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而他的身高,更是暴漲。從一米八的個子,竟然長到了足足有五米多高。此刻的火雲哪裡還像一個人,那分明就是一個怪物。

「好厲害啊!」孫悟空看著火雲的變化,嘴緩緩地張了起來,眼睛也睜得越來越大。最後則是情不自禁地開口。

「哈哈。」火雲大聲狂笑,「猴子,你可以去死了!」

「哈哈!」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笑聲一落,孫悟空竟然也笑了,「好玩,真好玩。俺老孫也會變呢!」

聽著這話,火雲的心頭一涼,那已經變成了狼頭的臉上,出現了錯愕的表情。這一瞬間,他感覺不妙了。

「我也變!」孫悟空把金箍往地上一杵,開口輕喝。吼聲一落,竟然只見到孫悟空的身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長高。他的身軀也跟著一起變得更粗。

「滋啦,滋啦!」他身上的衣物傳出了一陣無力的呻吟,輕而易舉地就被撕破了。身上的毛髮越來越長,肌肉也越鼓越大,他的樣子,也跟著一起變了。

到了最後,孫悟空哪裡還像是一隻猴子,分明是一隻人猿。而他的高度,比起火雲竟然還高了那麼半米多的樣子。此刻的孫悟空,已然化成了一隻史前巨猿!

火雲呆住了,他抬著頭獃獃地看著巨猿那似笑非笑的臉,臉上的表情已經徹底的凝固住了。他整個人都如同石化了一般,一動不動。

而他的腦子裡面,則已經變得一片空白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現在在想些什麼,或者說現在他應該去想些什麼。

這樣的情況,他炎未遇到過。那隻怪怪的猴子,到底是有多麼的變態? 老頭兒帶着衆人繞了兩條街,然後停在了一個名爲『四海樓』的樓前停了下來。

旅店並不是很大,造型是屬於那種古老的三角房,一共有三層,可第三層並不能住人,只能當倉庫使用。

“就是這裏了!”老頭說着就帶着着安商幾人走了進去。

用來招待客人的廳堂很大,比**亞小鎮的勇者招募館一層還要大上幾圈,幾十個人走進店內,絲毫不覺得擁擠。

店內還有少人在吃飯,也有坐在一起閒聊的。

左手邊前臺,前臺處站着一個女人,大概有二十八歲左右的樣子,而且相貌極佳。

女子穿着類似於旗袍的工作勁裝,那圓潤雪白的長腿,和半露着的酥胸,讓不少男人包括風瀾都看直了眼。

炎雪兒瞥了一眼都快流口水的風瀾,狠狠地對着他腳上踢了一下。

風瀾強忍着不叫出來,而且一臉疑惑的看着炎雪兒。炎雪兒哼了一聲,把頭扭到了一邊。

“荀爺爺,你又幫我去招呼客人了?”女人跑了過來,語氣中竟有些埋怨的意思,不過聰明人都可以聽出來,她也是覺得已經年邁的老頭子,不應該再來幹這種費心費力的工作。

狼性索愛:帝少的契約新娘 是啊,我這不也閒着沒事嘛!不過主要也是想來看看你!”老頭打量着女人,和藹地笑道。

“最近好像瘦了?”

“那有啊?我還覺得自己又胖了呢!”老闆娘又看了看安商等人,面露微笑,她對着衆人說:“各位是跑商的吧?”

“嗯!我們想在此留宿幾天!”安商迴應。

“我們這裏空房間還挺多的,好像還有四十間左右吧,你們這些人應該住的下!”老闆娘又招呼道:“小四!”

“來啦!”一個臉上帶着笑容的瘦弱中年人跑了過來。

“你先去幫他們把馬和貨物安頓好!”

“好的媽媽桑!”

男子又走到店門口,和王富貴等人把馬和貨物往馬廄里拉去。

“大家也都先做坐吧,我們先去爲你們清潔一下房間!” 薄少的前妻

“不用麻煩了,我們都是一羣粗人!她們三位女子,一會兒自己去收拾就好!”安商說。

“啊?!那也行!”女人還挺驚訝,畢竟這麼多房間打掃起來也很麻煩。

她又介紹說“房間在二樓和對面,你們可以自己挑選,門上綠色靈晶都是沒人居住的。”

“嗯!我們準備在此留下三日,還請媽媽桑計算一下房費。”

“嗯……”女子想了一下,她說:“既然你們都是荀爺爺帶過來的,那我就給你們按最低價吧。”

“就按照四十間房間計算,每間房間一天收你們三十銀幣,怎麼樣?”

“那就多謝媽媽桑了!”安商拱手謝道。

這個是價格可謂是相當便宜了,安商計算了一下這三天的房費,直接就給了女人三十六枚金幣。

女子接過金幣,她笑着說:“如你們所見,我們這裏也是提供餐飲的,如果你們需要可以隨時吩咐”

“當然了,我們街上也有很多誘人的小吃,這一路的勞累,大家這幾天可以盡情的去放鬆一下!”

安商點了點頭,說“嗯,到時候就麻煩你們了!”


他又轉頭對衆人吩咐道:“大家先去整理一下自己的房間吧!”

衆人一鬨而散,關係好的兩個人走在一起,開始挑選屬於他們的房間。

她們三名女人不用說,肯定是一人一間。

安商對着尋巖點了點頭,意思就是說要和他湊在一起。尋巖也點了點頭回應,然後便轉身離去去挑選房間了。

許顏良與衆多小弟,和商隊的隊員,轉眼間就把樓上的房間佔的差不多了。

風瀾等人也只好走出旅店,向馬路對面走去,這裏類似於民居樓,兩層的。也就是說,一個房子裏可以住四個人。

衆人剛轉身,就聽到許顏良在身後叫到。

“炎雪兒!”

衆人回頭,就看到許顏良等人正興沖沖的跑了下來,直奔炎雪兒而去。

“炎雪兒,我爲你挑選了一間上好的房間,那裏不但可以看到小鎮的河流,還可以看到遠處的麥田,風景很是優美!”

“而且通風也好,陽光照射也足夠充足。來,我帶你去看一下!”

“不用了,你自己住吧!”炎雪兒淡淡迴應。

許顏良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他在腦海裏幻想出來的結果不是這樣的。像以前那樣,炎雪兒肯定會接受他的好意,而且還會給予誇讚。

他早就摸透了炎雪兒的性子,在她生氣的時候像條狗一樣搖着尾巴,不甘的時候,只需要用點激將法。

他甚至覺得自己可以掌握炎雪兒的選擇,以後更可以掌控整個陽炎紈世。

炎雪兒偷跑出來跟他脫不了關係,也可以說就是他促成的,他經常時不時的再炎雪兒面前提起別的地域美麗風情,甚至在炎雪兒偷跑出城的時候,他就躲在炎雪兒身後的一個巷子裏。

而且他還謊稱炎雪兒正在閉關,正準備突破一階魔法師。他這麼做沒有別的原因,就是想點燃引火線,讓他可以和炎雪兒定下婚約。

他的計劃明明如此完美,而現在卻改變了。

大秘書

“可那是我親自爲你挑選的,我怎麼能住呢?”許顏良不甘心。

小弟們也開始幫他說話。

“是啊大小姐,這也是良帥的好心啊!”

“這一路顛婆,良帥也已經很疲勞了,可他爲了能讓您有個舒適的休息地方,十分認真的一間間給你挑選的,您就別推辭了!”

“是啊!是啊!”

“…………”

“我說了不需要就不需要!房間我自己會選,你們實在不想住就給子安吧!”炎雪兒聲音凌厲,且顯得十分不耐煩。

“好啊!”散遂亦突然蹦了出來,滿臉的開心之色。

“gun!”風瀾一把將散遂亦推開,說真的,他想一腳踹上去,他長這麼大還第一次見主動接鍋的,你上輩子是米飯嗎?欠炒? 以往,火雲不是沒有碰到過會變化的獸人。不,應該說他所捕殺的每一名獸人,在最後臨死反撲之際都會變化,以生命的代價喚回先祖的能力。每一名體內有遠祖之血的真正獸人幾乎都會這一招。

可是,他卻從來都沒有碰到過這樣的事情。那些獸人臨死反撲而變成的魔獸,毫無人性可言。彷彿他們真的就是魔獸一般。而能力的提升,說實在是在火雲看來也並不是一個誇張程度。雖然會很可怕,可是做為聖地中走出來人傑,對付起來還是沒有問題。

像如今這般詭異的情況,他當真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

先不說那毛猴變身為巨猿之後,實力到底是提升到了一種何等誇張的地步。單單隻是它臉上的表情,就真是讓火雲愣住了。

這巨猿的嘴角向上挑著一個十分怪異的弧度,那弧度讓這巨猿看上去似笑非笑,同時又有一絲嘲笑的意味。

這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那猴子變身為巨猿之後,還保留著神志。他並沒有跟火雲以前碰到的那些獸人一樣,變身之後會完全瘋掉。

之前胡無雙變成為九尾天狐與郎泰輝變成的銀色魔狼,也毫無神智可言。而它們之所以沒有一開始就大開殺戒,完全是因為它們聞到了天敵的氣味。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如果不是胡高的突然出現,那銀色魔狼在殺了九尾天狐之後,便會毫不猶豫地將它看到的所有生命盡數撲殺。

而這巨猿卻並不如此,他那雙巨大的獸眼之中,分明還閃現著智慧的光芒。

至於此刻這巨猿的實力,火雲根本就不想提到這一點。如果可以,他甚至是後悔自己能夠感受到從眼前這巨猿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


那一是股王者之氣,君臨天下,萬人臣服。火雲受那氣息影響,直想要立刻跪下去對這巨猿俯首稱臣。彷彿這巨猿,便是真正的萬獸之王。

而他的實力呢?

這麼說吧,隨著那巨猿的呼吸而從他的鼻子裡面傳出來的空氣,噴到火雲的臉上,便已經讓他覺得有無數柄利刃從他的臉上刮過一般,疼痛難忍。

他甚至一點都不懷疑,如果這巨猿一不小心打一個噴嚏的,他便會被吹飛出去。

此時此刻,除了獃獃地看著這巨猿,火雲真是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幹些什麼。

「你似乎沒有后招了呢?」渾厚的聲音從這巨猿喉嚨裡面傳了出來。

如果說火雲之前還抱有一絲幻想,幻想他的眼睛出現了幻覺,這巨猿還是沒有任何的神智。幻想著他會聞到其他比自己更加危險的氣息,從而不再理睬自己。

而現在這巨猿的一句話則將他那可憐的幻想盡數打破。此時火雲的身體一抖,差一點就倒了下去。他這猙獰駭的身體之中,已經只剩下了無盡的驚恐。

「我也不想再玩了呢。」隨即,孫悟空的聲音再度傳了出來。而這個時候,它將那巨大無比的手伸了出來。


火雲隨著他的動作轉頭看去,狼眼之中駭然的光芒一閃。他看到那巨手握住了一根巨大的棍棒。

此時此刻,巨猿與巨棒的組合所帶來的視覺震憾感實在是太過巨大了。火雲彷彿覺得自己是回到了那傳說中的史前時代。那是一個巨獸遍地可見的時代,他這般大小在那個時代弱小無比,毫無存在感可言。

「呵呵!」一聲憨厚的笑聲傳出,火雲卻只覺得這聲音比死神尖銳的笑聲更加的刺耳,更加的可怕。

他獃獃地看著這巨猿將那巨棒握住,然後慢慢地耍了起來。自始至終,他只是獃獃地看著這一切而已。


「看俺老孫這巨大版的瘋魔棍法!」

巨棒被快速地舞動了起來,可是火雲還是動也沒有動。不是他有著絕對的自信,而是恰恰想法,他現在連一點反抗的想法都沒有。明明還沒有試過,可是火雲卻已經明白,再強烈的反抗所帶來的結果也只有一個。他必死無疑!

呼呼的風聲突然傳了出來,孫悟空所化的巨大魔猿毫無章法地快速揮舞著那巨大的金箍棒。天地之間風沙走石。一股股龍捲風隨著那棍棒的舞動不斷的出現。

在這颶風之下,地面上的胡家之人與郎家之人沒有一個可以站得穩得。甚至有些實力弱小的凝影武者已經被那些颶風給吹到了半空中,半天也沒有落到地上。

「嘭嘭嘭!」一聲聲驚天動地的響聲傳了出來。金箍棒終於砸到了火雲那巨大化的怪物身上。

就如同是雷神顯現,在不斷地敲擊著手裡的雷電神錘。又如同天神出征,神兵正在奮力的敲打著出征的戰鼓。

總之,這一陣了巨大的聲音讓所有的人腦子一陣發暈,感覺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甚至連他們的心臟也不由自主地跟著那一聲聲巨響,十分有規律,又無比強烈地跳動著。

火雲根本就沒有還手,甚至連元力都沒有運轉,他已經徹底地放棄了。

而那巨猿手中的巨棒所舞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聲勢越來越大,其中的力道自然也越來越大。

就只見到火雲起先只是被那巨棒砸得不斷地顫抖,而到了現在。他那巨大無比的身軀已經被巨猿掃在了半空中,不斷地被金箍棒所敲擊著,連落地的機會都沒有。

漸漸的,鮮血從他的嘴裡留了出來,隨即又從他的身上冒了出來。他的內臟已經盡數被擊碎。他的肉身也已經快要破碎了。一道道裂痕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體之上。如果再被這麼打下去,他定然會被打成肉沫。

孫悟空好像是不喜歡這樣的情況產生,眼看火雲的肉身即將要破滅了。他的的眉頭一皺,露出了一副不耐煩的神色。「玩夠了,你走吧!」

話語一落,孫悟空收回了金箍棒,雙手握著反舉在自己的腦後。

沒有了金箍棒的棍勢,火雲懸在半空中的身體也終於要落下去了。可是下墜的勢道還只是剛剛出現,孫悟空反舉的金箍棒就狠狠地揮了出去。

那姿勢如果被胡高看到,他肯定會十分的驚訝。孫悟空揮棒的姿勢,那就是一個十分標準的棒球手揮擊朝他扔來的棒球的姿勢啊。

「嘭!」地一聲,金箍棒揮在了火雲的身上。那火雲當真是變成了棒球一樣,被擊飛了出去。

本壘打!

一眨眼的時間,火雲的身體就已經被砸飛得再也看不見了,被孫悟空一棒揮得消失在了天邊。

他的生命也徹底走到了盡頭了,在被孫悟空一棒擊飛出去之前,他的眼睛裡面也已經沒有任何生氣可言了。

化形境的高手,而且還是出自於五大聖地之中的天才。在爆元境的孫悟空面前,從一開始到結束,竟然是沒有任何還手的能力。

火雲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對孫悟空沒有任何的作用。而反觀孫悟空,他的臉上一直掛著一副輕鬆的表情。這一架,他就好像是在玩一樣。

他還有多少餘力,沒有一個人能夠看出來。

地面上的胡家族人與郎家族人,此時都一臉震驚地看著孫悟空。之前他們都還能夠把注意放到自己的敵人身上。

可是當火雲與孫悟空齊齊變化之後,他們的氣機就全都被兩者吸引,一個個只能夠看著他們。

看到孫悟空像是虐孫子一樣把火雲給虐了一頓,所有的人心中都咯噔一跳。知道獸人內幕的人更是在心裡齊齊反問,為何同樣是獸人,這猴子怎麼會如此的厲害?竟然可以以爆元境完虐化形境的強者。

難不成這才是獸人真正的形態?這真是獸人真正的實力?

天空之上的殷家族人也一直關注著這一場戰鬥。他們都是爆元境的強者,可是此時他們跟胡家還有郎家的人沒有任何區別,也都只是愣愣地看著那如同天地一般大小的巨猿,沒有任何動作。

而當火雲被孫悟空一棍擊飛出去之後。殷峰的眉頭挑了一挑,忍不住抬手在自己的鼻子上摸了摸,臉上的神色既是高興,又是尷尬。

「齊家竟然有這麼一個老祖宗,真是不得了呢!」說著,他又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臉上的表情又變成了一副玩味的神色,「不知道祖地內的那一副壁畫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們家的老祖宗只怕不比這猴子弱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