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簡簡單單的四個人就像一支訓練有素的小隊伍,畢竟他們這個小組已經成立了兩年之久,彼此都非常了解各自的作戰風格,連招對接得天衣無縫,近身壓制和遠距離打擊配合非常默契。帕佩茨一邊擋開攻擊,心裡恨恨地想著,好你們幾個異能者真是卑鄙,打我個乘人之危。帕佩茨實際上已經有些吃力了,他在面對四個年輕人進攻的同時不能解除對格林特三人的定身,否則就是一對七,自找苦吃。同時,他還要維持幻境,還有封印冰雪女神現世的渠道。這些對他的法力消耗是巨大的。

至於泰德,早就因為透支體力倒在了地上,因為這具**已經不能繼續作戰,控制也被迫解除了。

帕佩茨忍無可忍,雙手一揮對巴爾倫和莫洛科下了惑心術。他的法力已經不多了,萬萬沒想到半路會有人能闖入他的幻境插手。施法之後,帕佩茨有些無力地一晃差點倒下,但還是穩住了。乘著被他控制的兩人殺向同伴的功夫,連忙打坐恢復法力。

菲莉爾意識到情況不妙,連忙施法防禦,海林憑藉矯健的身手和被控制的同伴周旋。由於帕佩茨法力所剩無幾,這兩具傀儡顯然沒有剛才的泰德強悍,雖然論真實力,兩個泰德都不一定能打得過他們中的一個。

小紫飛到拉娜婭跟前,眼裡彷彿噙著淚水。「主人,你不能死啊……」經過小紫的這一聲呼喚,拉娜婭已經蕩然無存的六感中的聽覺似乎恢復了一些,但仍然無法動彈。

小紫突然想到什麼,飛到拉娜婭帶著紫水晶戒指的手旁邊道:「主人!快叫雪精靈幫我們!」

拉娜婭艱難地分辨細若蚊吟的話語,用盡她僅剩的一點力氣,紫水晶戒指微光一閃,那支精美的藍白色雪精靈口哨出現了,小紫準確地接住它,不顧翅膀的疼痛,徑直朝著格林特他們的方向飛去。

「格林特,幫我個忙,快吹響它!」小紫將口哨勾在八隻爪內,急切地道。

格林特「嗚嗚」了幾聲,小紫這才想起格林特被下了禁言術,無奈只能轉向羅森了。

羅森看著口哨有些猶豫。小紫道:「快吹啊,還愣著幹什麼,我快要飛不動了。」

羅森看了一眼受了重傷的拉娜婭,心中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他點頭道:「我吹。」


悅耳的哨音響起,雖然聲音不大但穿透力極強,很快便響徹雲霄。菲莉爾和海林差點因為這聲哨音分了神,就連靜坐的帕佩茨也睜開一隻血紅的眼睛探查了下究竟。

就在他們四人打得難解難分之時,一群雪精靈從幻境的缺口處涌了進來。帕佩茨察覺到一絲異樣,睜眼一看,悔得腸子都要青了。自己剛才怎麼不把幻境缺口補上再打坐呢。

飛在最前面的雪精靈頭上帶著金色的王冠,看來是雪精靈王。在他後面有個雪精靈道:「就是他抓走了我們的族人。」

雪精靈王的眼神裡帶著一絲怒氣,用不大但在場所有人都能聽到的聲音說:「褻瀆神明,你罪該萬死!子民們,今天就是我們復仇的日子,也是我們報恩的日子,上!」

幾十隻雪精靈,一片冰藍色齊刷刷向帕佩茨涌過去,幾隻聰明的率先凍住了他的手,以防止他繼續禍害誰。千萬不要小看雪精靈,最遠古一代的雪精靈還是冰雪女神親手造就的,他們擁有接近神的力量。

小紫心一橫,也跟著飛過去,在帕佩茨臉上狠狠扎了一記。雪精靈發現小紫的存在有些亂了陣腳,紛紛散開。帕佩茨慘叫一聲,捂著已經發紫的臉道:「你……你背叛魔族……」小紫發現它扎的這一記似乎效果不錯,心情總算好了些。它定定地看著帕佩茨道:「那還真是對不起了啊,你怎麼對我主人,我就怎麼對你。」

毒素漸漸從臉部擴散到全身,帕佩茨痛苦不堪,發出不斷的慘叫。小紫得意道:「我真沒想到,你居然比我弱啊,連扎一下都經不起么。」

菲莉爾對海林道:「那魔族人不行了,我們先不管他們兩個,過去解決那魔頭再說!」

海林堅定地點頭,隨著菲莉爾一同飛跑過去。

「心靈異能,匯聚成風暴吧!所到之處,片甲不留——靈能風暴!」隨著菲莉爾咒語的吟唱,一束巨大的淺紫色龍捲風強橫地疾馳而去。

!! 海林默默張弓搭箭,緊繃的弦上一支帶有強烈爆發力靈能之箭迅速形成,離弦飛去。

帕佩茨心知法力沒有恢復打不過這麼多人,沒有法力,再怎麼強大也只是普通人罷了。他舉起乾枯的手憑空一撕,邪惡之氣瞬間涌了出來。帕佩茨不甘道:「你們給我記住了!」便化為一道黑煙被他剛撕開的裂縫吸了進去,海林那一箭被強烈的氣流絞斷了。

雪精靈王氣道:「可惡,讓他給跑了。」

帕佩茨跑了,幻境,定身和控制也解除了。格林特第一個跑到拉娜婭跟前,泣不成聲地開始念她所學過最高等治療法術的咒語。

巴爾倫和莫洛科愣了好久,才向另外兩個同伴道歉。

他們這才發現,周圍已經變成人山人海。

「勇敢的人們,你們為銀雪城立下了大功,你們,是英雄。」平和的聲音響起,廣場上一片驚呼聲。

冰雪女神真的出現了,雖然只是一個透明的影子,但這已經足夠了。

斯嘉蒂首先來到拉娜婭旁邊,眼中帶著一絲憐憫的情緒。格林特掛著兩條筷子淚,央求道:「冰雪女神,請您救救她吧,哪怕不給我恩賜啊!」

斯嘉蒂沒等格林特說完,手掌朝下變幻出冰藍色的點點星光,所有能看見的血跡都奇迹般地消失了,而拉娜婭的臉色並沒有因此蒼白,反而變得紅潤起來。拉娜婭甚至可以自己站起來,感謝斯嘉蒂的救命之恩。

格林特不可置信地擦擦眼淚,眨巴眼,再眨巴眼。

神果然是神!

斯嘉蒂對拉娜婭道:「還好你沒受內傷,只是受了太多皮肉傷,失血過多而已。再休息調養幾天就沒事了。」

格林特小心翼翼地指著體力耗盡的泰德問道:「那……他呢?」

斯嘉蒂聖手一揮,泰德也揉揉腦袋站了起來,這接二連三的神級救人讓格林特驚呆了,就差心生拜師的念頭了。

斯嘉蒂道:「你們五個,還有你們四個,還有雪精靈們,和這個小傢伙,都有功。你們到我跟前來。」

眾人乖乖地都聚了過來,包括小紫。斯嘉蒂手在他們頭上一揮,眾人紛紛感到頭腦一陣清涼。「這份力量,還由你們自己去參透。」說完,斯嘉蒂漸漸消失了。


拉娜婭看著身上破碎的衣服和已經完全好了的傷口,對於剛才的經歷仍舊有些后怕。如此之強的控制力,那就是魔族……忽然她辨認出遠處一名學長的聲音:「不對啊,我聽說往年都不是這樣的,怎麼今年會被魔族攪亂了?」

是啊,為什麼這一切自從拉娜婭的到來之後,全部都變了?

雪精靈王道:「來自聖隱城的年輕孩子們,我們能遇見你們是一種緣分,冰雪節也接近尾聲,你們不妨來冰雪殿作客,稍歇腳步再動身如何?」

格林特高興得蹦出三尺高,「好耶!」然後被拉娜婭按下去。

菲莉爾等人正準備走,雪精靈王連忙笑著補充道:「也包括你們。」

九個人,一隻會飛的蠍子,跟著幾十隻雪精靈,來到一處空曠的地方。雪精靈王道:「依蘇,布結界。」雪精靈中飛出一隻可愛的女孩模樣的精靈,柔聲道:「是。」惹得拉娜婭一行五人頓生親切感。

依蘇布下結界之後,外面的人就無法看到結界內的情況。雪精靈王讓大家站成圓形,然後自己默念幾句別人聽不懂的咒語,一輪巨大的魔法陣出現在眾人腳下。拉娜婭小聲驚呼:「空間魔法。」雪精靈王聽見了,微笑不語,只道句:「站穩了。」


眾人只覺得被吸入一個只有色彩的無聲空間里,腳下是懸空的,感覺十分奇妙。待腳一落地,他們已經來到了冰雪殿外。宏偉的冰藍色建築映入眼帘,像冰塊一樣透明的冰藍色台階寬闊而綿長,泛著一層淡淡的淺藍色光霧,乍一看還以為回到了隱之聖堂。如果說隱之聖堂是聖隱城的標誌性建築,那麼冰雪殿一定是銀雪城的標誌性建築了。


雪精靈們一邊領著眾人向前走,一邊東一句西一句地介紹冰雪殿的歷史和現狀。不一會兒,便來到殿內。與其說這是宮殿,倒不如說是一座規模宏大的華麗的貴族別墅。冰藍色是這裡的主色調,對於作客的九個人來說,唯一遺憾的就是太冷了,雪精靈不怕冷,反而覺得這樣的環境十分舒適。

「歡迎來到冰雪殿。請到這邊坐下休息吧。」雪精靈王十分熱情,他的形象是一名中年人,留著淡藍色的八字鬍,笑起來很慈祥。他的身長站在地上還沒有一個六歲小孩高,因此看起來反而很可愛。他吩咐了幾個年輕的女性雪精靈端上幾碟不知名的水果,小巧的手掌禮貌地一伸,介紹道:「這是我們雪精靈族才會培育的水果,名叫冰桃,嘗嘗看吧。」

冰桃已經被切好成塊狀,眾人紛紛試吃了一口,味道太棒了,入口即化,汁水清甜,讓人愛不釋手。就連小紫也陶醉地閉上了眼睛。

雪精靈王道:「多虧了你們,找回了我的子民們,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們。」

格林特道:「不用不用,你們已經救過我們一命了,不用報答啦。」

「這怎麼行呢,大恩大德,永遠也報答不完。」雪精靈王笑了,道:「可能我族的飲食口味和你們不一樣,就恕我們不能好好款待你們了,不過,我有些東西想要送給你們,請你們一定要收下,就算是我族對你們的一份心意。」

「這我們怎麼敢呢,我們能來這裡瞻仰冰雪殿和您,就已經很榮幸了。」菲莉爾道。

「別這麼說嘛。」雪精靈王執意吩咐屬下把東西帶過來,又對眾人道:「你們比那些人好多了,那些人只想著怎麼把我們抓去當奴僕,所以我們對你們懷有感激是理所當然的。再說了,我們雪精靈族的始祖可是由冰雪女神親手創造的,給你們的東西一定有用,你們就收下吧。」雪精靈王說道這裡有些自豪。

幾分鐘后,幾隻雪精靈帶著一些東西飛回來。雪精靈王飛到第一個雪精靈身前,拿起她手裡的東西道:「這是提取玄冰草汁製成的精華膏,我給你們每人在眉心上塗一點,這樣你們以後就都不懼怕寒冷了。」

「這條冰晶項鏈中心的冰晶傳說是冰雪女神的眼淚,在關鍵時刻有護身的作用。我認為它很適合你,收下吧。」雪精靈王對格林特說道。

「謝謝。」格林特接過項鏈,心中一陣歡喜。

「這雙皮靴穿上后運用靈能可以日行千里,甚至能短時間飛行,我把它送給你。」雪精靈王對泰德說道。

泰德也向雪精靈王道謝。接過皮靴之後,心中不禁有了一絲嚮往,要知道能做到長時間騰空,資質好的人至少也得苦練二十年,誰不想體驗在空中飛行的感覺呢?

輪到羅森了,他還是滿懷期待的,說不想變強那都是騙人。正當他以為會得到什麼絕世神器的時候,他看見雪精靈王遞給了他一本薄薄的書。

鬼才要看書啊!剛想敷衍著收下,卻聽雪精靈王道:「冰點的心靈異能比平常時候可怕無數倍,它不僅寒於冰,同時也堅於冰。悟透這本書,相信它會對你有幫助的。」

羅森眼前一亮。

每個人都收到了不同的禮物,到最後,雪精靈王對拉娜婭道:「你過來。其他人先坐下休息一會,聊聊天吧。」

其他人面面相覷,都在疑惑拉娜婭會得到什麼東西。小紫跟著拉娜婭飛過去,被雪精靈王友好地攔住,道:「你也先休息一會吧。」小紫像被喜歡的人甩了一樣耷拉著尾巴飛回去了。

當拉娜婭和雪精靈王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時,格林特第一個打破沉靜的局面:「泰德,我一直以為你是一枚可愛的天然呆,沒想到你還有這麼兇悍的一面啊,居然把我家拉娜婭打成那樣,嗚嗚嗚。」

泰德臉一紅,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對不起……」

羅森回想一遍泰德被控制時恐怖的景象不禁心有餘悸,但很快擺出一副吐槽臉:「什麼時候成你家的了。」

格林特吐舌道:「難道是你家的?」

「你……泰德你其實挺厲害的。」羅森嘗試轉移話題。

泰德謙虛地搖頭道:「沒有,比起你我還差遠了。」

比起他們三個,坐在旁邊的四名師兄師姐看起來就比較沉默寡言,與其說不愛說話,倒不如說不知道該說什麼。巴爾倫和莫洛科就是他們的女組長昨天口中的「色狼」,此時礙於小學妹正和那兩個小男生聊得熱火朝天,也不好意思上前搭訕了。

「那個……師兄師姐啊,你們也說說話好不好,你們不說話總感覺氣氛怪怪的。」格林特不好意思地說道,「原諒我到現在才知道你們是我們的師兄師姐,能隨便說幾句在聖堂的心得么?」

「……這個啊,其實也沒什麼心得,想提升自己吧,最好就是多出去歷練,見識見識新東西。」菲莉爾道。

「我總結出一句話,不要招惹高手。」巴爾倫裝得有模有樣,像一位資深學長一樣說道。在他旁邊的莫洛科撲哧一聲笑了。

「高手啊……」格林特若有所思地點頭,這不她身邊就有一活的,招惹這個人的准沒好下場。「包括我們聖堂自己的人嗎?」

「肯定包括了,你們也要經歷的,再過將近兩年左右吧。一年一度的內部成員競技大賽,真是高手如雲啊。唉,傷心事我就不提了。」巴爾倫笑著說出「傷心事」幾個字,以示他的好基友你懂的人艱不拆。

「銅級一等硬是要挑戰別人銀級二等,不是作死?」好基友莫洛科無情地揭他的短。

「你個廢鐵二等能不能少說兩句。」

「你才廢鐵,老子是不鏽鋼好嗎。」

三個新生都被逗笑了,忽然都多少有些嚮往這種朋友間隨便開玩笑的感覺。

(越階挑戰作大死,請不要輕易嘗試!開個玩笑,銀雪城的梗馬上就要結束啦,某輕也稍微鬆開了捂住的臉。)

!! 「對了,我給你們說說勳章等級的概念吧。」巴爾倫擋開莫洛科揮過來拳頭,忍著笑意道:「新成員在聖堂待滿一年就可以選擇加入作戰系,之後你們都會得到象徵個人實力的勳章,分金銀銅三級,每級又分一二三等。最開始一般都是銅級三等,想提升等級必須不斷提高自身水平,然後到系裡專門考核的地方進行測試認證。像這個傢伙就是死沒出息,混了一年才到銅級二等……哎呦!」

格林特看著他們倆「友好」地廝打在一起,也不好幫忙,便轉而問菲莉爾:「師姐,你是什麼等級呀?」

菲莉爾道:「也挺低的,銀級三等,你叫我菲莉爾吧,師姐聽著好彆扭。」

巴爾倫道:「別聽她謙虛,銀級和銅級完全不是同一個概念,雖然只差一個小台階,一個銀級三等虐三個銅級一等根本不在話下。」

格林特看菲莉爾的眼神中有了敬佩的目光,人家可是銀級三等懲戒法者,活生生的直系師姐啊有木有。

「那金級有多厲害啊?」羅森問道。

「我只能說,特別厲害。」海林道,「對了,你準備加入哪個系?」

「獵手。」羅森毫不猶豫地答道。

聽到回答,海林心裡有些親切感,因為他就是隸屬獵手的弓箭手。

「師弟,你想修鍊到金級也不是沒可能,因為整個隱之聖堂除了幾個長老級別的人物是金級,年輕的裡面也有一個,你也即將加入有他的分系中。」

「誰?」

「艾德瑞安。」海林有意頓了頓,給學弟學妹們驚訝的時間,「你們應該聽說過他的名字,他是金級三等獵手。狙擊手。」

巴爾倫一聽艾德瑞安的名字就來了勁,搶著道:「你們聽我說,艾德瑞安在隱之聖堂簡直是傳說級別的存在。他比我們大兩屆,也就是比你們大四屆,我跟你們說!我們剛進隱之聖堂的時候他已經是金級了!我們不敢碰的危險任務,他做起來跟掃蕩一樣!是人嗎?!簡直是怪物!」說到激動之處,巴爾倫猛然拍桌,震得碟子磕磕作響。

海林抓住巴爾倫手腕道:「淡定點,這裡不是自己家,別嚇著雪精靈了。」

巴爾倫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羞愧地縮回手。莫洛科陰險地笑著,迎來的是一個猛瞪,他嘴立刻就抹平了。

此時,一間布置得十分夢幻,光束離離的大廳內。

「閃爍……匕首?」拉娜婭看著手中這把淡藍色未出鞘的小巧匕首,喃喃地道。

「沒錯,有了它的人可以隨心所欲地瞬間從原地轉移到方圓二十米以內的地方,這可是近乎神器的寶貝,今後就是你的了。」

「可是……」聽到瞬間二字,拉娜婭就意識到這把匕首絕不簡單。如何才能做到瞬間移動?瞬間,即無時間。必須要讓速度接近光速或者達到光速才能辦到。但世界發展了億萬年,除了光,誰也達不到如此速度!

「哪那麼多可是,是你的就是你的,我活了幾百年了,遇到的知道空間魔法這個名詞的人就你一個,就送你了,看你前途無量,帶著它一定可以事半功倍。」

拉娜婭說不過雪精靈王,只好收下了。

「拉娜婭到底搞什麼名堂去了,怎麼還沒回來。」格林特抱怨著,就看見拉娜婭走了出來,格林特忙躥了上去。

說不定雪精靈王看拉娜婭厲害點嘛,搞特殊什麼的格林特也能接受,她就是想知道拉娜婭得到什麼了。

「讓我看一眼,你懂的。」格林特眉毛一挑一挑的,笑得說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拉娜婭作出個「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取出閃爍匕首放到格林特眼前。閃爍匕首還未出鞘,再說她也能控制好,拉娜婭並不擔心刃尖朝外會發生什麼危險的事情。

「什麼嘛,一把小刀子而已。嗯……不過還挺漂亮的,能給我仔細看看么?」格林特說著就把手伸過來。

拉娜婭飛快將閃爍匕首藏進了紫水晶戒指,道:「不行,它已經認主了,如果被別人拿著的話就會自毀的。」

本來只是隨便編了個幌子,閃爍匕首拿在誰手裡都能用,沒想到格林特居然真的信了。不過,閃爍匕首這種東西她還真得好好藏著,偶爾被幾個關係近的人知道還好說,萬一被敵人知道,他們肯定會想方設法地奪走閃爍匕首,更有甚者,如果閃爍匕首被敵人擁有了,後果將不堪設想。

小紫看到它的主人回來了,屁顛屁顛地扇著翅膀飛過去。拉娜婭注意到小紫用八隻腳把什麼東西裹在腹下,接下一看,原來是那隻雪精靈送的口哨。拉娜婭頓了一下才把它收回去,竟想不起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那個,拉娜婭,你的靈寵是哪裡來的?」菲莉爾一直對小紫很感興趣,現在終於有機會問了。

「啊,這個……你是說小紫嗎?」拉娜婭根本不知道靈寵是什麼,指了指小紫問道。見菲莉爾點頭,拉娜婭又用一隻手擋住嘴,小聲對小紫道:「要說實話嗎?」

小紫道:「隨意,別暴露我的身份就行了。」


拉娜婭看著菲莉爾,實話實說道:「水晶洞穴里捉的。」

「啥?捉的?」菲莉爾一頭霧水,她從來沒聽說過靈寵還能捉啊。一想又覺不對勁,急忙道:「等等,你說水晶洞穴?」

「是啊,怎麼了。」

「就……就是那個哈戈拉爾沙漠的……你……你……」菲莉爾激動得話都說不連貫了,「你就是那個完成了那個排名第十的究級任務的……」

「……」拉娜婭見情況不對,小聲對小紫道:「我是不是不該說真話?」

小紫無奈地點頭。

菲莉爾緊緊握住拉娜婭的手,激動地道:「學妹,總之你一定要來我們法者系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