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而胤禛如今不過年十四,臂力和準頭明顯不及胤禔,只射中一箭在紅心,三箭中了藍圈,剩下六支箭矢更是完全脫靶。

侍衛將箭拔下來之後,便來到眾人面前報靶,胤禔聽得結果后,眼角都是笑意,嘴上卻是教育的口氣道:「四弟,你的箭術還是要多多練習才是。」

胤禛知道結果后臉色仍是淡淡,聽著胤禔連忙低頭說道:「大哥技藝精湛,四弟自嘆不如,往後四弟定會好好練習騎射。」

見他如此姿態,胤禔微微點頭接著說道:「四弟能有上進之心便好,要時刻銘記我滿洲兒郎,大清朝一統天下是從何而來?切不可忘□□太宗馬上創業、弓矢定基才是!」

「四弟,切不可荒廢武藝騎射,畢竟我們滿人是馬上得來的天下!先祖創業之時何其艱辛,閉口詩書禮義,卻數典忘祖,如此下去,又怎麼對得起列祖列宗?」

胤禔說的是義正詞嚴,胤禛心知他有意為之,卻也只能受教,躬身深深作揖:「大哥教訓的是,四弟定不忘大哥此番教誨。」


胤禔很滿意他的認錯態度,不過這還不夠,英俊臉上全然是一副關切神色:「四弟如此我就放心了。」

他拿過胤禛手上的弓顛了顛,皺眉說道:「六十斤,難怪你的臂力一直沒有增長。軍隊中將士們一般不會低於八十,你的這個弓也太輕了些。」

「來人啊,拿一個八十斤的弓來讓四阿哥試試。」

胤禔沉聲下令,不一會兒就有侍衛將一張八十斤的弓拿了上來,胤禔滿意笑笑將他交給胤禛說道:「四弟,你拿著這把弓試試對你增長臂力有好處。不如就先練習一個時辰熟悉一下,以後每日練習,箭法定能夠增進,也不會和兄弟們來開差距了。」

「大哥!」胤礽見他越來越過分,忍不住出聲制止:「大哥你如此也太過心急了些,四弟不過才十四,怎麼能和大哥相提並論。這八十斤的弓,實在強人所難!」

「哎,二弟言之過重了。我在四弟這般大年紀的時候便可拉開一百斤的弓了,四弟如果一直拿著輕弓練習,對他的箭術是一點幫助沒有的。我是眾位兄弟的長兄,又怎麼會害他?」

胤禔說的也是實話,他在十四歲時拉開一百斤的弓不在話下,可是他天生力大過人,胤禛臂力與常人無異,這八十斤的弓實在太重。

胤礽心知如此,可是卻無法反駁,場內阿哥也是無一人說話,眾人皆是看向胤禛,氣氛壓抑非常。

少年臉上仍是一片冰冷,只是那袖中的拳頭越握越緊,指甲在掌心狠狠的滑下紅痕,最終胤禛雙手接過弓弦,拜謝說道:「謝大哥關心,四弟比會勤加練起。」

眾人皆知弓箭並不是越重越好,每人都要根據各自的身高、體形、力量,選擇了適合自己尺寸和重量,胤禔這麼做不過是故意讓胤禛受罰而已。

————————————

此時已是傍晚時分,太陽從西山上斜射過來,地面的一切都罩在一片模糊的玫瑰色之中。

練武場中,少年費力的拉開弓弦,對著遠處的箭靶,開始練習。

僅僅是一盞茶的時間,已經有大滴大滴的汗水從他額頭滑下,眼尖的人可以看到他的手臂正在隱隱顫抖著。

胤禔眸中閃過滿意神色,太子以及其餘的皇子站在一旁,即使是剛剛故意找茬的胤礻我,他的心中也是有些不忍。

胤禛的眉眼仍是冷峻神色,只是他的手臂到肩膀已經快沒有知覺了,弓弦越拉越吃力,胳膊好似灌了鉛一般沉重,微微用力整個膀臂的肌肉就開始叫囂著酸痛。

又過不到半刻功夫,他的眼前漸漸是有些犯花,就在胤禛覺得自己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卻是有一個清亮的男孩聲音響起。

「大哥,你箭法高超,胤禟甚是崇拜。不置可否指點一二,也讓胤禟向大哥多多學習。」

眾皇子沒想到此時竟然還有人敢站出來說話,胤禔心中惱怒轉頭望向胤禟,卻見紫衣男孩著含笑望著他,眉眼之間全然是淺淺的笑意,雄雌莫辯的相貌在夕陽的映照下更顯一抹艷麗。

胤禩忽聽男孩言語沒反應過來,微微一怔后,整個人心都提了起來。

他怎麼也沒想到胤禟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話,可是想要阻止卻是來不及了,只能用目光緊緊盯著男孩。

「九弟真的是越長越好看了。」胤禔微微嘲諷,笑著說道:「只是太陰柔了些,怎麼也想要多要練習一下男子氣概?」

「大哥說的是。不過胤禟歲年幼,卻也有一顆征伐殺場之心。一直聽聞大哥是眾兄弟中箭法最強,還請大哥不吝賜教。」桃花眼中閃動著醉人流光,男孩依舊盈盈笑著,說道。

練武場內的胤禛拉弓的手也不由放下,回頭望向唯一一個站出來說話的紫衣男孩,冷峻的眉眼直到此刻才微微變化,漆黑的雙目中有著明顯的不解。 阿哥所內

胤禩的臉色早沒有了往日的溫和,胤礻我也是靜靜的坐在一旁瞧瞧冷臉的八哥又瞅瞅神態自若的胤禟,也不敢提前說話,房內一時靜謐下來,落針可聞。

良久后終是胤禩仍不住先開口:「小九,你如此給大哥沒臉,以大哥的狹窄的心胸,他必是記恨上你了。」

」是啊九哥,你沒看大哥走的時候那眼神,像要吃人似的,可嚇人了。「胤礻我也跟著說道:「九哥,不是十弟說你,就算我腦子笨,也知道不應該在那時出頭。再說四哥還和咱么有舊怨呢,他剪了你辮子仇還沒報,你還幫他!」

說完也是氣呼呼的盯著他,胤禟心知兩人是幫著自己,好看的桃花眼內眸光也稍稍溫和了些。

思緒回練武場,當時胤禟站出來向胤禔請教,胤禔想也不想就答應了。

胤禩擔心胤禟便出言相幫,畢竟胤禟年幼,建議兩人用輕弓比試,接過胤禔輕敵,自然是輸的很慘。

胤禔想要教訓胤禟也沒有了借口,而太子也乘機站出來為胤禛說話,那麼胤禛練習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八哥,十弟,是我魯莽了。不過我也是看到李德全經過,才故意如此,更可況我也不是幫著四哥,而是看不過大哥耀武揚威而已。」胤禟看著擔憂自己的兩人,淺笑著。

「八哥、十弟,讓你們擔心了。」

「李德全?」見男孩溫聲細語,胤禩神色微微軟了些,但聽到男孩的話竟是一下怔住,問道:「九弟,可是看仔細了?」

「自然不會錯。」

胤禩微微露出思索,聯想到皇阿瑪平日就是非常關心眾皇子的功課,讓李德全來詢問的可能也是有的。

若是事情鬧大,李德全自然會稟告給皇阿瑪,只是…..

胤禩仍是皺著眉頭望向胤禟,長長嘆了口氣:「可是大哥有明珠一派支持,你參合到大哥與太子的爭鬥中,終不是明智之舉。小九,就算皇阿瑪知道此事,也不過掙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就像四哥,即使被大哥故意教訓,他也只能忍著。如今明珠和索額圖正斗得難解難分,眾皇子都靜靜觀望大哥與太子爭鬥,你倒好自個往裡跳,不是引火燒身是什麼?」

明亮的眼鏡直直看進胤禟的桃花眼中,那微微上挑的漂亮眸子,讓他無法看清其中深淺,過了一會兒,胤禩輕輕嘆了口氣:「小九,我如今卻是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了。」

這似感慨似隨意的一句話,讓胤禟也不由暗贊了句少年的敏銳,只是他的神色依據泰然自若,就連那眸光也沒有絲毫變化。

胤礻我聽著雲里霧裡,不過大概明白了九哥這麼做對自己是大大的不利,小臉帶著認真神色說道:「九哥,八哥一直是我們三人中最聰明的,你還是聽八哥的話吧。不過你也不要擔心,要是大哥敢欺負你,我老十第一個幫你!」

兩人的關切並不掩飾,胤禟看著胤礻我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也是不有笑了出來:「那以後,九哥就指望著十弟替我撐腰了。」

「一定的!」胤礻我見九哥信賴自己,頓時自信感爆棚,拍拍小胸脯打包票說道。

胤禩也是有些好笑的搖搖頭,一時間,房內氣氛緩和了下來。

三人依舊一起到無逸齋學習,日子不緊不慢的過著,而大阿哥胤禔也沒有抓住機會來找胤禟的茬。

十日後,御書房內

康熙拿著胤禟的功課,卻是有些疑惑,字還是胤禟原來的字跡沒錯,只是他筆鋒不同以往的犀利,卻是多了一絲的飄逸脫俗。

而他的文章也和以往的風格有些不同,其中的看法和觀點雖稚嫩了些也是頗有長進。

康熙聯想幾日前胤禟替胤禛出頭的事,越想越是不解,他眉頭緊鎖,不由叫來徐元夢想要好好詢問一番:「善長,九阿哥今日來,表現如何?」

「回皇上,九阿哥自從上次輟學之後,性子收斂了很多,幾日來專心學習,書法和學識都進步很大。聽叫武藝的諳達說,九阿哥的弓箭齊射也是長進不少,比同齡人更是遙遙領先。」

康熙聽了並沒有露出喜色,反而是一副思索神情,胤禟的性格他是知曉的,驕傲任性、輕狂不羈,雖然天分不錯,可是只有些小聰明罷了。


沒想到因為剪辮子的事,和老四一樣性子也收斂了很多,一個越來越冷,一個越來越內斂了。

康熙不由得狐疑之餘有些又欣喜,欣喜於胤禟的改變,而疑惑在他改變的太突然,或許並不是好事。

於是這一日,康熙特地去了宜妃的翊坤宮,微微詢問了一下胤禟的狀況,讓宜妃也是又驚又喜。

生為母親她自然察覺到胤禟的成長,心中既欣慰又感慨,而如今皇上也注意胤禟,對他變現出了更多關心,要知道皇上平日對胤禟的寵愛並算多,即使在自己眼中個自己的兒子是最好的。

可皇上對笨笨的胤礻我的喜歡也比胤禟多些,更不用說是他一手捧到大的太子了,這讓宜妃的內心又怎麼能不開心。

等到胤禟和五阿哥胤祺下學後來給宜妃請安的時候,正好就看到康熙正在和自己的額娘說著話呢。

早在進入翊坤宮時他就注意到了宮殿上方的金色光芒,光彩奪目,覆蓋了整個宮殿,其形狀如層層華蓋,絲絲金黃雲氣不斷流轉,泛著貴不可言的威勢。

這麼一個千古一帝的氣運,的確少見。

這和玄燁長的相似的中年人還是來了,粉色唇瓣暗暗勾起,胤禟對著康熙打下馬蹄袖,恭謹行禮請安道:「兒臣胤禟(胤祺)恭請皇阿瑪聖安。」

男孩聲音清亮乾淨,十分悅耳,康熙微微笑著略一頷首,道:「起來說話吧。」

胤禟和胤祺起身對著宜妃請了安后,兩人便束手站在宜妃身側。

兩人相面與宜妃均是六分相似,過於柔美了些,胤禟相貌更是極其精緻、雌雄莫辯。

但見胤禟一身紫色衣袍,更襯他精緻五官和那白皙晶瑩的肌膚,姿態從容、落落大方,只是靜靜站著竟是顯得出了幾分乖巧。

康熙看在眼中,不由得對胤禟多了一絲喜愛,溫聲說道:「胤禟,朕聽師傅誇獎功你課進步了很多,心中甚是欣慰。今日朕特來翊坤宮坐坐,沒想到你的性子當真乖順了不少。」

宜妃一聽這個話頭,明艷無比的臉上掩不住綻放出一個笑容,嘴上卻道:「萬歲爺,您可別誇他了。他那驕狂性子還沒改幾天,您這麼一誇他,只怕就要翻倍的變回來了。」

康熙聞言,也不由面露笑意,胤禟表面也是帶笑,只是面上依舊恭敬:「謝皇阿瑪關心,兒臣不足之處還有很多,當不得如此誇獎。」

康熙有些驚訝,若往日胤禟早就喜形於色了,細細打量男孩片刻,卻發現他儀態自若,驕狂之氣去了大半,反而隱隱多出了些飄逸洒脫。

「沒想到胤禟卻是和你五哥一樣,謙虛起來了,倒也難得。」

康熙心內愈加好奇,只是面上不顯分毫,對著兩人招手,讓兩人走到他身邊,接著說道:「朕近日來一直忙於公務倒沒有時間關心爾等功課,今日有空,你們便把近日學的說給朕聽聽。」

「是。」兩人一同應答,胤祺年長便先胤禟回答,康熙端坐椅上靜靜聽著,只是在胤禟回答時不由多留意了些。

他看似考校兩人的功課,不過是想知道胤禟是否如徐元夢說的那樣長進不少,還是只不過表面上裝作乖巧上進。

果然,五阿哥胤祺的回答和以往一樣中規中矩、既不突出也不平庸,和他性格一樣為人謙虛、謹慎,處事圓滑。

而胤禟的一番回答,卻是說的是抑揚頓挫,其中所學還夾雜自己的一些想法,雖然還不成熟,也是讓康熙很是欣慰。

「尚可。」目光露出淡淡的滿意之色,康熙點點頭,忽而說道:「我□□高皇帝,以十三附鎧甲起身,凡愛新覺羅家子孫,切不可忘記□□太宗創業艱難。朕年幼時常常以此勉勵自己,以前輩為目標,誓要開創一代大清盛世。」

「你們年紀也不小了,朕今日便想問問你們心中志向。」康熙說得是慷慨激昂,讓胤祺也不由心潮澎湃。

他思索片刻,首先回答道:「兒臣願效仿皇伯父,為大清盡心儘力,替父皇和太子分憂。」

康熙聽罷既不點都也不搖頭,轉頭看向胤禟,道:「胤禟,你的志向是什麼?」

「兒臣勢要成為大清的蘭陵王,為大清開疆擴土!凡犯我大清威嚴者,雖遠必誅!」

此話一出,殿內一時靜默無聲,康熙微微怔住,他怎麼也沒想到胤禟會說出這麼一番話。

一旁宜妃偷偷瞟向康熙,只是男子神色不喜不怒讓人捉摸不透,內心不由有些忐忑。

「蘭陵王?」許久后,康熙在說話,只是他的眉頭卻是暗暗皺起:「蘭陵王雖驍勇善戰、威名美譽,不過他的命運似乎太悲慘了些。」

胤禟小臉也不見緊張,從容答道:「兄弟們常以相貌取笑與兒臣,可兒臣雖相貌陰柔了些,卻是貌柔心壯!「

「父皇英明弱智不是那懦弱的後主高緯,大清國富明強也不是亡國的北齊,若蘭陵王能活在大清,定不會如此悲慘。兒臣也只學習蘭陵王的驍勇善戰、文武兼備,只盼將來為父皇征戰殺場。」

康熙再次被胤禟的言辭震住,自己往日也因為胤禟太過女氣的相貌對他不夠重視,沒想到他的志向確實如此。

這個問題他也問過其他皇子,旁人不是暗暗恭維自己一番,就是和胤祺一樣中規中矩,想來著也是他真是的想法吧。


康熙正在思索,宜妃害怕胤禟惹皇上不高興,裝作開玩笑說道:「胤禟,額娘可記得你抓周時抓的是一個金算盤,將來應該是個大大的守財奴才是。自小就喜歡金銀珠寶,怎麼現在喜歡舞刀弄搶了?」

這句微微調侃的話,使得氣氛稍稍活躍了些,康熙的面上也露出趣味神色。

「胤禟平日驕狂任性常使額娘為難,前些日子更是因為和四哥發生衝突,害的額娘、兄長擔憂。兒臣心中慚愧,幡然醒悟,將來勢必要成為一代名將,方不負皇阿瑪和額娘的養育之恩。」

胤禟說的情真意切,宜妃不由內心感動,美麗的眼中似有淚水閃動。

康熙聽得男孩言語心中疑慮盡去,轉頭正好見宜妃眼中含淚,美艷無雙的臉上梨花帶雨,自是格外惹人疼惜。

康熙一番好言安慰這才讓她平復了心緒,隨後四人一同進餐,殿內一時滿是溫馨。

一抹殷紅色的夕陽照在紫禁城的琉璃金瓦上反射出絢麗光芒,湛藍湛藍的天空浮動著大塊大塊的白色雲朵,在落日的輝映下呈現出火焰一般的嫣紅,雲絮在空中隨風飄動,就像置身於輕紗般的美夢似的,會使人遠離煩惱和困擾。

紫衣男孩帶著隨身太監不緊不慢的走在回阿哥所的路上,好看的唇瓣輕輕勾起,顯然心情不錯。

康熙突然來翊坤宮,並沒有出乎胤禟意料,當初為胤禛解圍,一是看不上大阿哥的作為,二便是要引起康熙注意。

皇帝的喜愛,胤禟也沒放在心上,不過有生於無,畢竟有了皇帝的寵愛還是很方便自己行事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正好也借著上次剪辮子一事做文章,慢慢改變自身性格,潛移默化讓眾人熟識自己變化。

正想著,前方卻是閃過一個熟悉消瘦的背影,是他?

他的手中似乎還拿東西,當看清楚少年手中拿著何物是,胤禟淺淺笑了開來,在那雌雄莫辯的小臉猶如曇花綻現,美麗無比。

作者有話要說:作者專欄,求收藏!打滾賣萌,求包養!嗯嘛,就這樣,哼(ˉ(∞)ˉ)唧! 皇宮中餵養了著眾多供人玩賞的動物,這些動物主要來自各地官員的貢獻,也有少部分是宮中派人捕購的。

每種動物都有專門的蘇拉負責餵養,而狗與貓皇宮的內務府下給其專門設內、外養狗處,分養玩賞狗與獵狗,而四阿哥的京巴狗自然也在這個養狗處。

胤禛讓蘇拉將自個的京巴兒領來,只是看到小狗那皮毛被剃的七零八落,這一塊那一塊的樣子很是難看,忍不住皺了皺眉。

揮手讓蘇拉離開,胤禛抱起小狗,見它仍是那副懨懨的可憐模樣,冷清的眼眸中不由帶出一絲心疼。

伸手一下一下輕撫京巴兒的頭頂,少年安撫說著:「豆豆,別害怕,我讓人給你做了幾件衣服,你穿上以後就不會在難看了。明天在讓蘇拉給你準備你愛吃的紅燒肉,別老一副沒精打採的樣子。」

少年清清冷冷的聲音,卻帶著難得的一絲溫柔,輕聲說著。

豆豆也似乎察覺到小主人的溫柔,輕輕哼唧一聲,黑豆般的眼睛濕漉漉的望著胤禛,也彷彿在回應少年的話語。

胤禛眼眸微眯,眉眼子間的清冷也淡了,拿出為小狗準備好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替它穿上,見那些被剃的亂七八糟的狗毛被遮住了,胤禛笑了起來:「穿上這個看著麒麟套頭衫,真的好看了很多。」

少年薄唇微微勾起,在那淡淡神色的臉上,猶如冰雪消融,使得那原本就冷峻的臉變得格外耀眼。

「是挺好看的!」

胤禟進來時就看到胤禛正溫柔的替小狗穿衣服,桃花眼眸中是全然的笑意,等到少年將小狗衣服穿好,很不厚道的稱讚了一句。

果然,當胤禛聽到男孩那熟悉的清亮聲音時,整個人都僵硬了,胤禟明顯的看到少年僵直的背脊,粉唇揚起玩味弧度:「原來這個狗的名字叫豆豆嗎?我還以為,四哥會取個威風一點的名字呢!比如說,鐵血、無情、冷漠什麼的…..」

「要是四哥不喜歡,也可以換個吉利點的,就叫「造化狗」和「百福狗」也挺不錯的。」

男孩打趣說著,讓胤禛的臉色更冷,僵硬的將豆豆放在地上,沒有說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