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而且白洛活動了一下,感覺到身上的實力無比的穩固,就好像是自己鍛鍊出來的一樣,沒有半點兒不適應的感覺,這下倒好,連讓他們鞏固都不用了,直接廝殺就行了。

白洛在嘖嘖稱奇的同時也更加警惕了起來,他能獵殺別人提升實力,別人也能獵殺他來提升實力,接下來要更加謹慎了。

「嗯?那是?」白洛目光望向一個方向,在距離他上千米外的地方,三道身影正在極速狂奔,更準確的說,是後面兩個在追著前面那一個跑。

跑在最前面的是一道棕黃色小巧身影,四個小爪子在草地上狂奔,每一次移動都能前進一大段距離,但他後面的兩位也都不是吃素的,牢牢地跟在後面,時不時還能進攻一下,讓狗傲天看上去有些狼狽。

追在狗傲天後面的有兩個人,一個留著標準的八字鬍,頭上戴著一個白色布匹圍成的頭巾,手上拿著一個大型烤叉,給白洛的感覺,嗯,大概就像是賣羊肉串的。

另外一人也頗為奇葩,懷裡抱著一個泡菜罈子,嘴上說著一下不要臉的話,比如『真神是我們高麗國的,這場試煉都是我們高麗大神的恩賜』,白洛都聽不下去了,他怎麼有臉說出這樣的話?

狗傲天邁著小短腿跑在最前面,狗傲天的實力還停留在四階圓滿,距離五階還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原本他在半年內也能晉陞五階的,但誰讓時間實在太緊了呢,根本沒有剩餘的時間讓他慢慢修鍊。

狗傲天速度很快,身為妖獸的他,將體型一直保持在巴掌大小,犧牲了部分力量,換來的是無與倫比的速度,連他身後的那兩名五階初期的一時間都拿他沒辦法,但隨著時間流逝,狗傲天的缺陷就體現出來了。

五階的能量儲存遠比四階圓滿要多得多,狗傲天全力奔跑之下體力迅速下降,即便在這個小世界裡面,他們的恢復力都被提升了不少,但如此下來,還是會十分吃力。

「小狗狗不要跑,讓我把你做成烤肉吧。」帶著白色布條圍成的帽子的男人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道,眼中閃過幾分饑渴。

另外一名抱著泡菜罈子的高麗國人當即就不幹了:「放屁,這隻狗狗明明是我們高麗國的,按照我們高麗國的習俗,應該將它做成泡菜才對。」

拿著烤叉的男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我看你們高麗國人的腦子都吃泡菜吃壞了吧,區區泡菜,哪有偉大的烤肉好吃,將他做成烤肉才是最好的。」

高麗國棒子語氣不善:「你竟敢小瞧我們高麗國的泡菜,我賭上我這張臉,一定要跟你決鬥!」

烤叉男不屑地道:「就你那張被整容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臉,裡面堆滿了化學原料,給我我都不願意要。」

「你!」高麗國的棒子氣的哇哇亂叫,差點兒沒跟他打起來,最後還是看著兩人現在有個共同目標,這才暫時放棄,但他還是暗中下定了決心,只要將這隻小狗狗的神靈本源拿到手,就跟這個賣烤肉的立刻翻臉。

正在被兩人追著的狗傲天剛剛還在看好戲,恨不得他們立馬打起來,可惜,這兩人也不傻,想要先將他拿下,然後再決鬥。

狗傲天暗道一聲可惜,不過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從剛才開始,他就鎖定了一道氣息,現在差不多也該到了。

往前沒多久,果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狗傲天激動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洛洛,快來救駕啊!!」

白洛眼角一抽,接住了撲過來的狗傲天,狗傲天半點兒羞恥心都沒有,直接告狀道:「洛洛,就是他們,剛才他們把我欺負的可慘了。」

白洛瞥了他一眼,而後看向面前的這兩人,這二人現在也鎮定了下來,警惕地看著白洛。

烤肉男先道:「這位先生,可不可以把你身上的那隻小狗狗給我,等我把他做成烤肉之後會分給你一部分,這樣行嗎?」

高麗國的棒子更加無恥:「小子,你手上的泡菜……啊呸,你手上的狗狗是我們高麗國的,將他交給我,偉大的高麗國之主心情好的話還會放過你一條小命。」

白洛:「……」

到底是誰給你們的勇氣這麼說的?那個烤肉男還稍微好一些,起碼人家還要一點兒臉,你個高麗國的棒子一點兒臉都不要了?

白洛感到好笑地看向了狗傲天:「傲天,他們一個打算把你做成烤肉,一個做成泡菜,你覺得怎麼樣?」

狗傲天一張狗臉瞬間就垮了下來:「不怎麼樣,一點兒都不怎麼樣,乾脆把他們直接打死吧。」

白洛竟然贊同似的直接點了點頭,語道:「也可以。」

烤肉男跟高麗國的棒子臉色驟然難看了起來,烤肉男嚴肅地道:「你確定要保下他?雖然你的實力比我們高上一些,但我們兩個聯手可一點兒都不弱,你可要想好了。」

高麗國棒子更加直接:「我再說最後一遍,那隻狗狗是我們棒子國的,趕快交出來!」

他們兩人要不是顧忌白洛五階中期的實力,恐怕早就動手了,現在分明就是在打算先將狗傲天弄到手,提升一些實力,然後再來跟白洛戰鬥。

白洛何嘗不知道他們的心思,真當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不成?

「聒噪!」白洛口中吐出兩字,手上的戰神之劍瞬間動了起來,暗紅色的利劍化為道道殘影,劈向高麗國的大棒子。

高麗國的棒子早就防備著,實力也不弱,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哈,看我的泡菜封魔波!」

高麗國的棒子將手上的泡菜罈子高高舉起,那些向他襲來的血紅色劍痕竟然在空中拐了個彎,目標硬生生地變成了那個泡菜罈子。

最後,十二道血紅色的劍痕被泡菜罈子收了起來,高麗國的棒子大笑著,將泡菜罈子蓋了起來。

「哈哈哈,我宇宙大棒子國的泡菜是無敵的,萬物皆可泡菜。」

白洛跟狗傲天嘴角抽搐,這個棒子的能力很特別啊,以前就聽說過在棒子國萬物皆可泡菜,今天他可算領教到了,這口味兒不是一般的重啊。

高麗國的棒子大笑著,但笑著笑著他就發覺到了不對,竟有一種危險沖著他襲來,但詭異的是,在他面前並沒有任何攻擊。

一連十二道血紅色的劍痕出現在了他的身上,高麗國的棒子眼中儘是不敢置信,他明明都已經接了下來,為什麼劍痕還是會落在他身上?

高麗國的棒子眼中儘是迷茫,身上出現的十二道劍痕讓他失去了大部分力量,直接成了重傷員。

「不,不可能,我們高麗國的泡菜大法是無敵的,從來沒有人能夠躲過去!沒有人!」高麗國的棒子大吼道,將手上的泡菜罈子舉了起來,對準了自己。

「泡菜大法——第八式!」

白洛跟狗傲天都看呆了,高麗國的棒子都這麼瘋狂的嗎,狠下心來連自己都做成泡菜?

烤肉男也震驚的說不出話了來,他就算再狠,也做不到將自己做成烤肉,可這個高麗國的棒子竟然做到了,天吶,將自己做成泡菜,他是有多麼熱愛泡菜啊。

烤肉男對高麗國棒子升起一股敬意,就憑他這股狠勁,待會兒這個棒子把自己做成的泡菜他一定要嘗一嘗。

但事實上,高麗國的棒子竟然跟他們想象的有些不一樣,他將泡菜罈子扣在了自己頭頂上,並沒有像之前的劍痕一樣被吸進去,被吸進去的竟然是他身上的一道道傷勢。

看上去好像是傷勢都被這個泡菜罈子吸收了一樣,他身上被戰神之劍切開的真實傷害在迅速恢復,不出幾秒,傷勢就徹底消失,只是他的臉色蒼白如紙。

「哈哈哈,你們想不到吧,我高麗國的泡菜大法連傷勢這種虛無的東西都能做成泡菜,你們要是不想被做成泡菜,就趕緊把你們身上屬於我們棒子國的神靈本源都交出來,我心情好的話還會饒你們一命。」高麗國的棒子瘋狂大笑道。

白洛:「……」

不就是接住了我一招,到底是誰給你的勇氣敢在我面前浪的? 狗傲天幸災樂禍地道:「洛洛,這個大棒子也想把你做成泡菜啊,你說我們該怎麼辦?」

白洛額頭上冒出幾條黑線,回道:「閉嘴,直接幹掉他好了。」

白洛懶得跟這個大棒子廢話了,又是一連十二劍送了上去,在十二劍之後,血紅色的劍影像是連綿細雨一樣,不斷地落在高麗國的棒子身上。

白洛現在一次最多只能發出十二劍,但這並不代表他就只能出十二劍,在這十二劍之後,他的出劍速度會下降不少,但一次出了五六劍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只要體力跟靈力足夠,甚至可以源源不斷地出劍。

高麗國的棒子臉色狂變,怎麼都沒有想到剛才那一招竟然不是白洛的全力,跟現在比起來,白洛剛才那十二劍最多只能算是試探攻擊。

高麗國棒子自然不甘就這麼死掉,將手上的泡菜罈子高高舉起,大喝道:「泡菜封魔波!!」

一陣光暈從泡菜罈子上冒了出來,將劍痕都吸收了進去,但也就只有這樣了,高麗國的棒子還沒來得及高興,就有一道道的無形的劍痕落在他身上,最後『刷』的一下,將他的腦袋都切了下來。

高麗國棒子囂張的腦袋掉在了地上,跟那個泡菜罈子挨在一起,罈子落地后『啪嗒』一下摔成了一塊塊碎片。

一份神靈本源掉落下來,被白洛丟給了狗傲天。

「汪,洛洛你不要?」狗傲天疑惑道。

白洛嫌棄地道:「我怕被那個噁心的高麗國棒子傳染到,還是給你吧。」

狗傲天沒有客氣,這時候他要是還不明白白洛的意思,就可以直接找面牆直接撞死了,白洛分明是看他實力太弱,才將這次機會讓給他,否則,神靈本源這種東西誰不想要?

狗傲天心裡十分感動,沒有說感謝的話,他們之間也不需要這麼客氣,想要回報,用實際行動才可以。

等高麗國的棒子徹底死掉,白洛這才看向烤肉男,烤肉男注意到白洛的視線轉移過來,額頭上頓時生出大量的細密汗水。

一個跟他等級相同的強者,竟然在這個男人手上幾招都沒有走過,這個男人跟他們壓根就不在一個次元上啊!

同樣是天生神靈,你只不過比我們高出一個小等級,為何我們之間的差距會這麼大?

烤肉男心裡只感到一陣絕望,這差距已經不能用距離來衡量了好不好,他要是跟眼前這個男人戰鬥起來,八成立刻就會步了那個高麗國棒子的後塵。

狗傲天已經將那份神靈本源消化完畢,實力順利地提升到了五階初期,這時候神氣地看著烤肉男,冷笑道:「哼,剛才你不是要將本汪做成烤肉嗎?現在怎麼慫了?」

烤肉男身軀有些發抖,訕笑道:「那個,我剛才是開玩笑的,我們可以合作共贏啊。」

白洛笑了笑:「幾劍就能解決的人,你覺得我們之間有合作的可能?」

合作往往是建立在實力對等的前提下,不然你拿什麼跟別人合作?高立國的棒子被他幾劍砍死,這個烤肉的實力也就那樣,雖然不清楚他的能力,但在絕對的實力下,他沒有任何逃走的可能。

「說吧,要麼死,要麼自己交出神靈本源,這兩者你選一個。」白洛淡淡地道。

烤肉男驚訝道:「你不殺我?」

這就讓他有些驚訝了,他還以為自己跟那個大棒子一樣會被幹掉呢,畢竟只要殺了他,神靈本源也會自動掉落下來。

白洛肯讓他活著他就十分慶幸了,高興之色幾乎掩飾不住。

「我交,我交,只要能活下來就行。」烤肉男一咬牙,將體內的神靈本源剝離了出來,送到了白洛手裡。

在外面,天生神靈的神靈本源很難被剝離出來,也只有巴洛喬夫那種長時間研究此道,又具有特殊能力的人才能夠做到這一點,但在這個小世界裡面,有著世界意志的加入,天生神靈們自己就可以將神靈本源剝離出來,還不會傷及性命。

當然,神靈本源跟他們息息相關,抽離了神靈本源,他們的實力也幾乎跌到了零點,會被踢出這個試煉場。

交出了神靈本源之後的烤肉男也不例外,身體不多久就消失在了他們眼前,回到了外界,白洛將神靈本源直接吞下,一份五階初期的神靈本源對他實力增幅不像第一次那麼強了,只是讓他的精神力更進一步,突破到了五階後期,體質跟靈力加強了不少,距離五階後期更進一步,再來一份神靈本源估計就差不多了。

狗傲天也突破到了五階初期,三百六十種神通更進一步,化為了九百九十九種神通,當然,大多數都是雞肋神通,強力神通並不多。

「傲天,吞掉那個棒子的神靈本源之後,你有得到什麼能力嗎?」白洛問了一句,想要驗證一下他通過吞噬神靈本源獲得對方能力是不是唯一的。

高傲天搖了搖頭:「怎麼可能,一點兒都沒有感覺。」

仗劍江湖 白洛眉頭皺了起來,因為就在剛才,他在吞噬掉那個烤肉男的神靈本源之後,他的能力裡面竟然又多出來一個【神之燒烤】的能力,可以將一切生物做成烤肉,吃掉后能增長實力。

這個能力實在不怎麼樣,跟白洛的【饕餮之胃】有些重合,在效果上還遠遠不如他的【饕餮之胃】。

白洛疑惑之下詢問序列:「序列,我獲得這些能力是不是要額外消耗神靈本源?」

「是的,宿主。」序列回道。

白洛接著問道:「那我可不可以將這些用不到的能力轉化為神靈本源來繼續突破?」

序列沉默一下,回道:「可以,宿主,您可以選擇全力突破模式,在這種模式下,神靈本源將會儘可能地用來幫助您突破修為,但友情提示一下,一些能力還是很有用的,可以保留下來。」

「我明白了。」白洛臉上露出笑意。

「那就開啟全力突破模式吧,得到的能力要是有用我會留下來,一些雞肋的,像是這個【神之燒烤】,完全可以消化掉,用來突破。」

「遵命,宿主。」序列如是回道,在能力攔裡面,【神之燒烤】的能力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白洛的實力又上漲了一小截,不過還沒有達到繼續突破的程度,畢竟這份神靈本源的來源不過是一名五階初期的罷了,不足以支撐他從五階中期突破到五階後期。

經過這一番詢問,白洛也終於明白了過來,怪不得他能夠額外獲得能力,原來是一部分神靈本源化為了這些能力。

白洛當初跟莫麗卡戰鬥的時候,也將莫麗卡體內的神靈本源吞噬,但那個時候,他的實力並沒有像狗傲天這樣突破那麼多,更多的是依靠消化掉莫麗卡一身的血肉精華所突破的。

那個時候,序列將神靈本源轉化為了能力存在,而不是直接吞噬掉提升修為,白洛現在也明白了過來,神靈本源十分重要,在那個時候直接吞噬提升修為太浪費了。

天網建築師 畢竟那個時候白洛實力不強,突破的方法多種多樣,不用浪費神靈本源,而現在,到了五階之後再想要突破就沒那麼容易了,除非能大量吞噬神靈本源,不然休想在極短時間內繼續突破。

白洛心中感慨,有了序列,他完全可以將神靈本源的利用達到最大化,一些值得保留的技能也可以留下來,畢竟多一種手段總歸是好的。

當然,像是剛才那個【神之燒烤】一類的能力還是算了吧,這類的雞肋能力不要也罷。

在白洛身邊,狗傲天也將自己最新得到的神通逐漸消化,挺著鼻子在空氣中嗅了嗅。

「汪,真是天助本汪!」狗傲天嗅了一會兒之後高興地大吼起來。

「怎麼了?」白洛疑惑地問道。

狗傲天嘿嘿一笑:「洛洛,你猜一下本汪得到了什麼神通?」

白洛翻了翻白眼:「我怎麼知道你得到什麼神通。」

狗傲天翹起了尾巴,驕傲地道:「這下我們發了,剛才本汪獲得的神通裡面竟然有一招【搜天索地】,可以極大增強本汪的搜索能力,本汪將這個能力跟鼻子配合起來,可以說現在整個試煉秘境裡面所有人的行蹤都逃不過本汪的鼻子。」

似乎是為了驗證自己的話,狗傲天指了指一個方向道:「萌寶在那個方向,離我們大概有十二公里左右。」

然後又換了一個方向:「艾薇兒在這邊,離我們有二十公里左右。」

白洛也驚奇了起來,這個能力倒是方便,不,應該說是幫了大忙了,能在這裡準確地確定每個人的方位,簡直就是神技啊!

「你記下了所有人氣味兒?」白洛問了一句。

狗傲天驕傲地回道:「當然,剛才在外面以防萬一,所有人的氣味兒都被我記下來了,而且我進化之後的鼻子不僅僅局限於氣味兒,連氣息也可以鎖定,現在我就能告訴你所有人的位置!」

白洛眼睛徹底亮了起來,這能力,不是一般的有用啊!

「咦?那個方向,阿寧遇到危險了?」狗傲天疑惑道。 草原上,兩道身影正在不停地交手,其中一位正是達克寧,而另外一位,則是之前在恐怖群島陣營裡面見到過的鴉天狗。

鴉天狗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息,本身並非是什麼奇怪的生物,而是實實在在的人類,但只要跟他交手,很快就會發現這個看似平常的男人體內蘊藏了何等恐怖的怪物,他,幾乎就是所有怪物的統合體,行走的人形天災。

達克寧身後浮現出一隻地獄惡魔,惡魔帶著一個長筒帽,手掌是由鋒利的刀刃所組成的,兩隻眼睛像是彎彎的月牙,燃燒著橘紅色的火焰,雙腿漂浮在半空中,一隻躲在達克寧身後。

看到達克寧一直被鴉天狗壓制,火焰惡魔露出譏諷之色。

「哦,我親愛的主人,你看上好像不行了呢,你該不會被這個討厭的傢伙殺掉吧?」

「閉嘴!」達克寧輕喝一聲。

「開啟附體!」

火惡魔用利爪拉了一下自己的長筒帽,不情不願地道:「好吧,誰讓你是我的主人呢。」

火惡魔一下衝進了達克寧身體裡面,使得達克寧的身體看上去如同燃燒著橘紅色的火焰一樣,就連雙手都變成了跟之前那隻火惡魔一樣的利刃形態。

在達克寧對面,鴉天狗冷冷一笑,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柄長長的武士刀,被他握在手中。

「區區五階中期的弱者,竟然敢跟我動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嗎?」鴉天狗將長刀橫握,一縷顯眼的白色刀光在刀刃上一閃而過。

達克寧凝重道:「如果我一開始不動手會怎麼樣?」

鴉天狗臉上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你會死的更快!」

達克寧早有預料,在他的感知中,鴉天狗實力已經到了五階圓滿,而他現在才只有半步五階而已,換成是達克寧,要是遇到這麼好的對象,也不會輕易放過去,可以說,戰鬥從一開始就在所難免。

達克寧的身體逐漸消失在原地,並非是速度太快,而像是直接消失了一樣,鴉天狗縱橫恐怖群島數年,這點兒眼裡還是有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