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而且,而且……她而小性子不講理的時候,好可愛!

「我真是賤得夠可以了,她這樣的跟我耍小性子,反而更加的喜歡她!」

維爾斯怕又要被她迷惑,他把自己的亂七八糟的想法從腦子裡拋出,盡量的不去看柏麗盈盈欲水的雙眼。眼觀鼻,鼻觀心,片刻即進入了冥想。

這次的冥想與以往的一次不同,維爾斯進入了中級魔法師的境界,那微弱的精神力已經有所增長。他覺得自己似乎也可以進入自己的精神之海了,這便是桃樂絲曾經跟他說過的境界。

整個世界全是金色的海洋,他興奮得很!

維爾斯興奮得很,剛要沉入精神之海,耳朵旁邊傳來柏麗一陣飄渺的聲音:「維爾斯,我們**吧!」

「噗!」

維爾斯保持著半天的物我兩忘境界,被柏麗一句話就給擊得粉碎。那金色的天空慢慢出現了裂縫,裂縫的後面正是笑望著自己的柏麗。面前的柏麗柔柔的看著自己,只是維爾斯卻絲毫的不感覺到氣餒。剛才的一會的冥想竟然讓他的精神力上升了一個小小的台階,而且也現了柏麗屋子中一個特別的東西。

他一把掀開柏麗的被子,柏麗驚呼一聲,蜷縮起身子。繼而格格的笑了起來,維爾斯眼神頓時被柏麗吸引住了。她全身只穿著睡衣,由於她瘦了許多,那本來合身的睡衣變得空空蕩蕩的。在胸口的部分卻又緊繃了起來,柏麗的**一直是不小的,維爾斯曾經拿她的與絲卡維拉做了一番比較。柏麗竟然絲毫的不落下風!

維爾斯幾下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上床抱住了柏麗。兩個人緊緊的相擁,雖然才幾個月未見,卻好像過了千百年一年,那思念的感覺不可抑制的爆出來。

「糟了!」維爾斯驚叫道!

「你的室友要是回來怎麼辦?我們不是被現了?」維爾斯看著另外一張空蕩蕩的床問道!

柏麗嘻嘻笑道:「不要緊啦!那是瑪麗婭,就算她回來也不要緊。我跟她說過,只要你來的話,她今天晚上就不回來了。她在外面也可以住的!」

後顧既然已經消失,維爾斯便再無忌憚,剛才被柏麗挑起來的火便全向柏麗了出來。反正柏麗只是一件睡衣,他把柏麗按在身下,柏麗驚叫道:「你要幹什麼?」

維爾斯獰笑著道:「那還用問?」

兩個人笑著扭打在了一起……

※※※※※※※※※※※※※※※絲卡維拉嘆了口氣,站起了身子,那無限美女的身材依然被一襲白袍掩飾住了。而這件白袍已經破破爛爛的,涼風從衣服的縫隙里穿了進來,她皺眉低頭一看,一把將那袍子扯碎。

一具堪稱造物神的最完美傑作的身體露了出來,絲卡維拉在鏡子里照了一下。頗為自戀的扭著身子,那柔軟的腰枝依然如小姑娘彈性十足。

她的表情忽然就冷了下來,伸出手來,一件嶄新的白色袍子出現在了手裡。

「那個小傢伙竟然還在亞迪斯,也好!省去了我不少麻煩。嗯!」

衣袂飄動,佳人已去,只留下一襲芳香! 維爾斯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柏麗把頭枕到他的肩膀上,臉上的紅潮還沒有退卻。她伸出一隻手在維爾斯的胸膛上滑著圈,抓住維爾斯的小小突起,然後兩隻手指輕輕夾住。拽了起來,然後又鬆開。就好像,就好像維爾斯對她做得那樣。

奇怪的是現在維爾斯快變成一根軟軟的麵條了,她卻越來越精神。甚至她惡作劇一樣的把另一隻手下移,握住了維爾斯作惡的東西。然後爬了上來趴到維爾斯的身上,把胸脯貼到維爾斯的臉上。

「柏麗!」維爾斯自然知道柏麗想幹什麼,他苦笑著說:「你便饒了我好不好,下次,下次一定補上。」

「那麼怎麼行,下次還有下次的。我要把這幾個月的補上。」然後她臉自己的臉輕輕蹭著維爾斯的臉。

「對了,我想起來了。你怎麼才來?瑪麗婭早就去找你了,可是我等了半天你都沒有到!害我以為自己就要死了!」柏麗又目灼灼的盯著維爾斯,只是維爾斯一個回答得不如她意。那就……那就……算了,那也得饒了他!

「我……我實在不是不想來。我……哈哈……我找不到這裡的路!」維爾斯不好意思的說。

維爾斯知道今天透支得厲害,如果不是那天海倫的話,今天肯定會神勇一些。可是現在已經不行了,不過他的身體在柏麗的作弄之下,仍然有了些許的反應。

他身體一顫,想起好久沒有到桃樂絲那裡去,想到桃樂絲手中的尺。他馬上就想翻身坐起,不過柏麗在上面,他用力卻沒有起來。

柏麗笑得眼睛眯成了一團,她輕輕的在維爾斯臉上親了一口:「你又想了,我們來吧!」

維爾斯被弄得哭笑不得,他抱著柏麗柔弱的身子,溫柔的說:「我只是想起來還有一個人在等著我!」

「誰?」柏麗立刻就警惕了起來:「原來你留著力氣,卻是想對付別的女人。不行!」她的俏臉現出一片堅決之色,「我就是想榨**,然後你就不能與別的女人一起了!」

她說到做坐到,立刻把被子掀開,然後對著維爾斯坐了下去。

「啊!」維爾斯被弄得嘆息了一聲,趕緊的說:「你想錯了,我只是要學習魔法,如果我的魔法水平夠高的。我就不在納米亞王國呆下去了,我們結婚後天天這樣。然後生幾個孩子。我想你做一個家庭主婦系著圍裙的樣子一定很美!」

「不行,我現在就要生。你剛剛可答應我了。」柏麗臂部用力,漲紅了俏臉,維爾斯被弄得心神不寧。


「好吧!死就死了,那裡我不去了,我就陪著你吧。」

維爾斯伸出雙手握住柏麗胸口的柔軟之處,柏麗星眸微閉,已經叫了出聲。維爾斯用力一掀腰部,把柏麗掀了下來。


柏麗伏在維爾斯的身上,輕輕道:「今晚你就在這裡吧!」


「什麼?」維爾斯嚇了一跳,這裡可是男性學員的禁地,一隻公的蒼蠅都會被打死的。開玩笑,如果自己留在這裡那不是找死一樣嗎?

柏麗輕皺著鼻子,撅起小嘴:「你不愛我……」

「好吧!我投降了!」

※※※※※※※※※※※※※※※※「什麼?」伊凡手中拿著一張紙箋,他的眉頭微微翹起。

繼位初期,很多人懷疑伊凡做皇位繼承人的時候太多柔和了,對於他的政治天賦表示現懷疑的態度。而伊凡繼任初期也確實是比較柔和,不過地位穩固之後他就漸漸露出了一國王者的決斷。幾個懷疑他的決定的大臣被他以各種理由給打到偏遠的地方去了!

而艾德萊曼這個人更是奇怪,對於伊凡的每一個決定他都是雙手贊成。而帝都的很多政客都懷疑,是不是艾德萊曼與伊凡達成了某種協議。

對於艾德萊曼的舉動,伊凡當然求之不得,他幾個針對艾德萊曼的舉動,都悄悄的壓了下來。

因為這些舉動一旦實施的話,可能會對現在穩定的局勢造成一些振蕩。伊凡現在需要的是穩定,是政績,用這些來扇那些質疑的人一個狠狠的嘴巴。

伊凡英俊的面目有些興奮的樣子,當皇帝的這些時間以來。他的柔和的樣子漸漸斂去,就生出了幾分本該為帝王所有的威嚴來。

「維爾斯竟然和凱瑟琳有些曖昧的關係?嗯……」他輕拄著下巴,「這也難怪,凱瑟琳畢竟也到了嫁人的年紀。她從來也沒有對哪個男人有好好臉色,一心一意的服侍維爾斯這麼多年。說他們沒有感情,也不太可能!也許這倒是一個好消息,如果把這件消息散布出來的話,那麼凱瑟琳和維爾斯的名聲肯定就有所影響的。」

希克爾看著伊凡春風得意的樣子,不那眉頭不由得就皺了起來。本來伊凡沒有登上皇位的時候對自己是言聽計從的,可是現在他做了皇帝,自己自然是高興的。可是伊凡……唉!伊凡這個人聰明是有的!大局觀也是有的!可是說到做為政客的陰沉和偽裝嘛!與艾德萊曼就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伊凡!我要告訴你的是,維爾斯這個小孩子,他根本就沒有勢力。你根本就不用去關心他!別說他根本就什麼也不是,就算他堪比韋斯利或者巴金斯皇帝那樣的梟雄蓋世,只要軍隊和政權在我們手中,我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希克爾看了看伊凡不屑的樣子,心裡嘆息著,只怕這些話伊凡又沒有聽進去。

「我想說的是,艾德萊曼這個老傢伙。他從政這麼多年,深不可測啊!還有的就是你不要以為凱瑟琳是什麼簡單的人物。當時索菲亞在多少難伺候的一個人,你應該知道吧!她在世的時候幾乎把她當做了親生女兒一樣的對待,這說明她的心機很深。現在她雖然沒有什麼權勢,可是你要知道她可是與你最大的威脅——維爾斯在一起啊!她的背後是誰,到現在我都沒有一點頭緒,唉!她前一段回來帝都呆了近一個月,可是在我的監視之下她什麼都沒有做,就又回到亞迪斯了!」

希克爾盯著伊凡的雙目,只希望伊凡可以恢復當年的那個皇子的樣子。不過他注意要失望了!

「父親,你太多慮了。艾德萊曼現在只會做一個跟屁蟲,現在帝都有什麼決定,他都第一個跟我彙報。我們私底下也聊過許多次,他對我的忠心那是毋庸置疑的。我知道他從政這麼多年,以前也在帝都有很高的威望,不過從政的年頭越多,也就越害怕吧!就像父親你,當年你是何等的威風,現在卻對艾德萊曼怕成了這幅樣子!他的地位,他的名聲,都是來之不易的。這些是我給他的,我隨時都可以收回!」

希克爾站起身來還要再說,可是伊凡手一揮已經打斷了他的話!

「父親,我想告訴你一句。現在我才是納米亞王國的皇帝,不是你!我的決定不會有什麼錯誤,艾德萊曼的所有東西我可以一句話就收回。也包括你的!」

希克爾氣得直哆嗦,可是他心中明白,現在伊凡的地位漸漸穩固。包括影弓手在內的勢力已經都掌握在他的手中,甚至這段時間凱瑟琳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幾名地位甚高的宮廷魔法師也被二人給收買了。表面上看來,確實已經可以高枕無憂了!

軍隊在手中,魔法工會不會管這些事情,光明教會向來以不理世欲政權標謗,那麼這整個帝國確實可以說已經被伊凡牢牢的給控制住了。

伊凡哈哈大笑,這權力在手的滋味果然美妙。他邁著有力的步子,旁邊的侍從緊緊跟上攙扶,伊凡意氣風的離開了這裡。

「這個孽子!」

希克爾沖著伊凡的背影狠狠的罵了一句:「艾德萊曼的地位與權力是你給的?可是你別忘了,你能得到今天的皇位都是誰給你的?是我!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我要讓你知道,這帝國的真正主宰是誰?」

末了他狠狠的踢了那大理石的屏風一腳,只是他犯了和那時的伊凡一樣的錯誤。那是大理石啊!比人的腳還是堅硬得多的!

希克爾瘸著腿,一步一顫的離開了皇帝的書房。他臉上陰沉的表情卻被一雙眼睛捕捉到了,一名侍從轉身離去!

艾德萊曼美滋滋的看著手裡的香茗,輕輕的抿了一口,然後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沒事喝喝茶,養養花,栽栽草。其實我爭執了一輩子的權力,到老了才現:沒有權力才是最有權力的一件事。現在希克爾他們可沒有我這樣清閑的權力啊!」

蘿莉茜婭看著艾德萊曼的樣子,眼中帶著一些疑惑:「艾德萊曼叔叔,你現在把權力一點一點的交還給伊凡。這樣真的好嗎?如果你沒有了權力,他們不會對你出手嗎?」

「蘿茜!我覺得這個政治的漩渦還真是不適合你啊!你與你父親一樣,是一個真正的軍人。可是你是一個女孩,自然不能像他那樣。可惜啊!如果你是一個男人,我們納米亞自然又多了一句真正的元帥!」

那杯茶都已經被喝光了,他還是覺得意猶未盡的舔舔嘴唇:「我沒權力才是最安全的,那樣對他們就相當於沒有了威脅。而把我放在宰相的這個位置上,伊凡就可以盡量了爭取李姓擁護者的支持。」

「不要伊凡忘了一件事,他做得再好,即使他過了韋斯利與巴金斯兩位先皇,可是他不姓李!這才是最重要的,何況這個人現在已經露出了驕傲的尾巴。哼!一隻小野貓而已!」

蘿莉茜婭給艾德萊曼的茶杯又倒滿了,「艾德萊曼叔叔,我父親一直想問你,你打算怎麼對付他們。可是你到現在根本就沒有什麼舉措,反而讓伊凡掌握了更多的主動。這是什麼意思?」

艾德萊曼渾濁突然眯了起來,那眼睛陡然之間精光四射,就好像一隻垂垂老矣的雄獅露出了一直都還鋒利的牙齒。蘿莉茜婭心頭一顫,只覺得這目光——好可怕!

「我什麼都不做,便是做了所有的東西!蘿茜,你知道什麼地方刺過來的刀鋒最可怕嗎?那就是來自於背後自己人的刀鋒才最可怕!」 納米亞王國現任的皇帝伊凡與希克爾公爵(自從伊凡做了皇帝,就把父親希克爾的爵位變成公爵了)的父子關係被權力那看不見的鋒芒劃得出現了一點小小的縫隙。這個縫隙兩個人可能並沒有意識到,可是艾德萊曼卻敏銳的捕捉到了!

維爾斯終於疲累不堪的離去了,他臨走時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把床下的小老鼠拉出來吧,她累得很了!」

「什麼?」柏麗被問得糊塗了,不過維爾斯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笑了笑就推門離去了。

柏麗送走維爾斯后,仰面躺在床上心滿意足的嘆了口氣,然後輕輕伸了一個懶腰。只一天晚上的時候她就胖了許多,也許不是胖了,只是她的氣色好了許多。蒼白的面色已經變得紅潤了起來。那美好的身體妙態紛呈。她拿過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然後站起身上,也許該好好的洗個澡了。

一隻纖細的手從床下伸了出手,柏麗正在回味著與在維爾斯的甜蜜,看到這隻手驚得跳了起來。

幸好這隻手主人的聲音從床下傳了出來:「柏麗,你這個傢伙快拉我一把,我……我爬不出來了!」這聲音的語氣委屈無比,好像一個受了氣的小媳婦。

這個聲音柏麗熟悉無比,正是與她從小在一起長大的瑪麗婭的聲音,柏麗驚訝的問道:「瑪麗婭,你怎麼在床底下?」

柏麗現在恢復了力氣,可是她接觸到瑪麗婭的手之後,卻感覺瑪麗婭的手綿軟無力。全靠著柏麗將他硬拉出來,瑪麗婭渾身被深水浸透,衣服緊貼在身上,身體的起伏之處被雕刻得更加誘人。

瑪麗婭的疲勞比得上維爾斯,她臉色蠟黃蠟黃的,被柏麗扶著勉強的站了起來。還是搖搖欲墜的,柏麗讓她坐在自己的床上。然後關心的問道:「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好像我昨天一樣?」

瑪麗婭咬著嘴唇用力的捶了柏麗一下,只是她明明覺得很用力,捶在柏麗的身上卻無異於搔癢。瑪麗婭此時可憐楚楚的,一雙眼睛里滿是波光閃動。

「你……你們兩個不知羞恥的……」瑪麗婭極力的搜索著自己腦海中儘可能惡毒的詞語,壞蛋?不對,壞蛋哪有這麼壞!盜賊?他們沒從偷東西吧?好吧!混蛋?也許有點貼近,但是這兩個人對自己的折磨怎麼是混蛋兩個字可以說得清的。好吧!我們的瑪麗婭打小開始,也沒有接觸過什麼粗人,貴族們罵人都是很文雅的。她覺得這兩個人不能用那種卑鄙,無恥什麼的詞語來形容……那簡直就是在誇他們!

「壞人!你們這兩個壞人!」

瑪麗婭在眾多詞語中挑了最惡毒的一個,不過柏麗現在與維爾斯一樣的無恥,就當做是誇了!

柏麗眼珠亂轉,那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猛然醒悟:「你昨天晚上一直在床下……」想到昨天與維爾斯的所作所為都被好朋友聽了去,她的臉蛋登時如一塊紅布一般。

瑪麗婭本來強悍的很,從小到大柏麗也沒見過她哭,可是瑪麗婭現在語聲幽咽,還哪裡有平時嘻笑怒罵的爽快?

「你……你還敢說。我正在這時陪著你,結果維爾斯就在外面敲門。我怕被自己在這裡壞了你們的好事,就藏了起來,我以為你們很快說說話就完事了。誰知……誰知……你們真無恥!」

柏麗被她說得不好意思起來,不過她也很快倒打一耙的。

「哦!」

她伸出一隻手指著瑪麗婭:「你來你在偷聽我們。」

「什麼偷聽?」

瑪麗婭漲紅了臉,被柏麗弄得委屈了起來,她抽抽咽咽的說:「我……我根本就沒有。我就是怕他知道……」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也喜歡維爾斯。所以才來偷聽,沒事!姐姐給你做主了,下次再有這樣的好事,我們就一起吧!讓你先總行了吧!」柏麗披著件外衣,渾然不顧自己外泄的春光,伸出粉嫰的手臂大大咧咧的拍著瑪麗婭的肩膀。

瑪麗婭見到柏麗回復了平常的樣子,稍微的放下了心。不過昨天晚上的事情還是讓她覺得難以咽下這口氣!

「去!」瑪麗婭沒好氣的推了柏麗一下,她虛弱的說:「我要睡一會兒!昨天晚上幾乎一夜沒睡,你們,你們真是的!特別是你柏麗,你叫得聲音那麼大!」

「好吧!」柏麗難得羞澀了幾回,卻也不敢調侃瑪麗婭了。

析麗輕擁著瑪麗婭的肩膀,瑪麗婭一瞥之間,看到柏麗的身體還留著一塊塊鮮紅的印記。那是維爾斯昨天晚上在她身體留下的痕迹,她用力的推了柏麗一把:「你現在身體被那個男人摸個了遍!髒得很,快去洗個澡!我就在你的床上睡一會吧!」

她剛想在柏麗的床下躺下,卻見柏麗的被褥凌亂,頓時想起了昨夜在上面生了什麼事!於是又猛地跳起,「我還是到我自己的床上吧!」

柏麗嫵媚的一笑,去洗澡了!

維爾斯拖著虛弱的身體走了出來,肚子咕咕直叫,現在已經是早上了。他想起昨天晚上到現在還沒有吃飯,於是走進亞迪斯的食堂。現在正是開始魔法課程的時候,很多不務實業的學員根本就沒有去上課,他們吃飯也不會在這裡。而比較勤奮刻苦的學員們現在已經坐在教室等著學習魔法知識了。

維爾斯即不算刻苦,也不能說不務實業。屬於那種兩邊不挨邊的人。

也不顧飯菜的好壞,反正能吃飯就行。說實話亞迪斯的飯菜還算可口,價格也算便宜,維爾斯剛卻吃不下去,總覺得這蔬菜難以下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