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而後張北羽就被抬上了推車,推進了病房。這個時候他已經徹底放鬆下來,氣息微弱,有些昏過去的跡象。只感覺幾個醫生在旁邊轉來轉去,有一個醫生說:「局麻。」然後給他打了一針。迷迷糊糊的感覺線在自己的手上穿來穿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接就睡了過去。

……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一睜開眼睛,張北羽感到全身上下陣陣酸痛,他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纏著一層層的紗布和繃帶。用手臂撐著床沿坐了起來,這麼一動,驚醒了旁邊的王子。

王子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小北,你醒了。」扶著張北羽上廁所,還好他只是左手不能動,生活還能自理。

「醫生怎麼說?」張北羽突然問了一句。王子支支吾吾的說:「沒什麼大事。」

「我左手一點力氣都用不上,想握拳都握不起來。你跟我說沒什麼大事?說吧。」

王子嘆了一聲,開口把醫生昨晚講的話告訴他。

張北羽的左手使不上力氣,是因為手掌里的血管、肌肉以及軟組織部分斷裂。不過,昨晚的手術非常成功,再加上他身體強壯,細胞活性強大,暫時沒有大問題。如果修養的好,這隻手的活動能力跟以前完全沒有區別。

只不過…刀疤是肯定要留下來,而且很深。

張北羽聽完輕輕一笑,隨口說道:「刀疤而已,沒什麼。」

……

其實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現在只留一道疤對他來說簡直是太幸運了。只是,這個時候隨口一說,並不代表著他真的能夠接受。

在不久之後,拆線的那一刻,看著手上的疤,他甚至哭了出來…從那起,心底恨極了房雲清。 經過這段小插曲,眾人看向喬拉丹的目光,已經變了。

有史以來戰鬥力最強大的鍊氣境修士。

擁有四階靈獸的馴獸師。

運氣爆棚實力超群的宗師級煉丹師。

悲情的男人。

為愛不惜違背自己誓言的痴情人。

仗義的好兄弟。

……

一時間,喬拉丹頭上多了無數的光環。

至於真假,就只有喬拉丹和蟻哥知道了。

「小子,你這麼騙人,就不怕遭天譴么?」

蟻哥低聲勸誡道。

喬拉丹不屑的回了一句:「天譴?憑什麼!有證據么!」

好吧。

這廝估計是修真界有史以來第一個問天譴要證據的了。

蟻哥翻了個白眼兒,不稀得搭理這個沒有下限的主人,反正,只要別再讓自己吃那種噁心人的丹藥,管他呢,死道友不死貧道,對,就是這個理兒!

大軍,繼續前行。

一隻又一隻的強大妖獸,死在了眾人的手裡。

人太多了。

一人一記術法,那就是鋪天蓋地的覆蓋式轟擊,一波過去,再強的妖獸,也會被打的暈頭轉向,再來一波,身受重傷,三波下去,直接翹辮子。

喬拉丹的心裡,那叫一個美。

靈珠,一顆接一顆的往肚子里吞,看的眾修士眼角直抽抽,生怕這傢伙一不小心就嘭的一聲爆炸了。

爆炸肯定是不會的了。

這些個靈珠煉化出的靈氣,一部分被喬拉丹用來填充經脈,更多的,則用來修補饕餮鼎。

上次跟厲無涯大戰,饕餮鼎受了很重的傷。

現在好了。

大把的靈珠吞下去,海量的靈氣滋潤下,原本漫布在饕餮鼎上的那些裂紋,逐漸減少,用不了多久,就恢復如初了。

更美的是。

「哈,這裡有一朵補天易經蓮,六品蓮葉,三千年以上的年份了!」

「這東西好啊,煉製成易經丹,可以極大的提升經脈的韌性,甚至還能小幅度的提升修士的天賦。」

「這東西應該很值錢吧?」

「那還用說,沒二十萬根本就拿不下來,這東西跟煌炎血心芝不同,這東西,就算不煉丹,哪怕是直接服用,都有很不錯的效果!」

「我去,豁出去了,老子砸鍋賣鐵也要把這東西搶到手!」

搶?

「三十萬!現錢!」

喬拉丹大手一揮,直接將眾修士秒殺。

三十萬。

還是現錢。

還能說什麼?

啥也別說了。

團團坐,分靈石吧。

一人抱著一堆靈石,眼巴巴的看著喬拉丹,又一次鑽進了山洞中。

「你們說,他能不能煉成易經丹?」

「應該沒問題吧,易經丹跟煌血凝神丹是一個等級的,沒道理煌血凝神丹可以煉成,這易經丹就會失敗。」

「也不知道能煉出幾枚來。」

「怎麼,你還想買?」

「那是自然,你問問這四百多號人,有誰不想買這丹藥,可惜,沒錢啊!」

「一樣,我的靈石早就用光了,連那些丹藥、法寶、材料之類的,也都賣錢了,就換了一枚煌血凝神丹。」

「你就知足吧,哪怕接下來一點兒收穫都沒有,你也已經賺翻了!」

「就是就是,有這枚煌血凝神丹打底,我敢保證,你晉階結丹毫無壓力!」

「要是有易經丹的話,大家可千萬別跟我搶,我要定了!」

「價高者得!」

「那就競價,看誰錢多!」

那就等著瞧吧。

一群人,眼巴巴的站在洞口外,等待著。

半個時辰之後,喬拉丹一臉鬱悶的走出了洞穴。

鬱悶?

「卧槽,不會是煉廢了吧?」

「可惜了,可惜了。」

「三千年的補天易經蓮啊,而且還是野生的,唉!」

「算了算了,煉丹哪有不失敗的,就算是大宗師,也有失手的時候。」

「高手,別鬱悶了,廢了就廢了吧!」

廢了?

怎麼可能!

喬拉丹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緩緩說道:「讓大家失望了,這次只煉出了三枚!」

噗!

齊齊吐血。

「三枚?才?沒人性啊!」

「你這樣裝逼,不怕遭雷劈么!」

「擦,三枚你還鬱悶,你讓我們這些煉製回靈丹都會失敗的人還怎麼活?」

「不行,必須補償我們的精神損失!」

「拿出來,統統拿出來!」

「我出十五萬靈石!」

「十五萬了不起?老子出十六萬!」

「十七萬!」

「……」

價格,就這麼炒上去了。

喬拉丹已經樂的合不攏嘴了。

三枚?

怎麼可能。

這一次煉丹,運氣不錯,足足出了八枚易經丹,吞了一枚,還剩七枚。

許是被五行靈氣蘊養的太厲害了,又或許是之前吃過太多同類型的丹藥,總之,這易經丹吃下去之後,效果不佳,喬拉丹也就沒捨得再浪費,剩下七枚,拿出三枚來賣,剩下的四枚,全都裝進了玉瓶內。

之所以只賣三枚,也是有原因的。

剛才賣煌血凝神丹的時候,喬拉丹數了數,還能拿出十多萬靈石的修士,也就那麼幾個了。

既然如此,還不如少賣幾枚,飢餓營銷,這一點兒,喬拉丹還是懂的。

搶去吧!

三枚易經丹,賣了足足六十萬靈石,之前喬拉丹放棄的那些寶貝,諸如千年冰芯之類的,統統被急了眼的主人拿了出來,折成靈石,塞進了喬拉丹的腰包。

這丹藥煉的。

靈石出去再回來,還順帶著拐回來一大堆寶物,賺翻了!

繼續!

一隻又一隻的妖獸,遭了眾人的毒手。

有過這兩次經驗的眾修士,但凡是發現藥材,二話不說,直接塞給喬拉丹,不為別的,就為了能分點兒靈丹妙藥。

實力,齊齊飆升。

幾日下來,在喬拉丹那逆天煉丹術的餵養下,眾修士的實力,齊齊飆升,有好幾個,已經觸摸到了結丹境的門檻,或許,只要一個契機,就能直升結丹境。

至於喬拉丹,境界雖然依然卡在鍊氣境,實際戰鬥力卻提升了一大截。

還有錢!

靈石花掉了不少。

儲物袋癟了好幾個。

可是。

剩下的,全都是值錢貨,一千一枚的築基破境丹,數都數不過來,天才地寶一大堆,法器靈劍亦不在少數。

等離開煉之幻境,等把手上的這些個東西一處理,莫說區區一座傳送陣了,就算是想買下一個門派都沒問題!

繼續!

大軍,繼續前行。 當然,那個刀疤是后話。

張北羽身上其他的傷,跟手上這一刀比起來都是小事。胸前、手臂、腿部都有刀傷,但是很輕,根本就不用縫線,讓傷口慢慢癒合就可以了。

他並不了解醫院的行情,但既然做了個手術,價格肯定不低,何況是在這麼高級的私立醫院。他問王子花了多少錢。

「哎呀,沒多少,錢你就不用擔心了。」

「說呀,多少。」張北羽死活要問。他知道這個錢肯定是王子付的,倒不是想跟她分的多清楚,只是單純的想知道。

王子說了一個數字,下了他一跳。「三萬。」

張北羽差點吐血,罵道:「我草!你告訴我一共縫了幾針?」王子想了想說:「好像是十針吧。」「一針三千塊錢?咋不去搶呢!」

王子皺了皺眉,「哎呀,人家手的這麼貴自然是有道理的。你想想,三萬塊錢還你一隻手不值么!」張北羽這麼一想也是,如果真的要還回一隻手,別說三萬了,三千萬他也得給。當然,前提是得有。

而後,張北羽給鹿溪打了個電話。

「電話里說不清楚,你來吳叔的診所吧。」

掛斷電話,他便和王子離開醫院,直奔吳叔的診所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