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而其他的青年才俊也大多是這種搭配是,所以一時間倒是給魔族帶來不少的損失,在第一波交鋒之中就幹掉了一百頭左右的魔兵,完全佔據了戰場的主動,但是後續的魔兵並沒有因此有所畏懼,依舊是不要命的往前沖。

「兩位前輩都出來吧。」秦楓大喊一聲說道,趁現在形式大好就更要給魔族迎頭痛擊了,殺之帝國的兩個破空境界的強者飛了出來,只是一個落地兩人就幹掉了三十幾頭魔族,殺傷力比起秦楓他們要強的多,兩人沒有選擇各自為戰,而死聯合到一起作戰,這樣子相互間也算是有個照應。

不得不說,破空境界的破壞力比起秦楓他們幾個要強太多了,尤其是施展了戰技之後,兩名破空境界的強者一人施展一招不知道什麼級別的戰技之後就再次斬殺掉一百頭左右的魔兵,都已經超過他們青年才俊一起擊殺的了。

「都不要慌,我們現在還佔據著優勢,大家想辦法衝散他們的隊形,至於那兩個破空境界的傢伙,去兩百個魔兵給我攔住他們,都小心點,你們只要拖住他們就行了,至於剩下的人都給我瘋狂進攻,能不能回去領賞就看你們的了。」領頭的魔兵在後方指揮道,本來被打的有些蒙的魔族再次找到了方向,三百多頭魔兵對著秦楓他們這些青年才俊發發動衝擊。

其實他們心裡都清楚,第一波衝鋒是他們最強的時候,越拖下去越弱,因為無論是靈精的消耗還是體力的消耗會使他們的戰鬥力逐步下降,但是現在是情況想要快速解決是肯定不可能的了,魔族似乎已經準備好持久戰的準備了。

傷亡還是不可避免的開始了,原因就是一個團隊被魔兵給分割開來,陷入了各自為戰的場面,一被分割開,瞬間就被無數的魔兵給淹沒,想要逃出來很難很難,如果是那種火屬性的還好,能夠有機會沖一下,如果是其他屬性,根本對魔族造不成傷害,所以那些魔兵肯定毫無畏懼。

但是這種情況的出現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雖然他們被安排成了各自的小團隊,但是彼此間的配合還是有很大漏洞的,再加上還有這麼多的魔兵圍攻,一個不小心陣型就會被衝散,魔族似乎是找到了什麼技巧,接二連三的衝散了幾個四五人的小團體,一時間人類這邊傷亡慘重。

秦楓四人此時也是陷入了絕對的苦戰,因為他們在第一波的表現太過亮眼,自然也是被魔族特殊照顧了一下,而秦楓為了能夠緩解壓力,已經再次使用了焚滅斬,雖然焚滅斬的效果是很不錯,但是對於靈精的消耗也是十分巨大的,秦楓體內瞬間只剩下再使用一次焚滅斬的靈精了,他同時也是注意到了別的戰場的情況。

兩名破空境界的強者已經被死死拖住了,想要指望他們幫忙是不可能的了,秦楓大喊道:「所有人注意,被衝散的人直接加入到別的團體,相互靠近的小團體開始合併,不要給魔族衝破防禦的機會。」

秦楓及時的指揮也是化解了人族這邊的危機,幾個小的團體合併之後,魔族再想衝散確實困難了很多,但是這場戰鬥註定是場拉鋸戰。。。。。。

… 「丫的,這幫魔族好難纏,怎麼感覺殺來殺去數量不見少呀,我手都有點酸了.」吳費華再次廢話了起來,不過他所說的這次其實不能算是廢話,他說的確實是事實,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體力確實在急速下降。

「大家平時留著保命用的一些丹藥都拿出來吃吧,現在能夠多一份實力就多一點活下去的可能,不要覺得那些丹藥有多珍貴,要是你們死了就算留著那些丹藥也沒用了。」歐陽這個時候突然沖著眾人喊道,說完直接取出兩顆丹藥吃了下去,陳鴻和吳費華見此也是一一效仿,服下丹藥的他們再次恢復了不少的戰鬥力。


不過秦楓倒是有點無奈了,他好像忘記在國庫里拿丹藥了,所以不禁苦笑著說道:「你們三個好像忘了我了吧,我只是一個散修,怎麼可能像那麼三大組織的領頭人相比較呢,我可是什麼都沒有呀。」

歐陽聽了秦楓的話后立即扔給了秦楓兩瓶丹藥,開口說道:「這兩瓶丹藥一瓶是用來恢復體力的,另外一瓶是用來恢復靈精的,每瓶五顆,你省著點用。」

「還是陰宗財大氣粗,反正大家都是戰友,我就不客氣了呀。」說完秦楓直接每個丹藥都吃了一顆,瞬間覺得體內的靈精恢復了差不多一半,整個人也是更有精神了,果然陰宗的好東西確實不少。

「焚滅斬。」秦楓毫不留情的再次施展出他的拿手大招,隨著使用次數的不斷增加,秦楓對於這個戰技的理解也是越來越深,施展出來的威力也是不但被大。

「雷霆斬殺」歐陽也是動手行動,既然已經恢復了一些靈精了,自然就沒有吝嗇的必要了,他和秦楓的兩招再次將他們的周圍清出了一塊空地,效果十分明顯。

不但是秦楓他們這邊如此,其餘的青年才俊也是再次爆發出一波反撲的高-潮,作為進入前一百的青年才俊,或多或少手上都是留有一些底牌的,很顯然,丹藥只是其中一個罷了。

「大家不要慌,人族的這些小傢伙現在完全是強弩之末了,只要我們再加把勁他們就完蛋了,為了我們魔族的榮耀,戰鬥。」領頭的那頭魔兵再次對著有些落入下風的魔兵們喊道,結果魔族居然硬生生擋住了青年才俊們的這波反撲。

「那個傢伙的廢話還真是多呀,看著就很讓人不爽,有沒有興趣去幹掉他?」吳費華對著秦楓三人問道,倒是第一次提了一個算是不錯的建議。

「建議不錯,但是難度係數有點高,不過還是挺值得一試的。」歐陽點了點頭說道。

陳鴻其實是有點無語的,他丫的為了對付魔族忙的累死了,這三人還有心情廢話,他也是真心佩服他們,不過這種時候雖然他不想開口,但是還要表現一下自己的立場,於是開口說道:「話說,去我是沒什麼意見,不過你們能不能少說點廢話,對付魔族這些傢伙已經夠累了,我可沒空聽你們廢話。」說著,手中的長劍還擋下一頭想要偷襲他的魔兵。

「既然你們都這樣子說了,那就上唄,反正都是對付魔族這些傢伙,我是無所謂的,不過醜話說前面,既然那頭魔族能夠指揮這麼多傢伙,肯定有一定的手段,你們都小心點。」秦楓對著歐陽他們三人提醒道。

三人雖然想開口,但是圍攻上來的魔族已經不允許他們廢話了,早說少講點話也是可以節省體力的,不過雖然三人在對方著魔族,但是腳下的步伐則是一點點在脫離大部隊向著領頭的那個魔族移動。

秦楓他們這點小舉動自然是沒有躲過領頭的那個魔族的注意,不過他卻並沒有有任何多餘的舉動,通過之前的接觸他能夠知道這四個傢伙似乎是人族那群小傢伙的領頭人,所以他也是希望通過解決秦楓他們來近一步打垮人族的這些小傢伙。

隨著時間的緩慢推移,青年才俊們感覺到壓力越來越大,魔族的進攻似乎沒有絲毫的減弱,趁著某個傢伙的不注意,魔族直接衝散了一個十幾人的大團體,這下子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傷亡再次增加起來,這十幾人只有兩個及時逃到了別的團體之中,其餘人都是被魔族幹掉了,這次的傷亡也是提醒了剩下的三個團體,千萬不能再掉以輕心了,任何一個人不小心都有可能導致整個團體全軍覆沒。

「大家全部聚集過來,但是一定要小心,我們剩下的人不多了,千萬不能再失去一個人了,殺之帝國的救援很快就會來了,秦楓他們也去對付魔族的領頭人了,只要秦楓他們成功幹掉對方,我們的壓力會減少很多的。」王風亮在後方試圖穩定住情況,但是他明白,現在只是暫時的,如果秦楓擊殺魔族的那個領頭人失敗,剩下的青年才俊的信心會再次被打擊的。

「動手。」秦楓見距離那頭領頭的魔兵已經差不多了,便果斷下了命令,他們四人也都是果斷之人,聽到了秦楓的命令之後直接散開,吳費華的速度最快,直接沖入了重重魔兵之中,利用速度上的也是不斷躲避魔兵的攻擊,自己則是瘋狂向那個領頭的魔兵靠近。

而同時秦楓,歐陽還有陳鴻三人也是開始了行動了,他們都是十分清楚,分散開的時間越長越容易出問題,所以他們必須迅速解決戰鬥。

吳費華率先向那頭魔兵發難,手中的大刀直接斬了下去,不過很顯然對方已經提防他了,以至於他的這招直接被擋了下來,不過後面的攻擊已經到了,他已經成功吸引了對方的注意力就行了。

「囚神籠。」陳鴻也是抓住機會及時發難,將那頭魔兵困了起來,但是一直無往而不利的這招這次突然失效了,那些藤條直接從魔族的身上穿了過去,這點倒是讓陳鴻大吃一驚,但是這個時候糾結也沒有用了,陳鴻果斷選擇撤開。

「焚滅斬。」想要幹掉這頭魔族,自然是需要歐陽和秦楓他們倆,畢竟只有他們才能給魔族帶領實質性的傷害,本來他們這次的策略是之前殺大地暴熊的策略,但是陳鴻的囚神籠失效,效果倒是弱了很多,秦楓的焚滅斬直接被那頭魔族擋了下來,並沒有能夠造成多少的傷害,不但如此,秦楓還受到了周圍魔族的偷襲。

一直沒有出手的歐陽在秦楓的焚滅斬被擋下之後終於是選擇出手了,他抓住了最好的時機,雷霆斬殺直接發動,試圖一下子幹掉那頭魔族,但是對方似乎是早就預料到了一般,雖然還是成功擊中了,但是卻被他躲掉了致命處,沒有能夠成功殺掉對方。

「秦楓你沒事吧,看來我們這次是被算計了呀,對方似乎早就預料到我們會來,連續兩個殺招都沒有起到什麼很好的效果,這樣子下去那我們可就虧大了呀。」吳費華和陳鴻及時的來到了秦楓的身邊,吳費華頗為遺憾的說道。

「沒事,死不了,看來對方是早有預料,既然這樣子,那我們趕緊撤退,要是我們四人被魔族包圍的話那可就麻煩了,歐陽,撤退。」秦楓拍了拍被魔族抓破的衣服說道,幸虧有殺皇給的軟甲,不然的話秦楓真的可能會受點傷,不過現在完全一點事情都沒有。

「剛剛你們打的很爽呀,怎麼?現在就想撤退了?哪那麼容易的?所有人上,給我留住這四個傢伙。」領頭的那個魔族開口說道,顯然被秦楓他們偷襲受傷的他現在很是惱火。

「沒事,他也是受了不弱的傷,想要留下我們可沒那麼容易,我們撤,不用管圍上來的其他魔族,他們擋不住我們的,就算真的被留下我們也不用怕的。」歐陽對著秦楓他們說道,也是為了給他們一點信心。

歐陽其實也很清楚自己剛剛那招雖然沒有能夠成功幹掉那頭魔族,但是至少將對方重傷了,對方現在連一半的實力能不能發揮出來都是個問題,更不用說幹掉他們了,但是歐陽唯一擔心的是對方會不會有什麼底牌,那樣子的話他們就麻煩了。

「不得不說你們人族的小傢伙耍陰宗的手段還是很厲害的,但是這個世界上很多時候靠的不是耍陰招,沒有真正的實力,你們註定還是只能死。」聽了歐陽的話后,那頭魔族突然緩緩升空對著秦楓他們說道。

「我擦,這是什麼鬼?發大招的節奏呀?歐陽你丫的不是說他已經受傷了,我怎麼覺得這傢伙一點鳥事都沒有呀,你是不是在糊弄我們呀。」吳費華轉頭看著緩緩升空的那頭魔族突然大叫起來。

「沒道理呀,剛剛那一招我肯定是擊中他了,至於他現在到底要幹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我們還是趕緊跑吧,管他是不是發大招自然是跑的越遠越好。」歐陽也是有點焦急的說道,這個時候還管個屁什麼瀟洒還是什麼的,能夠活命才是王道。

「瘋魔將大人,請與我們一起作戰吧。」說著,那頭魔兵打開了瘋魔將給他的那個袋子,頓時袋子之中出現了一團黑氣,黑氣緩緩升空化成了瘋魔將的樣子,其餘的魔族看到瘋魔將之後氣勢大增,對著剩餘的青年才俊發動了猛烈的進攻。

「瘋魔將?那可是實力到底通天五重的魔族呀,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秦楓,你們幾個趕緊撤退回來。」一直默默和魔族戰鬥的殺之帝國的兩個破空強者突然開口大喊起來,這一喊不要緊,很多青年才俊知道對方居然還有通天境界的高手,一時間的氣勢再次跌落下去了。

情況現在很不容樂觀,人族面臨巨大的危機,秦楓,歐陽,陳鴻以及吳費華四人危在旦夕。。。。。。

… 「他丫的,你是在逗我嗎?怎麼會有通天境界的魔族的出現,劇本里沒有說還有這種情況出現呀,我們這邊最強的不過才是兩個破空境界的,不帶這樣子玩的好不好,還能不能玩的好了呀.」吳費華頗為不公平的大喊起來,不過這丫的說的完全是廢話,不要說秦楓他們這些青年才俊了,就連兩個負責保護他們的殺之帝國的破空境界的強者都沒有想到這一點。

「我說你丫的有這個時間廢話能不能趕緊跑路,我們要是跑的快點我們還可以躲在兩個破空境界的高手的後面,跑的慢的話我們四個就要面對這個通天境界的瘋魔將了,你如果覺得自己能夠對付的了就繼續廢話吧。」秦楓也是頗為不悅的說道,廢話,這種情況要是能夠高興的起來才有鬼,吳費華也是有自知之明,閉起嘴開啟跑路模式。

「你知道我把這個袋子交給你的真正用意是什麼嗎?」被釋放出來的瘋魔將的分身並沒有選擇第一時間追殺秦楓他們幾個傢伙,反而是轉頭對著領頭的那個魔兵說道。

「報告瘋魔將大人,屬下愚笨,不知道大人的真正用意,請大人賜教。」領頭的那個魔兵頗為恭敬的對著瘋魔將的分身說道。


「之所以給你我這個分身袋,一部分原因是為了以防萬一,另外很大一方面是為了考驗你,你知道我們魔族是從來都不需要廢物的,我給了你兩次的機會,可是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效果都不是很好呀。」瘋魔將繼續開口說道,但語氣之中隱隱有點不悅。

「請大人賜罪,屬下實在是沒有料到人族的這些小傢伙居然會如此狡猾,而且他們不知道從哪裡還找來了很多的幫手,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有兩個破空境界的高手,我們的兄弟有很多都死在了他們手上,所以我這才逼不得已請大人出手。」那頭魔兵直接跪在地上對著瘋魔將的分身彙報道。

「我是很賞識你,但是你實在是讓我失望,既然執行任務了,遇到一些意外的情況完全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你總是找這些借口就不對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的奴性太重了,註定這輩子成不了什麼氣候,作為我們魔族的勇士,是絕對不會輕易跪下的,說吧,你還有什麼遺言?」瘋魔將的分身冷冷對著那頭魔兵說道。

「其實我想告訴魔將大人的是,自從站出來告訴魔將大人真相的時候我就沒打算能夠活著,很感謝魔將大人能夠給我這麼一個指揮這麼多人的機會,我很遺憾沒有能夠好好發揮,但是我不後悔,至少我也曾經風光過,但是我只有一點事情請求魔將大人。」那頭魔兵並沒有絲毫的詫異,頗為坦然的說道。

「你說吧,如果是什麼合理的事情我會答應你的。」瘋魔將的分身開口說道。

「我希望瘋魔將大人可以幫我完成我未完成的事情,幹掉這些人族的小傢伙,他們都是人族的一些天才,如果能夠幹掉他們對於我們魔族日後佔領恩澤大陸會有很大的好處,雖然那一天我見不到,但是我相信那一天很快便會到來的。」說完,那頭魔兵就這樣子直直的倒下了,整個人化成一團黑氣消失不見。

「雖然你的奴性很重,但是不得不說你對於我們族群的忠心還是可以看得出來的,放心好了,既然我出手了,今天這裡的所有人都走不掉的。」瘋魔將的分身自言自語的說道。

「所有人都住手吧,人族的小傢伙們,既然你們其中有人已經認出來我了,那麼你們也知道就算反抗也是沒有必要的吧,因為你們今天註定都要死。」瘋魔將對著所有人說道。

聽了瘋魔將的話后,所有的魔族都是選擇了停手,秦楓他們四個也是十分順利的和大部隊匯合了,但是他們都知道已經不需要這麼多的魔族對方他們了,光是這個瘋魔將,就可以幹掉他們所有人了。

「喲,我當然知道你是魔族大名鼎鼎的瘋魔將呀,不過我倒是很不能理解,你一個前輩,和這些小傢伙們計較什麼?仗著自己的實力強欺負這些小傢伙很有意思嗎?」這個時候只有那兩個破空境界的強者才有資格可以和瘋魔將直接說話了。

「你們好意思說我的,剛剛是誰在虐殺我魔族的子弟呢?放心好了,你們是不會看到我欺負這些小傢伙的,因為我會先殺了你們,再把這些人族的青年才俊帶回去慢慢折磨到死。」瘋魔將一字一句冷冷的說道。

「我說為什麼一直以弒殺著稱的瘋魔將沒有動手而是在這裡和我們廢話的呢,原來這也不是你的本尊呀,不過是一具分身而已就試圖糊弄我們呀。」另外一個破空境界的傢伙開口說道。

瘋魔將的那具分身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你的實力還算不錯,居然能夠看破這是我的分身,不過就算如此又如何,這具分身可是具有我一半的實力的,但是就算只有一半的實力也絕對不是你們兩個破空境界能夠應付的了的,而之所以和你們廢話,只不過是很好奇到底是哪些小傢伙讓我們魔族損失這麼多的子弟,不過現在看來不重要了,反正這些都會是死人,既然你都開口了,那就來試試看我是不是在糊弄你們咯。」

瘋魔將說完之後整個身子便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直接來到了其中一名破空強者的背後,直接一個手刀劈了下去,那人壓根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從空中被劈落到了地面,另外一個倒是及時反應過來了,但是在瘋魔將的手上沒有過的了三招也同樣從空中被擊落到了地上,壓根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處於一種完全別碾壓的狀態。

「我還以為你們兩個能夠在我手上多走兩個回合呢,沒想到就這樣子被幹掉了,真沒有意思,不過我倒是對於你們四個很感興趣,如果你們肯加入我們魔族的話,我會請求魔王大人將你們改造成和我們一樣的魔族,你們覺得怎麼樣呢?」瘋魔將擊敗了那兩個破空境界的傢伙之後便把注意力轉移到了秦楓他們四人的身上,看樣子,瘋魔將對他們四個十分感興趣。

「其實我覺得加入魔族還是不錯的,至少你看他們那招免疫物理傷害就很厲害,作為風屬性的我,對付起你們魔族來真的很困難呀,我所修鍊的戰技居然一點都不能對你們造成傷害,實在是太慘了,要是我能夠變成魔族的話,那不是意味著我的實力可以再次得到飛速的成長。」吳費華頗為認真的說道,似乎他對於變成魔族還是很感興趣的。

「吳費華你瘋了呀,變成魔族有什麼好的,難道你想變成那種不人不鬼的東西?雖然他們可以一直飄著,但是我覺得還是我這個人族的身體好。」陳鴻頗為詫異的看著吳費華說道。

「陳鴻你這話就不對了呀,什麼叫做不人不鬼的東西,想要踏空而行,至少要到破空境界才可以,如果我們變成魔族的話馬上就可以了,這樣子的好事哪裡找去,但是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如果變成魔族,我的外貌會不會變化呀,我張的這麼帥,要是變醜的話我會瘋掉的。」秦楓摸了摸自己的臉滿臉不舍的說道。

「對喲,除了這張臉之外,你們還有保證我還具備男人的功能,還有那麼多的美女等著我慰藉呢?這個事情還是必須要保證的。」吳費華頗為認真的說道。

「沒問題,我會請求魔王大人雖然將你們變成魔族,但是保留人族的原形,並且你們加入魔族之後會直接和我一樣變成魔將,手下執掌一千魔兵,到時候只要你們想,人族之中隨便什麼美女都可以得到。」瘋魔將見他們四個之中似乎有人對變成魔族很感興趣便開口誘惑道。

「哇,那還真不錯,我一個散修什麼都沒有,只要加入魔族居然就能夠得到這麼多好東西呀,還真是不錯呀。」秦楓頗為開心的說道。

「美女呀,我最喜歡美女了,我要每天都換一個美女,夜夜大戰到天明,生下了一百幾十個孩子,哈哈哈哈,實在是不錯。」吳費華已經開始意yin到美好的未來了。

「但是很抱歉,雖然這些條件很好,但是我們一定興趣都沒有,要戰就戰吧,我隨時奉陪。」秦楓突然話風一轉說道,臉上的殺氣四溢,哪裡還有之前那副嬉皮笑臉的樣子,手中的巨闕劍也是指向了瘋魔將。

一旁的陳鴻也是鬆了口氣,他以為秦楓和吳費華真的是被瘋魔將開的條件給誘惑了呢,沒想到居然是在耍對方,這點倒是出乎了他的預料,他剛鬆了口氣,便很快意識到一個問題,秦楓說這話不就是在向瘋魔將挑釁嗎?丫的,那他們不是就慘了。

「啪啪啪」瘋魔將鼓起了掌。「很好,很好,很好,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們魔族會因為追蹤你們這幾個小傢伙而損失掉這麼多人了,已經多少年沒有人敢拿我開玩笑了,你們很勇敢,但是放心好了,你們同樣也會死的很慘。」

瘋魔將說完便再次消失,雖然他們這些青年才俊都做好了準備,但是當看到瘋魔將消失的那一刻,他們所有人都是充滿了緊張,同時也是有點不知所措,因為他們沒人知道瘋魔將會從那裡出現。

「啊,啊,啊。」一連三聲慘叫,三個青年才俊直接變成了無頭屍體,秦楓握劍的手也在抖,沒辦法,對方的攻擊實在是太詭異了。

「我以為你不會怕的呢?」瘋魔將略帶嘲諷的聲音在秦楓的耳邊的響起,秦楓的整個身子都緊繃了起來,想要尋找到瘋魔將的,但是沒有發現。

突然秦楓的背後傳來一陣慘叫,秦楓轉頭后才發現原本被擊敗的殺之帝國的其中一名破空強者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秦楓的背後,替秦楓擋下了必殺的一招。

「你們這些螻蟻還真是麻煩,想死我就成全你們。」瘋魔將滿不在乎的直接將那人的屍體甩開,隨後便再次將目光轉移到秦楓他們身上,而此時另外一個破空境界的傢伙則是擋在了秦楓他們的身前。


「魔能球。」瘋魔將手上匯聚出一大團黑氣直接甩向了秦楓他們幾個,剩下的那名破空境界的強者直接用自己的後背擋下了這一招。

「你們是人族的未來,我希望你們有一天能夠把這些傢伙趕離我們的大陸,未來還需要看你們。」那名破空境界的強者笑著對他們說道,說完便倒了下去,但是嘴角還是微微揚起,似乎他已經看見了未來人族將魔族趕出恩澤大陸的場景。

瘋魔將面無表情的看著那名破空境界的傢伙倒下,隨即淡淡開口說道:「我倒要看看還有誰能救你們。。。。。。」

… 「不過只是瘋魔將的一個分身就敢如此囂張,就算是瘋魔將他的本尊前來也不敢說這種大話,你還真是厚顏無恥呀,有種你就試試看吧.」空中傳來了一道冷冷的聲音。


「我看說大話的不是我,而是你吧,連面都不敢露一個就敢說能夠救下他們,我倒想看看你怎麼救。」瘋魔將說完之後,整個人就向著秦楓他們四個俯衝了下去,沒辦法,瘋魔將雖然有些弒殺,但是腦子還是很好使的,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誰,但是在他沒有出現之前他就幹掉這些人族的青年才俊,這覺得是最靠譜的事情了。

秦楓他們四個也是十分緊張,面對瘋魔將的攻擊,如果他們想要避開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們都是毫無例外的選擇了正面扛住瘋魔將的攻擊,但是理想是好的,現實是殘酷的,想要擋住一個通天境界的高手的一擊談何容易,尤其是對方是下了殺心的。

就在瘋魔將的手指已經快要到達秦楓的面前的時候,一道巨劍划空而過,速度之快直接超出了在場所有人的認知,因為你只能看見這柄巨劍飛來,但是卻聽不到一點聲音,由此可見,這柄巨劍的飛行速度已經超過了聲速了。

瘋魔將眼看就可以幹掉秦楓他們幾個傢伙了,但是一直以來的直覺告訴他背後有危險,而且還是致命的危險,他不敢大意,強行將攻擊扭轉了過來,對向了身後飛來的巨劍。

「咚」的一聲巨響,那柄巨劍狠狠砸在了地上,在地上砸出了一個一米多深的巨坑,而和這柄巨劍對上的瘋魔將的分身則是直接被擊退了數米,顯然他在這一次的對拼中落入了下風。

但瘋魔將並沒有估計自己的傷勢,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再次沖向了秦楓他們,這倒是出乎了秦楓他們的意料,四人都是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我都說了這些人我保下了,你是沒有聽見嗎?如果真的讓你傷到他們的話那我還怎麼混下去,瘋魔將,你什麼時候這麼天真了。」一道人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那柄巨劍上,瘋魔將的手指在距離秦楓臉上兩公分的位置停了下來,並且無論瘋魔將如何掙扎,他的手指就是再也不能前進絲毫。

「鎮魔王,沒想到居然連你也來了,看來這些青年才俊對你們確實很重要呀,不過越是這樣,我就越想看看你要怎麼保護這些小傢伙。」瘋魔將見自己的進攻不能再取到效果,所幸退後說道。

「既然你知道是我,那你覺得你還有什麼可能傷到這些青年才俊嗎?我鎮魔王的名聲可不是白叫的,要是你本尊來的話,我可能還會相信,現在不過只是一具只有一半實力的分身罷了,我看你還是帶著你的手下滾吧。」那道人影對著瘋魔將說道。

「沒想到殺之帝國居然派出了鎮魔王前來救援我們呀,這下我們算是徹底安全了,剛剛真是嚇死寶寶了,他丫的,瘋魔將的爪子距離我的這張英俊的臉龐不過十幾公分,要是我被毀容了那就完蛋了,有多少小姑娘會哭死呀。」吳費華看清了眼前那人之後說道。

秦楓看了看那人,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可是雙鬢已經被白髮密布了,看上去頗為精神,只不過表情十分嚴肅,灰色的衣裳更是給人一種難以接近的感覺。

「鎮魔王?我怎麼沒有聽過呀,不過話說吳費華你就不要抱怨了,貌似剛剛我距離瘋魔將的爪子更近吧,說實話,剛剛我心差點都跳出來了。」秦楓頗為不解的問道。

「我也是服了你了,秦楓,鎮魔王你居然都沒聽過,鎮魔王原本是負責鎮守殺之帝國邊境的大將,我們稱之為鎮疆王,後面魔族作亂,鎮魔王被調回對付魔族,他所負責的地方魔族根本無法入侵一步,因此被稱之為鎮魔王,他的實力據說已經達到了通天巔峰,距離重生境界只有一步之遙。」陳鴻開口替秦楓解釋道。

「他是我為數不多很尊敬的人,他不在乎功名利益,只希望人民平安,可以說殺之帝國現在的地盤有一半是他打下的,本來他可以享福的,但是他卻自願前往鎮守邊境。」歐陽也是難得表現出對一個人的尊敬。

「鎮魔王,你真的不要以為自己在這裡就一定能護住這些青年才俊,你應該也是知道我們魔族有很大秘法的,我勸你乖乖把這四個傢伙交給我,其餘人你都可以帶走。」瘋魔將指了指秦楓四人開口說道。

秦楓他們聽后表示很無辜,你丫的我是上了你媽,還是搞了你老婆呀,還是和你女兒滾了床單呀,你要這樣子針對我們,要不要這麼記仇呀。秦楓他們幾個心中各種咒罵道。

「既然我今天已經出現在這裡了,你就不要指望能夠從我手上帶走任何一個人,其實還有一個選擇,就是你和你的手下全部都死在這裡,你覺得這個選擇怎麼樣呢?」鎮魔王冷冷對著瘋魔將笑道。

「是嗎?那就帶你見識一下我們魔族的秘法吧。」瘋魔將露出一絲瘋狂的神色,直接飛到了眾多魔兵的上方,大喊一聲道:「魔族秘法—吞噬。」

伴隨著瘋魔將的一聲大喊,只見他張大了嘴,下面的一頭頭魔兵都飛到了空中,隨後變成一縷黑氣飛到了瘋魔將的嘴裡,場面看上去倒是十分詭異,但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瘋魔將每吞下一縷黑氣,整個人的體型便會增大一份,如果任由他吞噬下去的話鬼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所有人注意,拿出你們最強的招式,管他有沒有用,直接給我朝著瘋魔將扔,我們報仇的時候到了,上。」秦楓沖著剩下的青年才俊大喊道,這種時候雖然秦楓不知道這樣子做有沒有,但是如果什麼都不做的話才是最有問題的。

一時間各種戰技都是亂飛向了瘋魔將,雖然戰技的數量很多很雜,但是真正起到作用的卻是沒有多少,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能夠對黑氣造成影響,更多的是什麼效果也沒有起到。


「帶著這些青年才俊離遠一點,不得不說魔族的這些秘法還是很神奇的,你們小心點,待會戰鬥的餘波可能會很大,但是如果你們仔細看的話對你們以後境界的突破也是很有幫助的。」鎮魔王頭也沒回的對著秦楓他們幾個說道。

秦楓他們當然是乖乖的帶著剩下的青年才俊撤退咯,這種級別的戰鬥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插手的,但是能夠看到這種級別的戰鬥也是十分難得了,能不能從中獲得一些好處不說,至少以後吹牛都可以多個資本的。

鎮魔王見秦楓他們已經遠離了這片區域,鎮魔王取出插在深坑之中的巨劍,猛的一下子沖向了瘋魔將,手中的巨劍上靈精也是開始緩緩匯聚,很快鎮魔王便來到了瘋魔將下方。

「烈焰斬。」鎮魔王一聲低喝,手中的巨劍一個橫掃, 三千鴉殺 ,只是一劍,死在他手上的魔兵就超過了兩百頭。

「我擦,這尼瑪還是三品中等的戰技烈焰斬嗎?我看過很多人用這招,但是還是第一次看到把這招用的這麼厲害的,不虧為鎮魔王,實在是厲害,化斬為掃,減少了殺傷力但是卻提高了殺傷範圍,實在是厲害呀。」吳費華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過不得不說,剛剛那一擊確實給了秦楓很多新的想法,之前他都是一直按照戰技上教的那樣使用,現在看來完全是不用那麼死板的,轉換一下方式很可能得到不一樣的驚喜,同樣是火屬性,秦楓相信自己能夠從中學到很多。

鎮魔王的一擊破壞了瘋魔將的繼續吞噬,但是瘋魔將已經吞噬了不少的魔兵了,整個身體也是膨脹了一倍有餘,看上去實力倒是變強不少。

「鎮魔王,今天我倒要好好討教一下了。」瘋魔將頗為自信的說道,但是鎮魔王都沒有搭理他,直接起身一腳踹了過去,瘋魔將身材剛剛變大,似乎有點不適應,居然就這樣子被踹中了,像個球一樣在地上滾來滾去。

「黑暗魔能球。」瘋魔將居然滾著滾著扔出了一團黑球,鎮魔王倒是真沒怎麼注意,但是他的反應很快,直接將巨劍擋在身前,所幸成功擋下了這一招,不過整個人還是被擊退了數米。

瘋魔將見此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向著鎮魔王攻了過去,面對瘋魔將的瘋狂攻擊,鎮魔王完全採用了防守的姿態,他很清楚,既然是秘法,自然就有消失的那一刻,所以他根本沒有必要和瘋魔將硬拼,雖然形象上是有點狼狽,但是至少這樣子不會受傷。

「瘋魔將,你覺得你還能這樣子繼續攻多久呢?我怎麼覺得你的力氣越來越小了呀。」鎮魔王見瘋魔將攻擊的力道減弱了,便開口嘲諷道。

「你忘記了我們魔族還有最後一招了嗎?」瘋魔將嘴角露出一絲瘋狂,鎮魔王大驚,大喊道:「所有人退後,快。」

「自爆。」瘋魔將大喊一聲,整個身體如同氣球一般迅速膨脹,然後「嘭」的一聲,整個人化成了灰塵,但是自爆的恐怖衝擊波則是向秦楓他們席捲而來,秦楓他們雖然已經及時後撤了,但還是直接被氣lang掀飛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過秦楓卻很開心,因為他們現在終於是安全了。。。。。。

… 「我擦,還真是他娘的疼,魔族這幫傢伙怎麼連死了都不放過我們呀,簡直是陰魂不散呀,幸虧我機智,是屁股著地的,要是我臉著地的話我肯定要去找瘋魔將的本尊算賬.」吳費華一臉大義凜然的說道。

「我擦,你丫的趕緊起來呀,你坐在我身上當然可以這麼廢話呀,我丫的的比你疼多了,趕緊給我起來,要找瘋魔將的本尊現在就去,在這裡廢話算是什麼英雄呀。」陳鴻大喊道,吳費華那丫的整個人坐在他的身上,沒摔死卻差點被吳費華坐死。

「我說為什麼不怎麼疼的呢,原來下面還有個肉墊,你別激動呀,我起來就是了,至於和瘋魔將拚命這件事,我再好好想想,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急不急。」吳費華見陳鴻要發飆了趕忙從他身上爬了起來了,笑著解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