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精神!精神!

精神,以精為根基!

而精,指的是一個人的精氣、氣血。

體弱則神虛!

顧玄機全盛時期的精神,絕對可以力壓王城,哪怕王城體魄強悍,精氣渾厚也不例外,可現在的他終究年事已高,不復當年氣血勇武,精弱神衰下,想要單單倚仗著當年蛻變過一次的精神就力壓王城,顯然力有不逮!

「殺!」

爆吼中,王城渾身氣血直衝雲霄,他那身形猛然向前邁出一步,氣血如焰,捲起滔天凶煞!

「咔嚓!」

剎那間,他的精神世界彷彿有什麼東西破裂。

明心、見性!

下達那橫渡荒蕪之地,為人之所能不為的決心,立下那覆地誅天的絕對信念,他的精神已經完成了一次洗滌,此刻在顧玄機這位精神經過一次蛻變的強者壓制下,終於再做突破!

「嘭!」

斬入他精神世界中那柄化為巨劍的拳術意志轟然粉碎,緊接著,他的拳術意志宛如浴火重生,又如同自火焰當中升騰而起直入蒼穹的不死火鳳,仰天長嘯,精神意志剎那間變得不可抵擋,勢如破竹將顧玄機的拳術意志擊得節節潰敗!

「這種精神,這種意志,這種信念……居然已經達到了蛻變的臨界點!?怎麼可能,世間居然有如此人物?年僅二十五靠著自己的苦修將身軀體魄淬鍊到人體極限,連玄奧莫測的精神同樣如此……」

拳術意志被轟擊得節節潰敗,顧玄機頓時臉色大變,充滿駭然。

眼見王城的拳術意志在將他壓下,就要發動雷霆反擊時,他連忙爆喝一聲:「住手!住手!王城,住手!你要的東西我給你!」

若在拳術意志上以絕對優勢壓制王城,他還能夠和這位所向無敵的第一武聖抗衡片刻,堅持到紫金閣其他高手前來,眼下王城的拳術意志在渾身精氣的支撐下渾然不在他之下,一旦對方抽出手來發動進攻,年老力衰的他絕對會在幾招間被直接打死!

「呼!」

王城眼中精光爍爍,目光猶如要化作實質,刺得顧玄機眼眸生痛。

好在,他那股一往無前,有死無生的慘烈拳術意志隨著他的話語,漸漸退去,總算讓顧玄機稍微鬆了一口氣。


通過對方的拳術意志他已經能夠判斷出來,此刻的王城已經陷入了一種偏執和癲狂當中,將會想盡一切辦法前往三千水澤,任何阻擋他的人絕對會被他毫不猶豫直接打死,不死不休,根本不會顧忌他的身份,哪怕為此在古武界中掀起一陣腥風血雨也在所不惜。

「踏踏踏……」

這個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突然從門外傳了進來,緊接著,便見十二個持槍的警衛迅速的跑到了客廳外,急聲問道:「老師,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這十二個警衛乃精銳中的精銳,且一個個精通槍法,其中為首的兩個更是達到了宗師境界,專門負責保護顧玄機的安全,這十二人,再加上顧玄機本身,這個陣容怕是不遜色於血龍殿在昆吾山上的六人組合。

「無妨,我剛剛和王城閣下搭了搭手罷了。」

顧玄機揮了揮手道。

十二位警衛密切配合,對上尋常武聖都有一戰之力,可對上王城……

顧玄機真的沒有太大把握。

再則,他也不想在紫金閣內鬧得血流成河。

王城的強大已經超脫了尋常武聖的範疇,無限接近於超凡強者,一旦這樣一位超凡武聖在紫金閣內發狂,放手大殺,造成的破壞將是毀滅性的。

「老師?」

為首一位宗師似乎有些不太放心。

「去,將我書房當中的那個保險箱里的東西帶來,密碼是我手機的后六位數。」

顧玄機下令。

「是,老師。」

那位宗師應諾了一聲,自己退下了,可那十一位警衛卻也只是出了會客廳,仍然在客廳外,一旦裡面有任何風吹草動,絕對能第一時間趕過來。

對此,王城並未說什麼,他是藝高膽大,無所畏懼。

顧玄機的強大在於他的拳術意志,如果說王城是一位武術宗師,那麼他就是一位掌握著拳術意志的武術大師……甚至是三重武者,一旦他王城能夠抗住顧玄機拳術意志的震懾,分分鐘就能將他打死。

「王城,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優秀,唉,當真是天妒英才,你這等天賦,『星源』卻只有3,如果你的『星源』再高一點,哪怕是達到及格線的6,入三千水澤不出半年,即可鍊氣化神打破精神桎皓,且整個過程對身軀根本不會造成什麼太大損傷,以你的體魄,三五年便能恢復過來,在這三五年裡你若是能夠再感應到星辰力量,馬上即可布置陣法,引星力淬體,以你人體極限的身體素質,這一步同樣沒有什麼兇險……也就是說,只要三五年時間裡,你必成星煉士……」

顧玄機說到這,神色中充滿了惋惜。

「我從來沒有看到任何一人擁有你如此優秀的基礎。」

王城一言未發,他的目光掃了一眼自己的人物模版。

就在剛才,原本只是8的精神屬性,居然自主性增加了1點,總數提升到了9,看樣子,所謂的精神蛻變,就是指精神屬性達到10,*得星力淬鍊打破凡人極限,估計也是指體質屬性達到10。

10,這個數字,就是劃分凡人和星煉者的分界線。

可惜……

如果靠自己修鍊的話,想要打破肉身和精神的雙重極限,不知道需要花費多少時間。

「老師……」

很快,那位宗師強者已經提著一個小木箱來到了會客廳中,同時仍然充滿戒備的看了一眼王城。

「我所知道的東西,都在這裡了,上面有星煉者、凶獸、三千水澤、荒蕪之地的相關資料,還記載了一個消耗自身精血轉化精神的陣法,此外,這裡面還有一本一位正式星鍊師的遊記,記載著他橫穿荒蕪之地的經歷,你或許可以從那裡面找出一條相對安全的路線,不過他從三千水澤穿出來後到達的是我們這片疆域最強大的凡人國度——秦風帝國。」

「一位星鍊師的遊記!」

這個收穫讓王城有些意外。

「這位星鍊師的遊記你看看就好,千萬不要引以為鑒,且不說遊記是在十四年前寫的,真正星鍊師的強大不是我們凡人所能夠想象的到的,他一路遊歷,看到領主級凶獸,直接碾壓過去即可,遇到凶獸王者也能從容退去,可你……別說是王者級的凶獸了,即便領主級凶獸都可讓你九死一生,領主級凶獸,等同於尚未掌握星術的星煉者,想想當年尚未成為真正星鍊師的白道生你就應該知道領主級凶獸何其可怕。」

顧玄機不知是生了愛才之心還是擔心王城絕望后陷入瘋狂在紫金閣大肆殺戮,這番勸導說的真心實意,語重心長。

「我明白了,有這些東西,足夠了。」

王城將箱子提了起來,打算離去。

「那個箱子里,還有星武者煉化精血的初步修行之法,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你若能成為星武者,必然是一位極有天賦的星武者,日後達到比肩正式星鍊師級別也絕非奢望。」

「不用了,告辭。」

王城言罷,直接出了會客廳。

「……」

顧玄機看著王城走出客廳的背影,神色中頗為複雜。

橫渡荒蕪之地啊……

對於一個凡人而言,這是何等的豐功偉績!?

如果王城真的能夠成功的穿越荒蕪之地,踏入三千水澤,有著這番經歷,將來的成就……

不可限量啊。

王城離去后,那位帶著箱子進來的宗師強者馬上走了進來,小聲道:「老師,是不是這個小子對您不敬……要不要……」

「住嘴!」

宗師警衛話未說完,已經被顧玄機以極其嚴厲的眼神制止:「不准你們有任何自作主張對付他的想法,否則,我親自嚴懲!」

顧玄機前所未有的嚴厲神色讓宗師警衛一個哆嗦,連忙應諾:「是!」

「現在的王城,已經到了瘋狂的邊緣,葉家,奪了他的機緣,可在這種情況下他居然沒有去找葉家報復,哪怕葉家全力隱藏起來,可這不代表著他拿葉家沒辦法,他一個個和葉家交好的勢力殺上門去,總會逼出葉家的蛛絲馬跡,可他居然忍了,這是何等恐怖的心性……眼下我給他前往荒蕪之地的路線,就是給了他一個希望,不讓他徹底陷入瘋狂,否則……一位體魄、精神全部達到巔峰的無敵武聖一旦絕望,對我們整個夏禹國而言,將是一場天大的災難……」

「那……他會去荒蕪之地?去送死?」

「他的眼神告訴我,他會去!」

顧玄機眼中精光爍爍,看著王城離去的方向:「站在我身份的立場上,他對我不敬,是該嚴懲,但……站在一個武者的立場……他的魄力、他的決心,值得任何武者去學習、敬重!」

————

(橫渡荒蕪之地,即將開始,怪物刷的有屬性么?很快揭曉!)


… 下了決心,王城沒有再浪費半點時間。

在夏禹國,他不曾留下任何眷念,因為他知道,那是他的未來,有朝一日,他將踏入被夏禹國眾人稱為昆吾奇境的三千水澤……所有掛礙,早被他一舉斬斷。

沒有經過休息,他直接在玉京市購買了前往魏龍國的車票,經過一系列手續、關卡,用了一天時間進入魏龍國中。

在魏龍國休息了一日,第二天,他繼續踏上征途,轉道萬里,前往秦風帝國。

秦風帝國是周邊最為強大的一個凡人國度,且採用的並非民主制、聯邦制、議會制,而是帝國制度,對武者的扶持力度大到驚人。

夏禹國儘管將武術課程當成和數理化一般的主修課程,可武者的社會地位不高,低階武者想要找到好工作並非易事,如此一來自然難以調動常人習武的興緻,再加上習武辛苦,整個夏禹國兩三億人口中,一重武者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一,九成九的人在武術課程上都只練了個花架子,能考試過關即可。

但秦風帝國不同。

強大的秦風帝國有著十分完整的制度,對於軍隊、武者給予了極大重視,整個秦風帝國人人以習武為榮,武者的覆蓋面積超過夏禹國十倍,武術明星的社會地位、收入,遠遠超過那些影視明星,想要混出名號,沒有一定的武者等級十分艱難。

王城乘坐著橫跨秦風帝國疆域的高鐵,在長達四天的旅途上看到的武術宗師不下四十人,武道宗師也有六人之多,而且民眾談論的話題不是哪個公司新型上市,開發出了什麼新產品,又或者某個明星鬧出了什麼樣的緋聞,他們所交談的話題九成以上和武術有關。

某某武術大師創造出了一門劍術、拳術、身法?某某武者奪得了某個行省的武術大比冠軍,某某明星武者為求名氣,向更強的明星武者下達戰書……

武學氛圍之濃烈前所未有。

不過王城並沒有沿途下車的意思,他直接乘坐高鐵,來到了筆記上記載靠近荒蕪之地的一座城市,而後購買了一輛性能頂尖的越野車以及大量物資,沒有任何猶豫的踏入了荒蕪之地。

越靠近荒蕪之地,四周的環境變得越惡劣,哪怕秦風帝國竭力想要朝著荒蕪之地發展,在裡面栽種了無數樹木,可隨著王城駕駛的車輛深入荒蕪之地三百公里后,那一抹抹喜人的綠意仍然漸漸被荒蕪戈壁、無垠沙漠所替代。

時間不斷向前推移,在距離他看到最後一棟破敗的房屋廢墟六個小時后,眼前的道路漸漸被沙漠所掩蓋,難尋痕迹,而當王城再度前行了四個小時,道路的痕迹已經徹底消失,他駕駛的車輛幾乎完全行走在荒蕪當中。

一眼望去,四面八方,儘是看不到盡頭的戈壁,王城手上哪怕有指南針等物,可基本上也能夠依靠地貌、頭頂上的烈陽判斷方向,保證著自己不在這片荒蕪之地迷失。

二十萬公里的荒蕪之地,迷失其中的後果可想而知。

走走停停,王城繼續前行,兩天後他倒是機緣巧合碰到了一個野營團體,裡面一個個全是武者。

顯然,這是踏入荒漠前來尋求突破極限的苦修者……

王城並未和這些武者們有過多交談,車輛繼續向前。

他這一輛車經過重重改裝,總花費超過四千萬,且並非使用汽油作為燃料,而是化烈日星辰之力為己用,單單這項改裝,便花出去了一千六百萬,在質量、性能上,已然達到了越野車的極致。

反正金錢對於王城而言只是一個數字,一旦踏入那片星鍊師的世界,凡俗國度的貨幣再沒任何意義可言。

車輛繼續以六十公里的時速前行。


接下來十天里,王城陸陸續續遇到了不少團體,這些團體考察者有之、苦修者有之、極限挑戰者有之,居然還有探險團體,不得不佩服這些人的冒險精神。

而此時此刻,王城深入這片荒蕪之地已有足足上萬公里。

上萬公里,聽上去十分遙遠,可對於縱橫二十萬公里的荒蕪之地而言,僅僅二十分之一,且這片區域根本只能稱得上外圍,王城別說是碰到惡劣天氣、沙塵暴、雷暴了,就連凶獸都只看到過三頭,且根據氣血判斷,尚未超出頂級猛獸太大的範疇,武道宗師即可輕易搏殺。

但……

隨著王城開過萬公里界限,四周的環境似乎再度發生了變化,綠意在眼前不斷變得稀少,原本時不時可以遇到的綠洲亦是在以驚人的速度衰減者,在一個階段整整三天時間,三千二百公里範圍王城沒有看到一片綠地,沒有找到一滴水源。

若非他來時已經儲備了足夠的水,且每經過一處綠洲都會將水補充滿,饑渴將變成他迫切需要面臨的問題。

時間再度過去十天。

十天里,王城已經遇不到深入荒蕪之地的人類了,這片疆域,被無盡的戈壁、荒漠充斥著,一眼望去,天地相連,茫茫無際,光線和風景交織成了一片絢爛的色彩,讓人覺得猶如身在夢境,永遠不會清醒。


在這十天里,王城遭遇凶獸的數量明顯增多,飛行兇獸、遁地凶獸,種類繁多,尤其是在兩天前,更是驚鴻一現出現一頭比肩武聖的強大凶獸,縱然王城將自身拳意、氣血激發到極致,都不曾將其震懾住,最終不得不下車搏殺以免被其將車輛摧毀。

時間不斷推移著。

王城一人駕駛車輛行走在茫茫沙漠當中,天空、大地一樣的色澤,這份旅途彷彿永遠沒有任何盡頭。

尤其是四面八方,沒有任何人類、文明的痕迹,一時間,王城漸漸面臨了新的挑戰者——孤獨!

人類屬於群居動物,漫長的獨處,孤獨是他們必須面臨的敵人,若是無法妥善的處理,它將瓦解一位巔峰武者的鬥志,從而使其崩潰。

在出現焦慮、消沉、失眠等現象前,王城當機立斷,收養了一隻幼獸。

儘管這隻幼獸在他的贍養下僅僅存活了十天……

三十六天後,車胎在複雜的行車環境中不堪重負,爆了,王城換上了早有準備的備胎。

第三十九天,他遭遇了一場小型風暴,雖說小型,可那是針對茫茫荒蕪之地而言,風暴之力將一輛車,一群人類掀上百米高空卻輕而易舉。

幸運的是,附近剛好有能夠隱蔽的地勢,讓他和這輛越野車僥倖躲過一截。


可第四十四天,在遭遇一群凶獸的圍殺下,這台重裝越野車終於終止了它的旅途。

那是四十多頭類似於豺狼的凶獸,可大小是豺狼的四倍,一頭頭猶如坦克,行走如風,渾身長滿鱗片,生命堅韌至極,最弱者都有武道宗師層次,其中的狼王,渾然不遜色於王者丁鵬、血龍殿主唐了凡等強者。

王城浴血搏殺,擊斃狼王,斬殺二十二頭豺狼,方才將這一群兇悍的生物逼退,可車輛卻在戰鬥中被毀去。

不得已,王城只得收集好衣服、背包、睡袋、防潮墊、帳篷、爐具、水壺、手電筒、指南針、風鏡、催淚彈等物,荒蕪之地晝夜溫差極其可怕,哪怕武聖的體魄都未必能夠抗住,休息時的保暖恢復到巔峰體力,將是重中之重。

至於食物……

有凶獸、野獸在荒蕪之地橫行,反而不那麼重要了,只要準備足夠多的壓縮食物以防萬一即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