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約見,督促加上聯繫方式。

當年耍酷帥的小男生長得風度翩翩,溫文有禮,戴著眼鏡的樣子像極了漫畫中的男主角呀。

這樣的男生面前,再普通的女生也想他多看自己幾眼了。

懷著這樣的小心思,她愛上了一種表達方式,就是發朋友圈啊。

那些想說不能說的話,悄悄的帶著隱蔽誨暗的信號發上去,如果他點個贊,那簡直是能高興個大半天的事!

艾晴從小就不是個出色的女生。

學習一般,模樣普通,要說特別,就是勉強算得上有點小清秀吧,至少不近視,眼睛看起來還是蠻有神的那種。

加上進圈之後,她像發現了新大陸,不單自己喜歡的人,就是平時的同學呀,以前N年不聯繫的人,突然出來對你的某段話,某張圖片,某個轉發點個贊,評論一兩句,關係就變得好起來了。

而且圈中好友都是人材呀,各樣技能往上秀,逗你笑的,教你化妝教你穿搭的,評論最新狀況的,解讀時尚潮流走向的,簡直是應有盡有,讓人應接不暇。

艾晴肯定圈中價值的,其一是覺得自己通過發圈變得自信了,雖然她不是追趕潮兒的人,但沾點邊還是可以的,穿得對了,感覺自己也不是那麼普通,走路都能有那麼兩三四五個回頭者也就滿足了不是?

其二呢,是她真的真的真的……因為發圈的緣故吧,和某人走近了!

雖然還沒開口承認彼此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但是某人下班后就會到她學校等她下班回去呀,有時候就散散步聊聊天,有時候她開口的話就會請她吃宵夜什麼的,這樣的舉動,即使他不開口,她也明白是什麼意思啦,有時候心照不宣也是種默契,揭穿了反而不美了,大家認定了,等水到渠成的時候,自然會進到那一步,而且她現在剛開始實習,再怎麼說,也得工作幾年才會談結婚的事,女生嘛,現在都主張獨立,誰想一畢業就被綁在家裡生孩子當全職太太什麼的啊,新一代女生都不會這樣想的啦…… ……

哈德森點了點頭:「這點我相信,那我就在家等著你的好消息了!」

說完這番話,哈德森轉身離開了,留下了一臉憤憤不平的岡薩羅。

一家古典日式酒店當中,武藏五郎捂著胸口從床上坐了起來,表情當中儘是憤怒,一把扯住了旁邊那名忍者的領子,憤怒道:「廢物,你們就是一群廢物,連兩個女人都搞不定,還要你們幹什麼?」

那忍者趕忙道:「鬼忍閣下,並非我們是廢物,而是櫻子的手段實在是高超,我們……我們……」

「你們真是氣死我了!」武藏五郎雖然生氣,可總不能殺了自己的手下,只好罷手。

閉上了眼睛,表情當中儘是無奈,本來還指望這一次打敗林逸,得到岡薩羅的支持,重振伊賀忍者,可是現在,一切的一切都變成了過眼雲煙,當初信誓旦旦的給岡薩羅說一定會殺了林逸,又如何給岡薩羅交代呢?

武藏五郎的心情,如同一個要飯的乞丐,面前有了好幾箱子的鈔票,眼看就是自己的了,可是在最後時刻這些鈔票被人搶走了,心情糟糕可想而知?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忍者走了進來,恭恭敬敬道:「鬼忍閣下,岡薩羅先生來了!」

「嗯?」武藏五郎愣了一下,趕忙要坐起身來,可是胸口傳來了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忍不住眉頭緊鎖了起來。

岡薩羅走了進來,看到武藏五郎這個樣子,忍不住有些生氣:「武藏五郎,這一次你的任務完成的非常失敗,害得我都丟了面子,你可真是……真是……」

岡薩羅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了,倒是武藏五郎,咬牙切齒道:「閣下儘管放心,我一定會幹掉刀鋒的。」

「算了吧,我可不會再相信你了,」岡薩羅輕哼一聲道:「不過我答應支持伊賀忍者重建,這件事情還是算數的,只要你以後對我忠心耿耿,那什麼都好說,要是敢忤逆我,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武藏五郎愣了一下,有些震驚的望著岡薩羅:「閣下的意思是說還會支持我重建伊賀忍者?」

「沒錯,」岡薩羅擺了擺手:「雖然這一次你失敗了,可是你對我還是忠心耿耿的,我交給你一個任務,讓你戴罪立功。」

「閣下儘管說,」武藏五郎趕忙道:「只要能做到的,在所不辭!」

「殺了哈德森!」岡薩羅咬牙切齒道。

「什麼?」武藏五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通道:「閣下讓我殺了哈德森?這……這……」

「怎麼,你有什麼顧慮?」岡薩羅輕哼一聲道。

「哈德森可是共濟會中的高層,和羅德里格斯的關係也非同一般,要是殺了哈德森,那羅德里格斯一定會追殺真兇,到時候我們就……」

武藏五郎的擔憂不無道理,雖說哈德森並沒有林逸那麼難對付,可是哈德森的背景不容忽視。

岡薩羅輕哼一聲道:「這些你完全可以放心,你是我的人,我會害你嗎?等你解決了這件事情,我會送你回去,現在奈良忍者村那邊也開始重建了,沒有你在那裡震著,萬一出點什麼事情,那可怎麼辦?」

武藏五郎陷入了沉默,他不得不好好的考慮一下,萬一岡薩羅在最後時刻把他們出賣了,那他可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岡薩羅哪裡能不知道武藏五郎的心思,當下道:「你放心吧,我不會出賣你們的,出賣你們對我一點好處也沒有,你可能也知道,現在共濟會表面上雖然趨於平靜,可內部早已經風起雲湧了,我需要很多勢力來支持我,以後我還有用得著你們的地方!」

武藏五郎一琢磨,確實是這樣,出賣他,對岡薩羅也沒有一點好處,再者說了,伊賀忍者這麼大的勢力,以後岡薩羅還有用得著他們的地方。

「好,岡薩羅先生既然這麼說了,那這個忙我就幫了,不過我需要哈德森的生活規律、平日出入比較多的地方和身邊的安保力量。」武藏五郎道。

岡薩羅應了一聲:「這你完全可以放心,沒有一點問題。」

武藏五郎點了點頭,他也需要在岡薩羅的面前證明一下自己,雖然與林逸的比斗失敗了,可如果能夠幹掉哈德森,那說明他們伊賀忍者還是有用的,岡薩羅也會不余遺力的繼續支持他們。

而在喬絲琳的別墅裡面,林逸聽著櫻子的訴說,在回想今天的事情,冷哼一聲道:「我是真的沒有想到,這個武藏五郎居然玩陰的,虧得我還以為他是英雄好漢呢!」

重生之庶女謀略 櫻子瞪了林逸一眼,沒好氣道:「武藏五郎是英雄好漢?你有沒有搞錯?他是惡魔,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

「好了,我知道了,」林逸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隨後嘆了一口氣,有些遺憾道:「如果不是岡薩羅,今天我就可以幹掉武藏五郎了,真是一個煩人的傢伙,這下可倒好,害得我們功敗垂成,這一次沒有幹掉武藏五郎,下一次想要再找一個機會幹掉他,恐怕難了!」

櫻子也是唏噓不已:「是啊,這個該死的岡薩羅,要不我們離開的時候我偷偷的把他給做掉,怎麼樣?」

「不行不行,」林逸沒好氣道:「岡薩羅這傢伙雖然有些心計,可對自己的安全還是很放在心上的,再加上前面出的事情,身邊的安保力量一定不會太差,再者,這裡是共濟會的地盤,要幹掉他可不太容易。」

櫻子只好點了點頭:「真是沒想到我們這一次會無功而返,這可惡的岡薩羅。」

就在這個時候,一旁沉默了半天的喬絲琳道:「林逸,我覺得你們現在還是趕緊離開的好,這一次的事情分明就是岡薩羅策劃的,一次不成,他肯定還會在想別的辦法,這裡畢竟不是大月氏,他對付你可不會有那麼多的顧慮。」

林逸應了一聲:「你說的沒錯,確實該離開了,不過不是現在,如果現在離開,會被他覺得我林逸膽小怕事,再過幾天吧!」

「幾天?」喬絲琳黛眉輕蹙:「說準確點吧,畢竟是我把你帶到洛杉磯的,你要是出事了,我的心裡也不會好受的。」

聽著喬絲琳的話,林逸笑著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放心吧,不會出事的,這樣吧,給我五天的時間,怎麼樣?」

喬絲琳只好點了點頭:「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林逸聳了聳肩,點上了一支煙,就這樣靜靜的坐在沙發上面。

而喬絲琳則是突然道:「這一次也挺解氣的,你打贏了武藏五郎,岡薩羅和輸掉了十億美金,想起岡薩羅那鐵青的臉,我就覺得好笑。」

「嗯?」林逸不解道:「我答應了武藏五郎,岡薩羅為什麼輸掉了十億美金?」

喬絲琳趕忙原原本本的告訴林逸,林逸這才明白過來,不過仍舊有些不服氣道:「你這個哈德森叔叔也太不像話了吧,居然用我來做賭注。」

喬絲琳無奈道:「輸了又不用你掏錢,你緊張什麼?」

「我沒有緊張,」林逸笑著道:「我就是想問問,你那個哈德森叔叔靠我賺了十億美金,怎麼也不分我點?我也不多要,分我兩個億就行了,怎麼樣?」

「呃……」

喬絲琳的腦袋上面一頭黑線,怎麼也不會想到林逸會說出這番話來。

他以時間為名 而一旁的櫻子和林若煙兩個人也是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林逸果然是個極品。

…… 艾晴覺得,作為新時代的女性,自然是要自力更生的,不要想著結婚了就靠老公養,都什麼年代的事了,現在牛郎都不耕田了知道嗎?不是公主就不要做公主的夢,老老實實作個普通人。

身體力行,為了證明自己是模樣普通內心如此優秀的人,有些話不好說,但朋友圈可以證明呀,用一個行為,一件小事說明自己的「優秀」,她幾乎自己做的一絲絲一點點值得表揚的地方都打個卡。

比如:今天又是綠色出行哦+個勝利的手勢。

從校園到實習醫院是半個小時的行程,坐公車兩塊,刷共享單車是一塊,更重要的是能體現她是個愛環保的小仙女,到時人家提倡環保公益的時候可以迅速舉個手!多自豪!

當然啦,因為懶得踩車打的的事就三兩回,為了不自打嘴巴就忍住沒發圈了。

風雨朝陽 只是艾晴發現,她的生活好像離不開手機了。

總裁專屬,寶貝嫁我吧! 說服自己買新手機,其實就是為了可以存儲更多的配圖拍更多的圖片發圈,而不是天天的空間不足需要清理刪除才能繼續使用……

她也越來越在乎別人的評價,要是發了一個圖片或者一句話,沒人點評的話,她會想很多,是自己的觀點不對,還是自己說的話裡帶了什麼不好的信息?現在發圈,個個都不喜歡負能量的東西,要是自己的話一時沒注意帶著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信息,那是一定不能發的,所以每次發之前都要好好審視幾遍才能發上去。

要是發上去沒有人點評,她就會變得不開心。

要是自己發的東西有人說不好,那她下次就不敢再用了,比如她的某件衣服,買回來曬了一下,某姐妹說不配她的膚色,雖然沒有直接說衣服怎樣,但那衣服一直壓在柜子里,沒再穿過。

後來發生了更嚴重的事。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很「作」的人。

那個沒有在言語上承認是自己男朋友的人,因為對自己的寬容,她將人家當正牌男友對待(當然他也沒有反對),然後開始有意無意的對人家有一些無理的要求,他並不是個愛表達的男生,甚至有些沉悶,雖然每天來等她下班是件浪漫的事,可是在一起這麼久了,沒有花沒有禮物,她可是偷偷對姐妹們承認過那是自己男朋友的啊,沒有大白天下,可是人人都默認了好嗎?

要不是男女朋友能天天陪你散步跟你逛街呀?

既然大家都默認了,那就是了。既然是的話,那是不是應該表現表現呀?

沒有。

還是一如既往,就是聊天,就是吃飯。

她賭氣說累了要回去睡覺,他也就關心兩句,然後送她回宿舍睡覺!

哪有這樣的男朋友呀?

他真的是喜歡自己的人嗎?

不能直接問。

因為人家沒有直接說過喜歡自己呀,不能倒貼對不對?

所以只能在圈裡暗示。

發一些男朋友怎麼對女朋友的信息上去。

他沒點贊!

那是接收到了還是沒接收到?

她已經生氣了!

真生氣了!

然後過節,不是情人節,她已經在圈裡說,人家的女朋友過節都有禮物收,真幸福呀。雖然是轉發的圖片文字,但也是她的心裡話呀,不然轉它幹嘛?

可是那一天,一整天,所謂自己的男朋友都沒有聯繫過自己也沒有發句祝福的話之類的,忍了一天,到晚上見到他的時候,整個人就炸了!

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當自己是女朋友啊!就不能有點表示嗎?

別人的女朋友幾乎每天都曬男朋友為她做的「一點小事」,溫暖又虐單身狗!可自己不是有男朋友嗎?為什麼還會一起被虐的那個?!

想想就氣呀!

他就不能為自己做點什麼讓自己曬一曬嗎?!

每天曬他等自己的背影,都晒黑了!再曬多沒技術呀!

「楚寧晨!」

楚寧晨兩眼朦朧的看著她。

艾晴氣得想打人!

「以後不要來找我了!哼!」

哼的很長,就是賭氣的樣子。

可是楚寧晨竟然不追上來解釋!

雖然第二天晚上,楚寧晨還是在原地等她。

但是艾晴的心裡有了隔閡了,時常對他愛理不理的。

有時候為了看他焦急,故意下班了和朋友去吃飯逛街不通知他,讓他在校門口多等一兩個小時,有時候繞去別的路加去洗漱躺下了才發信息跟他說自己已經回宿舍了。

「作」多了,自然把人的感情都消耗沒了。

他不再天天等自己。

果然人都是會厭倦的。

他條件那麼好,又已經有穩定的工作,其實從一開始,她自己都不相信他會喜歡自己的。只是他雖然不表白,就那樣天天等著自己,友善的關心著自己,做著男朋友一樣的事情,誰不誤會呀,而且有次她的朋友當著他的面開玩笑說:「又在等女朋友呀?」

他都笑笑沒反駁!

可她後來想,人家沒說,可能真的不是因為喜歡,可能是因為父母囑咐他多照顧自己,他就用這樣的方式照顧自己……

可是她真的被感動,真的喜歡他了呀。

他不在原地等自己,是不是這段感情就這樣被作沒了呀?

自己是不是失戀了?

懵懵懂懂的情感沒有確據,讓人患得患失,工作自然也大打折扣。

在朋友圈發些憂傷的文字,還是得不到他的回應。

她哭了半夜。

第二天又若無其事的去了上班。

繼續的發著暗示的話。

一天都沒有離開過手機,每次輸完液第一件事就是跑回去拉開抽屜偷偷查收有沒有點評!感覺自己是著了魔一樣。

她想丟開手機,可手機卻時時刻刻都佔據著她的心思,少看一眼都覺得錯失了什麼一樣!拿起手機,第一件事就是點開,查看,即使只是一屏的廣告,她也能耐心的往下翻,直到接回剛才離開的那個線……

離開那個圈會死嗎?

不會!

她打開瀏覽器,看其它的東西,然後,注目的第一眼都是思考相同的問題:有沒有哪一篇非常適合轉發?即使只是一句話都行…… 艾晴焦慮的心情使得她帶著手機去廁所躲了一會,也就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但她出來的時候,發現某個病房門前圍了一堆人。

總裁的秘密小妻子 是出什麼事了嗎?

她想著幫忙維持秩序。

但是越走近,隻言片語進入她耳際的時候,恐慌瀰漫在她心頭,發生了醫療事故?

加護病房裡的病人,輸液輸空而血液倒流……

她值班,逃不了責任!

補習期的她,本來有指望留下來成為正式醫護,可是現在,不單有可能泡湯,領導的,家屬的,病患……她人生里的黑歷史,怎麼也抹不去了!她的人生才剛開始,為什麼就已經塗上了黑點!

艾晴被反省,早早下了班,心裡懊悔不已。

她回來,不想見人,不想與任何人說話。

一個人,坐在樓頂吹著風。

路過的人看見她,以為她要跳下去,吹了聲口哨:「妹子,別想不開呀,是不是想上頭條呀?哈哈……」

本來半開玩笑的話,艾晴卻聽著惱火,下意識就要站起來反駁,可是她忘了,腳下並不是平地,不過是半腳寬的一點點踏腳之地,小心一點的確是不會有事,可她就是不小心,失去了平衡……

她聽到了驚呼聲,笑聲?

無處似乎有個熟悉的身影像是楚寧晨,可惜,她是從六樓頂下來的,他跑得再快,也快不過自己墜落的速度……

她真後悔,活成這樣就結束了。

一一一

葉靈睜開眼,愣了一下神,看了一眼四周的大白牆……

所有人都看著一個護士廁所的位置衝出來,直奔病房!

探頭探腦,看見護士奔進病房,直向某個床位,有細心的病人發現,躺著的人剛剛睜開眼睛,看見護士的動作,然後又發現了什麼大大的啊了一聲。

護士輕聲安慰:「沒事,剛好液完了,換個液,這血會自動迴流回去,不用擔心……」

「沒事吧?如果你不來,是不是會把我的血都抽光啊?」病人想想都后怕。

葉靈微笑給予安慰:「我現在給你換新葯,你先躺一下,我已經關掉了……」

病人卻不聽她的,兀自念叨:「流血了啊,會不會怎樣呀?醫生,要不要叫醫生來看看啊,怎麼就流血出來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