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結果根據前臺所說,在三樓這個位置,當天一共有七戶客人。

一家三口來旅遊的,其中有兩戶。

但是根據我的描述,這兩戶人家好像和在電梯裏面看見的那個女人完全不同。

這兩戶人家都是年紀比較大的夫婦年紀基本在五六十歲左右,但是在電梯裏面,我看見的那個女人是30多歲。

而且從外貌和衣着上來看這個女人也不應該存在。

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就感覺多少有些奇怪,我立刻打開了手機,查詢了一下。

地方發生的一些事情,如果沒上新聞的話,通常在手機上很難找到的,但是有一種方法卻非常簡單,能夠鎖定目標,那就是去貼吧!

所謂的貼吧和網站新聞又不一樣,都是一些地方的居民們,或者是一些興趣愛好者集合在一起,製作出來一個說話的圈子。

這個圈子裏面各種各樣的話題和人都有,我打開那個貼吧,立刻查詢了一下長春市,以及仔細查找這個賓館附近的事情。

不久之後,我就立刻調查出了一個吸引眼球的事情,那就是在五年前,這個賓館曾經出現過事故。

五年前,有一家三口人來到這賓館居住,但是也是因爲電梯的原因,其中有一個女人先走進了電梯裏面,等自己的孩子和丈夫進來。

但由於自己的孩子比較哭鬧,突然要去衛生間,於是這做丈夫的就拉着孩子先行回到了房間裏,讓女人自己先下樓。

可就在這個時候,電梯突然出現了故障,這個女人直接從三樓的位置摔到了一樓,當場死亡。

這件事情出現之後,賓館賠了不少的錢,而且也停業整頓了半年時間。

在半年之後,賓館重新的開業,可是從這一刻起,就很多體格比較柔弱的人說,在這賓館當中見過一些不乾淨的東西。

尤其是一些女孩見到的這種事情特別多。

在貼吧下面,我曾經看過好幾個曾經在這賓館當中當過服務員的人,他們紛紛聲稱,只要過了午夜12點就會在賓館當中看到一個在走廊裏來回走動的女人。

也有的時候會在電梯裏面莫名其妙的突然間多了一個女人。

網上說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還有待考察,不過我今天親眼所見,可是歷歷在目,看來這個賓館確實是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可看到這裏我就有一個巨大的疑問。

我管你事意外身亡還是怎麼着,起碼和我無關吧!

那個女鬼莫名其妙的在電梯裏面就攻擊我,是吃飽了撐着不成?

五年前我根本就沒來過這個城市,更和這個賓館沒有任何的瓜葛,這怎麼什麼倒黴的事情都會找到我的頭上。

想到這裏,我興趣全無,也懶得繼續調查,我決定回到房間裏和那兩個女的商量一點正事。

就在我扭頭準備走的時候,我無意之間用眼睛掃了一下前臺的電腦。

每一個賓館的前臺都會有一個專門安置賓館系統的電腦,這個電腦當中主要是爲客人安排房間用的,同時也可以記錄下來房間每一個客人的姓名和居住的時間。

隨着社會的發展,除非是一些名不經傳的黑店,否則只要是正規的賓館都會有這種系統,我在離開的時候,因爲那個系統的電腦正好面對外面,我不小心在上面看到了一個人的名字。

這個名字可真是夠熟悉的,居然就叫做北冥雷。

北冥雷爲什麼會跑到這個賓館當中?

我雖然只是簡單的看了一眼,但這個名字讓我不得不注意一下,我發現這個北冥雷現在所居住的地方就是賓館的二樓。

像這種錦江之星之類的賓館,屬於大衆賓館,價格也非常便宜,如果北冥雷想要路過長春居住的話,憑着那大少爺的性格,不可能住這種平民店。

如果是在五星級酒店,看見這個人還可以理解,但在這裏看見,難道對方一直在跟蹤我們不成?

我拍了一下前臺,對着前臺的經理說道:“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我看二樓有個客人叫做北冥雷,他是我的一個朋友,請問一下他是什麼時候入住的,現在還在嗎?”

前臺經理倒是也很好說話,可能由於之前對我有所虧欠,所以我有什麼事情委託也並沒有拒絕。

經過調查之後,經理告訴我,這個叫做北冥雷的人在這裏住上三天。

但是雖然房間已經買了三天的日期,不過人早就在昨天離開了這裏。

前臺經理之所以這麼肯定,是因爲前臺經理親眼所見,北冥雷一個生意的夥伴,說是有一筆買賣,找北冥雷去做。

做什麼買賣的?前臺經理不知道,但只是知道這做買賣的另一方人是外地人,需要北冥雷親自前去。

他們在大廳當中談妥了生意之後,北冥雷連房間都沒有退,直接開着車子和他的朋友離開了這裏。

而且從昨天一直到現在爲止,都沒有看到北冥雷回來,因此可以確定這個人就這麼直接離開了。

前臺經理沒經過客人同意的時候,是不會私自爲客人退房的,雖然這北冥雷離開的事情,前臺親眼所見,但是北冥雷並沒有親口囑咐,所以前臺也什麼都不會做。

我多了也沒合計,直接重新回到樓上。


有一句話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但我這個人和別人偏偏就不同。

在我下電梯的時候吃了大虧,等我回去的時候,患者平常也很可能就選擇走樓梯,我非要今天不信邪,再走一遍電梯看看。 當我再一次的走到電梯門前的時候,就連大堂經理看見我的眼神都感覺變了。

大堂經理對我微笑的點了點頭,沒再說話,就忙着自己的工作去了,但是我能讀懂對方的眼神。

那眼神當中無非就兩種意思,第一種是對我這種膽識比較佩服。

第二種含義,我感覺就比較接地氣了。

那是一種看傻子的眼神。

一開始我還覺着我的行爲挺自豪的,但仔細一想,怎麼感覺第二種的可能性更加大一些。

算了,老子懶得管這些事情,反正電梯門已經開了,我隨着大步一下子邁了進去。

進到電梯裏的時候,這一次我可看得清清楚楚,確定了,電梯當中就我一個人,然後我按了一下五樓這個按鈕。

電梯開始慢慢的上升,這一次非常的平穩,經過維修之後,這種錯誤也會越來越少。

很快電梯就來到了五樓,電梯的門自動打開了,就當我剛走出來的時候,我突然就在門口停住了腳步。

因爲我坐着電梯當中,這一次,心中多少有一些擔心,所以眼神一直到處都亂看。

當我邁出電梯大門的時候,我擡頭一看,就發現在電梯的最上面有東西。

電梯的棚頂原本應該是一個燈罩。

燈罩裏面放着兩個長方形的日光燈,將整個電梯照的通亮。

但現在當我擡頭看的時候,我就發現那燈光稍微有些發黃。

記得剛來這個賓館的時候,電梯裏面是一片發白,現寨中居然帶着黃色,就說明有東西遮擋住光線,並且改變了顏色。

要知道家裏的日常燈也好,酒吧裏的燈光也好,其實燈光本身並沒有顏色的,而之所以能看見各種顏色,是因爲燈光的燈罩是不同的顏色。

電梯頂的白色燈光變成了黃色,就說明有什麼黃色的東西遮擋住了燈光。

我立刻走到電梯門口擺一個電梯門口的垃圾箱挪移了過來。

我用垃圾箱直接卡住了電梯的門,防止電梯下去。

誰和我蹦了起來直接把棚頂上的燈罩給拉了下來,就在這時候,在燈罩掉落的同時,我就看見有一片黃色的紙張從燈泡上面掉了下來。

我低頭撿起來,這時候一看。

這張黃色的紙張瞬間發出閃光,接着雷電過後,化作灰燼,就在我眼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差點被這雷電燙傷,甩了甩手臂,嘴上罵了一句:“這他媽是有人故意衝着我來呀,這根本就是定魂符!”

這東西凡是懂一點道術的人都能弄到,但有些人就說弄到了也沒什麼用,主要這玩意兒是用來困住一些孤魂野鬼的。

那如果一個人道行太淺的話,這東西拿到手裏就是一張廢紙,除非本人有一定的道行才能夠使用。

現在我可算是看明白了,那電梯裏面出現的鬼是綠色的,法力應該不算高強,所以被其他人給控制了。

我之前還合計一個女鬼,無冤無仇的,爲什麼非找我的麻煩,但如果是被別人控制了的話…..

不對呀,就算被別人控制了,爲啥找我麻煩?有病吧。

要是不順的時候,喝涼水都能塞牙縫,甭管是人還是鬼,看來今天想找我麻煩的人還夠多的。

我懶得理會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我得趕緊把她那丫頭的事兒給處理了,然後回我的偵探事務所。

想到這裏,我也開始甩手不幹,直接回到房間當中,當我回到房間時,發現這兩個女孩還留在房間當中,等着我來。

我也沒多廢話,我開門見山的一進來就說:“咱們先商量商量,娜娜既然我們約定假結婚的話,咱們怎麼也應該走一個流程,你對這個流程應該比我瞭解一些,你來說說吧。”

我並不是把這個包袱甩給對方,而是這麼做,於情於理。

首先我分文不收,白幫對方的忙,所以張羅婚禮的事情理所當然,對方買單,再說了,這個叫做娜娜的人,實際上是個二婚,但是看破不說破,我在這裏並沒有提這件事情。

作爲二婚的話,對舉辦婚禮多少都會有一些經驗,所以讓對方自己來說最好不過。

娜娜點了點頭,也沒發表什麼意見,接下來就把整個流程給規劃了一下。

要說流程的話,首先在結婚之前應先預訂酒店,並且通知酒店來的客人的人數以及到底應該上什麼菜?

之後就要定下車隊,不過這一切之前最先要做的步驟就是統計人數,統計每一位的來賓。

我們這場假結婚主要是做給別人看的,來賓肯定少不了,所以預定的酒店和浴血的車隊肯定要花費一大筆錢。


最後這一切都辦妥,當之後還得去酒店進行一場彩排之後,第二天才是正式的結婚典禮,反正亂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除了這些之外,還得拍攝婚紗攝影照,不過因爲我們是假結婚,現在也沒那個時間拍照了,這一步就省略了。

流程都已經規定好了,那麼接下來我們就開始實行。


當天要通知的人,我根本就一個不認識這,關於這一步驟,娜娜完全一個人進行。

至於酒店,還有車隊的事情,我就準備去跑個腿兒,不過至於金錢的事情,至於娜娜來處。

我們決定好之後,就在這賓館裏面好好的休息了一夜。

我很久沒有好好的休息了,所以這一覺睡的非常香。

等到上午9點的時候,我突然之間被賓館的電話驚醒了,醒來之後,我第一時間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時間,發現已經是上午9點,如果不是電話聲音的話,我可能會睡到中午纔起來。

起來後伸個懶腰,我隨手就接了電話,這時候我就聽見電話當中傳來了一個服務員的聲音,讓服務員詢問我是否需要就餐。

像這種比較便宜的賓館,除了早餐之外,基本上都是要收費的,而且早餐的時間到八點之前就已經結束了,所以現在服務員詢問的肯定是收費的。

我倒不是捨不得這幾個錢,但感覺賓館做出來的飯都不太符合我的貴族口,於是我決定去洗一把臉,然後帶着鳳凰下樓去吃點東西。

就當我洗漱完畢,穿上衣服準備出門的時候,屋子裏的電話再一次的響了起來。 本來我是不想接聽的,估計又是賓館推銷一些花錢的服務罷了。

但是因爲電話離得我特別近,在觸手可得的地方,因此我本能的隨便就按了一下,免提。

就在這時,我就聽見電話裏面傳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那男生一聽就知道並不是賓館的服務員,因爲對方說話的語氣非常的蠻橫,只聽對方說道:“你以爲走過了隧道,就會遇見光明,你以爲破解的詛咒就會迎來生機,你以爲上升的電梯會通往天堂,但這一切不過是你自己的幻想!”

喲,這傢伙對我還挺了解的,這幾天我經過的事情還真是瞭如指掌。

走過村莊,穿越隧道,逃出電梯。


這幾個事情對方真實瞭解得一清二楚哈。

我就感覺我被別人跟蹤了現在還對方還真是明目張膽的和我要對着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