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9 日

羅空取出自己在拍賣場里拍的藥材,以及那幾滴天空領主的鮮血。鮮血是羅空從馬志的空間戒指里搜出來的,看著這鮮血,羅空明白了,如果不出意料的話,這鮮血就是殷瓊的,因為上面流轉的氣息和殷瓊的氣息如出一轍。

「呵,沒想到變強竟然還要靠一個討厭我的人。」羅空有些頹喪。

木槿從遠處走來,她的身上還穿著羅空的勁裝,羅空還只有十三四歲,身材和木槿相差不大,所以木槿穿著倒也合身,將她傲人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

羅空遠遠地就看到了木槿,他連忙將手中的材料收起。

木槿看著羅空,說道:

「羅空,你不要擔心,我們應該不會在這裡呆太久,等到當家的來到這裡,我們休整幾天就走。」。

羅空難得地露了個笑臉,他對木槿說道:

「沒事,如果這些魔獸想要找我麻煩的話我就不會在這裡安穩地生活了。謝謝你的關心。」。

木槿將手中的食物遞給羅空,說道:

「這是我做的,還熱乎著呢,你嘗嘗?」。

羅空嘗了一口,說道:

「真好吃。」。

木槿的心裡樂開了花,她獃獃地盯著羅空,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顏色。

羅空被木槿盯得直發毛,他心想:

「莫不是我的事情被她發現了?」。

他連忙站起,拉著木槿的手說道:

「木槿小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

木槿面色一紅,連忙甩開羅空的手,匆匆地跑向遠處。

羅空眉頭皺了起來,他看著遠去的木槿,心想要不要滅口。

木槿的心情卻與羅空截然不同,她跑回自己臨時搭建的住處,捂住自己心臟位置,那裡正有一顆年輕鮮活且春心萌動的心臟在跳動著。

木槿心想:

「木槿,你怎麼能怎麼無恥,羅空可還未成年啊!」。

木槿在心裡暗罵自己,突然腦海中卻又蹦出了別的奇怪想法:

「我,我其實可以等他成年的。」。

「哎呀,他成年你都三十歲了,人老珠黃了都。」。

「其實十三歲和二十五歲只差十二歲哦,這種年齡差越往後越小。畢竟大家都是可以活幾百歲的人,那個怪物更是不知道能活到哪一天呢?」。

木槿如同一隻受驚的小鹿,她驚恐地看著門口的藍明玉,視線再往下移,發現楊定也正坐在輪椅上看著她。

楊定一本正經地說道:

「那個傢伙是個可靠的人,木槿你要是真得想……」。

「哎呀楊定哥哥,人家女孩子的事情你還是不要多過問了。」。

楊定木訥地「哦」了一聲。

藍明玉又呆了一會兒,就帶著楊定離開了。

房間里又只剩下俏臉通紅的木槿了。

……

又過了幾天,藍豪終於來了。

羅空得知了消息后也來到了銀月樹下。

五人兩獸聚在一起,聆聽著藍豪帶來的最新情況。

「天馬城已經被徹底摧毀了,所幸我天馬城拍賣行里的大部分人員皆以逃出,我已經將補貼發給他們,讓他們離開罪域,開啟新的生活了。」。

「為什麼?父親?我們的拍賣行難道不再繼續開下去了嗎。」。

藍豪看著羅空說道:

「關於這件事情,我想聽一下羅空兄弟的看法。」。

羅空正在盯著偷瞄他的木槿,突然聽到藍豪在叫他,頓時有些意外。

「我的想法?很重要嗎?」。

藍豪面色嚴肅起來,說道:「對我很重要,對他們三個也很重要。」。

羅空頓時明白了藍豪的想法,他緊皺著眉頭,不知道該不該回答這個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終於,殷瓊不耐煩了,它伸出羽翼,拍向羅空。

藍豪抽劍擋在殷瓊的面前,他說道:

「這件事情需要羅空兄弟考慮好,還請前輩不要催促他。」。

「切」殷瓊收回羽翼,依靠著銀月樹睡了起來。

羅空睜開眼睛,說道:

「我要先問您一個問題。」。

「請講。」。

「您的這個問題,有底線嗎?」。

「保他們安全。」。

「好了,我知道了,我回答您的問題,您看我說地對不對吧。」。

藍豪正襟危坐,面帶嚴肅地看著羅空。

「首先,我來分析一下罪域。這個盤桓在越國、魔獸山脈、天華國,以及離西北部的美納里帝國不足三千里的地方,竟然足足佔有三千里的土地,尤其是在這三千里地土地中,竟然沒有一絲是貧瘠的,甚至這裡還有很多軍隊管制的礦脈,竟然也能安然存在於此,這就有些蹊蹺了。」。

木槿也回過神來,她似乎明白羅空和藍豪在分析什麼了。

羅空繼續說道:

「三個國家竟然沒有一個出手滅掉他們。如果不了解這裡的情況的話,完全可以理解成這裡是一塊緩衝之地,它是一塊模糊的疆域,正是有它,戰爭才會變少。雖然它損失的生命也不計其數,但是和無數場戰爭下來消失的生命相比簡直不值一提。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自從上次拍賣會時我便不這麼想了。」。

羅空其實是通過洛克希德的行動看出來的,但是他當然不能這麼說。

他看著藍豪,說道:

「三大雄城、十大豪城、一百巨城竟然一個不落地派了人來,這就已經夠奇怪的了,而且更蹊蹺的是明明所有國家和勢力都知道了孔雀明王甲的行蹤,卻沒有任何一個甚至是帝國的勢力敢於先行出手搶奪?而是選擇了罪域作為拍賣地點?被群起而攻之當然是一個原因,但是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裡是一個巨大的棋盤,是天下所有勢力的交鋒之處,三大雄城加上裁決之劍拍賣會也只不過是這個棋盤上的四個大王,它們分別被四大帝國掌控著。」。

羅空看著藍豪,眼睛變得愈發深邃,他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裁決之間應該是北之國手下的勢力吧?」。

(本章完)

。 勞斯萊斯緩緩駛入了齊氏集團的停車場,今天是周日,公司里的人不多,但是此刻,出入的人無不是一臉凝重的表情。

蘇小荷才一下了車,保安就迎了上來,「少奶奶。」

「警察來過了?」雖然知道警察不可能說那種幼稚的謊,可她還是認真的問了一句,警察所說的每一句話,她現在都要鄭重的確認一遍。

「是,一個小時之前到的。」保安說到。

「一個小時之前到的?你確定?」一個小時之前,也正是那些帶走齊墨川的警察趕到她的婚禮現場的時間。

她是在送走賓客后再安排好一切后趕來公司的,所以,從齊墨川被帶走到現在,差不多剛好一個小時左右。

那如果警察來齊氏搜查是在一個小時之前,那就說明,警察在來齊氏搜查前,已經分成了兩隊,一隊來這裡搜查,一隊去她和齊墨川的婚禮現場帶人。

很有可能是這邊一查到東西,那邊就直接通知帶走齊墨川了。

「確定。」這麼大的事情,保安很肯定的說到。

蘇小荷微微眯眸,看來,警察事先就知道齊氏集團里藏有那東西了,所以,才分開行動。

「東西在哪裡搜到的?」

「總裁的辦公室。」

「現在還可以進去嗎?」蘇小荷一邊快步走向電梯,一邊問到,可問著的同時,也猜到應該是不能夠了,畢竟,那於警察來說,也算是案發現場。

現在,時間就是金錢,她要儘快的查明真相,以還齊墨川的清白。

「齊少的辦公室已經被貼了封條,誰人也不能入內。」

「你親眼看到他們從裡面搜出那東西來了?」

保安遲疑了一下,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是的,有一書包那麼多。」

蘇小荷眼皮突突直跳,那東西只要沾上一丁點就已經是犯罪了,一書包那麼多那可是直接死罪了。

果然,出了電梯走到齊墨川的辦公室前,就看到了門上貼著的醒目的封條。

讓她此刻就算是想進,也進不去了。

可是,事關齊墨川,她不能就這樣等在這裡。

「去調監控。」如果那東西不是齊墨川放進去的,那就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齊墨川的。

這是齊氏集團的頂樓,樓梯口和電梯出入都有監控的,只要想查,絕對能查出來都有誰拎過東西進出過齊墨川的辦公室。

「少奶奶,已經大致上查過了,除了齊少以外,進出的人,這幾天都沒有拎過象書包那麼大件的物品的。」

「他拎過?」

「拎過。」保安點頭。

「帶我去。」蘇小荷一點也不遲疑,這個時候,除了查出事情的真相,她什麼心思都沒有了。

她往監控室走,安千然也緊跟了上來。

一會的功夫,下了車的人全都跟了過去。

監控室里一時間人滿為患的感覺了。

蘇小荷揉了揉眉心,抬頭看一眼面前所有跟過來的這些最關心齊墨川的人,最後伸手一指陶嘉麒和楚子陽,「慕少和季少陪我一起看,其它的人先出去,好嗎?」

不然,人太多都擠在一起根本不方便觀看視頻。

楚子陽點點頭,「我留下。」然後轉頭問保安,「除了你,還有誰進來過這裡?」

「警察來過。」

「呵呵,這就有意思了,居然是封了墨川的辦公室,而沒有封了這個監控室,這意思是在告訴我們,查監控也還不了墨哥的清白呢。」

「那也要看。」蘇小荷語氣堅決的說道,如果有人故意陷害齊墨川,只要用心去查,總能查出蛛絲馬跡的,說完,她想起什麼的問向保安:「這些監控視頻有沒有做備份?」

「還……還沒來得及。」保安撓撓頭,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一時之間還沒想起來備份監控視頻呢。

「現在,先把公司所有的監控視頻,全都備份三份,一份交給我,一份由我代交給老爺子,還有一份……」蘇小荷說到這裡,看向陶嘉麒和楚子陽,「交給你們兩個人吧。」

「好。」保安去做備份了,而且是做整個公司監控視頻的備份,那是一個大工程。

其實他覺得只要做好頂樓的監控備份就好了,可是蘇小荷要求整個公司所有的監控視頻都要做備份。

那就做吧。

反正,除了浪費點時間以外,也沒有什麼壞處。

齊少出事了,少奶奶擔心齊少,所以,命他多做些事也沒什麼所謂,只希望齊少快點出來就好。

齊少被在婚禮現場當眾帶走,就算是媒體想瞞也瞞不了,只怕不用一天的時間,整個公司乃至整個T市的人都會知道這個消息了。

頂樓的監控視頻,蘇小荷快進的速度的看過去。

一會的功夫就看了一天的,再往前看過去,終於看到了三天前齊墨川拎著一個包走出了電梯進了總裁辦公室。

再連續快進了半個月,果然如那保安所說,看了也是這樣的結果,除了齊墨川,就沒有人拎過那麼大的包去過頂樓,進過總裁辦公室。

所以,對方作實了那些搜出來的東西就是齊墨川帶進去的也不是沒道理的。

情況越來越複雜了。

可也就是這樣的複雜,齊墨川才被帶走的吧。

不然,要是簡單的話,齊墨川早就發現了。

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東西藏到他辦公室的,也就只有他和洛風。

而洛風沒有拿過那麼大的包,進進出出都是一個公文包,根本拿不了那麼多的東西。

況且,蘇小荷相信那不是洛風做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