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等柯文第二天早上看微博的時候,一切都晚了。不要說秒刪了,柏琛睿還不只是發了一句話,甚至是配了一幅圖。倒不是柏琛睿與朱鑫的合照,而是黃豆睡在大白身上的背影照,上面竟然還喪心病狂地ps了一句話,『不能讓你們窺見美色,留個背影就夠了』。

下面的評論區已經炸翻了。

『柏大人,你家的大白終於上照了,但是汪星人嫁給喵星人是沒有幸福的。種族不同怎麼談戀愛。』

『呵呵,那個豬頭竟然用一隻中華田園貓勾搭上了柏大人,大家組團一起去收養中華田園貓。』

『好像聽說朱三金與柏大人剛剛合作了黃導的電影,究竟是不是啊?黃世仁地主:黃導,你是拍電影又不是搞諜.報,能放張劇照吧+_+』

『所以說這是要開啟寵物情緣的副本嗎?』

柏琛睿的微博發出去了,但是朱鑫的微博一點動靜也沒有,他甚至都沒有回復柏琛睿的問題。這讓更多人不解了,現在朱鑫總應該說點什麼。

雖然柏琛睿幫著朱鑫說話之後並不代表大家會順勢支持朱鑫,畢竟柏琛睿只是新晉影帝與成名多年的吳旭還有差距,朱鑫頂的是吳旭的位置,除非吳旭說朱鑫是他看好的,否則光有柏琛睿一人說話還真解決不了問題。不過,這總是一個洗白自己的機會,朱鑫怎麼就不用呢?

原因其實很簡單,朱鑫對於手機並不熱衷,除了打電話之後,也就是上網查個資料,還有當做導航地圖用,其他的功能還在開發中,畢竟他重返人間之後事情太多,登錄微博這類事情要往後站。

盧升管著朱鑫的微博,看到楚翼放出那條消息后評論區被惡評刷屏,左右現在改變不了什麼也就先放一邊了。這時候,多說反而多錯,不如讓作品來說話。

其實,這次黑紅也不錯,否則還沒有人認識朱鑫。只要他真的演好了馮爺,那麼就能一躍進入公眾的視線。細細論起來,楚翼還算是幫了他們的忙。

朱鑫對外界怎麼罵他一點感覺都沒有,他沒心沒肺不是一天兩天了,要是因為人言可畏而難過,他不知道死了多少次,想當初做貓的時候,差點被人剝皮了都付之一笑,現在不就是有人跳出來說他幾句,等電視劇上映了,你們就自己打臉了。

盧升與朱鑫放寬了心不管這檔子事,反而關心起了正事,演員的正事當然是演戲。

朱鑫變更計劃參演馮爺,那麼相對原來的預計,他的戲份變少了,所以也空出了時間能再接一部戲。前頭說還有一部時裝劇與一部刑偵劇也找上了朱鑫,他正看著這兩部戲,想到家中埋著的那具朱糊糊焦屍,朱鑫馬上決定要演刑偵隊中的那個法醫。

「我看這個角色不錯,我對刑偵辦案挺感興趣的。盧盧,你看幫我問問法醫要看那些書,或者能不能去警局體驗一下生活,才能更好地演這個角色。」

盧升想要糾正朱鑫對他的新稱呼,就是在前幾天給楚翼起綽號楚雞翅的時候,也給他起了一個盧盧,說是這比叫盧哥更加親切,只是盧升聽著有些彆扭,總有些像是擼擼的感覺。

不過在這樣的小事情上,盧升與朱鑫說不通,他把重點放在了劇本上,「為什麼不演時裝劇,那是男一號,你現在應該需要一部自己做主演的電視劇,沒聽別人說你根本沒有代表作嗎?」

朱鑫會說他之所以選擇演法醫,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看中了那個角色從頭到尾都是穿著制服,而不像是時裝劇中有露胳膊露背的戲份。

沒錯,他就是一個保守派,連短袖都不會穿,更不要談演裸.戲,這絕對不可能。誰也沒有可能看到他的金身!

對著盧升,朱鑫只是很裝叉地說,「原來說好要用臉征服世界的,不過我卻決定捨近求遠地選擇演技。不做偶像了,那太容易了,還是選在hard模式,做個實力派。」

看看,他都用了一個洋文單詞,這真是他在學做新人類路上的一大進步。

實力你個傻傻啊!

盧升深吸一口氣,現在他與朱鑫說話,總有種有代溝的感覺。「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這個時裝劇的劇本不錯,說的正好也是模特界的故事。要是演好了,說不准你還能多棲發展一下。」

朱鑫堅決地搖頭,他已經決定要深入警局內部,去結識一二警察,看看有沒有機會打聽一下關於朱糊糊的事情。「我已經考慮清楚了,網上現在說我沒有實力,我就偏要讓他們看看實力。這部刑偵劇的劇本不錯,就是法醫這樣的配角也走的是腹黑高冷路線,和我本人很搭。盧盧,你到底能不能讓我體驗一下生活?楊導的劇本號稱沒有bug,我演法醫也要深入一下才行。」

盧升也不再勸,他們事前說好了,演什麼劇本朱鑫有最終決定權,既然朱鑫放棄了時裝劇,總有他的道理。其實,真的走實力派的路線也沒有什麼不好。

不過容他暗自吐槽一下,法醫的腹黑高冷,真的與每天就想著吃什麼美食的朱鑫搭不上一絲關係。

不過,朱鑫認真鑽研角色的態度很好,盧升也把這一點反應給了拍刑偵劇的楊導,話里話外意思是劇組有專業技術指導,如果可以的話,幫個忙讓朱鑫去體驗一下生活。

這頭盧升與朱鑫像是沒事人一樣過,那邊柯文已經要給柏琛睿跪了。

「柏大人,你這樣真的好嗎?這時候跳出來,朱鑫居然都沒有搭理你一下。」柯文其實也有點上火了,這趕著上送溫暖,對方卻不接。

「這時隔一天,朱鑫還不回話,沒看到微博上一片詭異的沉默嗎。雖然說你做事我管不到,但你應該和我事前說一下,要是你們是一個公司的,那還叫提攜同門,你們又沒有多大的關係,何必弄出這麼一遭來!我已經要到了盧升的電話,一定要他們給個說法!」

柏琛睿對著跳腳的柯文很淡定,他翻著手裡的書頭也沒有抬,等著柯文一連串地說完,說了兩句讓柯文要吐血的話。「恩,下次我一定提前說。還有,誰說我和他沒有關係的,沒有他我睡不好,這事情我和你說過了。」

柯文對於柏琛睿這樣言簡意賅的話,真不知從何吐槽起才好。

什麼叫做沒有朱鑫他睡不好,這真是太有歧義了。以前為了好好睡覺,柏琛睿養了只大白,現在難道要養只朱鑫了? 盧升很冤枉。

當盧升接到了柯文的電話才知道在微博上面又發生了一番腥風血雨,他默默地登陸了朱三金的賬號,然後就看到惡意刷屏變成了一排排『我就看看不說話』,所有圍觀者都在等著朱鑫的答覆。

「我是應該問你什麼時候與柏琛睿關係這麼好了,還是應該問你打算怎麼回應這條微博?」被糊了一臉血的盧升看著朱鑫,希望他能給出一個靠譜的回答。

到這時,朱鑫總算是認真地看起了微博,他一目十行地看完了評論,朝著盧升無辜地眨眨眼,「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就是柏琛睿想要對我家的黃豆圖謀不軌。」

盧升聽到這句話,簡直想把黃豆扔到朱鑫的腦袋上幫他醒醒腦,「你以為柏琛睿和你一樣傻!他在這個時候發這樣的微博,如果不是真的幫你忙,那就是把你往火坑裡面推!原來別人噴著噴著,我們不回應,他們也就熄火了。但是柏琛睿的微博一出,現在所有人都徹底記住你了。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得罪了柏琛睿!」

「你宮斗劇看多了吧。」朱鑫覺得盧升應該去改寫劇本比較好,什麼事情都要陰謀論,柏琛睿這條微博擺明了就是說,他要來看黃豆,請朱鑫務必不要棒打鴛鴦。「你看這微博說的很清楚,他要來劇組見黃豆,讓我們做好接駕的準備。橫豎都是這個意思,你從哪裡看出來,我和他關係好或者我得罪他了?」

朱鑫說著已經在電腦前慢速地打好了微博的回復內容,『柏大人:黃豆比較喜歡玫瑰牌貓糧,記得要魚乾味的,(づ ̄3 ̄)づ』

「你總是把事情複雜化,其實只要這樣回復就可以了。」朱鑫打字的速度慢,但是按滑鼠的速度很快,已經按下回復圖標,一點讓盧升修改的時間都沒有。

盧升拚命壓住要對朱鑫這個隨心所欲、不聽勸告、情商很低的傢伙使用暴力的衝動,他努力地盯著屏幕仔細分析這條回復是否得體,然後發現似乎這麼回復才是最好的。

這裡面朱鑫絕口不提為什麼隔了兩天才回復,反而只是隨意說要讓柏琛睿帶著貓糧來,這說明了他們的關係已經超出了普通朋友,也只有兄弟密友之間才能這樣自然地說話,不正是告訴大家他們的關係超過了一般的好。所以柏琛睿在朱鑫危機時支持他,不值得大驚小怪。

至於他們是什麼時候勾搭上的,這樣的問題還是保持神秘吧。

盧升這樣想著只能幹巴巴地對朱鑫說,「這次就這樣說吧。不過你別妄想蒙我,你與柏琛睿真的沒有矛盾?」

「沒有。」朱鑫對於盧升的逼問一點也不心虛,何止沒有矛盾,他與柏琛睿是互惠互利,他幫著柏琛睿好好睡覺,柏琛睿也在演藝到道路上提攜他,不能更加和諧。


朱鑫不耐盧升在這樣的小事上糾纏下去,他很忙,趁著他還沒有拍《硝煙亂》,就想著要混入警局。「說好要幫我體驗生活的事情弄得怎麼樣了?楊導那裡能不能讓我見識一下法醫的日常?」

盧升眼看著撬不開朱鑫的嘴,只把心中的懷疑存著,反正來日方長,總能知道他與柏琛睿之間有沒有不對付的地方,也要事先準備起來,萬一哪一天開撕的可能性。

「楊導已經安排好了,為你們爭取了兩周去警局的體驗生活。」盧升不得不感嘆現在的透明行政制度,要往前退一百年圍觀警察辦案這樣的事情是行不通的,不知道警察的辦公日常,拍出來的刑偵劇有些槽點也是難免。「你們不是去同一個分局,你去的是七局,等你去了之後,不能給人惹麻煩,有些保密條例也要簽訂。」

朱鑫自是完全答應了,而盧升根本不知道朱鑫早就已經給警局造成了一萬傷害點,背後操控了一出屍體無辜失蹤案。

其實,與其他幾位主演不同,朱鑫完全不用去體驗法醫的日常工作,畢竟刑事案件中,法醫靠的是專業技術,而這樣的技術只要跟著劇本演就好了,讓一個人在兩周內學會法醫的技能是不現實的事情。更不用去揣摩法醫解剖屍體時的心路歷程,因為這部戲法醫不是主角,解剖屍體的鏡頭都是略過。

可以說進入警局這事情完全是朱鑫自己求來的。

這兩周裡面朱鑫將會跟著章苓,雖然說章苓是位女性,不過鑒於她的年紀已經有五十多歲,從外表上看章苓都能做朱鑫的母親了,所以也不怕鬧出什麼緋聞,或有什麼尷尬。

「局裡這樣安排也是考慮到了我們這部劇的設定,你在戲里演的是高智商腹黑的法醫,專業技能十分出色。章老師在業界是金字招牌,你若能演出她的三分冷靜仔細來,也就演活了法醫。」把朱鑫介紹給章苓的楊導是這樣介紹的,「章老師從事法醫工作三十年,破案無數,十分敬業,可以說這次的劇本,有一半是以她為原型。」

對於朱鑫的到來,不見章苓有什麼明顯的喜怒情緒。不過她對朱鑫還是滿意的,當他們解剖一具屍體時,朱鑫沒有吐出來,就讓章苓心裡滿意了一點。總算不嫌棄朱鑫是來添亂了。

雖然攻略章苓困難了一些,不過朱鑫與她的新徒弟莫宏勾搭上了。

這段時間,也沒有新的屍體送來,章苓在負責一個項目,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重新進行屍檢。這是一個大工程,雖然時隔越久破案的可能越小,可是這樣的事情總要有人去做,總要有人堅信沉冤可以昭雪。

章苓的幾個徒弟都負責歸檔工作,莫宏在周六值晚班,他正好利用這段時間把手上的工作做了。

朱鑫這天也順勢留了下來,美名其曰體驗一下夜晚的停屍房是什麼感覺。「今天我也留下來,陪你弄這份報告吧。」

「這感情好。」莫宏當然答應了,夜間值班的工作其實很寂寞,有個人肯陪著再好不過。

朱鑫當然是沒有權力查看卷宗的,他在看物理書,想要把科學知識與自己的修道體系結合起來。

晚上十一點左右,兩人一起吃宵夜。朱鑫問了一個很應景的問題,「你們幹這一行的膽子真大,就沒有遇到什麼詭異的事情嗎?」

朱鑫的話一落下,莫宏的臉色就有些不自然,他轉移話題地說,「都什麼時代了,要用科學的眼神看世界。我們法醫相信的是證據。」

「99%的情況下,我們用科學的眼光看世界。這不是還剩下1%,總有遇到例外吧。比如說,像是我們圈子裡,就一直傳聞誰誰誰拍戲的時候遇到好兄弟了,雖然絕大多數都是炒作,但也有一兩起是真的。你們總是與屍體打交道就沒有例外?」

莫宏偷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它走到了十一點半的位置上,這也是一個多月前停屍房屍體憑空消失的時間。

「可能有吧,我沒有親眼見過。不過,你不要在局裡問這樣的問題,如果真有鬼神,怎麼不見他們聲張正義,抓兇手還是要靠人力的。」莫宏停頓了一下像是勸說著自己,「就是發生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那也是被害人想要找到真兇,對於我們警察來說,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不是老話說過,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這句話送給正對著電腦的一個黑衣人,他看到了黃士仁終於放出的《神探阿發》的劇照,裡面穿著道袍的那個人,正是那天老闆讓處理掉的人。明明已經把他燒死了,怎麼這人又活了?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一個黑衣人偷偷摸摸地回到了京郊失火的倉庫旁,這裡的殘骸表明曾經真的發生過一場大火。那天夜裡,他把一個人滅口了,應該沒有留下任何的破案線索,只是為什麼會在微博上看到一個長得如此相似的人。

是的,在此之前,黑衣人並不知道他殺的是誰,也不知道那個人與一個演員長得如此相似,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不要再深入這個案子了。」黑衣人收到了來自上家的指示。因為看到了微博上朱鑫的照片,黑衣人懷疑當初那人從火場中死裡逃生,所以想要去查一下七局裡那具焦屍怎麼樣了,是不是有人桃代李僵。

可是他卻發現關於焦屍的消息被完全封鎖了,而且保密的級別是特級,就算他在局內的關係也查不到。同時,他的上家表示再查下去就會觸.線,讓黑衣人不得不放棄。

到底是為什麼呢?難道他殺的那個與朱鑫長得相似的人,是個很重要的人物,才會讓警局這樣重視,把他的消息完全封鎖了?

黑衣人想不到真實的原因是因為屍體憑空失蹤,讓這個案子已經被列為懸案,而且這樣的懸案,是必須完全保密的。

黑衣人只能查起了朱鑫,發現他在大火的第二日就參加了試鏡,所以從時間上來說朱鑫與死裡逃生的情況不符。因為大火很猛,就算被他捅了兩刀的人逃了出來,也根本不可能去試鏡。

查到這裡,黑衣人也把這個消息報給了上家,那天聽見了不應該聽的話的人不是朱鑫,這就讓他們放心了。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要盯著朱鑫一段時間,萬一有個意料之外呢。

**

時間不緊不慢地走著,朱鑫在警局的體驗生活已經結束,一起熬過午夜的停屍房,讓他與莫宏結下了一段友誼。而那頭《硝煙亂》的劇集也拍到了朱鑫的戲份。

朱鑫到達片場的時候,氣氛有些微妙。微博事件讓朱鑫一夜出名,這到底炒作了利導的戲,還是炒作了朱鑫,在每個人的眼中都不同。

「小朱來了啊。」利導還特地問候了一下朱鑫,「網上的那些事情不要放在心上,等戲播出了之後,大家自然能看到你的優點,別讓情緒影響到工作。」

「謝謝利導關心,我沒事。」朱鑫表現得雲淡風輕,甚至對於周圍隱晦的眼神視而不見,他們帶著同情或者惡意的眼神都被當做是空氣。

這表情落在了董舟眼中就認定朱鑫是強顏歡笑,所以董舟反而往朱鑫心上撒鹽一般地加了一句,「朱哥,大家都是這個圈子裡的,外面人不知道圈內事,總會人云亦云。我看你笑得不開心,你還是要自我保重。」

要是不知道內情,聽著董舟的語氣還真以為他與朱鑫的關係很好,是來安慰人的。

「請不要叫我豬哥。」朱鑫聽到董舟的稱呼就被噁心到了,他已經對現代語言有了基本的常識,豬哥不是一個褒義詞,「還是鑫哥比較好聽。」

董舟被朱鑫嗆了一句,他垂下眼神,掩住其中的不耐煩。朱鑫也好意思讓他叫哥,雖然朱鑫出道得早,可是到現在才出現在公眾視野中,這樣的人他有必要當做前輩捧著嗎?

利導看著氣氛有些古怪,朱鑫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董舟剛才話中的言不由衷。

朱鑫見董舟一時沉默地不說話,竟然還笑了一下,「我說董舟,你剛才不只說錯了這一個地方。什麼叫我不開心,強顏歡笑這種事情我才不會做。我為什麼要為了別人的錯誤買單?看來你的邏輯思維能力不強。你聽到利導說的沒有,利導說等片子播出了,觀眾就會知道我的優點。那麼現在他們都是被蒙住了雙眼,看不清楚我的優點是他們的損失,我又不吃虧,難過什麼啊!

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就知道沒有早點欣賞我是個多大的失誤。看在你叫我一聲哥的份上,我把這個做人的秘密告訴你,別用其他人的過錯懲罰自己,這很傻。」

對於朱鑫這樣不要臉皮的口吻,董舟都難掩驚訝的表情,「你……」

朱鑫不給董舟說話的機會,只是親昵拍拍董舟的肩膀,哥倆好地承諾,「你是新人,應該學會處變不驚,免得日後措手不及。」

這根本不是好話,誰希望日後會遇到微博被刷滿惡評。

周圍的人看著朱鑫比董舟更加真摯地說著關心的話,都在心中顫了一下,今天他們是見識到演技帝了。

「哈哈,沒事就好。」利導不得不出來打圓場,「小朱也準備一下,等一會兒就是你的戲份。」

朱鑫從善如流地朝著利導點點頭,去了化妝室,留下背後一堆在心中瘋狂吐槽的人。

盧升旁觀了朱鑫的應對,十分滿意他的表現。雖然作為片場的新人,朱鑫應該要謙虛一些才好,不過也要看是被誰踩臉。當遇到微博上把朱鑫與吳旭比較的情況,他們不能反駁。可是遇到同樣是新人的董舟,就絕對沒有退一步的必要。有時候,退了一步,就等於不斷地退後,特別這裡又是常悅的主場,更加不能退。

盧升誇獎了朱鑫一句,「你剛才的心態很好。」

朱鑫理所當然地回答,「我一直都很好。你不用瞎操心,董舟那點小伎倆完全不夠看的。」

對於朱鑫來說,除非是面對魂飛魄散的處境,其他的刁難都是紙老虎,一戳就破。

朱鑫馬上就動手開始戳破紙老虎,下午那場戲就是他與董舟的對手戲。演的是試鏡時的一幕,楊平求馮爺救吳雙,然後義正言辭地對馮爺說了一大堆青年應當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的話。

不過現場的效果一點都不是這樣的,董舟一對上朱鑫的眼神就自動卡詞,不光是說不出話來,還有想要逃的衝動。

「停!」利導看著董舟第五次用錯了表情,董舟對上朱鑫時就像遇上了像大魔王產生了恐懼,完全沒有革命青年的風骨。利導已經憋不住氣了,「董舟,你媽蛋的,到底會不會演!我要你表現的是像董存瑞那樣的無畏,你腿抖什麼啊!」

「噗——」不知道是現場哪個工作人員,終於破功笑了出來。董舟當然也聽到這個笑聲,而更加可惡地卻是朱鑫說的話,「利導不要生氣,董舟第一次演戲,總有些緊張,讓他去邊上醞釀一下情緒就好。」

朱鑫繼而對著董舟親善地說,「董舟不要怕,你看我的臉,明明長得不錯,又不是惡鬼的樣子,哪有這麼嚇人。」

為了驗證這句話的真實性,朱鑫老不要臉看向片場其他的工作人員,「大夥說是不是啊?」

現場當然沒有人正面回答朱鑫,要是開口了就是針對董舟,這樣的傻事不能當場做。

利導不耐等著董舟,而是讓朱鑫先開始了下一場馮爺與吳雙的戲。朱鑫也不是戲霸,他故意壓著董舟,是因為董舟與他有過節,沒有董舟搶了這個楊平的角色,就沒有後來朱鑫在微博上被黑。明面上朱鑫不能撕破臉,還不允許他在戲里爽一下。

演吳雙的施文已經是當家花旦,她也有拿得出手的演技。兩人對戲之後,沒有再發生剛才的情況,朱鑫也刻意收斂了氣勢,可以說這一條十分流暢的就過去了。然後是下一幕,朱鑫與男主的戲份,同樣很順利地過去了。

利導看到這幾條拍得順利,也就不喊停。

你問那個在一邊醞釀情緒的董舟怎麼辦?涼拌唄。總不能因為他一個人耽誤進度。既然下午這幾齣戲拍得順利,就不要打亂節奏了,董舟的戲份等到明天吧。

然而,明天董舟在對上朱鑫之後,又會產生新的恐懼。就算磕磕絆絆地過了一條,也讓利導不滿意,可是他也皺著眉,在十多次重複后不給董舟新的機會。


利非旦怎麼會不知道朱鑫針對董舟呢,他只是袖手旁觀。雖然董舟與利非旦一個公司,但是讓董舟擠了朱鑫的角色,卻是對於他導演話語權的挑戰,因為楚翼還有公司利益,利非旦不能拒絕。


不過,在戲裡面誰壓過誰,董舟有沒有真本事,就不是利非旦能夠控制的。

利非旦不擔心楚翼說他不幫著董舟,如果不幫就不用讓董舟重複演了,讓他重複演就是為了讓他把更好的一面呈現在觀眾面前,再說戲拍得好也是公司賺錢。楚翼沒有辦法挑他的不是。利非旦配合著折騰董舟是給他機會,不過折騰十幾次就夠了,他也不能真的耽誤進度。

若說朱鑫是故意的,那也不竟然,不然為什麼他與其他人合作都好好的,反而他那份出色的演技,還讓彼此間的對手戲更加帶感。這更說明是董舟自己不過關。

顯然朱鑫的心理戰很有效果,他讓董舟漸漸失去了冷靜與自信。他與朱鑫單獨的戲份不順利,之後幾人同時一起出場的戲份中,董舟的存在感就完全降到零點。

就在朱鑫奔走在成為董舟心理陰影的道路上時,柏琛睿終於來探班了。

《神探阿發》已經殺青,過不久朱鑫也要參與宣傳活動。柏琛睿這次來,也能順帶給記者們提供新聞素材。

那次微博上,朱鑫說讓柏琛睿帶著貓糧來之後,柏琛睿就回了一個字『好~』。多麼的簡潔明了。

柏琛睿帶著大白來了,這時正好是朱鑫與董舟的最後一出對手戲。

柏琛睿來的動靜引起了一陣騷動,片場中的朱鑫當然也察覺了。

這個搶貓的傢伙來了。這個認知讓朱鑫的心情更加不好了,於是他對著面前的董舟不要錢似得散發著殺氣,毫無例外,這一幕又卡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