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而對於夢飛飛而言,南劍皇的實力,在她的眼中也僅僅只是能算是不錯。

傳奇弟子在東洲的身份雖然很不錯,當如果去了中州,也根本就排不上什麼號。

她夢飛飛在中州雖然也不是什麼極強的妖孽,可,卻也並不是什麼無名角色。

一身武道等級達到半步悟道境界,且還擁有道王器,以及從超級女王系統所抽獎到的一些物品,別說是沒有達到悟道境界的傳奇弟子了,就算是比這更強的武者,夢飛飛都有著底氣擊殺。

如此一個情況之下,蕭逸和夢飛飛自然也都不是怎麼在意下方的情況了。

「一億,我出一億!!」

南劍皇的叫價聲再次響起,他的聲音響起的時候,無比的冷酷。

「一億零一百。」

蕭逸輕飄飄的再次報價。

若是放在沒有去極惡領域以前,一億極品靈石,蕭逸是全然拿不出來的。

而現在……

蕭逸在極惡領域滅殺了大量的聖尊強者,且聖尊九重天的武者不少,更是滅殺了五個原本有著悟道境界實力,卻是因為極惡領域的法則而被壓制了武道等級的老祖,蕭逸的財力,在短時間內可是一下子暴漲到了一個很驚人的層次。

就算是比之一些傳奇弟子,都不差什麼。

所以,這一刻的蕭逸才能有底氣這般揮霍,這般以價格來挑釁南劍皇。

「你真的要如此唑唑逼人?」南劍皇充滿殺意的聲音再次響起。

「什麼唑唑逼人,你有自我感覺良好了吧。還是那句話,沒錢就不要跟本少競爭,江湖險惡,像你這種心裡承受能力不強的人,就不要跑出玩什麼競拍嘛,不就是本少加了一百么,有錢,本少就是這麼任性,你要是不爽,你也可以加一百就是,本少不會介意什麼的。」蕭逸鄙夷的聲音傳出,仍舊是一副囂張,目空一切,根本不將南劍皇給放在眼裡的架勢。

「很好,很好,你真的很好!!」南劍皇心中殺意瘋狂的翻滾。

「我當然很好了,用不著你這般接連讚美。」蕭逸不置可否的道。

「該死的傢伙!!」處於貴賓間的南劍皇,面色一片陰沉,這一刻,他幾乎是都快壓制不住了自己心中的殺意,無比的想要打上蕭逸所在的貴賓間,然後將其給滅殺。

不過,礙於這個地方是仙庭拍賣行!!

哪怕這等支行僅僅只是一個分支,但他卻也不能破壞這裡的規定。

仙庭看起來僅僅只是一個拍賣行,但,真正了解它的人卻都很清楚,它絕對是無比恐怖的存在。

曾經有悟道境界,乃至道王境強者破壞仙庭拍賣行的規定,都被滅殺過。

如此手段,那是打心底的讓人忌憚的。

隨著面色陰沉,南劍皇就待再次開口叫價,這一次他準備超級碾壓,他就不相信了此人真的能有那麼強的財力跟上他。

從對方的言語來看,那應該僅僅只是一個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紈絝子弟。年齡應該並不大,所以,那人身上的財力應該也並不是太高。

「算了,南師兄,放棄競拍吧。」就在南劍皇準備再次競價的時候,和他處於一間貴賓間的雨妃驀地對南劍皇開口。

「放棄?雨妃你不是很喜歡這天狼手套么,你放心,不論怎麼樣,我都絕對會幫你將此等手套給拍買到。」南劍皇愣了一下,然後正色說道。

之所以拍買天狼手套,其實根本就不是南劍皇對這天狼手套感興趣,其根本原因是因為雨妃。

在先前天狼手套出現的時候,雨妃就一下子露出了對天狼手套的興趣,當即就準備叫價購買,不過,南劍皇卻是關注到了雨妃這樣的神態,於是提出送雨妃小禮物的話語,而雨妃第一時間就選擇了拒絕。

但是呢,南劍皇卻說這等東西花不了什麼錢,他們是未婚夫婦,交往那麼久了,何必那麼見外,最終說服了雨妃,然後就幫雨妃競價了起來。

原本,按照南劍皇的設想,他競拍天狼手套,其成功率絕對是百分百的。

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夠競價贏他!

另外,他也相信只要自己對此等物品露出必得之心,那麼奇特的傳奇弟子,肯定也會給他面子,不和他搶購。

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聖堂的白衣,雖然開口競價了,但卻感知到自己的必得之心了后,第一時間就放棄了,至於其他的傳奇弟子,也都沒有攪局什麼。

如此情況,不論怎麼看都是收穫果實的情況。

可……

該死的!!!

在拍賣師讀數的時候,卻是一下子出現了這個叫做東方勝天的傢伙挑釁自己,且還不是一般的挑釁,讓他在雨妃的面前丟了臉,這樣的事情,讓他難以饒恕。

要知道他和雨妃雖然未婚夫妻!!


但,其實關係也一直維持在表面上,真正的關係並沒能有什麼實質性的突破。以前的雨妃也很少收他東西,這會好不容易說服雨妃,卻是沒能達成目的,實在是可惡。 「算了,看那人的情況,他對這物品應該也有著很大的興趣,就這麼讓給他吧,換不著和他多糾纏什麼。」雨妃搖了搖頭道。

「可是……」南劍皇皺了皺眉,實在是不想就這麼放棄。

畢竟,好不容易見到雨妃對一件物品感興趣,結果,自己卻是沒能為她買到,這完全就是在抹殺他的能力,彰顯他的無能。

對於雨妃,南劍皇一直都想要佔有的。

因為雨妃的體質特殊,若是能和她雙修,必然是能夠加速他的武道進階,對他有著極大的好處。

但他和雨妃雖然定親,卻一直停留在普通朋友上面。

雨妃經常神秘消失,就連他也不知道雨妃神秘消失的時候去了什麼地方,也就是最近雨妃才經常露面,如此情況之下,南劍皇又怎能不想瘋狂刷新自己在雨妃心目中的好感。

以此來儘快擁有雨妃。

至於強行,或是施展一些手段……

南劍皇曾經也動過這樣的心思,不過,這樣的念頭只是剛一在他腦海中升起,就被他給打消掉了。

別看雨妃在太陽宮的傳奇弟子排名當中,好似比南劍皇低。

其實,這是雨妃低調的緣故。

雨妃的真正實力,在太陽宮的所有傳奇弟子當中,完全能夠排在前三。

南劍皇雖然實力不錯,但如果算真正的實力,他在傳奇弟子當中,如今連拍在第五都懸乎,而不是像表面上那樣,拍在第二的位置。

「既然雨妃你說放棄,那我就放棄了。」南劍皇面色難看了一下后,緊跟著就微笑的對雨妃開口,一副很溫柔,很儒雅的樣子,風度翩翩,瀟洒無比。

不過,表面上是如此,但心中南劍皇這會卻是有著極強的殺意。

一定要弄死那個叫做東方勝天的傢伙。

一定要弄死他!!

等拍賣結束,他必然是會找機會,將那人給滅殺。

說起來,看到這東方勝天,被東方勝天給如此挑釁,此時的南劍皇心中忍不住想起了一個螻蟻。

一個全然不被他給放在眼裡的螻蟻。

蕭逸!!

那個螻蟻叫做蕭逸!!


一個最近同樣讓他不爽的垃圾。

如果不是那人獲得了駝老的令牌,讓他不好明著出手,且最近都忙著陪雨妃,他必然是會讓那個垃圾知道,拒絕他南劍皇的代價。

一個連真傳都不是的垃圾,卻是敢拒絕他這樣的傳奇弟子,這簡直就是不知所謂。

超級不知死活。

決定了!!

這會南劍皇決定了,等找機會殺了這東方勝天後,結束了神幻領域的事情,一旦回歸太陽宮,他就會找機會將那蕭逸也給收拾掉。

一個走狗屎運的傢伙,一個不知死活膽敢拒絕他的螻蟻。

如此垃圾,若是他南劍皇都不收拾一下,這些該死的傢伙,還真以為他南劍皇是好脾氣的人。

可惜,南劍皇這會並不知道此時的『東方勝天』就是蕭逸,如果讓他知道此時的東方勝天就是蕭逸所化,他怕是更加的會氣得幕暴走吧。

伴隨著南劍皇放棄拍賣,場中那些等待著南劍皇再次競價的人頓時失望了。

他們本以為南劍皇還會繼續叫價下去呢,沒想到,最終竟是放棄了競拍。

「一億零一百極品靈石,天狼手套如今的價格為一億零一百極品靈石,還有人對這天狼手套感興趣的沒有?這可是天狼神君所使用過的手套,它很有可能是真的蘊含著大機遇,大秘密,這樣的東西,一旦得到,說不準就能一下子突飛猛進,從此跨入傳奇行列,或是成為悟道境強者都有可能!!」

拍賣師又一次忽悠了起來,滿臉的紅光,他這會實在是很高興啊。


將一個原本連拍出一千萬都有些難度的下品聖器,給一下子拍賣到了現在的一億零一百極品靈石,這絕對能算是一個美談了。

可惜,像這樣的情況,註定要等很久才再有這樣的可能了。

畢竟,望仙城雖然也有著不小的強者,但財力卻也還是有限,根本就不能像現在這樣一般,不少天才匯聚,不少強者來襲。

「行了,行了,你老就不要再忽悠了,若是真的有大機遇,那這東西出現在了仙庭拍賣行,怎麼就沒有見著有人激活這樣的機遇。」

「都一億零一百極品靈石了,你老還是見好就收吧,不要想著再繼續增加價格了。」

「一億零一百極品靈石啊,用這麼一筆靈石來購買一件下品聖器,就算是這東西是天狼神君所使用過的,那也仍舊是太貴了點。」

「是啊,是啊,也就只有傳奇弟子,或是巨頭才能買得起,像偶這樣的人,也就只能當得上窮筆二字,根本就只能看看!!」

「誰說不是呢……」

拍賣師的忽悠,又一次讓不少武者無語,一個個都忍不住開口。

拍賣師見得這樣的情況,再稍微忽悠了下,發現確實沒有人競拍了后,就開始讀數了起來。

「一億零一百極品靈石第一次!!」

「一億零一百極品靈石第二次!!」

「一億零一百極品靈石第三次!!成交!!恭喜第九號貴賓間的公子,獲得了這天狼手套!!」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這天狼手套會被本公子所有,南劍皇什麼的,我就知道是一個窮筆,切……」隨著拍賣師全然確定天狼手套屬於蕭逸了后,蕭逸所在房間,一道囂張的聲音驀地又從貴賓間傳了出來,其聲音落入南劍皇的二中,讓他的瞳孔瞬間就發赤了起來,與此同時,也讓其他那些會場當中的武者們紛紛睜大了眼睛。

「嘭!!」

「欺人太甚!!」

咆哮聲從南劍皇的口中響起,南劍皇拍案而起,他的身體都幾乎是被怒火給點燃了。

「東方勝天是吧,本座記住你了,你最好是別走出望仙城,否則,本座會讓你後悔今天的事情。」南劍皇陰沉著臉對蕭逸所在的貴賓間威脅道。

「哎呀,哎呀,我好怕怕來著呢,怎麼輸不起么,剛剛就給你說了,輸不起就別學他玩什麼競價。你這樣的人,只適合玩泥巴!!」蕭逸搞怪的聲音傳出,全然是在南劍皇的怒火上,繼續火上澆油。 蕭逸這樣的行為,真的讓會場當中大多數人都為之震撼。


雖然來參加拍賣會的武者,都很清楚,但凡進入了仙庭拍賣行貴賓間的武者,其身份必然都不簡單,要麼實力雄厚,要麼就是有著很強的背景或者財力。

但,一個以前壓根就沒有聽過名字的人,卻是敢這麼挑釁南劍皇。

而且看他的樣子,此人怕是專門故意針對南劍皇的。

如此情況,讓人震撼的同時,那也是非常的讓人感到好奇啊。

此時,有很多的人那都是想要看一下蕭逸本尊的樣子,到底是怎麼樣的。

「給本座住口,有本事把你面容給本座露出來!!」

南劍皇怒火衝天的再次咆哮,可以這麼說,他這會那是完完全全的對蕭逸給激怒了。

如果他的身邊沒有雨妃,沒有其他幾個妹紙存在。

那麼被蕭逸給接連挑釁,以他南劍皇的城府,也並不是不知道越鬧下去,越是對他不利。

可,自己喜歡的女人就在身邊,另外,拍賣會場還有著一些對頭,乃至大量其他的武者在。

如此一個情況下,他竟是受到了這等鄙夷。

要是不反抗,不不爆發……


他南劍皇必然是會得到一個軟弱的名頭。

另外,就算是現在,南劍皇都很清楚,今天這事情,不論怎麼樣,他南劍皇都算是會成為一個笑話。此事必然會在他的名譽上烙印下一個污點。

若是不妥善解決好,絕對還會更加的不好。

「你是白痴么?本少有不有本事,關你鳥事,你說讓露出面容,本尊就露出面容,你以為你是誰呢,天皇老子?蠢貨!」蕭逸鄙夷的聲音再次傳了出去。

「轟!!」

關注這等的武者,幾乎都被蕭逸這樣的話語給點燃了。

一個個眼中都燃燒著熊熊八卦之火。

雖然南劍皇確實有著不少的粉絲,但是呢,卻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是他的粉絲,他也同樣有著對頭,有著一些對他不以為然的武者。

所以,在這些人見到南劍皇被接連條形,被接連鄙夷后,可想而知他們心中這會是何等態度了。

看好戲!!

他們那是赤果果的看好戲來著的啊。

一些貴賓間當中的傳奇弟子,更是一邊關注起來了眼前情況,一邊拿起了水果什麼的吃了起來,全然進入了看戲模式。

「公子既然已經獲得了天狼手套,何必再如此唑唑逼人呢,這樣有些過了,事情就這麼結束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