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7 日

納瑟爾自信一笑。

「放心,不管再強,在我的暗影障壁面前一樣會被腐蝕乾淨!這該死的華夏人一定會變成一堆濃水!」

薛維看着上空已經激戰的項羽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項羽的實力薛維自然無須擔心,現在薛維想的是怎麼在如此大軍面前逃出去,順便將這個阿爾薩斯給解決掉。

還沒有等到薛維反應過來,一個巨大的黑影直接在薛維面前赫然出現。

地穴領主,德納諾什!

這地穴領主真的不虧稱之為地穴領主,地穴領主整個外形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蜘蛛,他的體積相當之大。

宛如一輛普通的轎車一樣。

黑色的外殼在雷電的照射下折射著冰冷的光芒。

八根巨大的蛛腿上長著猙獰的倒刺。

沒有絲毫猶豫,地穴領主直接揮起前面兩個巨大的蛛腿朝着薛維刺過去。

幾乎完全憑着下意識,薛維整個人直接彈起來朝着後方一撤退。

但是迎接薛維的確實一個巨大的蛛網!

奶奶的!沒完了是嗎?

「大龍火柱!」

薛維整個右臂直接被金紅色的火焰覆蓋,隨着薛維牽引,一道巨大的火龍從空而降。

「雷法五陽正雷!」

隨即,薛維直接施展雷法,周圍猛然被紅色的雷電交織。

金紅色的火龍,紅色的雷電融匯在一起,這四周宛如出現了末日一般的場景。

一個縱身而躍,薛維手持白色斷劍。

地穴領主德納諾什的境界偏低,只有地仙中期的樣子,解決起這個,薛維倒是很有信心。

感受着鋪天蓋地的烈焰,德納諾什直接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

他完全沒想到自己會面臨這種情況。

他本來就是想發揮自己的優勢,在地上伏擊將薛維直接俘虜,可是誰知道薛維的反應竟然會這麼快。

紫薇天火和泯滅雷炎的雙重打擊下,德納諾什的氣息在不斷的下降。

薛維雙眸充斥着興奮的光芒。

右手又燃起了金紅色的火焰。

「阿爾薩斯!和你的部下說再見吧!」

「流火炮!」

薛維對着地上的德納諾什重重一揮。

一道火柱霎時間在薛維掌心出現。

火柱猶如一枚巨大的炮彈眨眼間直接擊穿了德納諾什。

或許在境界上薛維不是任何人的對手,但是薛維的裝備實在是太逆天了,基本上隨便拿出一個都是仙術神器。

這讓其他人怎麼玩?

整個地面發出一陣震動之聲,當煙消雲散后,地面出現了一個深壑的大洞,表面的冰面都在迅速的融化。

阿爾薩斯眼神充斥着殺氣。

薛維越是表現的如此逆天,這讓阿爾薩斯的殺意就愈加的強大。

「該死的地府判官!」

「給我殺了他!」

阿爾薩斯指揮者天空中的冰霜巨龍怒吼著。

數十條冰霜巨龍同時咆哮一聲,全部瞬間張開巨大的龍口。

冰霜吐息!噴射!

薛維見狀,臉色沒有絲毫的慌張,仙風雲體術發動!羲和神珠發動!

就在擊中的瞬間,薛維瞬間消失,等薛維再度出現,已經是在阿爾薩斯身後。

。 想到這裏,忽然對旅遊山莊項目格外感興趣,恨不得馬上辦成。

而這件事情要辦成,還是要靠田秀芳。

旅遊山莊能不能立項,田秀芳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想到這裏,感到自己白天對田秀芳的態度有些過分。

這個妮子對張家埠村有恩,不該那樣對待她。

她有男人,那不僅僅是她個人的事,光沖她發火不公平,公平的是找到那個男人,叫對方從她身邊滾開!

不滾開,就不客氣!

我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

也許是心有靈犀吧,張凡正在想着田秀芳,田秀芳的電話打了進來。

雖然她說話的口氣還是那麼沖,但是張凡從她口氣里能聽出一點和解的意思。

「張大老闆,我給你打電話,不是求你,我是要正式再問你一句,投資的事你到底投還是不投?」

這死妮子是沒話找話!

我啥時候說過不投了?

「田局,我投資還不是為了你着想?要是你不需要我給縣裏投資,別說2000萬,就是兩塊錢我也不想投!」張凡笑嘻嘻的說道。

田秀芳輕輕的哼了一聲,「別跟我套近乎!你這個人情我不欠,你要是不想投資的話,我找別人拉投資在張家埠辦旅遊山莊!我就不信缺了你這副羊下水,就吃不成全羊席了?」

「算了算了,別嘴硬了,就咱們縣裏的窮鄉僻壤的,誰願意來投資啊!快說吧,打電話找我做什麼?」

田秀芳冷笑道:「我想,你要是真有投資熱情的話,就再加兩千萬,投資四千萬怎麼樣?」

「我的田大局長,投資不是兒戲,更不是數字兒戲,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誰也不想打水漂!」

「呵呵,」田秀芳笑了起來,語氣變得更溫柔一些,「我叫你再加2000萬,不是投資旅遊山莊,是另有一個好項目!不知道你感興趣不?」

張凡聽她的聲音緩和下來,他的心情也變得晴朗一些。

畢竟是個美女局長,跟張凡在一起的那些往事令人難忘嘛。

「田局,你感興趣的,我當然感興趣,只要你別把我往坑裏推,別說再增加2000萬,就是再增加兩個億我也干你信不信?」

「閉上你的狗嘴!」田秀芳聽出了話里的粗糙之處,怒罵道。

「嘿嘿……」張凡相當得意,「沒有那層關係,我能信任你嗎?田局,實話跟你交底,在縣裏,除了你,誰找我拉投資都沒用。兩千萬算什麼呀?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可對於縣裏不是小數。嘿嘿,我想借勁問一句,你那位身家一百個企業的某二代,往縣裏投了多少呀?」

「他投不投關你什麼事?我喜歡他,他一分錢不投我也嫁他,你管得着嗎?吃醋?你一邊涼快去!」田秀芳罵着,但口氣已經變成了戲謔。

張凡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妮子還在可控範圍之內。

「田局,你可以給縣裏打報告了,你招商引資四千萬!如果需要的話,再加四千萬都行!」

田秀芳有些愣住了。

她沒有料到張凡這麼有錢!

簡直是拔毫毛比腰粗啊!

八千萬,像玩似的。

「張大老闆這麼信任我,看來還是挺重視友誼的,不如你馬上過來,我們一起研究一下,把那個新項目定下來。」

張看了看手錶,已經是晚上9九點半了。

「這個時間去縣城?」

心情有些激動,估計田秀芳正在縣城的某個大酒店房間里等他呢。

「我沒在縣裏,我在鎮里呢。」

「在鎮里?」張凡幾乎跳起來,「你已經來鎮里了?」

「是呀!我下午到張家鎮檢查工作,今晚就不回縣裏了,住在鎮里招待所。」

田秀芳的聲音有點那啥,聽着挺迷人的。

去,這妮子追到鎮里來了。

草,這回沒問題了。

肉送到咱們嘴邊,獵物來到咱的地盤,咱能放你空回?

田大美人,今晚,叫你重回九霄!

「我馬上到。」張凡的聲音非常急迫。

「別太激動,別光想着有甜杮子吃,開車小心點,別掉溝里。」

「掉溝里作鬼也扒你窗戶!」

開車來到鎮招待所,田秀芳的房門沒有關,張凡一推就開了。

田秀芳穿了一件寬大的睡衣,正倚在沙發上看手機。

見張凡進來,她把身子向一邊挪了挪,示意張凡坐在自己身邊。

張凡也不客氣,回身把門閂上,走到沙發旁邊,伸手把她攬在懷裏,沒頭沒腦猛親起來。

田秀芳掙扎了兩下,便馴服地停止了抵抗,熱情的回應着他的親吻。

張凡緊緊地擁住她的身子,小聲問道,「這就是你要給我的項目?」

田秀芳紅著臉,輕輕把張凡推開,嗔道:「我發現你學的越來越黃了,」

「快說你的新項目,別吊我胃口。」

田秀芳整理了一下睡衣,把扣子重新系好,慢慢的講起來。

「今年以來縣裏財政比較困難,有些單位發工資都發不出去,大家領不到工資也就罷了,還得交集資。所以下面的意見很大。縣裏財政方面,最少也有5000萬的缺口。」

田秀芳說到這裏,含笑看着張凡。

「要抓我大頭?」張凡笑看着她俏臉如花的樣子。

「當然,你願意被抓大頭不?願意吧?」

「不知為什麼非要抓我大頭?」

「因為你有便宜可占哪!」

「快說,我對佔便宜相當感興趣,不論是錢,還是女人,我都……」

「不要扯遠了!為了解決財政上的暫時困難,縣裏決定賣掉幾個企業,以解燃眉之急,其中就包括老爺溝煤礦。」

「老爺溝煤礦!你有沒有搞錯?這煤礦可是縣裏的重要財稅來源之一呀?捨得賣掉?」

張凡心臟快停跳了!

朝思暮想的老爺溝煤礦?

難道縣裏要賣掉?

我特么紅運高照,想啥啥來啊!

還有艷星臨門啊!

「當然捨得。舍卒保車嘛。」

「嗯,」張凡迅速恢復了冷靜,心想不能被對方看出來自己的急迫心情,要裝成不在意的樣子,「現在煤炭不像前幾年那麼火了,污染環境,前途未卜,所以,煤礦出讓,未必有人感興趣。比如我吧,以前沒有這個想法。」

「我給你說完,你就有想法了。」

。 不等她下車,陶嘉麟已經飛奔而來,他沒說話,只是第一時間靠近了安千然,低頭審視著昏迷不醒的女人,眉頭緊皺起來。

等到擔架穩穩的放到了推床上,陶嘉麟終於忍不住的開口了,「她怎麼樣?」

「勉強穩住了,不過還在流血,要準備生產了。」醫生說了一半,看向了蘇小荷,「你通知家屬趕緊過來簽字,還有準備生孩子的用品,馬上送產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