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2 日

而且有人跟蹤過黃思蘭,發現她從來不接客,這就很奇怪了,一個失足的女人竟然如此清高不接客,還經常打聽各種du品哪裡有買。

所以今晚他們打算安排幾個強壯大漢,等她走到巷口無人處時,上演一出精彩香艷的動作片,拍下來看看她的反應。

如果是警察派來的卧底,那她肯定做不到無奈接受的神情,很可能會做出一些暴露的舉動。

黃思蘭的師兄發現了巷尾的異常,所以假扮有錢喝醉的公子爺,偶然遇見了黃思蘭這個極品,想要尋樂雲雨一番。

師兄把黃思蘭壁咚在牆上,雙手上下移動,小巷光線不好,在外人看來是上下其手。

「你被懷疑了,巷尾埋伏的人很可能是針對你的,不要走那邊了。」

黃思蘭臉側著,雙手端著放在她師兄肩膀上。

如果是以前,為了不被人懷疑,別說把把手環抱著她師兄了,甚至可能會主動真實索吻,而不是現在的借位讓人以為是在激吻。

「師妹,對不起,抱著我,我帶你去旁邊開房。」

她的師兄很想正人君子,可是現在要不做出點實際動作,恐怕不能消減暗中觀察人的猜疑。

黃思蘭對她的師兄有意思,這在他們二人之間不是秘密,只是她的師兄一直沒有正面回應過她,她也一直等著。

今晚這個事情本來是可以順理成章的酥黃思蘭的願,可是她表現得卻有些為難,似乎並不想跟她的師兄有親密的舉動。

最後還是一副很為難的神情跳上她師兄的懷抱,雙腳沒有用力夾住而整個人下滑,她師兄只能用手抬著她的雙腿。

旁邊有個旅館,她師兄抱著她走了進入,從褲兜里掏出五百塊錢拍在前台就上了樓梯。

收錢的是個婦人,對於這種情況她見多了,不過這樣大方的客人倒是少見,她這裡最貴的房間也就168塊,所以起身也小跑上去給他們開門。

開了門之後,也不問身份證什麼的,直接就離開了。

裡面是一間特殊的房間,大圓床,紅色的床單被子異常顯眼,牆壁上還有各種情趣用品,皮鞭什麼的,其他的黃思蘭也不認識。

她的師兄比她還緊張,似乎很怕黃思蘭把他撲倒。

黃思蘭想著去衛生間洗把臉。

她的師兄開口說話了。

「師妹,有件事我一直沒告訴你,我不該瞞你,也應該早就告訴你的。」

黃思蘭怔住了腳步,回頭問道:

「師兄,是什麼事?」

或許是這個氣氛說點話會好一些,黃思蘭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我…有女朋友了。」

師兄低著頭,不敢看著黃思蘭的臉。

「哦,是誰?」

黃思蘭的語氣有些奇怪,好像有一絲難過,一絲憤怒,更多的是放鬆。

「你還記得嗎?五年前…」

黃思蘭沒想到是她,當時她的師兄可是很討厭她的,說她驕橫跋扈,目中無人。

原來他們一直瞞著她私下有著聯繫,她的師兄一開始是很討厭她,可討厭著討厭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討厭就變成喜歡了。

而且他們還馬上接要結婚了,要不是這次的任務,說不定現在已經結婚了。

聽完她師兄的話,黃思蘭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感受,按道理她一直喜歡的師兄馬上就要娶別的女人了,她應該是傷心的,痛苦的,不甘的。

但是現在她發現她除了有一點點這些感受外,竟然還有一種解脫感,而且這種感覺更加強烈。

「師兄,恭喜你,終於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我祝福你跟她婚姻幸福美滿。」

她的師兄顯然也沒有聊到她是這種反應,一時之間不知道再說些什麼好。

旅館的隔音好差,旁邊傳來了那樣的聲音,黃思蘭想了想,也把房間搞得亂糟糟的,也模仿著旁邊那人的聲音叫喊著。

她的師兄明顯比她懂,直接在床上用力搖晃著,直到撞擊牆壁發出咚咚聲,這聲音持續了許久才停下來。 第535章猴子跳舞賣燒烤

聽到優美的古典音樂,猴子隨之改變動作,立馬踮起腳尖,跳起優雅的芭蕾舞!

林雪睜大眼睛:「哇!它跳得真棒啊!」

雷鋼欣喜若狂:「牛逼!太牛逼了!我作為一名舞蹈愛好者,都想拜它為師!」

林宇說:「猴子已經獲得《我是舞王》的技能,擅長各種舞蹈!」

雷鋼忙說:「換一首民族歌曲,讓它跳個民族舞。」

誰知,林宇關閉音樂,笑眯眯地說:「猴子太餓了,先吃飽喝足,補充體力。」

叮!《萬界燒烤系統》再次啟動!

【請主人注意!發佈「歡樂燒烤馬戲團」的第一項任務!】

【七天之內,舉辦一場演出,賣出5000張馬戲團的門票,每張定價100元!】

【同時,演出現場的燒烤美食生意,收入不低於五十萬!】

【演出成功后,可獲得《我是影帝》的新技能!同時也正式獲得《我是舞王》的技能!】

林宇心想,《我是舞王》技能都如此炫酷,《我是影帝》的技能肯定更加牛逼!

因此,必須及時完成「歡樂燒烤馬戲團」的第一項任務!

猴子跳完舞,累得氣喘吁吁,昂首看着林宇,希望得到獎勵。

林宇吩咐林雪,又從廚房拿來蘋果和水蜜桃,獎賞猴子。

雷鋼亢奮不已:「猴子跳舞,比美女跳舞,更吸引客戶!今晚就帶猴子去夢幻燒烤餐廳,登台表演街舞,震撼那些吃貨!」

林宇說:「在夢幻燒烤餐廳表演,場地太小,觀眾太少!我計劃,七天之內,籌備一場演出,賣出5000張門票,每張定價100元!」

雷鋼飛快地計算,眼睛發亮:「門票收入,高達五十萬元!」

林宇說:「演出的同時,賣燒烤美食,收入至少五十萬!」

林雪說:「這意味着,5000名觀眾,每人至少購買100元的燒烤美食。」

林宇說:「對!這次演出,咱們的目標,是一百萬元!」

雷鋼問:「為什麼定在七天之內呢?」

林宇說:「猴子的舞蹈技能,目前只有七天的體驗期,所以,必須抓緊時間,籌備『歡樂燒烤馬戲團』的演出!」

雷鋼明白了,笑嘻嘻地說:「等於給猴子開設專場啊!」

林宇說:「現在,我不但是『夢幻燒烤餐廳』的老闆,也是『歡樂燒烤馬戲團』的老闆,首次演出,一定要提升『歡樂燒烤馬戲團』的檔次和形象!」

林雪說:「我同意!咱們不僅需要一個可容納5000人的豪華場地,還要配備華麗的燈光、高檔的音響、炫目的服裝、專業的伴舞演員!」

林宇說:「在金陵市內,豪華的演出場地很多,問題在於,這次演出的場地,還得適合觀眾們吃燒烤!」

林雪說:「是啊,5000名觀眾不能站着吃燒烤,必須有桌子和椅子!」

雷鋼撓了撓頭皮:「咱們都沒有經營馬戲團的演出經驗,怎麼運作?」

林雪提醒:「哥,你的大學同學郝劍,在他老爸的演藝公司工作,擔任市場部經理,你可以找他幫忙呀!」

林宇又想起郝劍穿越《鹿鼎記》奪舍吳應麒之後的陰險行為,心生不爽!

他搖搖頭:「暫時不找郝劍幫忙!舅舅生前,肯定有長期合作的演藝公司,我先去跟他們談!」

雷鋼說:「給猴子起個名字吧!」

林雪忙說:「叫傑寶!」

雷鋼問:「為啥起這個名字?」

林雪說:「隨口好記!」

……

下午兩點鐘,林宇牽着猴子傑寶,走進市內的一家大型演藝公司。

老闆王濤,曾是舅舅的商業合作夥伴。

寬敞明亮的會議室內,王濤正跟幾個員工聊天說笑。

林宇敲門而入,禮貌地問好,直接說明來意。

「王總,我是『歡樂馬戲團』吳總的侄子,想給猴子傑寶舉辦專場演出,需要可容納5000人的豪華場地,同時,向觀眾們出售各種燒烤美食……」

林宇語速不快不慢,闡述自己的要求。

王濤年約四十歲,腦袋禿頂,肥頭大耳,靠在椅背上,叼著香煙。

他聽完之後,表情不耐煩地說:「你舅舅去世了,歡樂馬戲團都倒閉了,還演個狗屁!你閑得蛋疼,逗老子玩呢,居然讓我幫你耍猴戲?還特么在現場賣燒烤?虧你想得出!」

旁邊的一個女員工,咯咯直笑:「這人是個神經病吧,給一隻猴子開設專場,準備賣5000張門票?必須專業的燈光音響和伴舞?太奇葩了!」

林宇淡定地說:「實不相瞞,我經營一家燒烤餐廳,所以,想把燒烤生意和馬戲團演出相結合,滿足觀眾們的視覺需求,也滿足他們胃……」

「滿個鳥毛!」王濤打斷林宇的話,「5000名觀眾,邊吃燒烤,邊看一隻猴子在台上翻跟頭?那畫面,我都不忍直視!真特么既搞笑又尷尬!「

對面的短髮男員工,也鄙視着林宇。

這傢伙故意問:「你的猴子,準備表演什麼精彩的節目?它是孫悟空嗎,會七十二變?」

林宇笑着說:「其實,傑寶是個舞王,它擅長各種舞蹈!比如,街舞、芭蕾舞、民族舞、森巴舞……」

「卧槽!還特么森巴舞!」王濤翻了個白眼,無比傲慢地說,「這隻猴子,如果會跳街舞,我就喊它一聲親爹!」

短髮男員工忙說:「我喊它一聲親爺爺!不,喊三聲親爺爺!」

面對冷嘲熱諷,林宇並不惱火。

他濃眉微揚:「王總,你們是人類,怎麼能認猴子當爹當爺爺呢?」

王濤的眼睛一瞪:「你的猴子如果不會跳街舞,你跪下喊我一聲親爹,給我嗑三個響頭!」

林宇內心暗罵,狗眼看人低的王八蛋,老子讓你當眾丟臉!

王濤說:「咋滴,你不敢?」

林宇說:「我不是不敢,而是擔心你耍賴,不肯對猴子喊親爹!」

王濤忙對員工們說:「你們都用手機拍攝,當見證人!」

一個胖乎乎的女員工說:「好的呀!我要拍下這個神經病的醜態!」

林宇不再多言,拿起手機,播放一首勁爆的音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