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紅衣男子的笑聲在兩人耳邊清晰的回蕩,柳狐玥與鳳逸軒並沒有阻止。

不知多久后,他……才將那大笑之聲漸漸收斂了起來。


低下頭,望著眼前那嬌小可人的女子,笑道:「原來可以這麼贏。」

柳狐玥輕笑:「這得要有研究的,你輸了,你得跟我離開這裡,再替我完成六件事情,你得陪在我身邊。」

這是她之前規劃好的,如此強大的強者,待在這裡真的太浪費了,用武力她是別想將那人給帶走的,但是,用歪點子的話……

紅衣男子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隨後,又低低的笑了:「沒想到我赤煉竟然是以這種方式離開古墓,幾千萬年來,我不曾想過再離開,我自認為,除了你柳家的先祖,也再無人可以再降服我的心,今日卻不得不服,我竟然栽倒在你這小娃娃手裡。」

真的是赤煉!

活了幾千萬年的赤煉,那他的實力早已妖孽的無能用變態來形容了。

這樣讓他離開古墓,將來會發生什麼,柳狐玥是預料不到,但是,她相信她未來的旅途不會太寂寞的。


可她身旁的鳳逸軒卻不是這麼想,現在對他來說,柳狐玥不管是贏了還是輸了,那個紅衣男子都得陪著她。

「開什麼玩笑,我娘子只是跟你說說笑的,你若喜歡這裡,那就繼續待在這兒吧。」鳳逸軒伸手拉住了柳狐玥的手,好似怕下一刻便會失去柳狐玥那般,再重重的跺了跺腳道:「走。」

柳狐玥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再狠狠的瞪著眼前的男子:「找死!」

鳳逸軒皺眉頭:「他不安好心。」

「誰說我喜歡這裡。」赤煉一句輕輕的話將兩人的爭執給打斷:「我早就想離開這兒了,只是……」

柳狐玥看他,他似乎還有什麼未完成的事情:「需要給你一點時間嗎?」

「不,只要現在,解決了這件事情便可。」赤煉突然轉身,站在水晶鶴身上的他看起來是如此的清冷與孤寂,這是在柳家先祖的古墓里沉寂了太久的原因吧。

柳狐玥沒有尋問,赤煉卻告訴她:「柳家在十二年前出現在一位暗元素體質者,但是,十二年前,卻有一個女子踏入這裡,求我放過那位。」


柳狐玥怔了怔,瞳孔狠狠的收縮,赤煉嘴裡說的女子……難道是自己的母親。

她真的踏入過這裡。

「那她現在在哪裡?」柳狐玥急切的問。

「死了!她用她的生命換取那位命,若不是她,我恐怕早就離開這裡。」

「尋找那位擁有暗元素的人。」柳狐玥問。

赤煉側了側頭,轉身看了眼柳狐玥:「這是我被留在這裡的原因,我還能存在於世間,是為了守護柳家!」 「你不是那位守護獸。」聽說守護獸是那位擁有著空間系的神獸,赤煉他根本沒有擁有所謂的空間系,他只是雷系與風系的神獸,所以,柳狐玥好奇那傳說中的守護獸在哪裡?

「與你柳家的先祖陪葬了,柳家禁地外面那扇大門上鑲著的空間系魔晶,便是那位守護者留下的,那扇門若是柳家不倒,門亦不毀,柳家沒什麼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那些踏入這裡的掠奪者,每年的歷練日,那些貪婪的人,總要從柳家的禁地內颳走一大票的寶貝,那些……可都是主子留下來的東西。」

赤煉低下頭,雖然過去了那麼外,赤煉還是能夠清楚的記得與柳家先祖在一起歷練,一起戰鬥的時光。

他是一個很豪放的男子,也是一個很熱情的人,雖然他時候看起來瘋癲了一點兒。

而柳家的先祖,在閉上雙眼的那一刻,最是擔心的不是他畢生所得之至寶被後輩人分走,而是那些人的貪婪,他怕會讓柳家慢慢的鄖落。

事實看來,在柳家這幾千萬年來,出現的有能力者一代比一代少,一代不如一代!

赤煉是見證柳家從興到如今這個地步,他並不認為現在的柳家有多強大,甚至他覺得,如今的柳家……就跟外頭那些低層的家族沒什麼兩樣,它能夠立於連雲城不倒,全因為柳祥風!

那麼,如今呢!


不,現在或者再過一刻的時間,柳家就會被遺為平地!

赤煉,他什麼都知道。

柳狐玥低下頭,沉思:「那你……願意跟我離開嗎,你想回你的家族嗎,或者,以後跟我一起。」

鳳逸軒猛然抬頭望著柳狐玥,唇瓣喃動了幾下,但還是將話給咽了回去。

「你不怕我殺了你,一個擁有著暗元素的人,還敢如此的邀請我。」赤煉倏地轉身,看向柳狐玥的目光十分的沉,可卻無法從他的表情里看出任何一絲的答案。

柳狐玥倒吸了一口涼氣,他什麼都知道,還在這兒跟她裝!

「既然你知道,那麼早在我踏入先祖的古墓時,你就應該殺了我了。」柳狐玥很平靜的回道。

「的確。」赤煉微仰頭:「若不是因為那個女人,你認為我還能容下你嗎,柳家興衰,就是為了等待一個暗元素者的出現,來終結柳家,主子在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已經預料到了很多,你看這古墓還尚存的好好吧,其實這只是因為你先祖無法安眠離去,它才會立於現今,不倒不塌。」

那籠罩著大地的結界驀地漸漸散去,本是荒涼之境,回到了原來的洞府。

赤煉坐在了大石上,水晶鶴與蝙蝠王早已消失。

柳狐玥的心情十分的壓抑,聽赤煉的話,暗元素會拖累整個家族的傳言是真的,是真實的!

對啊,那位建立起了測試神殿的西方男子,不正是柳家先祖生前最好的朋友嗎!

他能夠讓暗元素成為一種禁,那柳家先祖也必然知道些什麼。

暗元素到底有多可怕! 仿若是看穿了柳狐玥的想法,赤煉搖了搖頭:「擁有暗元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暗元素還有另一重叫法!」

「亡靈召喚師——」此時,鳳逸軒也輕吐,兩個男子異口同聲的說。

鳳逸軒接著說:「亡靈召喚師是可以將世間的亡魂召喚出來的一種禁咒,無論是人類或是魔獸,亦或是其它種族的靈魂,皆是可以被亡靈召喚師召喚出來的,聽說,擁有這種能力的人,會因為這樣的光環而失去自己的理智,最後,帶著他所召喚出來的亡靈屠殺天下人。」

他回頭,深深的看著身旁的女子,雖然對她體內散發出來的一股氣息感到奇怪,但是,鳳逸軒始終沒有將柳狐玥往那方面去想。

以鳳逸軒的實力,看透她完全可以,但是,那暗元素似乎又被什麼給禁錮了起來,無法得以釋放,所以鳳逸軒之前是不敢亂下定論的。

「我現在好奇的是,十二年前,踏入古墓的女子是以什麼條件讓你放棄殺了我。」又或者,柳狐玥心裡想知道更多的答案,比如,那位女子會不會就是她的母親白靈。

「呵,你的問題還真多,就跟那個女人一樣!」赤煉風輕雲淡的回答她:「不過,那個女人的實力可不是你這小娃娃的一丁點兒,既然她自願死在這裡,我也省得動手,至於你……一個幼苗,我隨時都可以捏死。」

鳳逸軒不爽的挑了挑眉,狠狠的瞪著赤煉:「你試試看。」

柳狐玥無心去看那兩個男子的爭執,赤煉的話讓她感到心裡悶悶的。

她低下頭,又問:「那個女子叫什麼,長什麼模樣,你可知道?」

「絕輕舞。」赤煉起身,算了算外頭的時辰:「你確定還要待在這兒嗎?」

還有一刻鐘,秦家的人就會動手了。

柳狐玥臉上帶著失望,但同時,也鬆了一口氣,不是白靈,而是別的女人,那她的母親應該還活著才對。

「我爹在哪?」柳狐玥現在擔心是他的父親,若是他進入這裡而又沒有找到白靈,柳祥風又會變成什麼樣?

赤煉抬手在空中輕輕的一抹,空氣漸漸的凝結成一面鏡子,上面放映著柳祥風在荒涼之境里漫無目的行走的畫面,他……被也被赤煉困在了禁地內。

「爹!」柳狐玥輕聲的喚。

赤煉把手往前一推,空中那面鏡子驀地碎裂開,一股強勢的氣流在空中旋轉,眨眼間,就見氣流間落下了一個人。

柳祥風有些狼狽的趴在地上,柳狐玥瞪大雙眼望著他,待看清是誰人時,柳狐玥快步的走過去,蹲下身子,扶下了柳祥風:「爹……」

柳祥風抬頭,看向柳狐玥,這些日子不眠不休的走,不吃不喝的找,令柳祥風消瘦了許多,兩眼都凹陷了下去,哪裡還有往日的春風得意。

「玥……玥兒……」柳祥風怔了,在古墓怎麼能夠看到自己的女兒,他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便低下頭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再抬頭看她…… 眼前的人不自己的女兒又會是誰,柳祥風立刻抓住了柳狐玥的胳膊,擔憂的問:「你怎麼來了?」

「聽說你進入柳家的禁地,女兒很擔心你,所以……」

柳祥風目光移到了站在柳狐玥身後的男子身上,在柳狐玥還未將話說完時,柳祥風便抬手指著鳳逸軒問:「他是誰?」

柳狐玥回頭看了看鳳逸軒,輕聲的低咳了幾聲,說:「他是……」

「神月宗宗師的最後一個關門弟子。」鳳逸軒沒有讓柳狐玥為難,倒是先介紹了自己的身份,反正對他來說,他是不是鳳王爺都沒什麼差別,他的實力,足以讓他過上比王爺還養尊處優的生活。

柳祥風卻十分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藍衣男子,普天之下,誰不知道海外那個神月宗的最後一個關門弟子是個何等妖孽的人物,只是,這些年低調了許多,也無人知道那位妖孽人物現在到底什麼實力?

更有人猜測,那位妖孽人物早已不是當年的天才了。

總之,他神秘莫測,有人嘲笑他實力久而不升,也有人目光長遠,認為那個當年年少輕狂的少年,低調了許多。

柳祥風沒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與傳說中的「風塵公子」相遇。

「風塵公子。」柳祥風抬手指著鳳逸軒,低低的喚。

赤煉顯然並不意外鳳逸軒的身份,只是給予了一個淡淡的笑。

柳狐玥點了點頭說:「是的,父親。」

「你怎麼會跟他結識?」柳祥風完全忘了自己現在身處在何處,自己進來又是為了做什麼,而是以賞識者的目光由上至下的打量鳳逸軒。

若是他知道,眼前的男子還是天水國那個傻子王爺,會是怎樣的表情啊。

鳳逸軒俊顏掛上了淡淡的笑,目光溫柔的落在柳狐玥身上,聲線低潤又沉穩,跟往日在柳狐玥面前的人完全相反,嚴肅的回道:「柳家主,你不知道你的女兒擁有著何等資質嗎?」

「什麼意思?」柳祥風回頭看了看自己的女兒,被鳳逸軒的話弄糊塗。

柳狐玥轉過臉,瞪看著鳳逸軒,可她的瞪眼卻沒能阻止鳳逸軒繼續把話說下去。

鳳逸軒:「她是……柳家新生的召喚師,擁有著九系,不光召喚師的能力很強,就連氣脈也通暢了。」

這樣的答案無疑讓柳祥風震驚,他怔怔的瞪大雙眼盯著柳狐玥,他的女兒擁有著這樣的天賦他卻不知道。

「我想……成為她的導師。」然而,鳳逸軒接下去說的話,卻令柳狐玥驚悚到了。

導、導師!

說白了,就是師父!

這是做他娘子還不夠,還得收到兜里做徒弟的意思嗎?

紫焰聽到鳳逸軒的話后,臉色似是吃了死蒼蠅一樣的難看:「搞什麼,活了大半輩子,竟然冒出了一個跟本尊搶徒兒的黃毛小子。」

噗……

柳狐玥內心開始糾結了起來。

「不過,你的女兒說若是我能夠陪她一起進入柳家的禁地尋找你,她便會答應。」鳳逸軒臉也不紅的淡淡輕吐。 柳狐玥扶了扶額,她何時要求過他,讓他陪自己進柳家的古墓找她高手老爹的,還有,她又是什麼時候答應過他,只要找到了高手老爹,她就會做他的徒弟。

他要不要臉!!

柳祥風聽完鳳逸軒的話后,心情已經激動的不能言語,雙眼泛起了可見的淚光,雙手緊緊的攥住柳狐玥的胳膊說:「玥兒,你果然不是廢物,爹爹一直相信你不是。」

「爹,跟我回家吧。」柳狐玥輕輕的點頭,反手握住了柳祥風的雙手,短短的幾日里,柳祥風仿若是蒼老了十歲那般。

柳狐玥不忍他再為一個女兒而這般的折磨自己:「若是娘知道了,她會心痛,你相信我,娘她離開一定有好怕原因,那我們為何還要苦苦的抓住她,不過,放手吧,別再找了,若能找得到,為何這十幾年來一直沒有找到,若是有緣,總還會再相遇。」

倒是有一個問題讓柳狐玥很不解,那位叫絕輕舞的女子又是誰,她為何要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她的命。

削瘦的肩膀突然被柳祥風的大掌握住,柳祥風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壓抑與痛苦:「你娘在這裡面,她在這裡面,既然你擁有著風塵公子這樣的師父,也擁有著常人所不能達到的天賦,那我就能放心了。」

「爹——」聽他的語氣,是打算留在柳家的禁地,繼續尋找那個生死未卜的母親,她有些生氣的喝他:「再不回去,柳家就完了,秦氏會在今晚動手,不,他們很有可能已經動手了,我們再不回去,就什麼都晚了。」

話說完,柳狐玥並沒有在柳祥風的眼底看到絲毫的驚訝,也沒有任何的表情,他的神情平靜又淡定,好似什麼事情都是他預料之中。

「爹。」這才是讓柳狐玥最擔心的地方,若是一個人連責任都卸了,周圍的事與人都不屑去管的時候,那是最可怕的:「祖母還在家裡等你,你忍心她出點什麼事嗎?」

提及到柳老夫人,柳祥風的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但依然持著自己的態度,伸手推了推她:「那你趕緊回去,你娘還在這兒等我,等我找她。」

「你……」柳狐玥失望極了,她咬牙,一字一句的說:「自、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