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而且,對彈彈也是極恨,自個睡得正香的時候,它突然跳到自個面前來親親。

愣是讓小灰灰瞪著雙眼看著彈彈不知道幹嘛,等到它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彈彈貼著它的嘴巴壓根是怎麼抽、怎麼扯也扯不開。

只有等到天亮了,彈彈醒來的時候,小灰灰才解救了。

彈彈還眨呀眨雙眼,問小灰灰怎麼了,怎麼會全身冰冰的。

這孩子,還不知道自己睡覺的時候,是多有殺傷力,連小灰灰都怕它了。

柳狐玥看著彈彈很無辜的表情,嘴角不忍的抽了幾下,在鳳逸軒的懷裡掙扎了片刻,鳳逸軒才將她放了下來。

鳳逸軒走到了彈彈面前,伸手摺下了彈彈所附著的那一根樹枝,低頭,抬起了修長的手指,輕撥彈彈的柔發,說:「我跟她是同類,你不一樣。」

彈彈粉粉的雙眸立刻顫起了一眶的淚光,兩條比較長的柔發扣住了鳳逸軒的手指,很不解的問:「彈彈怎麼不一樣。」

柳狐玥怕鳳逸軒亂說話,立刻伸手從鳳逸軒手裡奪過了彈彈,將彈彈放在自己的掌心內,解釋了一通:「彈彈睡覺的時候,喜歡把冰冰的東西貼到麻麻的嘴巴里,麻麻就會很冷,如果彈彈一直這樣的話,麻麻總有一天會被你凍死。」

彈彈歪了歪身子,整個人呈斜躺四十五度,靠在柳狐玥的手指上,長長的柔發在空中揚動,粉嫩的眸子眨了眨,更是無辜:「麻麻,你怎麼一天一個樣,昨天晚上才跟彈彈說親親會有小彈彈,現在卻跟彈彈說,你會被彈彈凍死,麻麻你一定又在騙我,我要聽實話。」

柳狐玥一臉無奈的抬頭看鳳逸軒,她覺得彈彈有時候挺讓人傷腦筋的,至少現在這個時候,若是不給彈彈一個交代的話,彈彈會不依不饒的問你。

柳狐玥便只好將昨晚的話重複一遍:「親親也會有小彈彈。」

「那為什麼爹爹可以親麻麻,難道爹爹親親就不會有小彈彈嗎?」 鳳逸軒可沒有那耐心,修長的手一夾,便將彈彈圓圓的身子給夾了起來,這樣的畫面,令柳狐玥想到了圓圓的白白的湯圓,用兩根筷子夾住的場面,此時的彈彈就跟那隻可憐的湯圓一樣,被鳳逸軒蹂+躪在指尖。

鳳逸軒道:「我跟她親親,會有的不是小彈彈,而是可以陪你玩的夥伴,你喜歡嗎?」

彈彈這個好脾氣真的讓柳狐玥佩服,就算鳳逸軒這般的對待它,它也跟沒事兒一樣,揮揮長長的柔發,眨眨萌翻的雙眼,說:「不喜歡,我有麻麻就夠了。」

說完,彈彈用力的掙扎,想從鳳逸軒的指尖掙脫開。

這時,小灰灰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它走出來后,便屁|股蹲坐在地上,牙「哆哆哆」的顫抖,灰灰的毛髮豎了起來,連連的打了幾個噴嚏:「哈欠,哈欠,哈欠——」

一個大大的泡泡從小灰灰的鼻子里吹了出來,小灰灰卻又在下一刻將泡泡給吸了回去,再抬起了前左爪,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緩過神來后,小灰灰才站起身來,快步的跑向柳狐玥,跳上她的肩膀,鑽入了柳狐玥頸后的衣領內,開始大罵了起來。

只是它罵什麼,柳狐玥可聽不懂。

只知道,小灰灰很生氣。


很生彈彈的氣。

柳狐玥抬手,溫柔的摸了摸小灰灰瑟瑟發抖的身子。

小灰灰這才安靜了下來。

彈彈看到小灰灰,就像看到了好吃的東西,雙眼一亮,從鳳逸軒手指尖飛向了柳狐玥的肩膀,小身子一躥,瞬間溜入了小灰灰的懷裡,圓圓小小的身子並不能佔用太多的空間,小灰灰覺得瞬間溫暖了許久,也就沒有去理會了。

柳狐玥輕吐了一聲,總算是安靜下來了。

這個小傢伙來到她身邊的這幾日,可沒少折騰她呀。

「怎麼樣,還好嗎?」 錯惹腹黑上司 ,歪了歪腦袋,問身旁的男子。

鳳逸軒勾起了薄唇,道:「還好,我們得進宮一趟,看看父皇那邊的情況如何,關於擂台比試一事,我想我們得從長計議,畢竟木靈國也來了不少的戰士,魔法師,雖然木靈國到來的召喚師只有三個,但是這三個召喚師都不容小視。」

「好,我去梳洗一下。」柳狐玥點頭,轉身回房時,鳳逸軒突然從背後抱住她,俊顏貼在她的臉龐,溫柔的輕蹭,語氣低沉的說:「我幫你。」

柳狐玥點了點頭。

*

老管家把鳳逸軒需要用到的馬車早早打理好,並上馬車把馬車內一些柳狐玥用過的東西統統拿下來,再換上新的上去。

只是,老管家卻在轉身時,看到了馬車門的後面放著一包黑色布裹的不明物品。

老管家以為是鳳逸軒從外頭買回來,而在馬車裡落下的東西,所以,將之取了下來。

這頭,鳳逸軒牽著柳狐玥從王府內走了出來。

兩人皆是一身紫衣,極是般配。

老管家見鳳逸軒與柳狐玥到來,趕緊拿著那一包黑色的東西…… 來到鳳逸軒面前道:「王爺,你落下了一包東西,放在馬車裡頭。」

「東西?」鳳逸軒眉頭一皺,低頭看著那用黑布裹著的不明物體,他回頭問:「玥兒,你在外頭買回來的?」

「我已經好幾日沒出王府了,怎麼會從外頭買東西回來。」

「說的也是,只是本王也沒買過這些東西。」

「這……不可能啊,這就放在馬車裡,不是王爺跟王妃買回來的,那是哪來的?」老管家不解。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嗎?」柳狐玥走前,伸手想去解開那一袋包裹,可卻被鳳逸軒攔了下來:「別,由我來。」

「還是我來吧,王爺。」老管家早先把包裹給解開,裡面裝著的是方方正正的冰塊,裡面鑲著人體的各個部分,若不是老管家看到裡面有一隻手指,還不知道這冰塊里鑲著的是什麼東西。

老管家看到之後,驚的雙手一抖:「這這這……這個……」

柳狐玥抱過了那一堆東西,她認得出來,這是納蘭司宇身體的其中一部分,但是,納蘭司宇死後,他的屍體她可沒收拾過。

此時,這屍體就放在他們的馬車內,用腦子想想,這會是誰幹的呢?

鳳逸辰?

呵……

果然是一個不安分的男人。

老管家早已被那些零零碎碎的肢體嚇的面色鐵青。

鳳逸軒抬手揮了揮,體恤他年老又沒見過這麼慘暴的東西,便讓他先退下了。

隨後拉著柳狐玥的手,速速上了馬車。

他們再重新打開包東西,卻從冰塊堆里找到了一張暗黃|色的紙條。

「快看,有紙條。」鳳逸軒先看到那張紙條后,便伸手把紙條從冰塊里抽了出來,打開。

一橫字在紙條上清晰的展現在柳狐玥與鳳逸軒眼前。

「殺我徒兒,我滅你全家。」

兩人抬頭,互相對視,異口同聲的說:「鬼谷王!」

「鬼谷王又想鬧什麼動靜,要知道,納蘭司宇會死,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柳狐玥皺眉,總覺得這些人終日擾得她心煩煩。

鳳逸軒撿起子一塊冰,狹長的雙眸露出了冷冽的寒光:「鬼谷王要出手了,他那麼愛他的徒弟,必然不會善罷甘休,不好,我得趕緊入宮,找父皇商量一下鬼谷王的事情,鬼谷族人很有可能已經踏入了連雲城,正在躲在某個地方,找機會對我們下手,玥兒……」

回頭,喚了她一聲,手握住了她的小手說:「你得回一趟柳家,告訴你父親,加強柳家的戒備,鬼谷族人的報復心理很強,鬼谷王不達到自己的目的是不會收手,恐是恐在那鳳逸辰暗中作祟。」

「好。」柳狐玥起身,準備下馬車的意思,鳳逸軒卻又拉住了她:「我送你回柳府。」

「不必,皇上的安危要緊。」柳狐玥笑了笑。

鳳逸軒皺緊了眉:「我讓外公陪你回去。」

也不管柳狐玥應不應,鳳逸軒就先下了馬車,快步的回王府,將情況與寒蕭說了個大概…… 寒蕭沒想到自己的外孫竟然會遇到如此大的難題,也為宮裡那位的所做所為很厭惡,他很樂意幫助鳳逸軒跟柳狐玥,並且告訴鳳逸軒,在關鍵時刻,他不會對他們的事情不顧不管。

柳府!

柳家跟往常一樣,該忙碌的人忙碌,該閑著的人閑著,該修鍊的人便老老實實的在自個房裡待著。

馬車緩緩的停在了柳府的大門旁。

柳狐玥先掀起了窗帘子,望向外頭來來往往的人們。

連雲城的景象還是跟往常一樣,那些普通百姓們在皇恩的庇護之下,耕勞辛作,靠著微薄的收入,養家糊口。

隨後,她輕輕的放下了帘子,先下了馬車,再掀開了帘子,喚了聲:「外公,我們到了。」

「好,好,許多年沒見過你爹了,也不知道這小子的脾氣是不是還跟以前那麼倔。」柳祥風曾經去過神月宗,想拜寒蕭為師,但是,寒蕭算出柳祥風與他無師徒之緣,硬是將柳祥風拒絕在門外。

柳祥風因此在神月宗外頭跪了整整一個月,後來寒蕭不忍,便收他做神月宗的小弟子,但卻非他的徒弟,柳祥風便在神月宗待過那麼一段時間,但是,後來因為柳家事情,柳祥風來的匆匆,去的匆匆。


別過之後,寒蕭就再沒見過他了。

哪怕寒雪吟嫁到蒼瀾大陸的天水國來,寒蕭也不曾踏入連雲城。

至於柳祥風跟寒蕭的事情,柳狐玥聽聞鳳逸軒說過。

當然,這事還是寒蕭講給鳳逸軒聽的。

柳狐玥攙扶著寒蕭下了馬車,寒蕭站在柳家大門前東張西望,柳府就坐落在最繁華的那條南街,與鳳逸軒現在的府邸相隔著兩條大街。

柳府的大門是由兩名神王級的戰士守著。

寒蕭還未下馬車就感受到了柳家被不少強者的氣勢籠罩的嚴嚴實實。

若沒有絕對實力的人,真是別想把柳家怎麼樣了。

當初秦悅還是花了好多年的時間,才把元素包偷偷埋在地底下。

結果還是失敗了。

柳狐玥見他很享受這片空氣,笑了笑道:「外公,你若喜歡這裡,日後就在這兒住下了。」


「呵呵呵。」寒蕭笑,回頭,伸手,拍拍柳狐玥的腦袋:「你這丫頭懂什麼,金窩銀窩還不如自家狗窩,倒是你們吶,若是有機會定要去神月宗看看,那邊的地方可與這裡完全不同,那可是如仙境一般的海島啊。」

寒蕭眼底流露著一股淡淡的憂傷,若是鳳灝君不來神月宗,他不收下鳳灝君為徒弟,他的女兒興許會在那裡找一個如意郎君,活到現在好好的,也不需要受這等苦。

寒蕭心裡擔憂著寒雪吟,可沒有將這份情緒露於表面。

而柳狐玥聽到了寒蕭的話,心中亦是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若是還能的話,她鐵定會執起鳳逸軒的手,一起去遊山玩水,去想去的地方。

有些沉重的點頭說:「會的,總有機會去。」

「唉呀,九小姐……」幾個拿著掃帚,準備清掃柳府大門的丫鬟,在看到大門外頭站著的柳狐玥后,驚呼了一聲。 府里的丫鬟看到柳狐玥回來后,紛紛丟掉了手裡的掃帚,往大院子奔去,向柳祥風彙報柳狐玥回府的消息。

其實,柳狐玥經常從王府到柳家來,可這些丫鬟總是大驚小怪的可以。

「唉呀,趕緊走吧,正經事要緊。」寒蕭這才回過神來,重重的拍了拍自個的腦袋,剛才只顧著站在外頭觀風望景,卻忘了自個來柳府的目的。

柳狐玥也愣了一會才回過神來:「外公,走吧。」

柳狐玥跟在寒蕭的身後,寒蕭先往前走了兩三步,柳狐玥才跟了上來,然而,就在他們快到柳府的大門時,柳狐玥卻感受到了背後的異樣,柳眉緊緊一鎖,身子倏地一轉,下意識的抬起了手,狠狠一揮。

她的利爪之間,揮發出了火紅色的變異火元素,將飛向她的不明黑色物體瞬間拍飛了出去。

待那不明物體落地后,柳狐玥快步的走向那不明物體。

那是一隻已經被柳狐玥的火元素燒成黑碳的黑色蝙蝠,它的身子有男子的巴掌那麼大,瞪著紅紅的大眼睛,張開了雙翅,早已沒了氣息,但是從黑色蝙蝠露出來的兩根白色的獠牙來看,可以看出,這隻蝙蝠是具備著多毒辣的攻擊能力,而它,又是擁有著多狠的心,想來攻擊柳狐玥。

寒蕭也在柳狐玥轉身時回過頭來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