來臨的氣息,所以對這些強者的到來,秦楓並沒有感受到任何意外。

不過秦楓從秦府到秦家別院的路途中,卻是略微感到些不安,一片片混亂的局面,使得整個咸京都顯得有些亂糟糟的,以秦楓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有資格詢問靈境強者的資格,唯一可以依仗的便是秦鎮南的兒子這張牌,他們都是沖著秦鎮南而來,或多或少,都會顧忌一些秦鎮南的面子,便是不會為難秦楓,甚至要萬般巴結。

秦府別院之內,一片祥和,氣氛極度寧靜,這裡地處咸京城的外圍,所以這裡倒是沒有嘈雜的聲音,但是隨著咸京城人口的增多,會有更多的高手來此定居。畢竟戰爭即將開始,其他的地方,根本無法躲避戰亂。所以呢,現在咸京城的房價也是一日比一日高,甚至一間小小的民房,都有無數的人在競價,秦楓在來的路上,就已經見識了不下三起為了一間房屋而大大出手的。

在一片遼闊的廣場之上,密密麻麻的弟子正在整齊的操練,一道道中氣十足的大喝之聲,匯聚在一起,如同驚雷一樣,在這片空間之中響徹。

如今的秦府別院之內,與之前相比,幾乎是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就連後面的一些天然的山脈都是直接被開闢出來,建造出了成群的建築物,一道道人影在其中來來往往,但卻顯得有條不亂。這就與秦府形成了極大的差別。

「嗤」

正在訓練的抓緊訓練的秦府別院中,一道流光突然閃現而出,旋即夾雜著一種極為狂猛的聲勢,直接沖向了秦家別院的大廳之中。

「什麼人,竟敢來秦府別院搗亂?」

在這道人影出現時,秦府別院之中,幾道身影,猛地出現在半空之中,眼睛直直的看向了那道身影。

「呵呵,不錯啊。想不到僅僅一年的時間,秦家別院建設的還不錯。」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下,那道人影也是停了下來,旋即一道身著白色長衫,一頭黑髮英俊瀟洒的年輕人緩緩浮現,輕聲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