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紫色的連體長裙,一頭秀髮挽在腦後,把整個人都襯托的極為高貴和端莊,嚴曉玉的身材本來就極為高挑,平時在醫院穿寬鬆的衣服還看不出來,可現在這種衣服,則是將前凸后翹的身材,完完全全的展示在人的眼前。

「好漂亮!」

葉風穿著大褲衩,一雙拖鞋,騎著有灰塵的小毛驢,停在了醉仙樓門口,剛停好,便看見了那個如同遺世獨立般的嚴曉玉。

心裡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讚歎!

這樣的女人,就該娶回家好好疼愛! 第109章

葉風看到嚴曉玉今天的打扮,徹底的被征服了,在那一刻,他都在考慮孩子的名字了。

嚴曉玉一直都在不停的張望,也看到了站在自己不遠處的葉風,連忙露出一抹笑容,然後走下階梯,往葉風這邊而來!

女神動了!

嚴曉玉這一動,自然也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都想看看,如此這般女神級別的女子,會是多麼優秀的男子才能配的上!

「小風,你來了啊!」

到了跟前,嚴曉玉淺笑嫣然的問了一句,不經意的捋了一下鬢間的秀髮,這一刻的嚴曉玉,儼然化身成了大家閨秀,一舉一動,都撩潑著葉風的心。

要命啊!

葉風看著嚴曉玉的這一系列動作,整個人都有點痒痒的,嚴曉玉這一款,可以說大部分男人都會無比心動的。

端莊、典雅、清冷!

簡直宅男女神啊!

「我靠,這個男的什麼鬼啊!」

當看到嚴曉玉站在葉風的面前,還有說有笑的,頓時心裡都無比哀嚎了起來!

如此漂亮端莊的美女,居然會喜歡一個農民工?

難道現在這些美女們的口味都變了嗎?

開始喜歡非主流了?

「曉玉姐你都那麼說了,我作為一個男人要是還不來的話,那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重生之皇后是青梅 葉風苦笑一聲,心裡則是暗自慶幸,幸好來了,要不然就見不到這麼漂亮的曉玉姐了。

「而且,你今天的打扮實在……」

葉風又說道,只是這次,卻找不到什麼好的形容詞了,一時有些無法形容,因為以葉風的學識,想要找一個形容嚴曉玉此時的辭彙,都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

「怎麼了?」

嚴曉玉頓時緊張了起來,她為了今天這頓飯,打扮了足足一個多小時,這對於她來說,是從沒有過的。

而現在看葉風的態度,似乎對自己這身打扮還不怎麼看好,那她豈不是白打扮了,主要就是給小風看的。

「實在太好看了,我不知道怎麼形容了!」

葉風尷尬一笑,摸了摸腦袋,「感覺你今天比天上的仙女還要美。」

掌事 「噗嗤……」

嚴曉玉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來,以前聽到這土味情話,會覺得很尷尬,現在從葉風的嘴裡說出來,卻多了一抹不一樣的味道。

「不好意思啊,我學識有限,說不出來多麼好聽的話!」

葉風乾笑兩聲,解釋了一下。

「沒有,我很喜歡!」

嚴曉玉看著葉風,卻是越看越覺得喜歡,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聽到葉風的那句比仙女還美,心裡就跟抹了蜜一樣。

「嘿嘿!」

葉風一陣得意,果然人長的帥還是有作用的,不說什麼,也照樣能有美女的青睞。

羨慕嫉妒恨啊!

周圍的人看著葉風這農民和嚴曉玉這等絕世美女在一起有說有笑的,那叫一個恨啊!

恨不得衝上去把葉風給暴打一頓,簡直太氣人了。

憑什麼這樣的美女會喜歡上葉風這樣的丑逼?

「我們進去吧,徐叔叔已經在裡面等著了!」

兩個人在外面說了幾句話,嚴曉玉這才想起來,還要吃飯呢,連忙說道。

「好,那咱們走吧!」

葉風點點頭,聽從著嚴曉玉的話,跟在她的身後,走進了醉仙樓。

穿過一道走廊,嚴曉玉推開了一個包廂門,葉風這才看見了裡面坐著的幾個人。

一個中年男子夫婦,還有他的同學徐佳陽。

真是冤家路窄,又碰見這脾氣暴躁的小妞了。

「徐叔叔,阿姨,這就是葉風了!」

嚴曉玉連忙跟屋子裡的那對中年夫婦介紹了一下。

「葉先生,真……真……真不一般啊!」

徐永盛看著葉風的穿著和年紀,一時也有些發怔,居然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形容詞。

在他的印象里,神醫一般不都是留著長鬍子的老者嗎?

又或者是風度翩翩的古人打扮,而現在葉風,卻穿著大褲衩和拖鞋,如此的年輕,簡直不像話。

「徐叔叔,佳陽難道沒跟你說,小風和她是高中同學嗎?」

嚴曉玉一陣苦笑,問了一句。

「啊?還有這回事?」

徐永盛這才看向自己的女兒徐佳陽。

「這有什麼好說的!」

徐佳陽頓時臉色不自然了起來,她對葉風沒有什麼好感,又怎麼會在自己老爸面前提起這個事情。

「沒事,徐佳陽同學對我的意見很大啊,這也沒關係,現在就當做認識了吧!」

葉風擺擺手,隨意的說道。

「有這一層關係在,那我們就可以隨意一點了!」

徐永盛也是微微一笑,「之前還以為葉先生是個老者呢,這麼年輕,的確是出乎我的預料啊!」

「是啊,葉神醫是年少有才,實在太罕見了,不像我家這閨女,整天玩樂,也沒個正形!」

徐永盛的夫人王華雲笑了笑,在旁邊暖和著氣氛。

「那可不敢當,徐佳陽同學那可是天海大學的高材生,怎麼會是我一介村夫能比的。」

葉風不著痕迹的也吹噓了一下徐佳陽,給她一頂高帽子戴戴。

「哼,你知道你是村夫就好。」

徐佳陽一時得意,卻忘記了現在的場合,居然也施施然的承受了下來。

「怎麼說話的!」

徐永盛頓時臉色一沉,呵斥了一下。

「噗嗤!」

葉風在心裡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小妞老是跟自己作對,這次他故意在徐永盛面前吹了一下她,她還接受了,立馬被訓斥了一下。

「刷……」

徐佳陽一向膽大習慣了,但就是有點怕她的老爸,被徐永盛這麼一訓斥,頓時臉色不自然了起來,特別是看到葉風臉上的笑意,立馬便明白了過來。

星期五有鬼 敢情是這壞蛋故意耍自己呢!

「葉神醫,不好意思啊,我這閨女調皮慣了,您別介意!」

王華雲一旁解釋著。

「沒事沒事,我這肚子也餓了,要不先吃飯?」

葉風也知道該翻篇了,立馬笑道。

「可以,我這就喊人上菜!」

徐永盛的臉色也緩和了一下,按了下旁邊的一個鈴鐺,沒過多久,便有服務員端著菜肴上來了。

「這醉仙樓新推出了幾道素菜,我覺得味道一流的,今天也特地帶葉神醫你嘗嘗,你肯定會喜歡上的,一道菜據說都已經賣三百了!」

徐永盛笑著說道。

「哼,他肯定沒吃過,這些菜給他吃真的浪費了!」

徐佳陽小聲的嘀咕了一下。

但包廂不大,徐佳陽的小聲嘀咕,卻也傳到了其他人的耳朵里。

「我一介村夫,吃的都是家常菜,這醉仙樓,的確沒吃過什麼!」

葉風不以為意,淡淡的笑道。

「噗嗤!」

這時,嚴曉玉卻忍不住笑了出來,整個包廂的人都看著她,不理解她在笑什麼。

「小風啊,想不到你也這麼喜歡騙人,還扮豬吃虎,在徐叔叔面前,我可要好好的訓訓你了!」

嚴曉玉無奈的笑道。 第110章

這話一出,包廂里的人都不大理解的看著嚴曉玉,不明白為何會說這樣的話來。

「哦,曉玉,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徐永盛奇怪的問道。

「徐叔叔,你可能還不知道,這個蔬菜啊,我和小風都吃過了。」

嚴曉玉笑了笑開口說道,但也沒有直接說出來。

「是嗎?他肯定又是蹭曉玉姐你的飯吃的吧,他這樣的人,又怎麼有機會來醉仙樓吃到這麼好吃的蔬菜!」

徐佳陽在旁邊隨意的猜測道,在她看來,葉風一個穿著大褲衩和拖鞋的男的,怎麼可能會到醉仙樓這種高大上的地方呢。

也就只有曉玉姐這樣的朋友才會帶他來了。

葉風對此笑了笑,不置可否,並沒有辯解什麼。

「佳陽,你這話就說錯了!」

嚴曉玉緩緩開口道,「這個蔬菜就是小風自己種出來的,你們現在吃的這些蔬菜,火爆了全城,小風是發明的人,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種蔬菜的人呢!」

嗯?

嚴曉玉話說完,整個包廂都安靜了下來。

「曉玉姐,其實不用說的,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從來不覺得發明這個蔬菜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再好吃,也就是個蔬菜而已!」

葉風苦笑了一聲,擺擺手,十分的隨意。

什麼?

這蔬菜是葉風發明的?

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徐佳陽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剛剛她那麼的嘲諷葉風吃不到這種高檔次的蔬菜,誰知道,對方竟然就是發明人!

牧龍師 真的是丟死人了!

徐佳陽從來沒有過這麼尷尬的時刻!

關鍵這傢伙之前還一句話不說,結果自己也什麼都不知道,這下好了,在幾個人面前丟盡了臉面。

「這個蔬菜真的是你發明出來的?」

徐永盛也是心神震動,對葉風一下子就有了特別大的好奇心。

到底是如何優秀的年輕人,才能有這樣大的發明啊,而且,葉風還是一個醫術高明的中醫。

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

「是的,我也是根據我家祖輩的方法改進的,不過是站在前輩的肩膀上搗鼓出來的而已,也不全是我的功績!」

葉風又只好把之前那套說辭給拿了出來,畢竟這全都是《神農經》的功勞,壓根就沒有所謂的發明,完全是拿來用的。

但葉風的這個樣子,在徐永盛看來,就是謙虛!

有這麼大的本事,卻能保持一顆謙遜的心,實在太難得了。

不驕不躁,不滿足眼前的成績,不貪功,這樣的年輕人,不多了!

「小葉啊,來,我敬你一杯,你這樣品行的年輕人,實在太少見了。」

徐永盛十分鄭重的拿起酒杯,站了起來,極為認真的說道。

「徐叔叔,您太嚴重了!」

葉風也站了起來,拿著杯子,開口說道:「我從來不覺得我有什麼厲害的地方,這些只不過都是一些小發明而已,我一直記著我的身份,我就是一個農民而已!」

這話說的極為誠懇,讓人從他的話語里挑不出半點的毛病。

甚至,就連一直對他有極深意見的徐佳陽,也不得不說,這話極為真誠。

「裝逼的傢伙!」

徐佳陽深深的看了一眼葉風,心裡多了一點不一樣的念頭,看著葉風,也開始有了別的看法。

「有成績卻不驕傲,擺正自己的身份,很好,很好!」

徐永盛也是十分欣賞的看著葉風,一仰脖子,一飲而盡。

葉風也是同樣,一口喝完。

王華雲十分震驚的看著自己丈夫的行為,她是很清楚的,自己這位丈夫平時在單位里是從不喝酒的,即便是在宴會上,也很少有一飲而盡的行為。

因為徐永盛自身是一個很自傲的人,一般人敬酒,都沒發入他的法眼,自然也就懶得喝完。

可今天,這個葉風,他卻是主動的提出喝酒,又是主動的一飲而盡。

只能說明一點,眼前這個葉風,很對他的胃口!

很欣賞這個年輕人!

嚴曉玉同樣也是很震驚,徐永盛在縣城裡身份地位不一般,居然會主動的和一個年輕人喝酒,這本身就釋放出一個不一樣的信號。

「你以後要是發展上遇到什麼問題,可以來找我,在江寧縣,別的不敢說,一般的事情找我,肯定沒問題的!」

兩個人喝完,徐永盛主動的說道,語氣很平淡,但這裡面卻有著非同一般的把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