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而藍海輕佻的動作明顯讓龍悅嘴角一扯,怎麼這個人看着挺聰明的,關鍵時刻就掉鏈子呢,有事相求還這麼傲,況且你竟然敢和龍族比傲氣,豈不是找死。

龍耀看到藍海的動作,眼中明顯出現了一絲興趣,不知爲何這個年輕人有如此膽識。

“龍耀,殺了他。”龍皇的聲音極其平淡,但就是這平淡的聲音卻讓所有人聽出了一種不可抗的肅殺之意,此時沒人懷疑龍皇的話,龍耀也不敢,道了一聲對不起,便衝向藍海。

龍耀在藍海左後方,又是空境,這一下藍海即便是空境也必死無疑,可是嚇壞了龍悅,只聽見龍悅一聲淒厲的聲音響起:“父皇,手下留情,藍公子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

顯然,這句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龍耀聽到這句話手下明顯慢了一分,而龍皇也恰到好處的叫了停。

此時龍耀的手早已龍化,與藍海的腦袋僅毫釐之間。

藍海小聲嘟囔了一句:“謝謝。”

這一句可嚇壞了龍耀,沒想到自己稍微放的一點水對方竟然看出來了,而且還沒有轉身,這要不是巧合,就足以說明藍海的實力足夠高強,起碼比自己要高。

龍耀乖乖回到原位,再次恢復了死魚眼,龍族擁有比人類多百倍萬倍的壽命,所以龍耀有足夠的時間超越藍海。

“哼,年輕人倒是很有膽識,悅兒,怎麼回事,仔細說來。”龍皇平靜的說道,可藍海明顯聽出龍皇話中的一絲憤怒,很明顯有人威脅到自己女兒讓龍皇很不爽,非常不爽。

“事情是這樣的……”龍悅在一旁將事情仔仔細細的敘述了一遍,中間還夾雜着龍靈調皮的添油加醋,結果越說道後面,那龍皇越是生氣,竟然有天妖人敢傷害自己的女兒,人類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竟然俘虜自己的女兒,罪不可恕,罪不可恕,氣憤的龍皇差點暴走衝出去找人族和天妖族的麻煩,不過好在被龍靈龍悅攔了下來。

“父皇,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畢竟我們也沒受什麼傷,多虧了藍公子救了我們。”

“哼,人類天妖族罪不可恕,有時間我會親自走一趟要個說法,至於這位藍公子,龍耀取上等黃金白銀萬兩送與他,然後叫他離開吧。”

龍耀並沒有動身,因爲他知道藍海此次上山的目的絕不是討要黃金白銀這麼簡單,可龍耀的舉動倒是有點讓龍皇生氣。

“龍耀,還不行動,等什麼!”龍皇嚴肅道。

還未等龍耀開口,藍海就先開口了:“龍皇大人,救您女兒乃實屬偶遇,我不會因爲這點小事就像龍皇大人討要黃金白銀,我此次前來是另有目的。”

“說!”

“我想向龍皇討要一枚萬年雪蓮來救治我師父。”

“混賬東西,你知道你在說什麼麼,萬年雪蓮乃我龍族至寶,豈是說給就能給的,我念你救了我女兒的份兒上,現在速速下上離開,我就放你一命,不然你就永遠留在這麓悅山上當一掬塵土吧。”

“龍皇大人,藍海此次前來是帶着誠意而來,希望龍皇能成全,藍海並無冒犯之意。”

“哼,就算你要這萬年雪蓮,莫非就這樣空手而來,至少也要帶着相同價值的東西來吧。”

“藍海小兒並無什麼值錢的東西,但若是龍皇能給藍海一枚雪蓮,藍海願送龍皇大人一個承諾,將來任何時候只要我藍海能幫的上的,我藍海絕不推辭,用着一個承諾來還那雪蓮我想應該夠了吧。”

“哼,小子你很狂,這個世界上還沒有誰敢這麼跟我說話的,即便是你們人類的最強者也不敢。”龍皇冷言道。

“不是狂,只是救人心切,還請龍皇答應。”

“不可能,再說一句,趁現在我沒有改變主意速速下山,不然定要你死無全屍。”

“父皇,藍公子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您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給藍公子一枚雪蓮,難道在父皇您的眼中,我們姐妹還比不上一枚雪蓮麼?”龍悅苦苦哀求。

“悅兒,休要說這話,雪蓮不是一個人類能得到的,如果我今天給了他,那明天就會有更多的人來求雪蓮,到時候我龍族的威嚴哪裏放。”

“可是……”龍悅還想說什麼,卻被隴化工打斷。

“好了,悅兒你們不用說了,這件事絕對不可能,小子,限你一炷香時間下山,不然我親自動手送你下山。”

“龍皇,莫非您真就一點機會都不給麼?”

“我說過了,速速離開。”

“哎,我本來還想和平的得到雪蓮,既然龍皇你怎麼樣都不給,我藍海今日也只能硬搶了,如有得罪請別見怪。”藍海一抱拳。

“藍海你說什麼呢,怎麼跟父皇說話呢。”龍悅大聲呵斥道,接着急忙小聲說道:“藍公子,你暫時先退去,我們會想辦法穩住父皇的,你先退下,等以後父皇心情好的時候,我在向父皇提這個要求,沒準他就答應了。”

可藍海卻慢慢推開眼前的龍悅說道:“悅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師父等不到那天,今日這雪蓮我一定要得到。”

“哎呀,你怎麼傻,莫非你覺得搶就能搶到麼,我父皇的恐怖你還不知道……”

“呵呵,試試不就知道了麼。”藍海打斷道。 盯著地上的飛劍碎片,半晌后,神秘女子雙手極速變化繁瑣的手勢。`地上被震碎的劍身粉末,這才慢慢的凝聚成了剛才的那把兩儀凝霜寶劍。

只是看著略微有點發黑,失去光澤的劍身,證明了剛才鄧彪的攻擊,對它的傷害實在是太過巨大了。

剛剛復原的兩儀凝霜寶劍,好像一個受了欺負的小孩子一般,飛奔回神秘的美麗女子身邊,圍著女子身體開始左右繞圈,像是在和父母哭訴,剛剛受到的那些委屈。

兩條太極陰陽魚也是行動緩慢,最後慢慢的和凝霜寶劍合二為一。


神秘的美麗女子,這時才收起剛才的玩笑之心,面色凝重的盯著眼前的鄧彪,略微恢復了一下緊張的心緒。

一臉神情嚴肅,冷冷的說道:「你不是寶屍老鬼,你究竟是誰,到底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假扮成寶屍老鬼的樣子?」

這個時候的萬花仙子柳琪雲,也是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飛到神秘的美麗女子身邊,一臉緊張略帶焦急的問道:「林姐姐,怎麼回事啊,現在應該怎麼辦啊。」

「仙子不急,我們先看看情況在說,此事透著幾分蹊蹺,就算他不是寶屍老鬼。但是他的修為還是煉神境界,咱們兩個還是能對付他的。」雖然神秘的美麗女子,自己心裡也是有些忐忑不安,但還是略帶安慰的對萬花仙子柳琪雲這樣說到。

這個時候慕容俊的心情,真好像坐過山車一樣,只能用大起大落來形容自己此時多變的心情了。還以為自己剛剛認識稍微有點感情的人就要被殺了,弄的自己心裡傷心不已。

哪裡知道突然間就牛掰了起來,「霍霍,看著霸道變身的,猶如超級巨無霸一般的中年男人。」慕容俊心裡暗暗想著,慢慢的在地上爬向前方,想近距離的看看這個大叔長的到底什麼樣。

當自己爬到可以看清鄧彪那張如暴君在世的大臉時。。。身體瞬間失去全部力量,我的天啊!這樣也是太過恐怖了一點。

心裡還曾暗暗記得,剛才這個傢伙好像對我說,還有個叫鄧紫棋的女兒要我照顧。。。

「哎,人生大喜大悲的對心臟真是不好,我這個脆弱的小心臟,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了。。。」

「那個,速效救心丸啊,有木有。。。」

鄧彪此時的身體,猶如一個移動的城堡一般,一臉冷酷,默默注視著對面,一大一小兩個嬌美如畫的女子。

聲音冰冷的說道:「呵呵,想知道我是誰?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江湖人,我曾經對你們說過,你們這樣的殘害江湖正義俠士,武林同道的邪教!人人得而誅之!」

「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剷除你們這些武林敗類!」

聽到鄧彪這樣大義凜然的話語,看著一大一小兩個美艷如花的女子,慕容俊的心裡,突然間又希望她們可以贏了,這樣美麗的女子死了真是太可惜了。

「哎,人生還真是矛盾的結合體啊,看臉的世界我不懂啊。」慕容俊一臉無奈的想到。

只見此時的鄧彪雙手緩緩分開,一手在上,一手在下,慢慢開始合十,周圍開始狂風大起。

猛烈的大風,刮的人們無法睜開雙眼,天地好像都為之變色,以鄧彪身體為中心的位置,漸漸升起一個巨大的漩渦,大殿最後殘餘的幾根柱子,也是被狂風刮斷,被颶風一點點拉入漩渦之中。

颶風中的鄧彪雙眼怒瞪一聲大喊:「金剛一怒天地變。」

巨大的漩渦如無底的黑洞一般,張開巨口要把二人吞入其中,這個時候神秘的美麗女子終於色變,一臉驚恐的表情,剛剛看到那個強大的防禦功法,心裡就已經有點印象了。


感覺很是熟悉,但是總也想不起來,是誰用的功法。這個時候在看到這個,絕對不低於甲級功法的招數,腦海中突然想到一人,難道是他?。

嬌媚的容顏上,面色驟然一驚,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現在心裡十分清楚了,別看對方只是一個煉神境界的修為,但是想靠她們兩個大成境界的人殺了對方,也是不太可能了。

這次的任務棘手了,可以說是徹底失敗了。本來萬花仙子就是用來克制寶屍老鬼的,本身戰鬥能力不是很強,現在看來單單靠我一人,要殺此人談何容易啊。

而且現在就是殺不殺此人,都已經失去了意義,寶屍老鬼已死,他的秘密有沒有泄露?這個人知道不知道?現在都在兩說之間,而且招惹『九龍門』的麻煩,實在是太過與巨大了,殺與不殺都是兩難之事。

況且以我的實力要殺此人談何容易啊。而且回想起這一路上的追逐殺戮,每每就要將對方斬殺於劍下的時候,總是給他逃跑了,一路上追來以為是這個老鬼運氣好,現在看來這一切不一樣了。但是他為什麼要把我一路引到此處啊,哎,也容不得我多想了,這個時候也只得拼了。

想罷其中利害關係,神秘女子將手中凝霜寶劍,在手指間輕輕劃破,一滴晶瑩鮮血滴落在劍身,瞬間消失不見,寶劍頃刻之間光芒四射,好像得到了無窮的生命力一樣。

雙手連連幻化幾道符咒,而後將寶劍高高拋出,神色凝重小嘴冷喝道:「天魔琵琶御劍陣。」

只見凝霜寶劍瞬間變成無數黑色小劍,密密麻麻的變成一個琵琶形狀,將二人嚴嚴實實的包裹在其中。

萬花仙子也是神色嚴峻,此時再也沒有一點玩笑之心了,連忙祭出五色蝴蝶,巨大的蝴蝶,展開翅膀如一面盾牌擋在二人身前。

二人的功法武器剛剛施展結束,就見鄧彪的巨型漩渦,已經來到二人面門,毫不留情的一口就將二人吞下。

二人瞬間感覺身體要被撕碎一般,修為根基都已經有點不穩,心中血脈翻湧,黑色琵琶也漸漸要撕開,五色蝴蝶顏色也是慢慢變淡。

神秘女子心中苦笑,暗道一聲:「九龍門鄧彪果然名不虛傳,好厲害的手段,沒有想到以煉神境界的修為,居然能將大成境界的我們逼到這樣的地步。今天看來是不能善了了。」

慕容俊此時已經看不清大殿中發生了什麼,就見到鄧彪頭髮飛揚,面目猙獰,口鼻流血。身體隱隱的開始泛出血絲,看著叫人心生懼意,恐怖至極。

而對面就是一片飛沙走石,一個巨大的漩渦在飛速旋轉,吞噬著四周的一切。就連不遠處的自己,都隱隱有被吸過去的感覺,可見漩渦之中是如何的恐怖光景了。此時此刻不知道身在漩渦之中的那對女孩,在裡面承受多麼強大的痛苦啊。

慕容俊此時真的想喊住鄧彪,讓他停手,救下兩個女孩,但是想想自己現在還身不由己,沒有任何的自保能力,又如何能讓鄧彪聽自己的話!在看到鄧彪那恐怖至極的面孔,微微蠕動的喉嚨,張了張嘴后,又是咽了下去。


哎,心裡清楚這一切都是徒然,雙方都已經打到這樣的地步了,怎麼可能因為自己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而停手。還是那兩個女孩子要殺鄧彪在先的,而且聽到他們剛才的對話,她們好像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一直都在到處殺人。

哎,這就是應了那句老話了,殺人者人恆殺之了。

鄧彪此時口鼻流血,滿面猙獰的哈哈笑道:「本座今天就叫你們這兩個小丫頭,見識見識什麼叫越級殺人,叫你們知道境界不能代表一切!」

『哼哼,兩個小小的大成境修為,也敢來追殺本座,死在本座手上的大成境界高手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

說完身體微微下蹲,兩隻大手往回一收,手勢突然一變,雙手托天式,緩緩向著面前的漩渦砸下。

「金剛二怒鬼神哭。」鄧彪大吼到。

只見旋轉的漩渦慢慢停止,變成一個好像有實質的大球,伴隨著鬼哭神嚎的聲音,一點點的收縮起來。

球中的二人,頓時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神秘女子的黑色劍陣瞬間被壓的一片粉碎,萬花仙子的五色大蝴蝶,也是身上慢慢出現道道裂痕,五彩蝴蝶微微抖動著翅膀,顯露出此時的恐懼,和主人一樣,對現在突然顛倒的變化,有點承受不了了。

神秘的美麗女子,這時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染紅了胸前的衣襟,一副嬌俏的面容,瞬間變的面色慘白,誘人的櫻桃小口邊,掛著滴滴血跡,看著更加的勾心奪魄。

真是可惜了,此時在如實的漩渦之中,沒有男人可以欣賞到如此美景,只有一個,因為比他承受的壓力略小一點,而看著略微強點的萬花仙子柳琪雲了,此時也是小臉煞白,雙眼緊閉,抿著小嘴緊咬牙關。


神秘的美麗女子,轉頭看著身邊的萬花仙子柳琪雲雙眼迷離,一臉溫柔的說道:「仙子,我們今天看來是要喪命在此了,都是我不好,連累了你啊,沒有想到別人的任務都那麼簡單,為什麼我們才第一次出任務,就這樣倒霉啊,看來是老天要收我們啊。」

說著小嘴裡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萬花仙子抬頭看著神秘女子,也是神情有些悲切,剛要開口說點什麼,

突然,二人面前的五彩蝴蝶『轟』的一聲也是被漩渦威壓的粉碎,蝴蝶爆裂后迸的四處飛濺。

此時二人的雙眼,已經透漏出絕望的神色,體內的眾多經脈,已經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威壓,開始慢慢斷裂,耳邊鬼哭神嚎的聲音,已經刺的耳朵慢慢失去了聽覺,大腦也是漸漸混沌,神志開始模糊不清,雙手已經變的越來越沉,神秘的美麗女子,慢慢的閉上了那雙漂亮的眼睛,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自己就要死了嗎,哎,這樣死了也好,對我來說也許還是一種解脫吧。」

萬花仙子柳琪雲仰著小臉看著已經閉上眼睛的神秘女子,神情痛苦的喃喃說道:「人家還不要死哪,我還沒有找到他那。。。。。。」手上的玉鐲微微閃耀著五彩的光芒。

眼見就在二人,快要香消玉殞的關鍵時刻。。。

慕容夂俊看到此時的情況,再也什麼都顧不得了,毅然決然的站了起來,憑著自己堅強的意志力,支撐著這具柔弱不堪的小身體,目光堅毅的看著鄧彪,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九龍封神記》更多支持!

此時的不遠處,突然發出一聲驚天巨響!

就在大家紛紛轉身,向聲音處看去的時候,恐怖的一幕出現了大家的眼裡!

只見在遠處極速刮來一個半月形的紅色劍氣!幾丈高的紅色劍氣就像決堤的洪水一般奔涌而來。△↗

沿途上的地面,紛紛開裂。

堅硬的黑土地面,被凌厲的紅色劍氣割出一個二丈多寬一人多深的壕溝。兩邊的灌木叢林,全部被強力的紅色劍氣攪得粉碎!

眼看此時的慕容俊,就站在巨大紅色劍氣的前進路上。瘦弱渺小的身體,與巨大的紅色劍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慕容俊此時也看到了危險就在眼前,可是虛弱的身體,雖然接到了大腦的命令,想要快速的閃開。


無奈弱小的身體,無法做出什麼有用的回應,只得眼睜睜的等著自己,被吞噬進紅色的劍氣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