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1 日

而龍宮宮主的實力,當世之上,又有幾人能夠強過他呢?

所以外出的龍宮弟子,包括九天在內。所有人都認為,這個蠱蟲根本沒有解法。

實際上,唐玉所用的解法,是依靠強大的靈魂之力,發現蠱蟲的位置。

從根本上來說,是蠱蟲難以尋找,不是蠱蟲難以消滅。

可這一個無心之舉,卻讓九天對於唐玉,多了一股難以表達的情感。

似乎是一種包含著感激的尊重,而且,還有些別的什麼。

正當此時。

假偶天成 九天腦海之中,突然響起了唐玉的聲音。

「你既然已經醒來,那就過來吧!」

九天聞言,再度來到唐玉的房間之中。

「下面,我幫你稍許提升一些實力,也好徹底去除你原來師門的痕迹!」

說話間,唐玉靈氣全開。

數道金芒從唐玉的雙手發出,而流過九天的奇經八脈之中。

這一次,九天沒有再暈倒。

而是全身都開始冒汗,而且汗水之中,還帶有一些黑色的污穢之物。

那都是那奪魂之蠱留在身體之中的垃圾。

片刻之後。

金芒消失。

而九天,則是心悅誠服的拜倒在唐玉面前。

「從今天起,過去的九天已經徹徹底底的死了!」

「奴婢此生,將生命完全奉獻於主人!」

「請主人賜名!」

唐玉想了想。

「九乃是龍宮的制度,你已經徹底脫離了龍宮的關係,九字自然不宜再用!」

「而天乃是你的名字,可以繼續延用……」

「你再成為龍宮弟子之前,有什麼名字嗎?」

唐玉認真的看著九天的眼睛說道。

「在成為龍宮弟子之前……」

九天陷入了沉思之中。

雙眼迷離了片刻之後,九天緩緩道:「那是許久之前了,我記得,好像有人叫過我靜兒……」

「靜……如今你身體之中污穢之物已經徹底清除。」

「無論是身份,還是身體,都已經乾淨。那就叫天凈吧!」

「天凈謝主人賜名!」

看著天凈打心裡的高興,唐玉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雖然我二人是主僕,可你也不必太過於拘束自己!我若嚴格控制你的一舉一動,那根龍宮又有什麼區別呢?」

唐玉淡然道。

而天凈看向唐玉的眼神,更多了幾分虔誠在裡頭。

至此,原來那個美艷妖嬈的九天再也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了。

而這個世界上,則是多出了一個狡黠動人的天凈!

從唐玉處離開之後。

天凈心情大好。

口中更是念念有詞。

「天凈!天凈!哈哈,真的好聽!」

即便是經歷過無數風雨艱險,可面對新生,天凈還是宛若一個小姑娘得到了情郎的書信一般開心。

笑容更是真誠而純潔。

當她回到自己院落之中后,甚至都沒有發現,那石桌之上,早已經等了一個男子。

「仙子如此喜悅,難道是有什麼好事?」

一個儒雅的聲音響起,這才把天凈的目光調動到了眼前。

「公子是?」

「我是北齊九皇子,牧霖。上次在誅魔森林之中,我與仙子曾經有過一面之約。」

九皇子牧霖淺淺笑著,聲音猶如春日裡的風。

天凈心情本來大好,加上眼前的九皇子也不惹人討厭。

於是輕笑著說道:「皇子叫我天凈就好!不用那麼生分!」

「天凈?」九皇子疑問道。

「天生純凈!天凈!」天凈非常認真的說道。這可是唐玉賜給她的名字,言語之間,甚至有幾分驕傲。

九皇子牧霖點點頭。

「是個好名字!」 0849

天凈心情好,加上九皇子牧霖整個人斯文儒雅,二人交談的十分融洽。

半晌過後。

天凈才突然意識到問題的關鍵。

「不知道,牧霖找我,一開始目的是什麼?」

雖然牧霖貴為皇子,可實際上,身份地位比起天凈這個「至尊玉」的下人來,也沒有高到哪去。

甚至還有所不如。

牧霖淡淡一笑道:「我來,不過是想一睹天凈你的芳容,上次見你,乃是在萬馬千軍之中!」

「那環境嘈雜紛亂,實在無法好好欣賞天凈你如此美貌。所以,牧霖特地焚香沐浴之後,前來拜訪。」

面對牧霖的殷勤,天凈自然知道牧霖背後的目的,自然對他有所提防。

可是從另外一個方面來看,天凈重獲新生,而面對如此儒雅俊朗的男子,卻又有些忍不住想要與之親近。

不知不覺,二人已經聊到天色漸晚。

「是這樣的,冰月之節不知道天凈你聽過沒有?」

天凈佯裝不知,搖了搖頭。

牧霖則是簡單介紹了一番后,朝著天淨髮出了誠摯的邀請,屆時活動很多,想要同天凈一起遊玩。

天凈猶豫了片刻,還是沒有敢直接答應。

只是說到時候再看。

畢竟,唐玉沒有答應,她又怎麼敢貿然答應,雖然對於牧霖的影響很不錯……

皇宮深處。

一間藏在密室之後的密室之中。

旭帝面前,有一位黑衣老者。

那老者看起來腰背都已經直不起來,可眉宇之間,已然有股浩然之氣。氣概十足,即便是雄武的旭帝,在他面前,似乎也少了一點英雄之氣。

「老祖,照您的意思,那至尊玉,應該是至少是三千年前的蓋世強者?還是那種不涉足世間紛爭的隱士?」

老者點頭,沉吟道:「若是煉製神兵,倒也不是太複雜,畢竟再怎麼說,神兵也是死的,而且吸收天地精華,加上魂獸輔助……倒也不算太罕見。」

「可照你所說,能夠當場在短短數個呼吸之間,強行提升人的靈骨,直接到了黑色級別!這樣的手段,我也聞所未聞。」

黑衣老者面色頗為忌憚。

「如此說來,這真的是我北齊之福?那若是請他來解決那件事情,老祖認為如何?」旭帝打著膽子說道。

「那件事情?」饒是北齊老祖,也是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旭帝卻不像是北齊老祖那般害怕,雙目閃著精光,道:「對,我倒要看看,傳說中的那個人,究竟有什麼通天的本事!」

「這……這……」

北齊老祖竟然顯得萬分猶豫。

「此事你先不要妄動,容我在想想!」

老祖猶豫之後,還是沒有能夠做出決定!

「是……」旭帝低頭拜退。

離開密室之後。

旭帝召來手下數人。

「今年的冰月之節,要更加隆重的舉行!吩咐下去,一切開支加倍!」

「所有冰月之節的相關物件,全都免稅! 怦然心動:總裁,晚上見 帝都附近千里關卡哨口免除一切稅務!」

手下眾人齊聲道:「是!」

「還有,孤的兒女眾多,這一次借著冰月之節,就多弄走一些吧!」

旭帝說話下令,向來如此,底下人也絲毫不奇怪。

北齊的皇室,比起南武和西林來,還有諸多不同。

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北齊的皇室人數及其龐大。

可是即便是皇子,在幾代之後,可能和普通百姓一樣。

而且,很多沒有地位的,沒有能力的皇子,甚至連皇室的姓氏都無法獲得。

就只是隨便起個名字,一個符號而已。

冰月之節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

而整個帝都的節日氣氛也慢慢的開始隆重了起來,尤其是在旭帝特意弄出了一點政策的幫扶之後。

大量的百姓都加入了這個賺錢的行列之中,瘋狂的吸引著周邊的遊客和旅人。

當然,那些身份高貴的人,也都陸續開始抵達帝都。

而唐玉雖然整天在別苑之中,可絲毫沒有閑著,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整合自己的實力。

把掌握不久的能力都弄的熟悉起來。

可這練習不要緊,一整合,唐玉自己也嚇了一跳。

「沒想到,我的戰鬥力已經到達了這個程度……」

此時,距離唐玉接觸修鍊這個東西,也就不足五年。

武帝!

這個程度簡直讓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起初唐玉自己也有些不相信,可終於在現實面前。

還是冷靜了下來。

「我恐怕是整個大陸之上,最為年輕的武帝了……而且還有煉器煉藥的本事……」

唐玉從自己的輝煌之中醒來,繼續打磨起各種能力來。

「小子,不要志得意滿,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不要說整個大陸,你連前一百都進不去,就說這北齊皇宮之中,就有你不是對手的人物!」

殿靈的話適時響起,一下打亂了唐玉的思緒。

「什麼?北齊皇宮之中?還有我不是對手的人物?」

在整個大陸上來看,不算什麼,唐玉是想過的。

可唐玉萬萬沒有想到,這北齊皇宮之中,還有這樣一位強悍的人物存在。

「沒錯,傳言之中,北齊多年前,有一位齊肩王,在當時的皇帝駕崩歸西之後。他一直默默的守護著北齊,而他的實力,早在多年前,就已經是武帝!」

「而且,當時他的稱號是不敗武帝!」

「不敗武帝?」唐玉琢磨著這個名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