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3 日

羅納威星人安德魯,一個大腦袋,像是傳統幻想的外星人形象,喜好腦力活動,比如說圍棋,喜歡和自家飛船的人工智慧進行博弈。

但又覺得還是跟生命體下棋更有意思,於是壓制棋力,和一堆公園裡的臭棋簍子下。

至於為什麼想要征服地球……說出來可能沒人信,他只是想讓全球人類都進行下棋活動。

肖龍:?_??

是我瘋了還是你瘋了,還是這個宇宙瘋了?

至於最後一個就更扯了,梅洛羅星人佩吉娜。

三個奇葩里的唯一女性,還意外長得很甜美,本來身姿還長的很婀娜,頭部看起來有點像是蜂鳥。

她的目的就很離譜,只是單純想要找個對象,又覺得一個個去找太麻煩,所以決定征服地球,直接開啟選拔。

肖龍:「這就……╭( ̄▽ ̄)╮離譜!」

現在三個人就在他麾下幹活,還有工資……別看這三人整的很猛,上來就要征服地球,但其實都很窮。

在地球連假證都辦不起,更不要說外星販子的辦居住證渠道。

真以為tpc不知道這些外星人?只是與一些中立或是友善的外星人合作了,建立一個隱蔽的居住區了而已。

而巴爾坦在獵殺外星人的時候,也有順便做一做外星販子那邊給出的懸賞,挑一些危險分子。

這次這個拐賣地球人的外星小伙,就是巴爾坦從懸賞單上看來的。

至於卧龍鳳雛還有個臭皮匠,在巴爾坦手下幹啥……

看看後勤組多出來的三個成員就明白了,就三天不到,一個普通的巡邏任務,飛燕一號又又出問題了。

這次還好沒墜機,只是引擎在飛行時,被不明氣體侵入,導致零件損壞造成了引擎失靈和部分機體外殼因為降落摩擦了一下,而受損。

三個外星卧龍鳳雛雖然窮,但母星科技還是蠻行的,這個世界的巴巴爾星人也主要以變身和科技聞名外星之中。

雖然幾人在母星都是半學渣,但這麼多年闖蕩,加上母星的知識,修個飛燕一號還是洒洒水。

成功降低了肖龍這位飛燕後勤組組長的工作量,別說,這三人還蠻樂在其中的,畢竟終於不用餓肚子了……

所以這三個奇葩是吃啥熊心豹子膽了,居然敢有入侵地球這種奇葩的想法為自己實現幻想?

另一方面,除了原住民以外,還是有不少都市的居民找到了巴爾坦。

因為巴爾坦在行事中總是似有似無,留下了都市才懂得訊息,讓一些居民,就像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下就找上門來了。

算是讓肖龍計劃里,掌握這個世界居民動向的目的,達成一大截。

現在居民里,已經隱約以巴爾坦分身為首了。

畢竟巴爾坦實力數一數二,在這個世界的名頭也是絕對的第一名。 秦天這才看向了鐵凝霜,朗聲道:「天罰,便是閻王殿的原形。」

「閻王殿?」鐵凝霜驚道:「就是那個亦正亦邪,令人聞風喪膽的閻王殿?」

秦天點頭。

不過他糾正道:「閻王殿只有正,沒有邪。」

「世人之所以覺得邪,那不過是他們行事方法比較極端。」

「但是,閻王殿有嚴格的訓令,不得傷害無辜。膽敢違反,將被凌遲處死。」

「這些年來,他們所殺的人,或者是逍遙在法律之外的惡人,或者是製造恐怖的亡命之徒。」

「每一個,都是該死之人。」

鐵凝霜道:「這麼說,你是天罰的少主,他們都是你的手下,是天罰的人?」

秦天悲痛的道:「十年前,閻王殿被有心之人陷害,幾乎全軍覆沒。」

「現在,我要帶領他們重建天罰。」

「讓閻王令,繼續成為一些奸惡之人的噩夢。」

「鐵凝霜,你不是想要追隨我嗎?」

「現在,我可以給你個機會。」

「留下來,接受訓練。考驗合格后,你就可以成為天罰的一員。」

「如果受不了這個苦,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這裏的事情,不要對任何人提起。」

「我願意!」鐵凝霜幾乎是脫口而出。

她這種被家長保護在羽翼之下的富貴女孩,從小習武,怎麼會沒有一個行俠仗義的夢?

事實上,從小時候第一次聽到「閻王殿」的名字,以及流傳的他們的一些事迹,她就怦然心動。

只不過,她一直覺得,閻王殿距離自己非常遙遠。

沒想到,今天竟然就在眼前了。

她咬牙道:「我不怕痛苦!」

「現在我知道,閻王殿都是一群有些有肉的性情中人,我願意留下來,成為你們的一員!」

「相信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

殘劍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如今重建天罰,最缺的便是人手。

而他們所要做的事情,又註定寧缺毋濫。

鐵凝霜,無疑是個好苗子。

秦天笑道:「既然如此,你就是天罰重建之後的第一個成員了。」

「我為你舉行一個歡迎儀式吧。」

說着,他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了一瓶烈酒。

殘劍等人,還以為他要喝酒慶祝。

誰知道,他擰開瓶蓋,大步走到鐵凝霜的面前。然後,把烈酒往她大腿上的傷口倒去。

「啊!」

一瞬間的火辣刺痛,令鐵凝霜差點暈過去。

她一個女孩子,哪裏受過這個。

「混賬!」本能的反應,她就要用手中的短匕來刺秦天。

秦天冷笑道:「被狼咬了,不及時處理,你會死的。」

鐵凝霜這才明白,這傢伙……是在為自己消毒!

只不過,這也太粗暴了吧!

她痛苦的臉色慘白,害怕把舌頭咬掉,急忙拉過旁邊的被子,塞進了嘴裏。

等到秦天消毒完畢,她已經滿身大汗,虛脫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就連旁邊的殘劍,都有些於心不忍。

少主真夠狠心的,對這樣嬌滴滴的美少女,竟然也能下得去手。

「我時間有限,不能在這裏多待。」

「殘叔,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對了,園區的安全設施還可以吧?我是說,這些動物會不會跑出去害人?」

殘劍急忙道:「這個你放心。周圍全都是堅固的高壓線網。」

「而且,大部分地方,都有視頻監控。」 「如真行,肯定是同意,喬褚亮以前我是怎麼都不敢想能過繼的,以前想着就算是收養一個喬寧飛就很好了,可惜正山不同意。」

說起這件事,一直是喬紅英心中的遺憾。

不然可以收養自己的侄女,她肯定不會考慮外人。

哪怕那個馮元是個男的,她也不考慮。

畢竟從血緣上講,喬寧飛可是她侄女。

「話說喬正山和王秀梅真要離婚了?王秀梅一個人帶着孩子如何過活?」

顧鐵軍也難得八卦了一下。

「現在寧紅和寧馨都已經參加了工作,有兩姐妹的補貼。

秀梅再幫人干點活,養活自己和寧靜應該不成問題。

倒是喬正山那邊,喬寧娜就是一個無底洞。

如果正山沒有打算任由其亂來,只怕以後還會出什麼事情!」

不管怎麼說,喬正山是唯一和她親一些的弟弟。

「沒有了喬褚亮對他說不定還是少了負擔。」

對顧鐵軍的話,喬紅英認同的點頭。

她不知道喬正山怎麼想的?

以前喬正山明明不是如此。

她只是姐姐,也無法幫其決定什麼。也唯有嘆氣了。

晚上兩姐妹住在一個房間。

喬寧飛抱住了喬寧馨心中也有些忐忑。

「二姐,我和你們生活在一起覺得很好,和你們在一起的這些日子,比起以往任何時候都要來的幸福。」

「以後只會過的更好。

寧飛,不管你叫誰阿母,但你始終是我的妹妹。

這一點不會變,永遠也不會變。」

喬寧馨緊緊摟住自己的妹妹。

以前喬寧馨一直想不通為什麼喬寧娜會對喬寧飛動手。

但如果這個喬寧娜是另一世的喬寧娜,沒有系統幫助的喬寧娜,那喬寧飛還會留在喬家嗎?

如果喬寧飛從小是被姑父姑母收養,那她的人生勢必會完全不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