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而姚志只是冷冷的一笑,根本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鮮血流動的速度越來越來快,最後竟然直接噴涌而出。

「禽獸!」曹俊實在看不下去了,快步上前一把拉開了姚志,一拳轟向了他的臉頰。

姚志沒有任何防備的被轟飛了出去,整個人「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曹俊脫下衣服蓋住了楊語彤的身體,用神識檢查了一遍她的身體后,無奈的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己還是晚了一步。雖然他身上有著各種療傷的丹藥,但是此時的楊語彤卻已經斷了氣。

姚志用力的甩了甩自己的頭,在看到地上的楊語彤后,再次瘋狂的想要撲上去,卻被曹俊一腳給踢飛了出去。

「啊!」隨著一聲凄厲的慘叫,姚志整個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搖搖晃晃的爬起身,瘋狂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噗!」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出,姚志緩緩的再次倒向地面,身體抽搐了幾下,便斷了氣。

曹俊站起身,走到了姚志屍體旁,用神識掃了一遍姚志后,深深嘆了一口氣,拿出一件衣服為他蓋上。再怎麼說姚志也是他千葯島的人。

雲傾澈放開鳳瀾傾的雙眼,看向曹俊問道:「他們怎麼會這樣?」

曹俊搖了搖頭,輕嘆一聲道:「姚志那個畜生竟然給楊語彤下了百合散。」他剛剛已經用神識查過兩人的屍體了,發現楊語彤體內依然殘留著百合散。而在姚志的儲物戒中也正好有著一瓶百合散。沒有想到他們千葯島竟然會出姚志這個敗類。

至於姚志為什麼會死,除了被他踢了一腳的緣故,更主要是因為他本就縱慾過度,導致了精盡人亡。

鳳瀾傾看了一眼地上的兩人,唇角微微的勾起一絲若有若無的弧度。在兩人的身上她自然都下了葯,不過不同是姚志身上的藥性,會隨著他的發泄而慢慢消失。曹俊自然是看不出來的。

秦小璃聽到曹俊的話,氣的臉色通紅。走上前,惱怒的在姚志的身上用力的踢著。

「小璃師妹好了!人都已經死了。」曹俊走上前,拉住了還沒有踢夠的秦小璃。

「死了活該!這種人活在世上就是浪費資源的。敗類!畜生!」秦小璃生氣的吼著。雖然她也不喜歡楊語彤,但是她這樣的死法,實在有些慘了。

「好了!別為這種人生氣了。我們還是商量一下怎麼處理他們吧。」曹俊拍了拍秦小璃的肩安慰道。


秦小璃深吸了幾口氣,才點了點頭。

曹俊看向鳳瀾傾和雲傾澈,「兩位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我覺得此事有關於千葯島和無極門的聲譽,還是越少人知道的好。」雲傾澈淡聲道。一早他和傾兒就已經商量好了處理方法。

「我也是這麼覺得。」曹俊點頭贊同道。他之所以要問鳳瀾傾和雲傾澈的意見,是因為雲傾澈是無極門的人,他若是自己做主處理此事,怕會引起雲傾澈的不滿。更主要的是會因此影響到千葯島和無極門的關係。

處理完姚志和楊語彤后,鳳瀾傾四人再次回到了陣法所在的地方。

環視了眾人一遍,只見人已經差不多都到齊了,正坐在地上聊著天。

「找到人了嗎?」林末看到鳳瀾傾四人回來,開口問道。

曹俊臉色有些難看的點了點頭,「人是找到了,可是我們去晚了一步。」若是說人沒有找到,眾人肯定還會繼續找下去。

「發生了什麼事?」林末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我們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正好走進了一個陣法。我們趕過去時,那個陣法已經消失了。」既然這裡有陣法,別的地方有陣法並不奇怪,而且很多的陣法解開後會自動消失。

「難道他們已經出去了?」

「他們找到陣法竟然不通知我們,真是太過分了!」

「那我們也試試這個陣法吧?說不定我們真的能出去呢。」

「是啊!我們快試試吧!」

眾人說著,從地上站了起來,向著陣法走去。

「大

走去。


「大家準備好了嗎?」鳳瀾傾看向眾人問道。

「準備好了!」眾人齊齊的點了點頭。

鳳瀾傾素手一揮,十幾張符籙從她的手中飛出。陣法在之前就已經解開,不過因為還沒有解決姚志和楊語彤的事,所以她將解開的陣法又設下了一道禁制。

一道耀眼的白光綻然而現,陣法上出現了一道光門。


「大家快進去吧!」鳳瀾傾對著眾人說道。

眾人連忙排好隊,依次進入了陣法之中。雖然不知道陣法通向何處,但是只要有一線希望可以出去,他們就不會放棄。

待到眾人都進入后,鳳瀾傾與雲傾澈相視一笑。

「我們走吧!」雲傾澈伸手握住鳳瀾傾的手,與她一起邁入了陣法之中。

隨著一陣眩暈感后,眾人的面前出現了一片廣闊的草原。

「這是哪裡啊?」

「真希望我們已經回到了水天界。」

「我們還是看看有沒有人,找人問問吧。」

眾人滿懷希望的討論著,等到鳳瀾傾和雲傾澈出來后,選定了一個方向向著前方走去。


三天後,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快看有城池!」

「太好了!我們快去問問吧。」

眾人開心的說著,加快了腳下的步伐向著城池走去。

白色的城牆,由漢白玉築成,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十分的耀眼奪目。城門兩邊站著八名穿著金色鎧甲的守衛,個個神采飛揚,精神奕奕。

抬頭望去,在城門之上赫然雕刻著三個金色的大字『星耀城』。

「站住!請出示你們的進城玉牌。」一名守衛伸手攔住了眾人。

處於興奮中的眾人對於守衛的這一舉動卻並不惱。

「請問這裡是水天界嗎?」林末開口問道。在看到星耀城時,他心中就已經確定了七七八八。不過能得到肯定,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啊?」侍衛被林末這麼一問,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待到反應過來后,點頭回答道:「沒錯!」

「哈哈哈…真的是水天界呀,我們出來了!」

「太好了!我們可以回門派了!」眾人聽到侍衛的話,都激動的大笑起來。沒想到那個陣法還真的是通往水天界的,這次真的是太幸運了。

侍衛們看到眾人的反應,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還是盡責的先看了一下林末的進城玉牌。知道他們都是無極門和千葯島后,便立即放行了。無極門和千葯島可都是水天界數一數二的大門派,他們小小的守城侍衛自然是得罪不起的。

因為星耀城處於無極門和千葯島的中間位置,所以眾人決定找一家客棧休息一晚后,明日便分開各自回自己的門派。他們出來了這麼久,門派必定是很擔心他們了。

「瀾傾姐姐你已經決定了嗎?」秦小璃有些失落的看著鳳瀾傾。其實在遇到雲傾澈時,她就已經知道瀾傾姐姐跟她回千葯島的幾率不大。可是她真的很想讓瀾傾姐姐進他們千葯島。

「小璃對不起,瀾傾姐姐讓你失望了。」鳳瀾傾愧疚的看著秦小璃道。若是沒有遇見傾澈,她是一定會選擇進入千葯島的。

秦小璃笑著搖了搖頭,「瀾傾姐姐那你有空一定要來千葯島看我。」她雖然有著很多的師姐師妹,可是卻一個都沒有像瀾傾姐姐這麼聊得來的。

「有時間我一定去看你。」鳳瀾傾笑著答應道,拿出一疊七級仙符遞給秦小璃,「小璃這些符籙你拿著。」

秦小璃接過符籙,好奇的打量著,「瀾傾姐姐這是幾級仙符啊?我從沒有見過呢!」在他們千葯島自然也有著煉符堂,只是她從沒見過這種符籙。因為高級別的符籙,是要用積分去換取的,就算她是門主的女兒是不能例外的。

「這是七級仙符。」鳳瀾傾淺笑道。這是她昨天晚上煉製的,有了藍月熙那些寶典后,她不管是煉製起符籙,還是煉丹、煉器都變得更加得心應手了。

------題外話------

感謝(郭潘雅雙、ld85462399、26602728、魑魅姬、櫻草、水晶晶316、盛東海、璟少、彼岸花之血月、極品逍遙、星塵幻冰、綺羅尋夢)送給紫雨的禮物,祝親愛滴們小年快樂!(づ ̄3 ̄)づ╭?~ 秦小璃聞言,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鳳瀾傾,「瀾傾姐姐這實在太貴重了我不能收。」雖然她們的關係很好,可是這是七級仙符啊!在他們千葯島也要花上百萬的積分,才能換取一張。而瀾傾姐姐卻給了她整整一疊,這手筆未免太大了吧!

「難道你忘了我是煉符師了嗎?你就不用跟我客氣了,收下吧!」鳳瀾傾笑著將符籙放進秦小璃的手中。

「好吧!那我就不客氣啦!」秦小璃高興的將符籙收入儲物戒中。沒想到瀾傾姐姐竟然已經是七級仙符師了,實在太了不起了!

兩人開心的聊著,直到曹俊來找秦小璃,秦小璃才戀戀不捨的告辭離去。

與秦小璃分別後,鳳瀾傾便也隨著雲傾澈一行向著無極門而去。

經過了兩天的行程,一行人來到了仙船站。從這裡坐上仙船,便可以直接到達無極門所在的月靈城。


「我已經辦理好了登船手續,待到明日仙船到達后,我們就可以上船了。」林末將身份玉牌還給一一眾人道。

「不如我們去柏氏拍賣看看吧?這次柏氏拍賣會,可是有著很多市場上買不到的珍惜仙靈草要拍賣。」李彥奇一臉期待的提議道。剛剛在來仙站的路上,他們正好有經過柏氏拍賣會,他便上前去要了一張拍賣會的明細表。看到上面即將拍賣的物品中,有著很多的珍貴仙靈草要拍賣。只是怕會錯過仙船的時間,所以他只能將這份心動壓在心底。現在既然有了時間,他當然不想錯過了。雖然他買不起那些仙靈草,可是看著過過癮也好。

「好啊!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我也很感興趣呢!」

「那還等什麼?走吧!」林末笑著搭上李彥奇的肩膀,向著柏氏拍賣而去。

柏氏拍賣是水天界排名第一的拍賣場,平時因為他們在門派的緣故,所以自是沒有機會和時間去柏氏拍賣見識。這次既然有這個機會,自然要去看一看的。

眾人來到柏氏拍賣,在拍賣會夥計的帶引下走入了拍賣大廳。

此時大廳中已經差不多坐滿了人,討論之聲更是不絕於耳。

鳳瀾傾在大廳中環視了一周,看到拍賣台上方的黑鷹浮雕時,她微微一愣,隨即拿出了柏寒給她的玉牌,仔細比對了一下,發現兩個標記竟然是一模一樣的。那麼柏氏拍賣應該也是柏寒的產業。

「林末師兄!你可知道柏氏拍賣的幕後老闆是誰?」鳳瀾傾轉頭問向一旁的林末。

林末點了點頭道:「柏氏拍賣的老闆名叫柏寒,是水天界第一首富。他的身份很是神秘,聽說和各個門派的掌門,以及一些大家族的家主關係都很好。只是他常常神龍見首不見尾,見過他的人更是寥寥無幾,是個非常厲害的人!」

鳳瀾傾贊同的點了點頭。她一直都知道柏寒是個不簡單的人,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的不簡單。

此時大廳中突然一靜,抬眼望去,只見一名長相俏麗的青衣女子,正緩步走上拍賣台。她蓮步輕移間,充滿了自信與優美,讓眾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她的身上。

「是水蓮姑娘來了!」

「她可真漂亮啊!」

「要是我能成為水蓮姑娘的仙侶就好了。」

「你做夢去吧!也不看看自己長什麼德行,水蓮姑娘會看上你?」大廳中再次響起了嗡嗡的討論聲,不過這次的話題,卻大多都圍繞在了台上的女子身上。

「歡迎各位來到柏氏拍賣,我是這次負責拍賣的主持人水蓮。」水蓮紅唇輕揚,勾起了一抹魅惑的弧度。那輕輕柔柔的聲音,宛如羽毛般輕拂過眾人的耳際。

讓台下一眾男子,心跳都不由的加快了幾分。不過水蓮是柏氏拍賣會的人,他們自然不敢出言輕薄。

水蓮帶笑的目光掃過眾人,繼續道:「這次的拍賣會與以往一樣,所拍的物品自然不會讓大家失望的。那我也不說閑話耽誤大家的時間了,現在就開始我們第一件物品的拍賣吧!」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第一件物品便已經出現在了拍賣台上。

「那我們就來看看第一件物品的廬山真面目吧!」水蓮微笑著看向眾人,素手一揮,面前托盤上的紅綢,便倏然滑落。

接著眾人便看到了一棵通體鮮紅,只長了兩顆果實的仙靈草。

「忘憂果!」李彥奇看到台上的仙靈草,雙目頓時一亮。身為仙丹師,對於仙靈草自然是最感興趣的。

水蓮的目光不著痕迹的在眾人臉上掃過,微笑著說道:「想必已經有人認出了這棵仙靈草,沒錯!它就是六級仙靈草忘憂果。忘憂果大家都知道,它可以煉製成忘憂丹。而服下忘憂丹,對於參透天道有著極大的好處。這麼難得的仙靈草,大家可不要錯過了哦!忘憂果底價一萬中品仙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中品仙晶。」

「一萬一千中品仙晶。」

「一萬二千!」

「一萬五千!」

「…」

隨著水蓮的話落下,台下就響起了一片激烈的叫價聲。雖然競價的眾人大多都不是仙丹師,但是他們可以請仙丹師幫他們煉丹。

「真是羨慕這些叫價的人。」李彥奇笑著搖了搖頭。仙丹師雖然是賺錢的職業,但是花錢同樣厲害。而且他只是一名三級仙丹師而已。

鳳瀾傾看著台上

鳳瀾傾看著台上的忘憂果,若是沒有得到傳承之前,她必定也會對忘憂果心動。不過隨著她修為的增長,鳳吟空間已經完全的轉換完成了。現在在她的空間中,有著成千上萬種七級以下的仙靈草。所以六級的忘憂果,她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叫價一波接著一波,最後忘憂果以三萬五千中品仙晶的價格,被一名年輕的男子拍得。

第二件物品是一件五級仙器,鳳瀾傾只是看了一眼,便無趣的收回了目光。雖然她在煉器方面的成就不如煉符和煉丹,但是她相信用不了多久,要煉製出五級仙器也不是難事。畢竟現在的她已經能夠煉製出三級仙器了。

台上的物品一件接著一件,每一件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寶。不過能勾起鳳瀾傾興趣的卻不多。

「大家請看這件物品,它可是煉製極品仙器不會或缺的一種仙材。」水蓮說話間,抬手掀開了面前托盤上所蓋的紅綢。

「玄冰晶髓!」台下立即有人認出了所要拍賣的物品。

鳳瀾傾看到玄冰晶髓也是目光一亮。不說煉器時加入玄冰晶髓可以提高仙器的品質,單是玄冰晶髓的稀少,就讓她心動不已。

「傾兒對玄冰晶髓感興趣?」雲傾澈注意到鳳瀾傾看到玄冰晶髓的眼神,就知道了她的心思。

「嗯!玄冰晶髓十分的稀少,而這一塊玄冰晶髓的品質更是上乘。」鳳瀾傾笑著點頭道。

「這塊玄冰晶髓的價格肯定不菲,可惜啊!我只能過過眼癮。」林末看到玄冰晶髓也是心動不已,只可惜他身上的積蓄不足以支持他買下這塊玄冰晶髓。

「玄冰晶髓底價五十萬中品仙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水蓮在介紹了一番玄冰晶髓后開口道。

「我出五十五萬!」

「五十六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