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紅衣青年伸手將中年漢子攔住,然後淡淡說道:「這位朋友,薜荊可是你殺的?」

「薜荊?」慕風聽聞之後,稍稍一怔,然後這才從記憶中找到了薜荊的名字,恍然笑著說道:「原來你們是真龍堂的。」

「小子,真是你殺了薜荊。」中年漢子怒喝道,體內玄力暴涌而出,若不是紅衣青年在一旁攔住,恐怕早就殺將過來,他自信以其半步神通的實力,想要擊殺兩人,輕而易舉。

見慕風和凌霜兒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但沒有感覺到周圍有其它強者存在,紅衣青年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二人的底氣從何而來。

「不知道朋友為何要殺我真龍堂之人,奪我真龍堂之妖獸。」紅衣青年作為真龍堂少堂主,倒是頗為謹慎,並沒有第一時間動手,而是試探性的問道。

若是在半年之前,慕風面對真龍堂的這番陣容,只能落荒而逃,不過現在他的實力,能夠輕易輾壓對方,因此也不怕對方耍什麼手段,淡淡笑道:「那薜荊要殺我朋友,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這頭裂天鷹也算是我出手的補償了。」

這頭裂天鷹說起來算是慕風從真龍堂手中強取豪奪過來的,因此也是為自己找了個借口,避免真龍堂再開口要回去。

「朋友,薜荊你要殺了便罷了,這頭裂天鷹乃是我真龍堂之馴獸,請務必歸還。」紅衣青年眼神頓時一沉,冷聲說道,他也是被慕風這種態度有所激怒。

「不行,你們還是從哪裡來便從哪裡回吧。」慕風轉過頭,對凌霜兒說道:「我們走吧。」

就連閻謙、伍展元這種神通境中期大圓滿強者都敗在他的手中,對於眼前這群出神境的武者,慕風連出手的興趣都沒有。

「小子,莫要得寸進尺!」中年漢子愈發的暴怒起來,目光也是轉向紅衣青年,見到後者默然點頭,強悍的玄力便是陡然從其體內爆發開來。

這名中年漢子乃是半步神通的實力,而慕風只不過是出神境中期大圓滿,凌霜兒也只有出神境巔峰期小成的修為,他可不相信,兩人能夠是他的對手,更何況他身邊還有著十餘名堂中強者。

「咻!」

中年漢子的腳掌凌空一跺,身形便是來到慕風和凌霜兒身前,玄力涌動間,兩道爪風便是對著兩人當頭籠罩而下。

慕風並沒有出手,一旁的凌霜兒伸出一隻玉手,凌空虛握,真龍堂的眾人,便是見到那中年漢子的爪風憑空消散,而其身形猛然停在半空不動,見其模樣,好似被一隻無形大手扼住喉嚨一般,不一會兒便是老臉通紅,呼吸困難。

凌霜兒玉手輕輕一甩,那中年漢子便是狼狽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倒了數棵參天巨樹,方才停了下來,口中連噴出數口鮮血。

望著那身形狼狽、口吐鮮血的中年漢子,本來想要看好戲的真龍堂眾人,都是安靜了下來,整個氣氛顯得有些死寂,紅衣青年臉上也有些駭然,他同樣未曾料到,中年漢子竟然連對方隨意的一招都是接不下來。

紅衣青年微眯著雙眼,望著那身形幾乎未動的慕風和凌霜兒兩人,眉頭緊皺,隨手一抓,便能夠將半步神通的中年漢子擊飛,即使是他,也不能夠輕易做到這一點。


「這位朋友,殺我真龍堂的人,奪我真龍堂的馴獸,現在又出手傷人,未免太過於霸道了吧。」紅衣青年眼中寒芒涌動,若是自己再不出手,恐怕在堂中的威望會下降不少。

紅衣青年面色一沉,也是決定一旦動手,便不留活口,這對年輕男女,應該是某大勢力的公子小姐,一旦讓其逃脫,便會給真龍堂帶來滅頂之災。

聽到紅衣青年的言語,那真龍堂的十餘名強者,也是緊盯著慕風和凌霜兒,不動聲色之間,將兩人包圍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慕風的臉色也是變得陰沉下來,一股冰冷的殺意猛然間從其身上席捲開來,將方圓數百餘丈都是籠罩進來,他冷冷的望著紅衣青年,緩緩的說道:「我不想殺你們,若是你們再糾纏不清,別怪我不客氣,滅了你真龍堂。」(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滅了你真龍堂!」

慕風冷冽的聲音回蕩在山峰之間,身上散發出的冰冷殺意也讓得真龍堂的眾人心中一凜。

「好大的口氣。」

聽得這話,紅衣青年面露猙獰之色,一向小心謹慎的他,也是被慕風這種狂傲給激怒了,旋即手掌一揮,示意手下的十餘人拖住凌霜兒,自己則來對付慕風。

「殺了他們。」

真龍堂十餘名強者厲聲喝道,朝著凌霜兒暴掠而至,在他們看來,這個慕風倚仗的只是身後那名漂亮姑娘,這個黑衣青年並不可怕,由少堂主收拾足矣。

慕風的耐性也是徹底被真龍堂消磨殆盡,臉色猛然一沉,一股極為雄渾的玄力波動從體內席捲開來,狠狠的轟在真龍堂十餘名強者的身體之上,使得他們直接是被震得吐血而飛,盡數喪失了戰鬥能力。

慕風並未停留,一步踏出,身形一晃,便是來到了紅衣青年身前。

紅衣青年沒有想到慕風竟然也擁有著驚人的實力,臉色劇變,手掌一握,一柄三頭尖叉便是出現在手中,叉身之上,流光閃動,顯然是一件不錯的靈寶。

紅衣青年雙手緊握三頭尖叉,渾身玄力暴涌而出,朝著慕風暴刺而出。他已經察覺出慕風的實力,遠遠不是一個出神境中期大圓滿武者所能具備的,因此一擊之下,也是用盡全力。

慕風冷笑一聲,並沒有閃避,而是直接伸出手掌,猛然抓住暴刺而來的三頭尖叉,炎陽霸玄暴涌而出。

「砰!」

那柄三頭尖叉爆裂而開。紅衣青年同時被震飛了出去,在空中狂噴一口鮮血,然後重重落在了地上。

慕風並沒有停頓,腳掌猛然一踏,身形朝著受創的紅衣青年暴掠而去。同時一拳轟出。若是紅衣青年挨中此拳,必定爆體而亡。

「齊爺爺,救我。」望著暴掠而至的慕風,紅衣青年嚇得魂飛魄散,尖聲叫道。

與此同時,一道蒼老身影突然從一旁掠出。便是出現在了慕風和紅衣青年中間,同時一拳轟出,和慕風重重硬撼在一起。


猝不及防之下,慕風被那道蒼老身影震退十餘丈,不過那道蒼老身影也是倒退了十餘丈方才停了下來。

慕風望著那道蒼老身影,只見其穿著一身樸素灰衣。臉上的皮膚皺如枯樹,頭髮花白,不過修為倒不弱,達到了神通境初期大圓滿。

「老奴來遲了,讓少堂主受驚了,請少堂主責罰。」灰衣老者說道。

「齊爺爺,宰了這個小子。那個女的留給我侍寢。」

紅衣青年費力的站了起來,面色異常難看,指著慕風和凌霜兒狠狠說道。

慕風聞言,冷笑一聲,心中也是瀰漫出一股殺意,剛才他也是太過於大意,竟然沒有發現紅衣青年身邊還有著神通境強者的存在,所以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灰衣老者一拳轟退。


灰衣老者眉頭微微一皺,目光打量了慕風和凌霜兒一番。他奉堂主之命保護少堂主。不過突襲之下,竟然只是將對方轟退十餘丈,而且對方僅僅是一個出神境的小子,讓得他也是有些驚疑。

「霜兒,給你練練手?」慕風笑著對一旁的凌霜兒說道。

「打打殺殺的事情。還是你們男人來做吧。」凌霜兒小嘴一撇,說道。

「好吧,那你稍等一會,應該不用太久。」慕風將小羽放在凌霜兒肩頭,道。

灰衣老者聽著兩人的話語,臉龐都變得有些扭曲起來,這簡直是對自己的無視和輕蔑,被兩個晚輩言語戲弄,讓他也是難以接受。

「小子狂妄!」

灰衣老者身形一動,如同一道閃電般朝著慕風暴掠而至,枯瘦的手掌如同銳利的刀刃一般,朝著慕風狠狠的划來,就算是堅鋼硬鐵,在這一爪之下,都會四分五裂。

望著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灰衣老者,慕風不閃不避,臉龐之上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

對於修為僅在神通境初期大圓滿的灰衣老者,慕風都不需要動用任何武學,僅憑其肉身的力量,便能夠輕易將其擊敗。

待到灰衣老者來到跟前,慕風一步踏出,渾身金光閃耀,筆直一拳轟出,狠狠的朝著灰衣老者轟去。

灰衣老者臉色大變,快若閃電的身形也是暴退而去,雙掌揮舞,結出一道道玄力屏障,擋在了自己身前。

只不過灰衣老者匆忙之間設下的玄力屏障,在慕風眼中猶如紙糊一般,被慕風一拳盡數轟爆而去,竟沒有給其造成一絲阻礙。

「砰!」

一聲驚響,在紅衣青年等人驚詫的目光中,灰衣老者的身形如同一隻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撞倒了數十棵參天巨樹后,又在地上重重砸出一個方圓百餘丈的大坑。

「噗嗤!」

灰衣老者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氣息頓時變得極為萎靡,其模樣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清玉,你說把這真龍堂收為己用?」慕風眉頭微微一皺,心中說道。若不是清玉讓他最後有所收手,恐怕這名灰衣老者當場就得爆體而亡。

「這真龍堂對於馴養妖獸有一套,其整體實力還不弱,到時你回大武王朝對付風雲宗,也可以算得上一大助力。」清玉的聲音在慕風體內響起。

慕風微微點頭,自己和風雲宗遲早有一戰,自己畢竟身單力薄,清玉的這個提議也算是不錯。

「不過他們會真心歸順我么?」慕風問道。

「在他們的靈魂之上留下你的靈魂印記,然後再給他們一點甜頭,不怕他們不聽你的。」清玉淡淡笑道,顯然以前沒有少做過這種事情。

紅衣青年則是一臉駭然的看著慕風,這名灰衣老者名叫齊封同,乃是其祖父的一名老奴,當年追隨其祖父,共同創立了真龍堂。

齊封同雖然名義上是奴僕,但是地位極高,僅在真龍堂堂主之下,實力也勿庸置疑,在陵城,若不是有著齊封同,怕真龍堂也無法站穩腳跟。

不過慕風隨意一拳,便是將齊封同轟成重傷,這讓紅衣青年又驚又懼。

齊封同的驚駭絲毫不比紅衣青年小,他能夠感覺到慕風的力量達到了一個何等恐怖的程度,若不是慕風有所收手,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團血霧了。

慕風手掌猛然一伸,一股極大的吸力從掌心之中湧出,一把便是將紅衣青年抓來,扼住其喉嚨,淡淡道:「想活命嗎?」

「想想想。」紅衣青年連連點頭,說道。

「想要活命,倒也簡單,讓我在你的靈魂種下靈魂印記,以後奉我為主。」慕風不緊不慢的說道。

靈魂印記,是魂師最常見的一種手段,不過一般都是用在沒有生命的傀儡之上,若是用在生物之上時,必須自願才行,若是強行加在生物之上,容易使得生物暴斃。

聞言,紅衣青年倒是猶豫了起來,他知道讓慕風在其靈魂之上種下靈魂印記意味著什麼。

慕風見到紅衣青年的模樣,掌心玄力微吐,紅衣青年的呼吸頓時變得急促起來,臉色漲紅,只要慕風再稍稍用力,其喉嚨將會被徹底捏爆。

「我願意。」紅衣青年艱難的說道。

慕風冷聲一笑,也是不再遲疑,另一手掌結印變幻,靈魂力暴涌而出,一道淡藍色的靈魂印記如同一道藍色閃電般,瞬間便是沒入到紅衣青年的體內。

這道靈魂印記,經過清玉的一番手腳,二星魂宗之下的魂師,都無法消除,而且只要慕風心神稍稍一動,便可讓紅衣青年受到重創甚至是死亡。

「你們呢?」慕風將紅衣青年扔在一邊,目光朝著那十餘名真龍堂強者望去。

那十餘名強者均是無奈點頭,螻蟻尚且偷生,如今自己的性命都捏在慕風的手中,還不是慕風說什麼,他們便得聽什麼。

慕風滿意的點了點頭,十餘道靈魂印記也是飛入十餘人的體中。

「你呢?」慕風將目光投向了遠處的齊封同。

齊封同嘆了口氣,他作為真龍堂的第一強者,都無法接下慕風一拳,可見對方想要滅掉真龍堂,輕而易舉。對方不想痛下殺手,想必有所圖謀。

「你是想要讓我們真龍堂幫你馴化妖獸吧。」齊封同望著比自己小得多的慕風,說道。


慕風沒有想到齊封同一語便是道破了自己的豈圖,不過他也沒有否認,淡淡說道:「你說的沒錯,若是你們讓我滿意,說不定我會還你們自由。」

齊封同沉思了一會,最後也不得不無奈點頭。

「你們回去轉告真龍堂堂主,我可以幫他稱霸陵城,不過前提是真龍堂必須聽我的,否則的話,我不會介意,讓真龍堂在整個聖玄大陸消失。」慕風在齊封同體內打了一道靈魂印記之後,冷聲說道。

「我們走吧。」慕風轉過頭,對一旁的凌霜兒說道。

「你不怕養虎為患?」凌霜兒俏眉微蹙,低聲說道。

「在我眼中,他們還算不上虎。」慕風淡淡說道。

裂天鷹飛離凌霜兒的肩膀,展開雙翅,身形重新變成三四丈大小,待慕風和凌霜兒落至身上后,朝著天商城飛去,留下了冷汗直流的真龍堂眾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上午有事,十點鐘的一章就提前發了,希望各位書友看得愉快,求訂閱和月票啊! 待慕風和凌霜兒回到青蒼武館,天色都暗了下來。

沈廣在青蒼武館的門口徘徊,見到慕風和凌霜兒,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連忙趕了過來,說道:「慕公子,凌姑娘,你們兩位總算回來了。」

「有事么?」慕風問道。

「百里宗族的百里冰小姐來了,現在正和館主在大堂等著你們呢。」沈廣回答說道。

「百里冰?」慕風眉頭微微一皺,沒有想到百里宗族這麼快便派人過來了。

在沈廣的帶路下,慕風和凌霜兒來到了青蒼武館的大堂,只見大堂正上方坐著廖辰,正和一旁的一名綠裙女子交談,在綠裙女子身後還站著兩名丫環。

「是她?」

慕風看到那名綠裙女子,便是想起了當初來到天商城,購買凝心血蘭等物品所遇到的百里管事,虛空石中的那張星辰卡還是她贈予的。

慕風和凌霜兒走進大堂,朝著廖辰拱拳,道:「廖師兄。」

見到慕風和凌霜兒,廖辰笑著道:「慕師弟、凌師妹,你們怎麼才回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百里宗族的百里冰姑娘。」

凌霜兒打量了綠裙女子一番,後者容貌頗為艷麗,曼妙的身姿,在衣裙的包裹下,顯得凹凸有致,絲毫不比自己遜色半分。

綠裙女子看到慕風,臉上閃過一抹詫異之色,不過很快便恢復正常,笑著說道:「慕公子,好巧啊,我們又見面了。」

「怎麼,你們之前認識?」這下輪到廖辰有些驚訝了。

「半年前曾經和百里姑娘在萬珍閣有過一面之緣。」慕風解釋說道。

「那認識便更好了。慕師弟,凌師妹,你們這次的任務便是協助百里姑娘探查天商山脈的死亡沼澤。」廖辰招呼幾人坐下。

慕風不露痕迹的打量了一下百里冰,當初在萬珍閣的時候,後者收斂氣息。沒有察覺到對方的修為,如今隨著自己境界的提升,這才發現百里冰的修為竟然在神通境中期大圓滿。就連身後兩名丫環,修為都在出神境巔峰期大圓滿。

凌霜兒則在一旁默不作聲,這個百里冰無論從相貌還是修為,都要勝過自己一分。女人的天性使得她有些小小的鬱悶。

「沒搞錯吧,就他們兩個,修為比我還低?」百里冰身後的一名丫環嘟囔道。

在場的人修為都不弱,再加上那名丫環本來就是有心,因此所有的人都是聽得清清楚楚。

不過也難怪,慕風的修為在出神境中期大圓滿。凌霜兒的修為在出神境巔峰期小成,論修為,確實比兩名丫環還要低一些。

「小翠。」百里冰狠狠的瞪了身後小翠一眼。

「小姐,這本來就是事實嘛。」小翠有些委屈的說道。

廖辰臉上顯得有些尷尬,慕風則淡淡一笑,並不介意,但是本來就鬱悶不已的凌霜兒卻是出聲喝斥道:「門縫裡看人。難怪只有做丫環的命。」

「你……」小翠白皙的臉漲得通紅,卻找不到什麼話語反駁,再加上一旁的百里冰眼神制止,只得恨恨的站在百里冰身後。

「不好意思,小翠年紀小,不懂事,請見諒。」百里冰抱歉的說道。

「沒事,百里姑娘,我們還是說正事吧,談談那死亡沼澤的情況。」慕風擺了擺手。輕輕說道。

百里冰點了點頭,雖然她知道慕風的修為僅僅在出神境中期大圓滿,可是並沒有半分輕視。要知道,在半年前,後者只不過是個造形境中期大圓滿的武者。半年之內,提升一個大境界,難怪能夠成為青蒼府的弟子,而且從慕風的身上,她能夠察覺到一絲危險的味道。

「死亡沼澤處在天商山脈的中部,佔地極為遼闊,裡面危險重重,不僅有著劇毒無比的瘴氣,而且當中還有著各種妖獸,甚至存在著五階頂峰妖獸。」

「在前一段時間,有人發現死亡沼澤當中出現了一個結界,這個結界據猜測,是通往某處異境的入口。關於異境,想必就不用多說了。」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