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而且,長城軍團的將校骨幹們,也沒去旁的地方,都去了藍田大營。

說起來,嶽將軍也是從咱們長城軍團出去的人。

等什麼時候他閒了,咱們還要多上門走動走動纔是。”

一行人一邊往外走,一邊謀劃着。

方衝口中的“吳世兄”,正是徵北大將軍吳天家長子吳峯。

其姊,便是宮中吳貴妃。

也正因如此,待方南天出了“意外”後,在吳峯心裏,長城軍團就是吳家囊中之物。

而曾經對吳家有恩的方家,成了過去式。

若非風雲突變,偌大個長城軍團,十萬兵馬被榮國一脈無恥瓜分。

吳峯是絕沒有興趣,和一羣落魄過氣的衙內聚會的。

此刻聽方衝這般說,吳峯面色登時鐵青。

嶽鍾琪雖出自長城軍團,可卻是方南天的嫡系。

當初地位甚至還在吳天家之上。

若非如此,也不會被當成利器,調往黃沙軍團當副統帥,希冀在黃沙軍團中紮下一根釘子。

他做的也相當不錯,戰功和心性都是一等一的傑出

當初要不是賈環用太上皇御命金牌強行拿下嶽鍾琪,西域大功就會被他摘取。

秦樑不能戴罪立功,將功贖罪,那黃沙軍團是否姓秦,還真不好說……

縱然被賈環壞了好事,可嶽鍾琪如今依舊躋身於大秦八大軍團長之一,深得隆正帝信任。

又豈是吳天家這個即將被架空的空架子可相比?

最關鍵的是,嶽鍾琪會給方衝這個舊主遺子幾分顏面和尊重,卻不會給吳峯什麼好臉色。

吳峯臉色陰沉,惡狠狠的道:“這嶽鍾琪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如今投靠了……正風光得意,他還記得自己什麼出身?

他還將長城軍團的兩大都指揮使、二十個直接帶兵的營指揮使全部挖空!

此子最是狼子野心,白眼狼!

等我吳家緩過這陣來,早晚與他清算!”

方沖和傅安、葉楚聞言,都抽了抽嘴角。

就憑吳家那兩招散手,居然還想清算嶽鍾琪?

別說淺陋粗鄙的吳峯,就是吳天家親自上陣,都接不下嶽鍾琪一招。

以嶽鍾琪的聖眷,宮裏一個吳貴妃的分量,還是抵不過的。

再聽吳峯大言不慚的侮辱嶽鍾琪白眼狼,方衝這般城府極深的人,都不願再搭理他。

若不是當初方南天的提攜,吳天家能有今天?

莫說長城軍團軍團長之位,連宮裏的貴妃,都沒吳家的份。

吳峯竟還有臉提白眼狼!

葉楚陰沉着臉,淡漠道:“如今不是想着算嶽鍾琪後賬的時候,現在想的是……該怎麼對付賈環那一夥子!

要不是賈環在其中作梗,勾三搭四的陰謀謀劃,牛繼宗秦樑他們也不會這般大膽瓜分長城軍團。

我聽說,明兒起,牛奔、溫博、秦風、諸葛道他們那一夥子人,就要去外面帶兵了。

都是將門出身,大家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他們在外面帶上幾年兵,手裏有了嫡系盤子,再加上各自的背景,都中的扶持。

用不了三五年,他們就能發展起來。

別看現在他們出去只能帶個一兩千人,等三五年後,他們就能帶一兩萬人!”

聽到這個數字,衆人都不由皺了皺眉頭。

他們如今,或爲宮中城門守將,或爲京營校尉,手下最多幾百兵馬。

可都中的兵馬,如何能與九邊鏖戰老兵相比?

他們再當三五年的城門守將,縱然名分會升一些,可麾下兵馬還是幾百人。

然而同輩的牛奔等人,卻能拉起一兩萬的大軍!

差距便徹底拉開了……

在軍中,一步差,便是步步差。

更何況,一二萬人,和一二百人的差距,遠不是一步差那麼簡單。

念及此,連吳峯都沒了和方衝別矛頭,爭老大的心思了。

一行人站在西市街道上,也不急着上馬,只是皺着眉頭不言語。

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羣,來來往往,或有人留意到這一幕,但也沒什麼人關心。

神京城太大,人口太多,什麼樣的人沒有?

方衝等人又都穿着常服,一個個陰沉着臉,不怎麼出彩。

甚至還有人,覺得他們挺晦氣,自覺的離遠一些……

看到這一幕,方衝等人愈發皺緊眉頭。

吳峯心中都中第一衙內的美夢破碎,再被今日之事一激,愈發的一臉陰狠怨毒,有些氣急敗壞道:“他們還想帶一兩萬兵,做他們的春秋大夢吧!”

傅安奇道:“吳世兄莫非有什麼神機妙計?”

吳峯臉色愈發陰狠,陰森笑道:“榮國那窩子的人真是太目中無人了,將我家長城軍團瓜分大半不說,還將那麼多各家子侄打發過去,鳩佔鵲巢。

可他們忘了,長城軍團的徵北大將軍,仍是家父!

有這個名義,家父就能頒佈作戰調動命令。

諸位怕是不知道,九邊之地爲何會養那麼些兵?

那是因爲邊疆總有戰事!

雖沒有十萬級大軍團規模作戰,但百十人,千把人,甚至是幾千人的作戰,卻並不稀罕。

蒙古人都是喂不飽的狼崽子,時不時要炸刺跳一跳。

厄羅斯人更是狼子野心之輩!冒犯大秦邊疆的事,隔三差五就有。

他們以爲北疆塞外是個鍍金的好地方,卻不知,金身不是那麼好鍍的!

只要我爹將他們正常調去作戰,他們就有可能全軍覆沒!

莫非,牛繼宗等人還能怪我爹給他們兒子出頭立功的機會?

哈哈!

等這些門第的子弟死光死絕了,我看他們怎麼帶一二萬大軍,怎麼壓我一頭!!”

方衝等人聽的毛骨悚然,遍體生寒,即使知道情況肯定沒吳峯算計的這麼簡單,可依舊覺得可怖,解恨……

只是,他們聽的過癮,吳峯講的更身心愉悅,卻沒有看到,街道拐角處,一架並不奢華的馬車,在數十輕騎的護衛下,緩緩駛來。

馬車車轅上,豎着一面黑雲旗,迎着秋風輕舞。

車廂內,原本倚靠在車壁閉目養神的少年,卻忽地睜開雙眼。

眸光似血!

……

ps:第二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神京西城,懷德坊,鎮國公府。

鎮威堂。

這些年,牛奔用他的武功以及戰功,奠定了他在鎮國公府獨一無二承爵人的身份。

兵部武選司軍功簿上,牛奔的戰功甚至已經不遜於牛繼宗。

這也意味着,未來只要他承爵,起步就是一等伯的高位。

只憑此,整個灞上大營體系的武勳大將,就無不承認他這個少主的地位。

不似鎮海侯府施家,施家除卻施世綸外,子孫無人從武,也就沒人能接手南海水師軍團長的位置。

強行推自家子弟上位,別說朝廷不許,連鎮海侯一系的武勳大將們,都不會臣服。

從這一點來說,牛奔可用極其出色來形容。

所以今日來鎮國公府,爲牛奔送行的,除了牛家各方的族人外,還有灞上大營一些中堅將校。

合起來,鎮威堂內足足坐了六七十人。

而且這些人,還多是長輩,此刻卻只能坐在這裏,等着正主出現。

好些急性的人,不時擡眼去看坐在正座上的牛繼宗,似想讓他打發人催一催。

可牛繼宗卻是恍若未覺,自顧自的喝茶,話都不說一句。

徒之奈何……

一直過了晌午,有些飯量大的人,早上來的匆忙又沒吃多少東西,此刻甚至在肚子中打起鼓來。

威嚴的鎮威堂上,氣氛有些尷尬怪異……

這種氣氛一直持續到半下午時,焦急候在門房處等的老管家,才終於迎上了牛奔。

老管家甚至顧不得讓牛奔先去洗漱更衣,就急匆匆拉着他進了鎮威堂。

還不忘派人往裏頭給郭氏送信,唯恐牛繼宗發作起來,當場揭了牛奔的好皮!

若在往日裏,讓家裏長輩這般等一天,牛奔自己都要怕個半死。

但今日,他只是面色木然的隨老管家進了鎮威堂……

“奔哥兒回來了!”

有同輩的堂兄弟眼尖,隔着十幾丈遠,就看到了牛奔的身影,歡喜叫道。

其他人也紛紛看過來。

不管心裏有多不滿,這時候,臉上都帶起了笑容。

重生之再開始 牛奔進門後,身上酒氣味衝的一些人掩了掩鼻子。

他自己卻渾然不覺,對牛繼宗行了禮後,喚了聲:“爹。”

門口處的老管家擔憂的看向面無表情的牛繼宗,唯恐發作。

卻不想,牛繼宗只是輕輕點了點頭,應了聲。

老管家見狀,心裏海松了口氣……

倒是一旁處,一個眉眼長的和牛繼宗有些相像,但身材單薄許多的中年人,面色不渝道:“奔哥兒,你如今愈發出息了,讓滿堂的長輩都等着你?

還有,看看你這身模樣,滿身酒氣,衣衫不整,面上也亂七八糟的,成何體統?

你需記得,在外面要維護好我鎮國公府的體面!”

老管家見之,面色一黑。

此人是牛繼宗胞弟,名喚牛震。

看起來和牛繼宗有三分相像,亦是濃眉大眼。

只是面色有些青白髮虛……

此刻雖是一臉威嚴,但實際上,都中將門誰不知此人就是個浪蕩公子哥兒。

只因,比牛繼宗小十來歲,出生後沒一年國公夫人就去了。

沒二年,國公爺也戰歿在沙場了。

所以,牛震是牛繼宗一手帶大的,兄弟相依爲命,難免寵溺幾分。

後來牛繼宗又常年在九邊隨軍作戰,直到牛震二十來歲了纔回到都中。

這個時候,牛震已經徹底長歪了……

大錯犯不上,但吊兒郎當的歪心思不少。

這麼一個大人,還和親侄兒牛奔不大對付。

也不知道他心裏是不是有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老管家心裏暗自揣摩着。

兄終弟及這種事,在公候門第裏,簡直算不得新鮮事……

當然,這種想法,應該只有牛震自己纔敢想。

他自我感覺太過良好……

牛奔念在牛震爲牛繼宗親弟,且志大才疏毫無威脅的份上,總讓他三分,不予理會。

再者今日畢竟是他自己理虧,所以牛奔微微躬身道:“二叔教訓的是,是侄兒的不該。”

牛震聞言得意,還想再說什麼,卻聽牛繼宗沉聲道:“都入席吧。”

牛震面色一滯,悄悄看了面無表情的牛繼宗一眼後,不敢再多言。

武勳將門,用餐也如軍營。

不過今日畢竟是送別宴,氣氛沒那麼肅穆。

有人大碗喝酒,有人大塊吃肉。

當然,珍饈佳餚也不會缺少。

其間,灞上大營出身的一些勳貴大將,簡單的說了些送別話。

繼而就將話題轉到如何帶兵打仗上面。

都是極好的經驗之談,別說牛奔傾耳恭聽,有時連牛繼宗都讚許的點點頭,附和兩句。

只是這些經驗對牛繼宗、牛奔及灞上大營的將校而言,都是金玉良言,好似後世遊戲的通關攻略一般。

可對牛震而言,卻無趣之極。

挑了個話語間歇的空檔,他忽然問道:“奔哥兒,聽說賈環今兒在六和酒樓拍他那個玻璃方子。拍的怎麼樣啊?”

此言一出,鎮威堂上忽地一靜。

大部分人都露出了好奇之色。

賈環在都中向來有小財神的美名,點石成金的本事,不止文官羨慕,武勳將門也一樣驚豔嚮往。

誰會不喜歡銀子?

連牛繼宗都露出關心之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