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給一件武器銘文,要消耗一個銘文師兩到三個月的時間,而且成功率大概只有兩成左右,即使一些大師級的銘文師,成功率也不超過四成。

這也使得寶器價格水漲船高,珍惜異常,即使以葉家家主葉凌天的身份,都沒有能力得到一件寶器,可見寶器是多麼的難得。

葉揚走到一件古彩斑斕的寶劍面前,握住劍柄,微一用力。

「倉」

一聲龍吟,寶劍出鞘,深冷的寒氣,壓迫而來,讓葉揚有些呼吸不暢。

「這把名為分水劍,是我戰場上擊殺一個烏達國的一個統帥所得,上邊銘刻的是一種「斬金」銘文,附帶鋒銳效果,讓這把劍鋒利異常」李乘風為葉揚介紹道。

劍是好劍可是葉揚總覺得,這個不適合自己,他認為劍是一種君子的象徵,自己讀過的武俠小說中,用劍的基本上都是俠客,當然岳不群除外。

不大符合自己的性格,把劍放在武器架上,繼續看其他的寶器。

當葉揚看到一把黑黝黝毫不起眼的長槍時,頓時停住不動了,雖然看起來就是一把普通的槍,渾身上下沒有透露出半點寶器應有的氣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葉揚打心裡喜歡這件武器。

伸手去拿長槍,但是沒想到長槍沉重異常,差點沒拿穩,趕忙加力才把長槍穩穩的拿在手中。

本來在葉揚去伸手拿長槍的時候,李乘風想提醒一下的,不夠隨即壓下,他知道這把槍沉重異常,存心想讓這個沒大沒小,油嘴滑舌的小子出個丑。

不過沒想到,葉揚雖然第一次差點沒拿住,隨即略微加了點力,就拿穩了長槍,這讓李乘風暗吃一驚。

「好小子,這把槍重達一千八百斤,普通武者拿都拿不起來,就算是士級武者也未必能夠使用,你居然僅憑單臂就能拿得起來,沒想到你肉身的力量如此強大」李乘風驚訝的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從上次死裡逃生之後,我的身體發生一些變化,肉身的力量一般人強了不少」葉揚回到道。

「管他呢,只要是好事,隨便它來多少,明白那麼多做什麼,武學之道浩瀚如海,不知道的東西多了,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想。」

「再說你肉身的力量可不是比一般人強了不少,而是強大了好多倍,這樣是好事,不過最好不要暴露出來,人總需要一些保命的底牌」說道後來李乘風的話語逐漸變得有些嚴肅。

「是,小子明白」知道李乘風是真心關照自己,怕自己少年心性,不知天高地厚,怕自己吃虧。

見葉揚虛心受教,李乘風對著葉揚道「來一招試試,看看你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我?跟叔叔你?您就算是想教訓我,直接說就是了,讓我一個凝氣期的菜鳥跟您一個戰王過招,這玩笑開的有點大了吧」葉揚苦著臉道。

「臭小子,哪來那麼多廢話,在不過來我可要真的收拾你了。」

李乘風沒好氣的道,要說這小子,什麼都好,就是太貧了,讓人隨時都想拍他幾巴掌.

「再說誰要跟你過招了,我然讓你盡全力攻擊,試試你的力道而已,放心我只守不攻,不會傷到你的,要是你的攻擊能令我滿意,我會給一樣驚喜」李乘風特意把「驚喜」兩個字咬的特別重。

果然葉揚一聽到驚喜,頓時兩眼放光,能被李乘風稱之為驚喜,那肯定是驚喜了。

「好,李叔叔那我來了啊」說完力慣雙臂,體內的凝氣九重天的真氣毫無保留,傾瀉而出,沒有絲毫保留。

烏黑的長槍,猶如天空中一道烏黑的閃電,攜泰山壓頂之勢向李乘風砸來。

槍還沒到,周圍的氣流被激的四散流竄,李乘風頭髮飛舞,衣衫作響。

看著即將落下的長槍,李乘風眼神中閃過一絲讚賞,手掌輕輕揮出,動作非常的輕柔緩慢,但是卻剛好在在長槍降臨的一剎那,撞在了一起。

「砰」

一聲大響,整個密室大震,塵土飛揚,一個身影倒射而去,撞在牆上,又被彈回來滾出老遠。

「你耍賴」一個憤怒的聲音傳來。


這個憤怒的聲音自然是葉揚傳出來,剛才棍掌相交,葉揚頓時覺得自己猶如撞在一座大山上一般,差點沒憋過氣去,猶如滾地葫蘆一般,狼狽不堪。


李乘風沒有回答葉揚,有些愣愣的看著腳下,那裡有著兩個淡淡的腳印,有些獃獃的出神。

李乘風伸手接住葉揚的攻擊,用的全部都是肉體的力量,雖然葉揚天賦異稟,但是由於修為限制,力量上跟李乘風相比,就想一隻兔子跟一頭大象角力一般。

本來應該是毫無懸念的一場遊戲,但是李乘風腳下的這兩個腳印,卻說明李乘風沒有完全化解葉揚的力量,導致一部分力量傳到了地上,才留下了兩個腳印。

李乘風回憶了一下剛才交手時的過程,驚訝的發現,葉揚的攻擊中,居然帶著一絲黑鐵槍上,一絲「重力領域」的力量。

這個發現讓一向風輕雲淡的李乘風大吃一驚,比葉揚連升三級的時候還要吃驚。

這把不起眼的黑鐵槍,整體用的是一種「風沉鐵」打造而成,風沉鐵並不是一種非常稀有的材料,但是它的特性是沉重,往往用來勾兌在武器材料中,來補充武器的的配重而已。

而這把槍通體都是用風沉鐵打造,重量驚人的達到了一千八百斤,上邊更是被銘文師刻畫出「重力領域」的銘文。

一旦「重力領域」被激活,那麼這把槍的攻擊力會瞬間增加好幾倍,可以說「重力領域」成了點睛之作,將廢鐵變成了寶貝。

本來那一絲重力領域,李乘風剛開始以為是一種錯覺,沒有放在心上,但是當看到腳下的印跡,心裡的震驚再也無法掩飾。

銘文寶器,只有戰師級的強者才能夠觸發,但是真正能發揮全部威力,只有戰將才可以,因為戰師級的武者,體內的真元不足以激活全部銘文。

但是今天一個凝氣期的菜鳥居然能夠觸發寶器上的銘文,這讓李乘風震驚之餘,又生出無限的驚喜。

因為他曾經聽說過一些傳說,天地間有一些寵兒天生就有各種元素的親和力,可以輕易的駕馭元素之力。

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從地上爬起來的葉揚,沒有理會葉揚的不滿,道「好,很好,叔叔今天就送你一件好東西」

伸手在牆壁上點了幾下,又重重的拍了一掌,在葉揚目瞪口呆中,密室中間慢慢升起一個四四方方的檯子,上邊放著一把流光溢彩的弓。

弓一出現,頓時把整個房間映照的一片通亮,連周圍的一些寶器都顯得暗淡無光了。

李乘風伸手將寶弓拿在手裡,飽含深情的看著它,伸手在輕輕的撫摸弓身,眼神中閃過一絲悲痛。

李乘風沉聲道「葉揚,今天我把月影傳授給你,希望你有一天能把它帶回它的家。雖然對於現在的你來講,可能有些遙遠,但是以你的資質,將來有一天一定可以離開這片大陸,追尋更廣闊的天空,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到時候希望你能幫我完成這個心愿,這也是我李乘風一生的心愿,葉揚你能做到嗎?」

葉揚伸手接過長弓,鄭重的道「我葉揚發誓,只要我還活著,就一定會完成叔叔的心愿」

「好,好,好,叔叔沒看錯你,有你的承諾,就算我李乘風就算是馬上死了,也能明目了」李乘風激動的道。

「走,咱們出去吧,不要讓你爹爹久等了」

「好」

兩人離開了密室,但是他們不知道,後來的一場驚天大戰,就是因為這一把弓。 當葉揚父子從城主府回來的時候,兩人都一路上沒有說話,氣氛略微有些壓抑,葉揚想到了,當父親看到月影弓臉色大變的場景。

不過葉凌天當時沉默很久,但是一直都沒說什麼,後來李乘風更是送給了葉凌天一把寶刀,葉凌天也沒有拒絕,直接收下了。

回到家之時已經是掌燈十分,匆匆吃過晚飯,葉凌天把葉揚叫到自己的書房,語重心長的道「李乘風此人英雄蓋世,重情重義,你爹我很少有服人的時候,但是李乘風確是我非藏佩服的人之一」

葉揚靜靜的聽著,沒有插話,因為他知道父親應該會要給他講述一段故事。

「我之所以佩服他,不是因為他的武功和修為,而是因為他重情重義,我之所不及。」說道這裡嘆了口氣。

「二十多年前,李乘風以三十歲的年輕突破王者境,成為天武帝國的最年輕的王級強者,可以說意氣風發,一時無兩。」

「後來與一位來歷神秘的銀髮女子結為夫婦,該女子美貌傾城,修為比當時的李乘風還要高上一些,兩人結伴闖蕩江湖,羨煞了不知多少人」

「不過老天好像總是不喜歡完美的事物,存在人間,兩人在一次遺迹探險之時,被一位來自烏達國的皇級強者襲擊,導致兩人重傷,不過那位皇者也被兩人拚死反擊下,丟掉了半條命,逃回了烏達國」

「而那個銀髮女子,曾為了保護李乘風,用身體抵擋了一記皇者的全力一擊,回來后不久就隕落了」說道這裡葉凌天嘆息了一聲。

「隨後李乘風加入了軍隊,當時天武帝國和烏達帝國是死敵,李乘風每戰必身先士卒,攻城略地,悍不畏死」

「數年間,連下七城,所過之地不留降卒,殺得烏達國苦不堪言,最後請求調停,雙方簽署停戰協議,並交出當年被重創的皇級強者,事情才算有所緩和」

「時候李乘風親手斬下那名皇級強者的頭顱,以祭奠自己的妻子,並拒絕了皇帝的封爵,一直留在八荒城,他的妻子就埋在八荒城外的棲鳳嶺。」

聽得葉凌天的介紹,對於李乘風,葉揚越發的恭敬,衝冠一怒為紅顏,喋血浮屍十萬里。

這份快意恩仇情懷,讓葉揚覺得自己的血都快沸騰了,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沒有理會激動的葉揚,低沉的說道「她的妻子,一生只用一把武器,是一把弓」

「恩?」葉揚聽的大吃一驚「難道就是白天李叔叔給我的那把?」

「不錯,就是它,月影神弓,鬼泣神驚,當年的它可是闖下了偌大的威名,令無數武者聞風喪膽」葉凌天有些凝重的道。

「這麼貴重的東西,李叔叔怎麼可以送給我呢,老爹你明明知道這把弓的來歷,怎麼當時也不提醒我呢」葉揚頓時跳了起來,早知道這把是李乘風愛人的遺物,葉揚說什麼也不會接受的。

示意葉揚坐下,葉凌天緩緩的道「李乘風是什麼人物,他能給你肯定有他的用意,否者怎麼會把這麼珍貴的弓送給你?」

「您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李叔叔鄭重交代過我,讓我把它帶回他的故鄉,但是其他的具體他什麼也沒說」葉揚想了想道。

「既然是他交託你的任務,你就要好好去完成,李乘風的妻子來歷神秘,我懷疑她不是我們這一域的人。

你現在努力修鍊,早晚有一天可以把這個謎解開,不要想的太多,徒然亂了自己的心性,影響自己的道心」葉凌天道。

「好的,父親我知道了,我會努力修行的,不光為了我自己」葉揚直視著葉凌天道。

「好孩子,去休息吧,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葉凌天帶著欣慰的笑容道。

回到自己的房間,葉揚把門窗全部關好,確定檢查了幾遍后,才看向手中的一枚戒指。

這是一枚罕見的空間戒指,裡面有著十丈方圓的空間範圍,可以儲存大量的東西,攜帶非常方便,是高階修行者必備良器。

不過空間戒指,價值不菲,大多數士級以下的武者是沒能力購買的,而一般的空間戒指的儲存空間都在一丈方圓左右。

而葉揚的竟然達到了十丈方圓,這樣的戒指就算了一般的師級武者,都沒有幾個能擁有的。

一絲真氣滲入戒指內,裡面的情況清清楚楚的反應在葉揚的腦海中,心念一動,一把七彩斑斕的長弓出現在自己手中。

白天的時候,葉揚直到現在才有機會仔細打量這把弓,弓身長四尺三寸,通體散發著一種淡淡的香氣,讓人聞著非常的舒服。

而它的材質更是非金非鐵,上邊有著淡淡的紋路,一番觀察下來,葉揚驚訝的發現,這弓應該是用的一種木頭製作的。

但是它的堅韌程度,比任何金屬都要強大的多,來到這個世界,再一次顛覆了他的物理認知。

而弓弦,是由數百股細小到幾乎用肉眼很難看清的絲線凝聚而成。

伸手將拉動弓弦,讓葉揚驚訝的是,足足動用了全部力量,依舊無法將弓拉開。

將月影弓收入戒指,現在不是研究的時候,等將來實力夠了的時候再來修鍊。

月影弓的光芒實在太搶眼,實在不太符合葉揚低調的個性,葉揚準備將月影弓列為底牌之一,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動用。


開什麼玩笑,整天拿著這把弓,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盯著自己,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沒必要給自己惹那麼多麻煩。

伸手將《疾風步》拿在手中,這是一本進攻和逃命兩用的技能,非常的實用,仔細的將裡面的內容研讀一遍。

疾風步是一種步法,提升武者的移動動速度,將真氣灌注在雙腿上,按照特定的運行方式,可以讓人的速度提升到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度。

一個時辰后,葉揚緩緩的從修鍊狀態中回復過來,喃喃的道「這麼簡單啊,全沒難度啊,趁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乾脆把《鎖心掌》一起學了吧」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剛蒙蒙亮,葉揚輕輕推開房門,來到修鍊場,葉揚驚訝的發覺葉家的少年們基本上都在這裡訓練,而且看部分人,已經額頭見汗,說明已經訓練了有一定的時間了。

前段時間,大長老判族,被處死了一大批叛徒,查收出一大批被大長老一系貪污的資源,反倒讓現在的葉家前所未有的富有。

可以很長時間不用為資源擔心,現在的葉家反倒比起以前來更加富有活力。

當葉揚來場地中的時候,原本熱火朝天的修鍊場,頓時一下子靜了下來。

「葉揚」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一個俏麗的身影,越眾而出,來到葉揚面前。

「哈哈,原來是青璇表姐啊,兩天不見,越發的光彩照人啊」葉揚笑嘻嘻的打招呼道。

「哼,少來啦,出了風頭就躲起來,老實說是不是怕我們騷擾你啊」葉青璇俏臉微紅,不過早知道葉揚的性格,根本不吃這套,上來直接興師問罪。

「就是就是,別以為說兩句好話就能把我們騙過去,我們怎麼說也算是一起患過難的,你這樣太過分了」一個圓臉少女氣呼呼的道。

這個少女葉揚印象很深,就是上次和葉青璇一起,幫助抵擋葉楓率領的反叛弟子,如果不是葉揚出手,差點喪命的那個女孩子。

「我還記得某某些人,說時候會請我們吃一年大餐的呢,結果現在人家成了大英雄了,根本把我們都忘光光嘍」

葉揚頓時頭大如斗,幾個姐妹們實在太犀利了,幾句話就讓葉揚手忙腳亂,不知所措。

「其實我根本沒有躲起來啊,前些天傷的太重,昨天剛剛養好傷,就要去拜訪城主大人,這不一大早,我正要找你們嗎」葉揚暗地裡抹了一把汗,這不是逼人撒謊嗎,我本來可是個好孩子的。

「真的?」一群女孩子半信半疑。

「當然是真的啊,絕對比真金還真」葉揚趕忙道。

「好吧,我們就相信你這一回,對了你來這裡是要跟我們一起訓練嗎?」葉青璇問道,畢竟快有十年沒見過葉揚出現過修鍊場,不知道這裡的器械他還會不會用。

「我是想跟大家打個招呼,順便來測試一下自己的力量」葉揚想都沒想說道。

剛說完這句話,葉揚就恨不得抽一下自己的嘴巴,腦子被幾個女孩子搞亂了,說話不經腦子了。

果然,聽完葉揚的話,幾個女孩子就嘰嘰喳喳的道「好啊,好啊,好想知道葉揚的力量到底有多少,那天你表現的太神勇啦」

這下完蛋了,葉揚很不希望自己的力量暴露在大家面前,畢竟這也是一種自保手段,在這個世界里,被敵人了解了你的實力,那麼離死估計也就不遠了。

但是今天葉揚算是騎虎難下了,想藏拙都困難,因為那天他的表現實在他搶眼了,擊殺八重天的士級武者,還硬生生的接下了戰將級的一擊。

正當葉揚不知道該怎麼圓場的時候,一個身影來到葉揚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禮道「見過少族長」

葉揚抬眼一看,居然是葉重,當初在飯堂三下五除二KO掉,並被關進後山面壁的葉家弟子。

如今的葉重早沒有半分當初的霸氣,如今大長老伏誅,黨羽也被一網打盡,不過年輕弟子倒是沒怎麼受到牽連,不過如今再也沒人敢輕視葉揚了。

「小弟以前年少無知,得罪了少族長,還請少族長見諒,不要與小的一般計較」葉重戰戰兢兢的道。

葉揚心裡一笑,這個小子是個渾人,根本不可能自己說出這樣文縐縐的話來。

故意鄒著眉頭道「你說的話應該還少一句吧?」

「不可能啊,一共四句,我都背了三天了,不應該錯啊」葉重想都不想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