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老者這一番話,看起來有道理,但細心一想,道理又不在這裡,讓何坤有點百思不得其解,估計真的如太上長老說的一般,太過愛子心切了,所以一時半刻之中,都沒能參透個中的玄機吧。

「梁榆……他的來歷如何,我不清楚。最起碼,我沒能看出太多的東西,只是知道他剛才之所以能夠活動,完全依賴了一件可以削弱元師威能的寶物,除此之外,就沒有太多線索了。」看了一眼何坤,老者繼續說道。

「不過在對方意圖未清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分作兩種情況來看待。第一,就是他的修為沒有隱藏……若然這樣,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了,要知道進入到天碑之後,不可能只有天兒二人與他一起,所以無妨;第二,就是他隱藏了修為。」老者淡淡說道。

「隱藏了修為……必定是圖謀一些什麼。可是連我都能夠瞞過,說明他已經非常厲害了。這樣的人物說會從天兒等人身上圖謀什麼,實在不太可能啊。因為他們的事情,我們最清楚不過。」頓了一頓,老者接著說下去。

「除非……他看出了平兒有些不凡。」說到這裡,老者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閃了一下,而何坤的眉頭一動,又神色凝重了起來。

與此同時,剛好返回到自己住處的梁榆,在將門扉閉上之後,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六道子,對於何平這個女子……你有沒有看出一些什麼?」

前夫夜來襲 主人,雖然不是十分肯定,但有些眉目。」六道古獸在儲物袋靈光一閃之餘,回話說道。

「說說看。」梁榆說道。

「如果我沒有看錯,應該是萬寶之體啊。」六道古獸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 「果然是萬寶之體。」梁榆輕聲說道。

記得第一次見到何平的時候,他就覺得有點奇怪了。

九子圖……居然有反應。

按理來說,這傢伙只會對靈物一類的天材地寶感興趣才對,怎麼會對活人有意思了?

不過既然是萬寶之體,那麼一切就說得通了。

這一種體質非常特殊……顧名思義,有著這一種體質之人,會透著一絲若有若無,近乎於寶物的波動。

同理,由於這個原因,所以何平多半會對寶物一類的東西有著極強的感應,幾乎一看一個準。

都市之我就是神豪 ……不,應該說既是優勢,又是弊端的地方。

它一旦大成……可以當成任何寶物的材料,與之融合在一起。


雖說僅限於修補一類的用途,但這個說法已經足夠驚人了。

若是被旁人知道何平是這樣的體質,想來她的命運從此多舛啊,一個何家,絕對護不住她。

「只是現在她的體質還沒有覺醒吧……我都是依靠九子圖的一絲感應,方才看出一點端倪。」梁榆摸了摸下巴,這樣想道。

「嗯……若非主人提醒,我刻意觀察了好一陣子,都沒有發現那一絲奇異的感覺。還是將種種跡象聯繫起來,才有了萬寶之體這個結果呢。」六道古獸連忙應道。

「和這樣的女子結伴而行,多半會是好事吧。」梁榆自言自語道。

「應該會是好事。」末了,不知道為什麼,梁榆又補上一句。

隨後的一段時間裡面,除了平日商量天碑之事以外,梁榆卻是在屋子裡面寸步不離。

在這之中,通過對資料的翻查,梁榆卻是得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情報……假如隕落在天碑之中,不久之後,屍體就會自然消失不見,不知道去了哪裡,連丁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故而,每一回進入天碑,最不可能碰見的,就是前人留下的屍骸了。

「真是一個古怪的地方啊。」對此,梁榆沒有多說,只是低喃了一句。

很快,月許的時間一晃而過。


說起來,這天碑之事,真是多半看運氣。

因為和不少遺迹相悖,天碑會在出現的剎那朝著月靈之地投放令牌,代表進入的資格,而在三個月之後,則會一定開啟。

這一種開啟,只會一次,開啟之後的一年,天碑都不會有任何變化,但一年過後,就會將裡面的活人拋出,接著隱沒開來。

過去有過第三步之人想要探知天碑的秘密,最終卻是重傷而歸,所以久而久之,就無人提及天碑的秘密了,該歷練的歷練,該尋求造化的,尋找造化。

又一天,梁榆剛剛打坐完畢,門外卻傳來了叫喚聲:「梁榆兄。」

是何天的聲音,而梁榆在聽完之後沒有遲疑,直接起身外出,與之匯合了起來。



因為幾天之前何天就已經親自來通知了,說會在今天前去天碑。

依照諸多強者推斷,大概會在這幾天開啟,所以提前過去,又是必須之事了。

「何天兄,還有……何平小姐。」梁榆問好道。

「梁榆兄。」

「梁榆公子。」

回了一句,何天又抬眼看了看天色,笑道:「時間不早了,不如我們現在就出發,前去天碑的位置?」

「好。」梁榆當然不會有什麼反對之言,一口答應下來。

天碑距離萬象城不近不遠,差不多三天的時間,而梁榆本來是準備前去看上一看的,但遇上了何天兄妹,所以計劃又擱淺了,直到現在為止,方才第一次過去。

不過影響不大,反正像是天碑這一類的東西,古往今來,必定被無數強人研究過,露出端倪的地方,都被人發現了,而隱秘的地方,大家都看不出來,說是你去了能夠看出,又是騙人的了。

所以,梁榆即使提前去了,都是轉一圈,又回來的,不會花費太多的精力在上面。

三天的時間匆匆,在趕路之中,眨眼即過。

當梁榆一行人緩緩降落的時候,一座幾乎貫穿天地的石碑附近,早有不少身影佇立,目的相同,都是坐等天碑開啟!

這一回,與梁榆等人同行的何家之人不多,除了何家兄妹之外,就是一位玄境之修與幾名靈元境的男女陪同了。

按照他們的說法,這一趟天碑之行,還約了另外幾個交好的世家一同出發。

既是歷練,又是爭鬥,這一種事情在家族之中屢見不鮮。

「家族么?」輕聲說了一句,梁榆又將目光落在了天碑之上。

天碑……高大,足有百丈之高!

通體古樸無華,唯有一抹歲月的滄桑鐫刻在上面,讓人看了第一眼,就神色凝重,無法說出更多的東西。

不僅如此,一股近乎於洪荒時期的波動滲透而出,又讓梁榆不由自主地雙目凝起,久久不能言語。

「何天。」忽然,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側邊傳來,打斷了梁榆的思緒。

轉頭看去,只見一名容貌不差,而且滿臉笑意的女子正朝著自己這一邊走來,她的一身花裙子尤為扎眼,引人注目。

倒不是說不好看,反而是因為太好看了,所以才會讓人看過去的同時,眼神變幻。

「這是我大哥的未婚妻,梁榆公子若是稱呼的話,就喚她一聲雨竹小姐即可。」像是看出了梁榆的心思,何平在旁邊輕聲說道。

抬眼看了一下,發現身旁女子竟是比自己還要高上半個頭之後,梁榆唯有無奈一笑,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這一名叫做雨竹的女子到來,卻是讓何天的臉色立刻一苦,但是很快,又改作了一抹笑容,和對方說起話來,道:「竹兒,沒想到你竟然這麼早就來到了。」

「這是自然的啊……要與我未來夫婿一同歷練,我可是期待了許久呢。」絲毫不顧旁人的眼神,雨竹一手挽住何天的手臂,笑吟吟地說道。

對於這一種男女之間的情話,梁榆興趣不大,所以很快又將注意力移向了另外的地方。

今天前來的強者……極為不少。

第二步,甚至第三步都有!

雖然藏匿了起來,旁人發覺不得,但以梁榆的修為怎麼可能看不見呢。

但是,他依舊掃了一眼,就移開了眼神,避免與對方對上。

因為在天碑開啟之前,他可是不想惹上太多的麻煩啊。

隨後,在幾人的等待之中,與何家約好的幾個世家之人,又陸續到來。

先是何天的未婚妻雨竹小姐,然後就是南宮家的三姐妹,一個清冷,一個嬌俏,一個美艷,直看得旁人移不開目光,最後就是一位來自上官家的女子。

這一位女子……讓梁榆生出了一絲異樣。因為她與自己在天元域的一位友人名字相近,喚作上官清。對於這一位上官家的女子,梁榆有點看不透,但由於自己與在場的幾位多是過客罷了,所以又沒有在意太多。

只是這麼看了一番,梁榆的臉色又頓時古怪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這一群聚集起來的家族小輩這麼陰盛陽衰,除了他這個外人,就是何天一個男子,而且還是與這個叫做雨竹的女子有了婚約……這樣的組合,真是讓人搞不明白啊。

不解歸不解,但梁榆只是藉助這一個身份混入天碑而已,所以多餘的事情,無所謂了,無須在意太多。

至於後來到達的幾人,對於梁榆這一個何天尋來的幫手不禁多看了幾眼。

無論是哪一個,最先都是露出一絲不屑,但是在知道梁榆能夠在何坤的威壓之中取走令牌,又忍不住微微張開小嘴,一臉驚訝。

因為何坤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第一步巔峰,放眼同等的勢力裡面,都是不弱了,而梁榆不過區區一個元丹巔峰卻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方,著實是讓人驚嘆啊。

當然了,為了避免一些多餘的麻煩,何天沒有將天狗寶玉的事情說出,反正梁榆可以幫助一二他們即可,無須多說。

本來按照梁榆一行人的想法,是在天碑開啟之前安靜等候,到時候進入就可以了,但這麼一支陰盛陽衰的隊伍,說是不引人注目,就是騙人的了,所以梁榆幾個還沒有安靜一刻鐘,就已經有人找上門來。

「哦?這不是何天嗎?嗯……還有何平小姐,一段時日不見,又是俊俏了許多啊。」突然,一道噙著一絲壞笑的聲音在梁榆幾個的背後傳來。

回頭看去,卻是發現幾名世家子弟正笑吟吟地邁步走來,而他們的身後,無一例外都有護衛跟隨。

「原來是你們……怎麼,這一趟天碑之行,你們又要去么?」何天淡淡地說道,顯然與來人是認識。

「何天,怎麼這樣冷淡……還有,什麼叫我們又要去?你的實力不見高我們多少,少在這裡囂張!」剛才說話之人說到最後,更是化作一臉兇狠,來者不善。

見此,何天這一邊的人馬儘是動了起來,心照不宣當中,就站在了自家主人的身後,為他們造勢!

今天天碑未入,切莫不可輸了氣勢,否則到了裡面,還不是被眾人盯上的下場?

這樣還歷練個什麼啊。 不過既然上門找事,何天這一方動了,自己這一邊不可能無動於衷,所以在為首幾名青年招手之下,他們後邊的道道身影又陸續上前,雙方頓時勢均力敵,形勢一觸即發!

這樣突然聚集起來的人群自然是惹人眼球的了,但是在細看一番過後,不少圍觀之人倒是認出了雙方的來歷。

一方,為以何家為首的數個交好世家,而另外一方則是朱家等幾個近年來新崛起的勢力。

不難看出,這是在找這些老牌勢力的茬,然後漲高自己的名聲。

這麼顯而易見的事情,何天等人又怎麼會看不出,所以當然不會落於人后,怎麼說都要將場子穩住了。

見狀,梁榆不動聲色。

以他這些日子了解的情況,何家等勢力大概是個怎麼樣的分佈,他已經知道得差不多了……可是他有他的目的,若非必要,還是少惹事為好。

「朱清,現在天碑開啟在即,我可沒有閑到要理會你的地步,所以在我發怒之前,你還是退下為好。」何天淡淡地說道。

在他說著的同時,後邊的玄境之修已經上前,為他助威。

說起來,實際上天碑的入口又是有著三六九等之分。

何天等人這一個位置,只能算是中等,所以聚集在這裡的勢力都相差不多,中型規模,族中至少有著一尊第二步之修鎮守,餘下的多是第一步巔峰。

「哼!何天,你以為現在還是你們何家的天下么?時代變了,風水輪流轉,今年輪到我們朱寧執掌這一帶!」朱清毫不忌諱地說道。

反正朱寧與何家等勢力不妥,想要取而代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而且在這樣之下,反倒是招攬到了不少想要掀翻何家等老牌世家的勢力到麾下,雙方旗鼓相當,所以根本無須對何天示弱!

「恬躁!當真是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何天冷笑說道,沒有給朱清半點面子。

「好!既然這樣,我就讓大家看看,我們朱寧是不是有這個資格!何天,我看你妹妹不錯, 咱們家的大師姐一心要入魔 。」話語間,朱清的視線忽然落在了何平的身上,似笑非笑道。

何平的身高本來就不同常人,和梁榆等人一站,直接就是鶴立雞群的效果,想讓旁人注意力都是一件難事啊。

聞言,何平的臉色一下子就難看了起來。

因為朱清除了背後家族較為出眾之外,就沒有太多亮點可言,個人來說,相貌平平,修為更是一般,光是靠著天材地寶達到現在這個地步而已,往後可以在元師這一條路上走多遠,可想而知。

更何況,先不說何家現在還沒有倒下,即使是倒了,都不至於讓何平到朱家當小妾這麼墮落,所以這樣的一句話,立馬就點燃了何天心中的怒火。

他的兄弟姐妹不多,就何平一個妹妹,現在被朱清這樣一說,怎麼能忍!而且朱家遲早都是他要蕩平的對象,既然如此,倒不是現在先給他們一個下馬威好了。

然而,正當何天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朱清卻是先一步冷笑說道:「九長老,替我將這丫頭抓過來。」

「是,少爺。」朱清背後的一道身影應了一句之後,就一閃而出,手掌張開,直指何平而去!

看到這裡,何天這一方齊齊臉色一變起來。

因為這一個人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們這一邊的玄境之修都反應不過來。

見此,梁榆雙目一閃,他可是要混在何家隊伍裡面進入天碑的啊,若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朱家給參上一腳,豈不是亂套了?這樣自己的事情還如何進行。

因而,下一刻,梁榆不著痕迹地腳步一動,立在了何平的身前,讓少女與這一位朱家九長老都愣了一下。

在何平看來,這一名男子修為還沒到元靈之境,而可以在她們這種勢力裡面擔任長老的,最起碼都是玄境勢力,憑著梁榆怎麼可以攔下。

可是,在這樣的想法之下,她心中又生出了一絲奇異……好像這個矮了自己一個頭的男子頓時高大了許多,她遠遠不如。

而在朱家九長老的眼中,只是一陣可笑。

即使想要英雄救美,都得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啊,區區一個垃圾都想攔他的路,真是找死了!

在這樣的想法驅動之下,九長老的手掌伸得更快了,猶如一件強大的法寶,準備先貫穿梁榆的心臟,然後將何平抓回來!

「哼!」

感受到九長老的心思,梁榆只是一聲冷哼,不退反進,架勢擺開,直接一拳轟出!

這一拳,看起來沒有太多的變化,但事實上卻連同天地元力都一起激蕩起來!

逐漸之間,在九長老的手掌與梁榆拳頭對上的剎那,旁人沒有看到有著一抹黑芒一閃而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