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紅羽一掌朝楚皓拍去,金光中幻動一團銀氣。楚皓見她果然在乾元真氣的基礎上,又修鍊了坤元真氣,冷哼一聲,嘴巴朝外一吐。他記得當日藍書生的樣子,所以有意試試自己口吐真氣的威力。

他卻不知道自己此時的修為到了天魔下階境界,別看隨意一口真氣,威力也是驚人。

巨大的魔力如排山倒海般湧出。紅羽一陣悶哼。身子倒卷而出。朝大海中跌去。

楚皓也是一驚。他沒想到自己隨口一股真氣。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他也有些後悔,雖然他惱恨紅羽,卻也不想讓她受到傷害,因為冥冥之中,他還把自己當成道家宗派的人,一旦傷害了紅羽,那他不是魔頭也是魔頭了。

紅兒看到紅羽飛身跌出,跳在空中。將她抱住。但那股魔力實在太大了,把她和紅羽一起掀出了十幾丈,還好,只是落在了海灘上。

紅羽被紅兒扶了出來,口吐了一口鮮血,指著楚皓問:「你到底是什麼人?」

楚皓隨口說:「魔域使者。」

他這話一說,別說紅羽,雙魔也愣住了,都將目光望向他。

楚皓接著說:「魔域主人聽說魔使被雷婆婆打死了,所以派我來接替他的職責。我是現任的魔域使者。」

紅羽一咬牙,說道:「好。總有一天,本姑娘會報此仇的。」

說著,紅羽和紅兒飛身而去了。

瘦竹竿原本想隨後追去,被楚皓喝止了。

楚皓說道:「窮寇莫追,就讓她們走吧,下次遇到再取她們性命也好。」

雙魔上前拜見,紛紛對他的修為推崇。

楚皓說:「好了,本人也要離開了,你們該幹什麼就去幹什麼去吧。」

說著,楚皓也不等雙魔回應,在一片碎石的掩護下,晃身而去。

楚皓再一次出現在乾元神府外時,是第二天的辰時。

他覺得要想了解自己的情況,乾元神府是最佳的途徑,只要撬開藍宇的嘴巴,一定能得到些什麼。

因此,楚皓三思之後,出現在乾元神府外。等他來到大門外時,發現那裡集結了千百個人。這些人有乾元神府的人,有附近的百姓,也有一些奇裝異服的人。

楚皓拉過一個看熱鬧的人一問,才知道乾元神府在舉行聯盟大會,要推舉什麼盟主,帶領乾元神府和坤元神府以及乾坤大陸的其他力量,形成合力,共同抵抗魔域。

楚皓從人群中看到了兩個熟悉的人,其中一個是他的大師兄青成,另一個居然是小師妹綠兒。

她怎麼來了?楚皓心說:看來,師父非常重視這次南北聯盟,所以把師妹派來了。

楚皓擔心被熟人發現,於是悄然離開,到了附近的村莊,「借」了一套農家衣服,想了想,又對著銅鏡改變了自己的模樣。

這一次,楚皓並沒有利用化裝術,譬如用頭髮粘在下巴上這樣拙劣的辦法,而是運用意念,將自己面部的輪廓改變了。

這是他從逆天魔功中的所得,也是第一次嘗試。

逆天玄功,可以改變大自然的規律,包括人的生老病死。

很快,一個贊新的與往日不同的楚皓出來了。逆天變化的他,變成了一個粗獷的大漢,膘肥肉壯。楚皓之所以變成這樣的體型,也與剛才「借」的那身農家衣服有關。那套衣服太肥了,他原來的體型撐不起來。

再一次來到乾元神府外,聯盟大會已經開始了。

檯子有丈余高,楚皓往台上看去,只見十幾丈見方的台後上方掛著「乾坤大陸南北聯盟」的橫幅。橫幅下坐著一排人,正中坐著的是藍宇夫婦,身邊落座的則是「乾坤四老」中的藍書生和雷婆婆。在這幾個人的身後站著紅羽、紅羽和青成、綠兒。紅羽青成等人輩分低,不能和長輩們同列席中

藍宇站了起來,面對台下千數百觀眾,低聲說:「承蒙各位不遠千里來到敝府,與我等共商除魔大計,據小女前段日子偵查,魔域的人已經進入了乾坤大陸,而且已經殺了坤元神府的二弟子,小女的未婚夫婿楚皓……」

楚皓聽到這裡,心中暗嘆:看來,他們是當自己已經死在蟒腹中了。他朝站在藍宇身後的綠兒望去,發現她一臉悲戚之色,不住地用手帕抹著淚。對於這個小師妹,楚皓以往沒太多的感覺。經過了這半年多的歷練后,他成熟了許多,也懂得了許多的人情世故,知道小師妹對自己一指很好。甚至想起了自己被紅羽帶走那天。綠兒望著自己的眼神。那裡面有不舍、牽挂、眷戀等諸多的情愫。

只聽藍宇接著說:「想必上年歲的人應該聽說過,三百年前,魔域大舉進犯乾坤大陸,乾元神府和坤元神府的兩大宗主無力應敵,只好向長生界求救,是長生老人將魔域封印,只是在封印天魔時,天魔從墓穴逃走。不知去向,現如今魔域的瘦竹竿和酒駝子兩大魔頭紛紛出現,據乾坤四老中的雷婆婆說,也在西部深山發現了魔域使者三頭魔蟒,雖然,魔蟒已被雷婆婆殺死,但小女說,新的魔域使者又出現了,而且是個修為更高,更加怪異之人。所以,乾坤大陸必須聯盟起來。選出盟主,及時應對,避免三百年前的為難重現……」

藍宇的話說完,台下觀眾紛紛響應。

有人說:「藍宗主,我看盟主就是你吧,不用選了。」


有人說:「是啊,乾元神府統領乾坤大陸多年,這件事當仁不讓。」

有人說:「除了兩大神府的宗主,乾坤四老中任何一位也可以,其他人,我都不服。」

有人說:「紅羽姑娘才貌雙全,修為高深,我舉雙手推薦……」

藍宇擺擺手,示意台下靜下來,然後說:「這件事還是選舉為好,指定的話未免有些人不服,通過選舉出來的盟主,才是我們心目中最優秀的人選。」

接下來,藍宇宣布了選舉的辦法。作為除魔聯盟的盟主,自然要以修為高深作為選舉標準,所以,等藍宇宣布競選開始后,有人沉不住氣了,縱身跳了上台去。

雖然剛剛很多人隨聲附和,推舉藍宇為盟主,但是每個人或多或少還是有點私心,一些存著僥倖心理,或者對藍宇不服氣的人,正要藉此機會展現自己。

第一個衝上台的人二十五六歲,如一頭巨鳥,灰色的服裝在空中一展,頓時遮住了頭頂的陽光。

有人認識他,叫道:「是鷹神。」

楚皓抬頭朝這位號稱「鷹神」的人看看,此人的確有點鷹的意思,不但人可以踏空而行,還能在空中做出幾個飛縱,真的像鷹一樣,更加貼近他綽號的是,他嘴巴上長著一隻鷹鉤鼻。

鷹神雙臂一展,左腿勾著,右腿伸直,緩緩落在台上,然後朝藍宇一抱拳,說道:「本人才疏學淺,但為了推動選舉大會的進行,願意當一次綠葉。」

藍宇點點頭,正要上前,突然台下有人說:「藍宗主,就不勞您親自出手了,讓我來領教一下鷹神的高招。」

此人聲音如洪鐘一樣,每說出一個字,都像在人的耳邊敲起重鼓,咚咚的,震得每個人心臟都蓬蓬直跳。

楚皓轉頭看去,只見人群一分,一個魁偉的黑臉漢子朝台上走去。

剛才鷹神露了一身飛行的功夫,他卻一步步走上台。

他腳步踏動的聲音也如重鎚一樣。幸虧從台下到台上只有幾十步,否則,要是讓他多走幾步,肯定有人的心臟會跳了出來。

楚皓看得清楚,這個黑臉漢子雖然腳下發出咚咚的聲音,但是他收發由心,所以在踏上木梯的時候,那兒臂細的橫板並沒有折斷。

當黑臉漢子上木梯的時候,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他的腳下,分明每個人都擔心他會把木梯踏斷。然後木梯不但沒有踏斷,甚至連分毫下陷也沒有,而同時,他腳下依然傳來咚咚的聲音。

楚皓不由暗中讚歎,知道此人是將氣力通過木梯傳遞到地面上,故意使得咚咚聲不絕於耳。他見黑臉漢子雖然身懷不凡的修為,卻一臉質樸,並沒有鷹神那般傲慢的樣子,心生結識的念頭。

黑臉漢子一出現,藍宇便抱拳道:「閣下莫非就是乾坤大陸中號稱『雷神」的兄台了?「

其實黑臉漢子不過二十四五歲的樣子,藍宇叫他一聲兄台只是客套。

黑臉漢子哈哈一笑:「正是,沒想到藍宗主也聽過小弟的綽號,真是不敢當。」

這兩位一個號稱鷹神,一個號稱雷神,台下觀眾都有些興奮,有人說:「這下有熱鬧看了。」

鷹神和雷神也沒多少客氣,只是寒暄一句。開始比試。

鷹神一抱拳。然後一衝十幾丈。突然頭下腳上,朝雷神頭頂拍下。

楚皓心中暗笑,知道鷹神是想仗著飛行速度,來打雷神一個措手不及。楚皓暗暗搖頭,心道:你錯了。

他知道雷神身懷絕藝,鷹神如此輕敵,勝負立分。

只見雷神頭朝上抬起,雙手一直垂在身側。並未揮動,只是細心的人發現他的腮幫子鼓了起來。

待鷹神掌中烏光衝到頭頂丈外時,他突然一張口,只聽獅子吼叫一般破空雷鳴,空氣波動,紅光噴薄而出。連雲空中都有雷鳴的迴響。

鷹神驚叫一聲,身子被震得連滾了十幾圈,如紙鳶般飛向半空,不多時才呼呼地飄落下來。雷神嘴巴再度一張,口中噴出一道紅光。將鷹神托住,緩緩地放在台上。

鷹神魂飛魄散。哪裡還有鬥志,慌忙謝過雷神,跳下台去了。


雷神露了這一手,別說藍宇,就是他身邊的雷婆婆和藍書生都眉頭一挑。

藍宇嘆道:「久聞雷神得到了一部上古秘籍風雷訣,今日一見,果然了得。」

雷神言語謙遜:「小弟更佩服藍宗主的乾元真氣,那才是乾坤大陸最神奇的功法。」

藍書生手中摺扇一晃,讚歎地說:「雷神老弟不必謙遜,我敢說,你是我見過的青年英俊中修為最高的。」

藍書生是何等人,他對雷神的評價一出,台下頓時紛紛鼓掌。


雷神朝台下一抱拳,說道:「在下今日上台,並非為了奪去什麼盟主之位,而是覺得除魔衛道,人人有責,願意為除魔大業做一份奉獻,也希望有志之士能夠踴躍參與,魔道猖獗,非一人之職責,更非一人之力所能。」

雷神雖然外表粗獷,但言語句句有理,連雷婆婆這樣的人也頻頻點頭,對身邊的藍先生說:「看來你對他的評價還是頗中肯的,以老身看,這個青年是個可塑之才。」

藍先生微微一笑,朝台下一指,說道:「婆婆瞧,我敢說,那人也不簡單。」

楚皓心頭突然一跳,因為藍先生所指之人就是他。

他原本還在後面,因為好奇,所以慢慢地擠到了前面。

楚皓髮現藍先生的目光如清澈的水,似乎可以洞察他的肺腑,心道:難道他認出我來了?不可能啊,我別說面部,就是身體輪廓也有了變化,他怎麼能認得出來?

藍先生手臂一指,所有人都朝楚皓望來。

藍宇微微抱拳:「這位兄弟來自何處,不如上台來和大家切磋一下。」

楚皓不出去不行了,只好上了台,他環抱一拳,然後又對藍宇抱拳說:「小的只是個凡人,自幼流浪,也說不出是哪裡人。」

藍宇對他並無懷疑,說道:「既然藍先生如此器重你,我想你定然有過人之處,不如和這位雷神兄弟切磋一下。」

楚皓看看雷神。

雷神也在看著他。他發現雷神一臉喜色,忍不住問:「這位大哥為何歡喜?」

雷神哈哈笑道:「不知為何,我見到兄弟就有一種親近的感覺。」

楚皓看看自己,變化後身形和雷神一般無二,顯得粗狂了,於是也笑笑:「小弟也有此意。」

雷神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那好,你我從此就一起為除魔大業盡一份力吧。」

楚皓感到雷神拍打自己時,手上有一種厚重的力量,那力量渾厚、踏實、親切、溫暖,讓他突然間心底產生了一股暖流,暗道:如果他是我的哥哥該多好。

正想著,台下突然躥上兩個人來。這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有著雙魔之稱的瘦竹竿和酒駝子。

瘦竹竿叫道:「爾等想除魔衛道,那就先把我們除了吧。」

藍宇發現雙魔居然來到了聯盟現場,一愣,叫道:「瘦竹竿、酒駝子,你們好大的膽子。」

台下有不少人只聽說過「雙魔」的名號,並沒見過他們,此時聽藍宇說起,紛紛叫嚷:「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楚皓突然想起了魔蟒,想起魔蟒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他雖然不想進入魔道。卻覺得也該為魔蟒做些什麼。畢竟自己這一身修為和魔蟒分不開。想到這他說:「各位稍安勿躁。今天既然是公平比試,咱們就不能依多取勝,不如我方派出人選,和雙魔一對一,如何?」

藍宇點點頭,說道:「這位兄弟的話有道理,今日我乾坤大陸道宗聯盟,雖然目的是除魔衛道。但也不能自壞規矩,既然雙魔來了,就要按規矩比試。」說著,藍宇揮動手臂,就想出手。突然,一道青影出現在他的身邊,正是青成。

青成說道:「藍伯父何等身份,區區雙魔,還是由小侄來打法吧。」

藍宇點點頭,退到座椅上。

楚皓看看雷神。說:「雷神大哥小心了。」

雷神哈哈一笑:「久聞雙魔大名,今日雷神證道的機會來了。」

於是。雷神對酒駝子,青成對瘦竹竿,雙方展開了比試。

瘦竹竿和酒駝子的修為都和藍宇不相上下,對他們,楚皓還是比較理解的。對於青成,他更加了解。他知道,目前青成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坤元真氣七階,雖然和瘦竹竿還有一些距離,但瘦竹竿想在片刻內打敗他也不可能。

至於雷神和酒駝子,楚皓覺得他們兩個各有所長。楚皓不希望雷神輸,也不希望酒駝子輸。酒駝子如果輸了,說不定今天他就難以離開這裡。

就在楚皓心中尋思之際,四人的對戰已經開始。瘦竹竿一出手便是凌厲的魔氣,絲絲如刀,綠光霍霍,指尖閃動的光芒越來越多,看上去很快就可以撕毀青成的護體真氣,甚至將他撕為兩半。

那邊酒駝子和雷神則都在用「嘴巴」比拼。

酒駝子一口酒氣噴了過來,雷神一口真氣噴了出去

轟鳴聲不絕於耳,兩人勢均力敵,酒氣四散,聯盟會場一片酒香。

片刻之後,青成果然落了下風。瘦竹竿的魔氣已經透過他的護體真氣,將他的衣襟帶動,甚至劃出了十幾道口子,露出的皮膚也帶著一條條的紅痕。不過,一個十**歲的少年能夠和雙魔之一打鬥片刻,已屬不易了。因此,觀眾沒有一個小視他的。

驀然間,瘦竹竿掌心一抓,綠光大盛。青成身子猛地一個踉蹌。顯然,此時他真氣消耗太大,已經陷入苦苦支撐的局面。瘦竹竿怪笑一聲,掌心猛地一吐,再見青成的身子倒飛而出。

楚皓不忍青成受傷。一則他畢竟是自己的大師兄,二則他關乎坤元神府的聲譽,所以,楚皓也不想看他一敗塗地。因此,站在台側的楚皓,伸手輕拂。

一股無形真氣施出,將青成托住,緩緩地放在台上。再差一步,青成就掉下了檯子。雖然說起來還是他敗了,但畢竟留住了顏面,沒有敗得那麼難看。何況,他敗在雙魔的手中,沒人覺得他可恥。

雖然大家覺得青成的勝負無關緊要,作為少年中的英俊才子,他已經勝了。但是青成不這樣認為。他素來狂傲,目中無人,腦子一衝動,就忘了對手是誰,心說:我青成在眾目睽睽之下居然打敗了,以後哪還有顏面見人。

他這邊一想,連剛剛那股神秘的保護自己的力量都忽略了,大喝一聲,縱身朝瘦竹竿撲去。

楚皓暗嘆一聲,心說:不知好歹的東西,你想找死,就去死吧。

當然,楚皓認為即便青成一掌不敵,也不至於死在瘦竹竿手中,所以退後一步,不再多管。

瘦竹竿見一道銀光朝自己撲來,怪笑著雙掌一翻,拍出一道綠氣。

綠氣銀光一撞,立見分曉。只見銀光四散,綠氣繼續奔襲,撞在青成的護體真氣上。青成原本頭前腳后,雙掌前伸的姿勢,被一股大力推動,身子轉了五百四十度,朝後跌出。

這一次,他重重地摔在了台下。

原本,他倒跌的方向是台下的人群。可是台下那些人沒有敢阻擋的,生怕被瘦竹竿的魔氣震倒,紛紛躲開。

嘭地一聲,青成將地面砸出一個人形的坑,好久沒爬起來。還是綠兒跳下台,將他攙扶起來。(未完待續……)大天驕

… 青成灰頭土臉,還想衝上去跟人家叫陣呢,只是一用氣就咧開了嘴巴,顯然受傷不輕。

藍宇示意台下神府的下人,將青成抬下去養傷了。

紅羽縱身而出,已經和瘦竹竿打在一處。楚皓仔細看去,發現紅羽的修為每天都有增加,想是她將乾元真氣和坤元真氣融合一處的緣故吧,即便不用月光斬,也立於不敗之地,何況瘦竹竿還消耗了兩成的魔氣。

不多時,瘦竹竿便頻頻後退,護體魔氣在逐漸縮小,雙掌拍出的魔氣也力道大減。猛然間,紅羽嬌叱一聲,雙掌接連拍出。這兩掌,是一個乾元光輪加一個坤元光輪。兩個光輪原本一前一後,但撞在一起后變成了彩色的乾坤光輪,威力頓時大了不止一倍。瘦竹竿悶哼一聲,被震飛而出,落在台下。

此時,那邊雷神和酒駝子也分開了。兩人一個倒飛到檯子的東側,一個倒飛到檯子的西側,顯然半斤八兩,勝負未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