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30 日

羅臨淵森然道:「陳寧董天寶,看來你們自知必死,所以主動出城來送死。很好,看在你們有這點覺悟的份上,我給你們機會自裁,留你們全屍。」

陳寧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裏攔截羅臨淵,不過是覺得羅臨淵帶着支出殯隊伍上門找茬,太過霉氣,而且怕驚嚇到家人而已。

沒想到羅臨淵竟然解讀成他們是來主動受死的!

陳寧負手而立,淡淡的道:「我曾警告過你們羅家,不得踏進中海半步,否則殺無赦。現在我看在你們還沒有進入中海市的份上,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

羅臨淵此次率眾前來中海,揚言要把陳寧跟董天寶還有宋仲雄碎屍萬段的,他剛才說給機會陳寧自裁,可留全屍。

沒想到,陳寧竟然反過來說要給他們機會?!

羅臨淵怒道:「你給我們機會,什麼機會?」

陳寧平靜的道:「最後活命的機會。」

羅臨淵怒極而笑:「哈哈,我看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我盡起羅家精銳,此番前來,就是要滅你們滿門。是我不給你們任何人活命的機會,不是你給我們活命的機會!」

滅門!

羅臨淵這話,觸動了陳寧的逆鱗。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陳寧冷冷道:「本想給你們留條活路,可你們偏自尋死路。」

羅臨淵森然一笑:「黑白無常,送他到極樂往生。然後我們再進入中海市,屠戮他們滿門。我兩個兒子的死,要他們全家陪葬!」

「是,家主!」

身穿黑色布衣的臧東,還有身穿白衣白褲的胡閔,應聲走出。

此兩人是羅臨淵的左臂右膀,兩人殺人過百,在天海省城也算是凶名在外。

正因兩人殺人如麻,是以被人稱為黑白無常。

意思是他們出手就跟黑白無常勾魂索命一樣,從不留活口。

羅臨淵能夠在天海省城立足,靠的就是這兩個得力手下。

黑無常臧東獰笑道:「小子,準備受死吧!」

白無常也殘忍的道:「納命來。」

兩人話音落下,瞬間動了。

嗖嗖兩聲,兩人如兩道鬼影,一左一右的掠向陳寧,要用雷霆手段,當場擊殺陳寧。

陳寧冷哼道:「小小蜉蝣,也敢橫江!」

說完他抬起腳,閃電般就已經踢出兩腳。

砰砰兩聲,兩腳踢中黑白無常兩人的胸膛。

黑白無常兩人狂噴出一口夾着內臟碎片的鮮血,如同兩隻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羅臨淵跟前。

兩人摔在羅臨淵跟前,嘴巴嘔出鮮血,脖子一歪,竟然齊齊當場斃命。

什麼?!

羅臨淵還有他身後的三百羅家精銳手下,全部都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

平日殺人如麻,勾魂索命的黑白無常,竟然被陳寧兩腳踢斃?

羅臨淵很快就從震撼中回過神來,他反手掏出一把手槍,黑洞洞的槍口指著陳寧。

他彷彿重新認識陳寧般,森然道:「好小子,過不得你這麼狂,原來身手這麼強,連我的黑白無常都不是你的對手。不過你身手在厲害有如何,難不成還能夠比我的槍還厲害?」

典褚董天寶還有八虎衛,在羅臨淵掏槍的瞬間,他們已經瞬間擋在陳寧前面。

作為陳寧的警衛隊員,他們時刻準備好用自己的身軀甚至是生命,保護陳寧。

羅臨淵見陳寧的手下護住陳寧,他冷笑的叫囂道:「陳寧,你這裏只有10個保鏢,加上你也不過11個人。我手槍彈夾內卻有12顆子彈,我身後還有三百精銳手下。你以為躲在後面,我就殺不得你嗎?」

典褚跟董天寶等人挺身而出,保護陳寧,是他們的本能行為。

陳寧也沒有因為羅臨淵掏出手槍,就有半點懼怕。

他此時吩咐典褚等人讓開,然後上前兩步,站在最前面。望着用槍指着他的羅臨淵,玩味的道:「你敢在我面前玩槍,還敢在我面前炫耀手下多,這是欺負我沒人沒槍嗎?」

羅臨淵獰笑道:「是又如何?」

說完,他就想要朝着陳寧扣下扳機開槍。

陳寧卻冷笑的說:「呵呵,我看你也是沒怎麼使用過槍的。你這手槍保險栓都沒有打開,又怎麼開得了槍,殺得了我?」

羅臨淵聞言一怔,低頭看他的手槍,確實都還沒有打開保險栓。

子彈還沒有上膛,並不能立即開槍。

他有點納悶,陳寧為什麼要提醒他?

陳寧眯着眼睛道:「膽敢在我面前玩槍,你真是班門弄斧,還是讓我的人教教你吧!」

陳寧嚴罷,舉起右拳,似乎是個進攻的手勢命令。

羅臨淵見到陳寧這個進攻的手勢命令,大吃一驚,立即就拉動手槍,讓子彈上膛,想搶先擊斃陳寧。

其實手槍為了預防走火,通常都有三重保險裝置的。除非早有準備,不然的話並不能第一時間開槍。

羅臨淵剛剛解開第一重裝置,他手槍子彈剛剛上膛。

遠處就響起砰的一聲狙擊槍響!

一顆子彈呼嘯而來,擊中羅臨淵持槍的右臂,一團血霧瞬間炸開,羅臨淵的右臂竟然被一槍打沒了!

「啊——」

沒有右臂的羅臨淵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不過他的慘叫聲,很快就被遠處響起轟隆隆的聲音給強行蓋過。

四輛坦克,高高的揚著炮管,如同四頭鋼鐵巨獸,轟隆隆的碾到荒野上的芒草,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四輛坦克後面,幾十輛武裝越野戰車一字排開,緊隨其後。

戰車上面,高速機槍炮都瞄準了羅臨淵等人。

武裝越野戰車後面,則是大批大批全副武裝,荷槍實彈的士兵,邁著整齊的步伐,如同鋼鐵洪流,雄赳赳氣昂昂的開來。

千米之外的十多個狙擊手,手中的狙擊槍紅外線全部打開,狙擊槍的紅外線全部集中在羅臨淵等人身上。

誰膽敢有半點異動,估計就不是沒了胳膊這麼簡單了。

更恐怖的是,天空中竟然還來了兩架武裝直升機,兩架直升機的高速機槍炮,瞄準了羅家眾人。

誰如果望向開車逃跑,那麼估計要人車俱滅。

其中一輛坦克上,一名手持無線通話器的迷彩服校官,大聲的命令道:「封鎖現場,一隻鳥都不能飛出去。」

很快,兩千多名士兵,把羅家眾人,徹底包圍了。

迷彩服校官從坦克上跳下,快步的奔跑到陳寧面前,啪的敬禮,響亮有力的道:「報告首長,猛龍特種兵團已經進入指定作戰區域,現已包圍敵人,請指示。」

咔嚓咔嚓!

現場響起一陣震撼人心的子彈上膛聲音,兩千名士兵,齊齊吼道:「請首長下達指示!」

一股股尿騷味,在羅家眾人之中瀰漫開來。

這些平日不可一世的傢伙,竟然有不少人當場嚇尿了。

就連羅臨淵,也因為被深深震撼到,而忘記了斷臂的劇痛。

他張大嘴巴,望着被稱為首長的陳寧,聲音顫抖的說:「你你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物?」

千千 可是到底是什麼樣的仇恨能讓喬夜宸這麼對一個女孩子?

雖然他不是心慈手軟的人,但是也不會無緣無故的這樣對一個女孩子。

「我說你們兩個之間到底有什麼過節?」

喬夜宸將視線從路棉心的臉上移開,眼神是這樣的冷漠,即便在這麼炎熱的天氣,都能讓她感受到陣陣寒意。

「別廢話,別回去了,你走不走?」他這話是對凌軒說的,語氣很冰冷,態度非常不好。

凌軒已經很久沒見過喬夜宸的心情,這麼不好過,知道這種時候最好不要惹他,否則有他好果子吃。

他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塵土,對路棉心笑了笑說道:「有時間再聯繫,那我們就先走了。」

此時路棉心被嚇得根本說不出話來了,也無法給予任何的回應,就只是僵硬的想要勾一下嘴角,都是那樣的難。

看著他們兩個離開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路棉心,才慢慢的回過神來,氣喘吁吁的彷彿經歷了一場浩劫。

於小婉走了一圈都沒有找到路棉心,最後在操場上找到了。

她立刻興奮的跑了過去,手裡還拿了一個小本本。

「棉棉,你不是說你有事情要回去一趟嗎?你怎麼還在學校呀?剛才我聽其他的同學說你在這邊跟兩個帥哥聊天,就過來找你了,帥哥呢?」

路棉心盡量的壓制住自己的情緒,不讓任何人發現她的秘密。

「哪有什麼帥哥,別聽人家亂說,只不過是兩個學長過來問我點事情而已。」

於小婉也沒有多想,畢竟路棉心也不是那種花痴,跟她可不一樣,她看見帥哥完全沒有多大興趣。

「那你的事情辦完了嗎?」

路棉心點了點頭,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了。

於小婉這個人有些神經大條,路棉心之所以願意跟她交朋友,就是因為她這個人性格比較直爽,而且比較熱情,跟她這種慢熱的性格形成鮮明的對比。

總是很容易被她熱情的情緒感染,所以跟她在一起覺得特別開心,也不會有負擔和煩惱。

「棉棉,你不知道剛才我近距離看了一下凌軒和喬夜宸,兩個人比電視上帥多了,看到我一直都小鹿亂撞,我還要了簽名呢!」

說著,於小婉拿過了一個看著非常好看的本本。

本以為裡面應該是筆記之類的,畢竟剛才那些學長和學姐講了很多有用的東西,很多同學都把覺得有用的東西記錄下來了。

可是當路棉心翻開了之後,吃驚的發現裡面根本不是什麼筆記,而是寫真……

這時於小婉自己製作的寫真,上面都是她從網上下載下來的照片,自己列印出來的。

這個本本裡面貼的全部都是喬夜宸和凌軒的照片,還有一些有關他們的新聞。

剛才她要到了喬夜宸的簽名,卻沒有要到凌軒的簽名。

喬夜宸幾個大字,非常好看的,寫在了筆記本的正中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