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美女調酒師頹然坐下,竟將眼前的一整杯原料酒一飲而盡都沒有察覺……

二人來到酒吧二樓,走進一間幽靜的辦公室,隔音效果十分不錯,隨着房間門關閉,屏蔽了整個酒吧的嘈雜,唯有致愛麗絲的音樂悠然響起,抒情、舒心……

“小七,老五的事……我很難受,但我不希望你們做無謂犧牲……”

宋陽沉聲道,聲音中充滿着壓抑,回答他的是小七遞上來的一枚金幣,上面印着一個**的圖案,看着這枚金幣,宋陽沉默。

“五哥最後留下的東西,他說一定要交給你,或許,我不應該多嘴,但今天之後或許夜組就不會存在了,包括你,包括我,也包括……那柄令人聞風喪膽的……青牙血刃!”

說完,小七單膝下跪,從懷中取出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金屬刀鞘,刀鞘之中,一柄利刃靜靜擺放,或許,在等待它的的主人。

“老大,不敗青牙不作天,不爲血刃枉爲邪!”

淚水從小七臉龐滑落,一滴一滴,晶瑩剔透,落地摔碎……

“你這是在逼我……小七……”宋陽聲音有些發顫,深吸了一口氣,點上一根紫雲,整個人都埋在了煙霧之中。

氣氛一瞬間變得詭異起來……

“爺爺,那孫子又給您來電話啦……”

刺耳的手機鈴聲打破了房間的寂靜,宋陽掏出破舊的手機按下接聽,當小七見到這個手機,卻是瞳孔皺縮,盯着手機屏幕上那破碎的一半。

“原來老大一直用着它,他忘不了……那一槍……或許,這纔是他退隱的真正原因吧……”小七喃喃自語。

“你說什麼,大小姐失蹤了,你說被綁架了?你們不是在一起麼……李悠然?又是那小子,看來還沒有長夠記性!”說到最後,宋陽眼中流露出冰冷之色。

接聽完電話,宋陽將菸頭踩滅,面無表情。

“小七,我意已決,我只想安靜的生活,曾經的兵王宋陽已經死了,現在只有地痞流氓宋陽!”

“老大?”

說完宋陽徑直走了出去,消失在嘈雜的人羣中,開着車揚長而去。

“老大,到底怎樣你才肯破掉自己的誓言,再次帶着兄弟們快意恩仇、笑傲天下……”

(本章完) 宋陽從夜殤酒吧出來就接到了白雪的電話,光從聲音就能聽出這個涉世不深的小丫頭已經急得團團轉了。林萱萱這個大小姐也不知道從哪裏找來這麼一個朋友,在心智上跟她有的一比,都屬於那種小時候過家家沒玩好的孩子。

“小雪,不用着急,你跟我詳細說說具體的情況。”二十分鐘宋陽來到了白雪和林萱萱租下來的公寓裏,此時的白雪已經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宋陽面前走來走去,苗條的身材晃的宋陽眼睛發暈。

聽着宋陽的話,白雪一屁股坐在柔軟的沙發上,臉上滿是不知所措,大眼閃爍,焦急的看着宋陽,說道:“陽哥,今天我跟萱萱本來想去做個頭發,我手機落在課桌裏了,回去教室拿,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萱萱被兩個穿黑衣服的男子拖到了一輛寶馬轎車裏面,那輛車我見過,就是李悠然經常開過來的!”

“原來是這樣,既然知道是誰那就好辦了,小雪你不用着急,萱萱畢竟是林氏集團的千金,量李悠然也不敢對她怎麼樣!”宋陽不急不緩道,心想這個李悠然還真是腦殘,來綁架女孩還開自己的座駕過來,明擺着暴露目標麼。

再說了,林萱萱身爲林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李悠然如果真的對她怎麼樣了,基本上等於找死,所以他並不擔心,不過人還是要救的。

“李悠然他不知道萱萱的身份,平時萱萱在學校十分低調,別人根本就不知道萱萱的身份,我怕……”白雪聽着宋陽的推斷頓時急得站起身,一雙修長的黑絲美腿十分惹眼,不過這時宋陽卻沒心思去欣賞這些了,也是一愣,眉頭微皺。

深吸一口氣,宋陽點點頭,自顧自的說道:“看不出來那丫頭也會低調,有意思,看來本帥哥是時候英雄救美留下一段佳話了!”

隨即,宋陽歪着腦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燦爛的白牙:“放心吧,我這就去營救大小姐,你在這裏等着!”

“就你一個?”白雪一愣,宋陽點點頭,做了個不用擔心的表情,大搖大擺的走出了房間,白雪愣了片刻,然後想了想打通了林氏集團的電話……

宋陽從林萱萱的小公寓出來並沒有立馬去找林萱萱,而是開着奧迪A6先去了家裏,取了一件黑色夾克,下身一條皮褲,還十分騷包的戴了一副黑色墨鏡,這大熱天的晚上,這副裝扮不得不說他實在是拉風到爆了,是個人看見了都會忍不住吐槽!

零點酒吧,徐強跟地主大黃三人正在一個角落裏炸金花,輸的人喝酒,此時地上已經放了二三十個空瓶子了,但是三人意猶未盡,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比鬥,爭誰最後倒下。地主畢竟是賭場一霸,這方面有着優勢,到現在佔據絕對優勢。

“傻強,地主這小子出老千了吧,怎麼每次都摸到好牌?”連續被灌了十幾瓶酒,大黃有點不幹了,這哪是打牌,分明就是一場屠殺啊,自己跟傻強兩人算是平分了那些酒了。

“對對對,一定是出老千了,搜搜,搜出來讓

這小子結賬!”傻強點頭贊同,說着就要去搜身,結果剛起身,他的眼珠差點都瞪出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個方向,地主二人疑惑的看過去,一下子也傻眼了。

只見宋陽一身黑色,戴着墨鏡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只是腳上還是那雙藍黃色的大頭鞋,站到三人面前一人給了個板栗,沒好氣道:“你們就這樣歡迎你老大的?喝酒也不知道叫我!”

傻強第一個不幹了,摸着火辣辣的腦袋,嘀咕道:“好歹我也是你未來大舅子,下手輕點啊!”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老大,你這是要去拍戲啊,新版古惑仔?”大黃好奇的問道,尤其是見到宋陽這副不知道從哪搞來的墨鏡,直接無語了。

“我看老大是要去泡妞,估計就是那個大小姐了!”地主一說話,其餘二人頓時點頭贊同,隨即熱情的給宋陽開了一瓶酒。

宋陽婉拒,待會他還要開車,不想惹出什麼事端來,說道:“酒就不喝了,回頭再喝,待會還有正事!”

“切,老大你就別吹了,你以前拯救失足少女,調戲鄰家蘿莉的時候也說是正事,這次不知道哪個可憐的娃兒要倒黴了!”地主哀嚎道,對於宋陽這個老大實在是太瞭解了,以前做的每一件事可以說都是給他們這些做小弟的摸黑啊,搞得他們都不好意思說認識這個傢伙。

“這次真的是正事!”宋陽板着臉一本正經道,看着三個一點都不相信的小弟無奈的聳聳肩,繼續說道:“你們知不知道李悠然這個人?”

“李悠然?西海李家的大公子?”聽着宋陽的問題,大黃驚呼出聲,不可思議的看着宋陽,難道這個老大真的有正事?

“西海李家大公子李悠然,大黃這一說我還真想起來了!”地主說道,看到宋陽一副感興趣的樣子,於是接着道:“西海李家也算是西海最古老的幾個大家族之一了,現在雖然沒落了,但是在整個西海依舊是四大家族之一,不可小覷,這個李悠然就是李家的長子,據說是個紈絝子弟,幹過的壞事不少,經常強迫一些少女,據說綁架的事情都幹過!”

“綁架?那他一般綁架了少女會去哪裏?”宋陽眼前一亮,這些傢伙知道的果然比自己多,好久不活動他都快石化了!

“這個不是祕密,城西護城河邊的倉庫,那是李悠然幹壞事的大本營!”

得到這個消息,宋陽唰的一下就跑了,跟陣風一樣,地主三人愣是沒反應過來……

李悠然作爲西海的紈絝子弟,正如地主所說經常幹一些不法的事情,這件事情在業內的圈子裏面不是什麼祕密,宋陽得到消息立馬便趕了過去。

西海說大不大,說笑也不小,開了二十多分鐘的車宋陽就感到了城西的護城河,一眼看過去整個護城河邊黑漆漆的,只有一個建築物裏面閃爍着燈光,宋陽捨棄了汽車步行過去。

車燈太惹眼了,若是李悠然留了個心眼到時候他可就暴露了,萬一對方要是喪心病狂的做出什麼事情來,倒黴

的就是大小姐了,那麼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宋陽還真有點不捨。

宋陽摸到倉庫的邊角,兩個身穿黑衣的男子正在門口抽菸,顯然是守衛,看來大小姐必定在這裏無疑了。

宋陽輕輕按了一下墨鏡邊緣的按鈕,頓時眼前一陣虛幻的紅色光線出現在鏡片上,他所看的地方,一切的牆體竟然成了半透明的玻璃,露出了裏面的人形輪廓!

這副墨鏡看似普通,但是卻採用了世界最頂尖的科技,可以透視,當然如果有儀器的話還是可以干擾的,但這家倉庫顯然沒有。

“老李,你說老大非要跟那個什麼李悠然合作,到底搞什麼飛機,那個紈絝子弟算個屁!”其中一名守衛吸了一口煙,擡頭看着星空,好奇的問了一句,卻發現無人回答,向着身旁看去,嘴裏說道:“老李?”

然後,他看見的是一個拳頭,接着就滿眼冒金星,昏倒在地……

解決完兩個門衛,宋陽如獵豹一樣閃進了倉庫,在透視眼鏡的作用下,他清楚的知道了這家倉庫的佈局以及敵人數量。

這家倉庫內有乾坤,外面是倉庫,裏面擺放了一些麻袋,堆得老高,但是倉庫中間卻有一道隔牆,隔牆後面是一個套間,臥室洗手間都有,隔牆外面有兩個守衛,裏面也有兩個。

或許因爲覺得獵物已經到手,李悠然的防範措施並不是很嚴,加上門口被宋陽放倒的兩個傢伙一共也才六個人,其中裏面那兩人的身手最好。

令宋陽詫異的是,李悠然這個傢伙竟然不在,算他好運,否則非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宋陽隨便找了個石子丟了一下,那兩個站在那裏守門的就傻乎乎的過來看一下,還以爲是同伴在逗自己玩,結果一分鐘之後這二人全部躺在那裏跟周公神交去了……

輕鬆解決四個人,宋陽打開了門,林萱萱被綁在一張椅子上,雙手被縛着,低着腦袋小聲的啜泣着,絲毫不知道宋陽進來了。

“你是誰?”見到宋陽進來,那兩人頓時露出警惕之色,呵斥道。

宋陽理都沒有理他,一隻手扶着門框,摘下墨鏡,裂開嘴一笑,道:“我的大小姐,需要我幫忙麼?”

“啊,是你……司機!”顯然林萱萱壓根就沒記住宋陽的名字,只想起來他是自己的司機,這讓宋陽大失所望,不過看在對方梨花帶雨的份上就沒有計較,誰讓他宋陽出了名的憐香惜玉呢!

“這麼嬌滴滴的小姑娘都下得去手,你們可真狠啊!”宋陽臉上露出譏諷的笑容,不屑的看着二人,隨即身形一動,一拳揮出!

宋陽速度極快,二人只感覺眼前一花,剛剛意識到不妙就發現自己的身子輕飄飄的飛了起來,摔落在地,眼前一黑昏迷過去……

解決完兩個螞蚱,宋陽大搖大擺的來到林萱萱的面前,邀功似得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大小姐,我來的還算及時吧,記住了,我叫宋陽,下次叫我名字,或者叫我陽哥也行……”

(本章完) 林萱萱也不是一般的女孩子,當初被李悠然的人抓來還試着反抗,但畢竟是個女孩子,三兩下就被制服了,這些人也不碰她,似乎在等什麼人。

原本已經被捆了一個小時的林萱萱心裏已經有點絕望了,心裏估摸着自己怕是要倒黴了,畢竟是女孩子,所以就無助的哭起來了。

當宋陽出現在這裏,她心裏一喜,感覺到了獲救的曙光,當宋陽輕鬆擺平了兩個壞人,她心裏早就樂開了花!

“都說王子救了公主會得到一個吻,怎麼說我也是大英雄了吧,大小姐要不要稍微感謝一下我呢?”幫林萱萱解開手上的繩子,宋陽咧着嘴笑道。

“少臭美!”林萱萱白了他一眼,破涕爲笑,撇撇嘴道,但還是好奇的看了他幾眼,自己這個司機似乎不簡單啊!

“對了,宋陽你怎麼這麼能打,你學過跆拳道麼?”林萱萱眯着眼睛,彎成了月牙狀。

“學過,快走吧,除非你想在這裏做客!”宋陽回答,心裏卻是不屑,就跆拳道館那幾下子三腳貓功夫,他還不屑與之比較。

將大小姐從這裏帶出去,還沒走幾步,警車就拉着警笛開了過來,一下子從車上衝下來二十幾個警察,團團將他們圍住,劉叔也在其中。

“萱萱!”

這時,白雪從警車中下來,驚喜的叫道,兩個女孩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簡單的說了幾句,這羣警察就衝了進去將六個小混混給抓住了,直接上了警車帶走,劉叔這時候走了過來,拍了拍宋陽的肩膀,笑道:“小夥子,我果然沒有看錯你,這次你做的非常好!”

宋陽笑笑,心裏卻暗暗震驚林家的強大,竟然這麼快就趕了過來,這消息網看來很周到啊。

接着劉叔直接撥通了一個電話,說了幾句,然後走到林萱萱身旁恭敬道:“小姐,老爺十分擔心你的安全,要跟你說幾句話!”

林萱萱撇撇嘴,想了想還是接過電話,說了幾句就不耐煩的掛了電話,劉叔見着頓時無奈的搖搖頭,拿起電話又交談了幾句,忽然將視線轉到一旁的宋陽身上,面色有點古怪。

“小夥子,老爺有話要跟你說!”

林天豪?那可是呼風喚雨的大人物啊,竟然有事要說,疑惑的接過電話,喂了一聲。

“小夥子,這次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你做的不錯,比我那些不成器的手下強多了,我要好好感謝你啊!”電話那頭說道。

宋陽一聽連忙客氣道:“老闆您太客氣了,這都是我分內的事情,應該的,應該的!”

“哈哈哈,好,你小子不簡單啊,聽說人都是你制服的,想必你的身手不錯,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貼身保護萱萱!”林天豪說道,語氣中透出一種霸氣。

宋陽一愣,隨即說道:“老闆,我已經貼身保護大小姐了,這點不用擔心,我一定辦到!”

“不不不,你理解錯我的意思了,我說的是讓你跟萱萱一起去念大學,你的情況劉濤跟我說過,沒上過大學,想不想去體驗一下,專業你自己選,一切費用我出,而且工資翻倍!”

聞言,宋陽頓時苦笑,說道:“老闆,您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是誤打誤撞救了大小姐而已。”

“呵呵,我相信我自己的直覺,就你了,再漲一倍,三倍工資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林天豪絲毫不給宋陽拒絕的機會,直接開出了高價的工資。

宋陽嚇了一跳,他沒想到自己這一句恭維的話竟然多了一倍工資,這可是三萬啊,也算是高薪了,這下子頓時打動了他。

再者,其實進大學在他看來挺不錯的,至少每天都有美女看,現在的大學可是天堂啊,學業不重還到處都是消遣,說不定哪天狀撞了桃花運還能結實一些美女。

跟着林萱萱這個大美女也不錯,至少每天都有白嫩嫩的小腿看了,還有白雪,這兩個嬌滴滴的美女可是兩道亮麗的風景線啊,夢寐以求多少年了!

強行壓制住自己心裏的激動,裝作有點爲難的樣子,一本正經道:“老闆,既然您這麼看得起我宋陽,我自然不會推脫,但是我好多年沒有摸過書了,我也懶得再去碰書……”

“既然如此,你放心,我給你自由,學校那邊我會去打個招呼,學業不會有任何難度!”

聞言,宋陽也就不推脫了,對方說話都這麼直白了,自己也沒必要拐彎抹角,答應下來,想想這件工作還真不錯,進大學泡妞還不用出錢,最重要的是還不需要擔心掛科!

掛了電話,宋陽直接沒有什麼事情了。 替嫁嬌妻:冷情凌少腹黑寵 警察這裏已經抓獲了不法分子,心裏高興的很,劉叔則跟着警察上了車,處理一些事情。

宋陽直接送林萱萱二人回去,在路上將他要去學校的事情說了一遍,哪知道林萱萱不僅沒有反對嗎,而且欣然接受了,當宋陽看到對方眯着的月牙眼頓時覺得有點不詳的預感。

“去哪裏?”路上宋陽問道,這是林萱萱的心情已經好很多了,一路上跟白雪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甚至提到了購物的事情。

“去公寓吧,那裏好。”林萱萱說道,隨即跟宋陽報了一遍公寓的住址,其實宋陽之前就去過了,駕輕就熟的找到了地方。

病嬌重生守則 無情卻道有情痴 上一次進來是因爲林萱萱出事,當時白雪急得團團轉,宋陽都沒有時間看一看公寓的情況,這裏竟然是標準的兩室一廳一廚一衛,其中一個房間是林萱萱的,另一個則是白雪的。

將二人送到,宋陽就要離去,這時林萱萱卻攔住了他。

“喂……宋陽!”

“怎麼了?”宋陽有點疑惑的轉過頭,正對上林萱萱一雙清澈動人的大眼睛,一閃一閃,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輕咬着貝齒。

“你可以留下來陪我們麼,今晚剛受了驚嚇,我怕……那個……你可以留下來麼?”林萱萱的話語十分具有殺傷力的,宋陽當場就差點失血陣亡了,這妞別看平時衣服刁蠻潑辣的樣子,裝起萌來還真不是蓋的,如果頭上再套一個貓女郎的髮卡那就要人命了!

шшш▲T Tκan▲¢o

“噗,我去,這是要送上門的節奏啊,我了個天啊,我宋陽上輩子積了什麼德啊,一下子送給我兩個大美女,我怕我吃不消啊。美女主動邀請,怎麼能拒絕!”宋陽心頭火熱,這個大小姐竟然邀請自己進去住,這是要獻身的節奏麼?

“喂,宋陽……你怎麼了?”

林萱萱二人只見他眼睛漸漸圓了,流着口水,好像看見了棉花糖一樣,十分疑惑。

“哦哦,沒事,那我晚上睡哪?”宋陽輕咳一下掩飾尷尬,隨即問道。

“我房間!”林萱萱微笑道,眼睛完成了月牙狀,十分俏皮,接着慵懶的扭了扭腰,飽滿的胸脯看的宋陽眼神一呆,隨

即露出迷人的微笑,道:“我先去洗澡了,全是汗,臭死了!”

噗!

宋陽鼻血差點噴出來,大小姐讓他睡在自己的牀上,而且……她還去洗澡了!這,宋陽有點承受不住這種衝擊了,一想到那些美好的事情,心裏就是一片火熱,恨不得立馬衝進去浴室跟大小姐好好探討一下洗澡的祕密。

當林萱萱穿着一件天藍色睡衣走了出來時,常峯差點流鼻血,那睡袍只打到臀部下面一點點,露出兩條十分修長的雙腿,每一步邁動都盡顯風韻,泛着迷人的光澤。

“看什麼呢,色狼!”林萱萱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宋陽,後者的眼都圓了,口水直流的樣子,跟尋常那些見到自己的男生一個樣子。

不過出奇的是,林萱萱發現自己竟然沒有生氣,反而有一些自豪,稍稍挺了挺胸,睡衣不小心露出一角,露出一抹驚人的白色,然後……噗的一聲,某人感覺自己鼻血噴涌而出……

當宋陽也洗了個澡出來,林萱萱二人已經回房休息了,很明顯一天下來她們已經很累了,而註定讓宋陽失望了,林萱萱並沒有去給他暖牀,只是他多想了。

因爲睏意,宋陽也沉沉睡去……

夜,漸漸深了,月光如流水一般傾瀉而下,灑落在小區的草坪上。

西海一家夜總會的包房中,李悠然一臉鐵青的站起身來,將手中的杯子啪的一聲摔碎,滿臉猙獰。

“李少,這是怎麼了?”他的旁邊,那名妖豔的女子笑道,一隻手攀上了李悠然的肩膀,輕輕撫摸。

“媽的,林萱萱那個小婊子跑了,被警察救走了!”李悠然怒氣衝衝道,最讓他生氣的是,自己的祕密基地竟然也被端了,直接查封,讓他心裏很不是滋味。

“什麼,你說林萱萱跑了,這不可能啊!”那妖豔女子詫異道,但是心裏卻是一陣慶幸,這樣也好,林萱萱跑了,那今晚李少總該留下來了吧,到時候陪睡了一晚又是好多的錢財,足夠她消費好久了!

“聽線人說,在警察去之前就被人給端了,否則還是來得及撤離的!”李悠然咬牙切齒,眼中充滿了怒火,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嚇得周圍一羣手下寒蟬若驚。

“李少,是誰這麼大膽,敢跟你作對?”這時,李悠然的以爲狐朋狗友說道。也是西海一名有名的紈絝子弟。

“宋陽!”李悠然咬牙切齒道。

聞言,那名公子哥微微皺眉,頭腦風暴了一下確定不認識這個宋陽之後,不以爲意的笑着說:“區區一個宋陽而已,我韓易幫你解決,我家那老爺子說過,整個西海只有一個人不能惹,據說是個什麼土皇帝,除了他我韓家還沒爬過誰!”

“如此甚好,那就有勞韓少了!”一聽韓易要出手,李悠然喜出望外,別人或許不知道他韓易是誰,但是他知道,別說在西海了,就算是在華夏燕京他韓家偶有一席之地!

如此大人物願意出手一次,這個叫宋陽的壓根就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簡直就是找虐的!

“李少客氣了,螞蚱一隻而已,來來來,繼續玩,別掃了興致!” 調頻魔法系統 韓易滿不在意道,時不時將目光在李悠然身邊的妖豔女子身上打着轉,李悠然頓時瞭然,嘴角露出會心的笑意。

伺候好韓易,李悠然眼中的暴戾之氣更濃,嘴角露出冰冷,喃喃道:“宋陽……我李悠然可不是這麼好得罪的!”

(本章完) 或許因爲太累了,宋陽一夜睡的很安穩,竟然出奇的沒有做夢,這讓他免不了一番失望,原本還打算去夢裏跟周公的女兒約約會,調戲調戲蘿莉女王呢。

“姓宋的,快給本小姐滾起來,太陽都曬屁股了,這麼能睡,以後怎麼保護本小姐的安全!”

宋陽還在流着口水,林萱萱刁蠻的聲音就傳了過來,聽着他一陣頭大,轉過身不理會繼續睡,這次說什麼都要去跟周公女兒約會一下。

見宋陽轉過身不理會,林萱萱柳眉一豎,冷哼一聲,雙手叉腰小跑到另一邊對着宋陽幾乎虎吼,頗有河東婦的架勢!

這次宋陽更乾脆,直接將頭埋進枕頭裏,任憑林萱萱喊的口乾舌燥硬是雷打不動!

“你,好你個宋陽,本小姐要炒了你!”林萱萱氣呼呼道,這是他一貫的殺手鐗,動不動就要炒了司機兼職保鏢,之前那十二個司機就是這麼被炒掉的,實在難纏的就來個仙人跳,可宋陽硬是沒中計。

但是林萱萱知道這傢伙最在乎的是錢,況且昨天她那土豪老爹已經將宋陽工資漲成三倍了,容不得他不在乎。

結果……還是不理!

“呀,宋陽你這傢伙快起牀、快起牀……”林萱萱抓狂了,像只憤怒的小獅子,不由分說的抓住宋陽的被子一角,猛力一扯!

譁!

林萱萱呆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