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1 日

罵歸罵,我可不敢違背她的意思,更何況工地現在剛開工,正是缺人的時候。

我大口吃完面,連忙趕到附近的診所打了一針吊針。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了,我拉開窗帘,呼吸著新鮮空氣想:這人啊,還是健康點比較好啊!

「磊哥,昨天怎麼沒來上班?」 蜜愛成婚 剛到工地,小周就向我揮揮手打了個招呼。

「也沒啥,就是有點發燒。睡過頭了。」我苦笑。

「這樣啊。」小周頓了頓又說道。

「對了,等下張姐過來問你你可別說漏嘴了,昨天她來,剛一進門,發現你沒在,就問你去哪了,老趙就說你出去辦事去了。還有啊,張姐,昨天下午不知道是怎麼了,一直冷著個臉,像誰欠她幾百萬似的。你可得躲著點,別撞到槍口上去了。」

「來了啊,小李。」老趙走了過來。

我笑著向老趙點了點頭,算是對昨天為自己打掩護的感謝。

「今天公司又派人來研究征地補償的事。你可千萬別像上次開會一樣睡著了啊!」老趙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不會了,不會了。」我擺了擺手,休息了片刻,幾人朝會議室走去。

「滋~」遠遠望去她的車因為急剎濺起層層灰塵。

「看來張姐心情又不美麗了。」小周小聲說了一句。

她從車上下來,沖大家吩咐道:「今天老大要來,等下先把衛生給打掃乾淨了。各位的工作服也要穿好!」

說完指了指我,示意我跟過來。

我跟她進了她的辦公室,關上了門。

她遞給我一個環保袋。說道:「知道你沒什麼錢,你的衣服我沒扔。拿走吧,我都給你洗乾淨了。」

「哦好謝謝了。」我接過環保袋不想再和她多費口舌。

「我看你……身體好多了啊。」她仔仔細細打量了我一番。

「那可不,我身體強著呢。」我看著環保袋說。

「那啥,前天晚上的事我還要跟你說一聲謝謝,要不是有你在,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或許是她平時很少跟人道謝,臉上竟有些發熱。

說實話,我一想到那天晚上,就會回想起她幾乎*的身體。還有給她穿上衣服時滑嫩的手感。 她見我半天沒說話,立刻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臉就更紅了。

她轉過身壓低聲音說:「時間也差不多了,趕緊去幹活吧。」

大家聽說老大要來,絲毫不敢懈怠,把會議室上上下下,就連平時不掃的犄角旮旯也都認真的清掃了一遍。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九點一到,小周就在大廣播里通知全員在大門口集中。

老大馬上就到!

「這樣不行吧,出現煤氣泄露這樣的安全事故,是有點嚴重的,何況我還是今天的值班人員……」

還沒等我把說完話,她就打斷了,她的精神狀態恢復了很多,慢慢騰騰地說。

「我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也是今天的值班人員,今天發生的事故如果被查起來我會一律負責,與你沒有任何關係」

這番話讓我十分不爽,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哼,為了救你我也算費了不少的勁,一句道謝的話都沒有,還用這樣的口氣跟我講話,也太人覺得惱火了吧。

於是我惡聲惡氣的說道:「雖然你是這次項目的負責人,可盛陽集團又不是你家開的,萬一瞞著上面被知道了,可是要停職停薪的,到時候我丟了工作,你來養活我?而且你現在不也沒事了嗎?」

「養活你?憑什麼!你我都不說出去還有誰會知道這事?」她逐漸激動起來,聲音愈發大了。

「總之你現在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就算你要向上級彙報,那也得等我出院。」

聽到這,我懵了,我獃獃的瞧著她,思考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她看我許久不出聲無奈的說:「還看?你現在彙報,我穿成這樣,公司派人來看到還不知道我們會怎麼想?以後我還要不要見人的!」

頓時我恍然大悟,原來鬧半天就因為這個啊!

確實,如果公司現在來人看見張大美人穿的是我的衣服,是不大好,不知道會傳出多少不好的話呢。

想到這我的腦海中又浮現出了秀色可餐的畫面,不由得輕笑了一聲。

最佳女婿 「我可給你提個醒,要是這事你敢在外面隨便亂說。」她看破了我心裡在想什麼,狠狠的瞪了一眼,轉過頭說:「我可是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她見我半天沒說話,立刻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臉就更紅了。

她轉過身壓低聲音說:「時間也差不多了,趕緊去幹活吧。」

大家聽說老大要來,絲毫不敢懈怠。

把會議室上上下下,就連平時不掃的犄角旮旯也都認真的清掃了一遍。

九點一到,小周就在大廣播里通知全員在大門口集中。老大馬上就到!

於是大家全都從屋子裡出來迎接老大。

在轎車到達以後,只見一位年齡大約50歲身著一套西裝的男子下了車。

她第一個走上前:「謝總您好。」

她與男子握了握手,以表敬意。

謝總沖她一邊微笑一邊點了點頭,表示回應。

「先進去坐吧。」這時候不知是誰喊了一聲。

謝總就在大家的簇擁下進了會議室。

此次會議,先是由謝總著重強調了工程的重要性。

隨後又詳細說明了這次工程的路線,途徑了哪些地方。

最後謝總看了看大家,表情突然比剛才嚴肅起來。

我向大家說:「這次工程不能出現任何差錯。最重要的是,我們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只能提前完成,不能拖延,多一分鐘一秒鐘都不可以!」

謝總喝了口水,繼續說道:「具體的工作安排,都會有她來調整。在座的每一位都是她精心挑選出來的人才,想必大家也不是沒有見過她的工作能力,你們能被她挑選出來,肯定每個人都有獨當一面的能力。我相信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該項工程一定會圓滿成功。」

待謝總說完過後,整個會議室悄然無聲,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說什麼又不敢開口。

她先發話了:「顧總,我們這才剛拿到圖紙,其我還有什麼情況我們都不太了解,兩個月的時間,是不是太短了點?」

謝總輕笑了一下,似乎早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

我轉身看了看安靜坐在後面未曾講過一句話的女人說:「現在我就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紀婉小姐。她將會加入這次項目,協助各位完成工作。」

大家不經吃了一驚。

眼前這個女子看上去一米六左右,身姿亭亭玉立。

身著一條杏色的連衣裙,姿態中透露出一絲溫婉,頗有南方女子的氣質。

謝總不說大家就都以為她是跟在謝總身邊的小秘書了。

聽見謝總提到自己,紀婉微微整理了一下裙擺站起,看著坐在底下的眾人溫柔大方的說道:「大家好,我叫紀婉,平時你們叫我小婉就可以了。非常榮幸我能夠參加這項項目。希望大家可以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相互鼓勵,相互進步。以最快的效率和最好的狀態順利完成整個施工任務。」

「你們還有什麼提議嗎?」

謝總左右看了看,見並無人反對便接著說:「行了今天的會就開到這裡,我一會兒還有事,就先走了。」說完大步流星向門外走去。

眾人連忙起身相送,我也緊跟其後。

等送完謝總,她叫住我說:「你先暫時把手上的工作放一放,明天跟我一起跟著圖紙上的線走一趟。」

還沒等我拒絕。

「帶上我吧。」站在一旁的紀婉開了口。

「你們跟我來。」

說完往會議室走去,兩人也跟了上去。

紀婉從包里拿出一台電腦放在桌子上,打開后捯飭了一會兒,調出衛星地貌圖,將地圖放大至一個位置說:「這個地方你們去過嗎?」

我把頭湊近電腦,盯著電腦屏幕看了會兒,隨即又把頭收回,撓了撓後腦勺不好意思的說:「這我沒去過……好像是一片樹林?」

「是的是一片樹林,那裡自然條件很差,人煙稀少,遠離人群居住的地方。這些都是我好不容易打聽來的,具體怎麼樣,我希望我們能一起去看看。」

紀婉輕身說道。 「好的紀總,我隨時待命。」我一邊挺了挺身子,一邊說道。

她見我這急著獻殷勤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白了我一大眼。

紀婉捂嘴輕笑了一聲,邊收電腦邊起身說:「我剛才不是在會議上說過了嘛,叫我小婉就可以了。以後都是共事的夥伴,叫紀總顯的多生分啊。我先走了,明早8點門口見哈。」

說完她就離開了。

她覺得自己一直在被忽視,心情愈發不美妙了。

她「哼」了一聲,語氣季度不好的說:「你再看你的眼睛都不會轉彎,那麼喜歡人家,你倒是跟上去啊。」

「我……」

我才開口,她就開口打斷了我。

「你什麼你,別人說什麼你就答應了啊,明天乾脆你倆去的得了,省的我破壞了你們的二人世界。」

我這才注意到她臉色十分不好,於是滿臉堆笑到:「哎呀,我這是不看新同事才來,人生地不熟的。才對她好點嘛。不然她回頭跟謝總說我們這的人都冷冰冰的,一點人情味都沒有,那就不好了。你就別不開心了。」

見我竟開口哄了自己,她的態度稍微緩和了一下。

她撇撇嘴,滿不在乎的說:「也是。要對新同事好點兒。不然落人口舌。那就明天見吧。」

望著她離開的身影,我覺得有幾分好笑。女人心海底針啊!

明天還不知道會不會搞出什麼幺蛾子來!但願兩位小祖宗和平相處吧。我想。

漆黑的夜晚,除了鬧鐘的滴答聲和樹枝的搖擺聲,周圍一片寂靜。靜得像一潭水,似乎所有的生靈都已經睡了,一切顯得那麼安謐。

突然「叮鈴鈴」的電話鈴聲打破了這份寂靜。

我被嚇了一跳,迷迷糊糊的朝床頭櫃的手機摸去。

「喂,是我嗎?」電話那天傳來紀婉溫柔的聲音。

「這麼晚了還不睡,是有什麼事情嗎?」我揉了揉眼睛,問道。

紀婉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那個……我突然臨時有事兒,明天去不了。不然明天就勞煩你跟曉梅去考察吧。」

她停頓了一會兒,見我並沒有回應又接著說:「這次真的不好意思了。你跟曉梅去的時候要記得多注意安全。對了,考察回來記得把結果告訴我哈!」

我半夢半醒之間只聽到「不好意思」「結果」幾個詞。

我實在是太困了,並沒有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嗯嗯,沒事兒」后掛斷了電話。

清晨,淡藍色的天空飄浮著朵朵白雲,東方出現了瑰麗的朝霞。

「主人起床了,主任起床了……」

我按段鬧鐘后,猛地從床上爬起。

看了眼鬧鐘才7點多一點。默默地又倒在了床上。我翻看手機,忽然回憶起昨晚紀婉跟她說的話,眯著眼睛好像是想到了什麼東西。

我才不要跟她那個母老虎一起去呢,這路上萬一有個什麼分歧,君子動口不動手,何況……真要動手的話……我可能還打不過她。

想到這,我搖了搖頭。

我立馬給她打了個電話:「喂,張總啊,我是我。昨晚大半夜紀婉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她臨時有事去不了了。你看,這少一個人少一分照料的,路上還不知道會出什麼樣的情況呢,要不,我們也先暫時別去了?改天又再說?」

她聽到這話,瞬間火冒三丈:「我你不就是因為紀婉去你才去的嗎,你這人怎麼一點原則都沒有?她不去會怎麼?你胳膊會少一條?還是你腿會斷一條?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要是敢不來,我看以後的日子你怎麼過!」

說完沒等我回應,便掛斷了電話。

「唉,那麼凶幹嘛」我嘆了口,我一聽她語氣如此惡劣,還放出那麼多狠話。

我明白自己必須要去了。誰讓人家是領導呢。領導的話可是不允許反駁的。

我洗漱完開車出了門,大老遠就看見她一襲長裙站在那。

我竟覺得她有一絲絲美。

「走。」

她坐上車系好安全帶,一眼正眼也沒瞧我。

我心中暗暗想到:我剛才肯定是瞎了才會覺得她好看。我轉頭啟動車輛說:「我說張大美人,剛才的事是我不對,你就當我是說了一段夢話,把它給忘了吧。」

總裁前夫 她冷冷的「哼」了一聲,沒有再說其我的話。

我問:「我們去考察你還穿裙子啊?這多不方便啊?等會去到樹林你會冷到的」

「怎麼?別人穿的我穿不得,再說了我又不是穿給你看,你叨叨個什麼。」

她此刻覺得我說什麼都是錯的。

接下來的一路,兩人多一句的話都沒有再說。

就連中午飯兩人也都是分開吃的。

傍晚,太陽收斂起刺眼的光芒,變成一個金燦燦的光碟。

那萬里無雲的天空,藍藍的,像一個明凈的天湖。

慢慢地,顏色越來越濃,像是湖水在不斷加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