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而且看樣子,與他交手的是那個林洛。

陸慶輸給林洛,這件事在賽前恐怕沒有人敢想,也沒人敢說。

但林洛終究還是創造了‘奇蹟’。

其他幾個人面面相覷,還以爲是官方系統出了問題。

“這……發生了什麼?”

“林洛究竟是什麼人物啊?竟然如此強悍。”

“我看八成是陸慶體力不支,被林洛檢了便宜。”

……

面對這一幕,還是有許多人不敢相信。

但事實擺在他們眼前,容不得質疑。

“可惜這個林洛一樣的要被淘汰,擊敗陸慶,他的體力也所剩不多了。”蕭遠猜想。

在他看來,林洛拼死陸慶,也只是給其他人做了嫁衣。

現在的林洛已經位列積分榜首,衆人輕易就能察覺到他的位置。

剩下的幾個人已經離林洛越來越近。

蕭遠看到,代表林洛的紅點移動一段時間後,就停下了。

“是放棄抵抗了嗎?”

蕭遠嘆息一聲,“也是,估計林洛也已經絕望了吧。”

然而,下一刻,現實再度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

他一眨眼,再看向屏幕時,林洛的紅點竟然瞬間移動了一大段距離。

“什麼?”

這一下,就連蕭遠也不淡定了。

林洛紅點的移動帶給他的震撼遠比陸慶被擊敗的衝擊力還要大。

因爲他很清楚,現在林洛所處的地方是哪裏。

那是官方特別佈置的……島中島。

關鍵是島中島外圍危險重重,就算是全盛時期的陸慶能不能闖過還是兩說。

林洛是怎麼過去的?

這個疑惑不僅是蕭遠的心裏有,其餘監視賽況的工作人員也是一臉懵逼。

他們都以爲電子系統出了問題。

但檢查一遍之後發現,並沒有什麼故障。

蕭遠深呼一口氣,他現在才明白自己太過小瞧林洛了。


林洛身上的祕密遠比他知道的要多。

他拿出電話,撥通了樑北的號碼。

他記得林洛登記的身份上還有官方臨時工這個職位。

而且林洛是樑北招進來的,市級選拔賽也是樑北監考的。

還有之前雲海市發生的那件大事,好像也有林洛這小子參與,那場勝利林洛還有不少功勞。

一件件事串聯起來,蕭遠才發覺林洛好像真的有些不一般。

樑北親身經歷了這些事情,應該瞭解比他更加清楚纔對。

他決定好好向樑北詢問一下林洛的情況。

……

荒島之上。

其餘幾名參賽者沿着手錶蹤跡一路追追。

見到林洛停止不動時,他們皆是狂喜。

然後就一臉懵逼的看見,林洛跳點了。

幾人追至島中島的範圍,攔在他們前面的是兇險無比、霧氣瀰漫的沼澤。

而林洛就在那個裏面。

“那傢伙是怎麼穿過去的?”

所有人都不解。

但他們明白自己已經沒有退路。

找不到林洛,他們面臨的同樣只有淘汰。

此時,沼澤之地再兇險,他們也必須要闖一闖。 島中島。

它並沒有林洛想象的那麼曠闊。

放眼望去,也就四五百平米的面積。

中心處,一座別墅小樓矗立。

顧詩詩還沒有從瞬間移動的轉換中回過神來。

“這是哪裏?”

她有些疑惑。

林洛不好解釋,瞬間移動符的事已經超出了顧詩詩的理解,說出來徒添麻煩。

“別問這些,你知道我們已經安全便行。”

顧詩詩眨了眨眼睛,也沒有再問。

既然林洛不說,那肯定是有難隱之言,顧詩詩還是很懂事的。


林洛觀察了一下週邊的環境,島中島除了中心的別墅小樓外,外圍也種了許多的花花草草。

各種各樣的名花都有種植,爭相鬥豔。

小樓周邊的樹木一看也是經過了精心修剪。

似乎,這處地方還住了人。

林洛心裏疑惑,究竟是什麼人住在這裏?

這裏可是二階段選拔賽的主賽場,還有人能把這裏當做私人住宅嗎?

那得有多大的權限,多高的地位?

帶着諸多疑問,林洛和顧詩詩緩緩往別墅小樓走去。

來都來了,不管小樓裏面住的是誰,他至少也要瞧上一瞧。

官方既然設置了這個島中島,自己也登了上來,沒有理由不走一遭。

來到小樓門前。

林洛朝着裏面大聲喊了兩句,“有人在嗎?”

迴應他的只有微弱的回聲。

既然沒人,林洛也不再客氣,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

這裏也是賽場範疇,應該不算私闖民宅吧。

別墅小樓內,傢俱一應俱全,甚至還能聞到幾分煙火氣息。

看樣子是有人常住在這裏。

“有人嗎?”林洛再喊一句。

依舊沒有迴應。

林洛和顧詩詩在一樓轉了一圈,又上了二樓。

接着又轉了二樓一圈,上了樓頂天台。

終於,他們看到一道穿着飄飄白裙的身影坐在圍欄之上。

“終於有人來陪陪我了。”

欄杆上的身影想開口說話。

與想象中不同的是,這人的聲音極其蒼老,甚至帶着一股沉暮的死氣。

蒼老的聲音與她身上仙氣飄溢的白裙反差極大,彷彿不在一個維度。


“老人家,您好。”林洛打了個招呼。

“老人家?我已經變成老人家了嗎?”

聽到林洛的聲音,那人一愣,語氣有些自嘲。


林洛不知如何接話,這位老人似乎有些神經兮兮的。

“你們要的東西就在後院的花園中。既然你們不願意陪我,那就走吧。”老人的聲音似乎有些落寞。

林洛心念一動,他們要的東西?

難道是隱藏的晉級名額?

他剛準備下去看看,卻沒想到顧詩詩朝着老人走了過去。

“這位婆婆,你是一個人住在這裏嗎?”顧詩詩問道。

老人終於回過頭來,看向顧詩詩,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對啊,好久沒有人陪我聊天了,你真是個乖孩子。”

老人雖然白髮蒼蒼,臉上也佈滿皺紋,但從其五官輪廓以及骨相氣質來看,其年輕時肯定是個驚豔四方的大美人。

林洛望着這一幕,沒有說話。

雖然老人看起來和藹可親,就像是村裏的老奶奶一樣,但其身份地位絕對不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