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突然,一直沒有說話的劉長老道;「古統領剛才和你們討論的什麼問題,什麼遭到了六個高階轉元境修士的攻擊?」

一人道;「其實也沒什麼,我們剛才只是在問他,一頭白髮是怎麼弄的,他說是被六個人圍攻,結果耗幹了生命力,我們問對手是什麼境界,他說是六個高級轉元境,老劉,你說好笑不好笑?」

臉上的表情一怔,劉長老抽搐一笑,道;「確實好笑,不過……也不一定不可能。」

劍痴猛的轉頭;「怎麼可能?一個中級元丹境,怎麼和六個高階轉元境抗衡?」

劉長老喝了一口酒;「若是人類,當然不可能。」

脣愛系 ,當然不可能?

劍痴一聲呢喃,突然瞪大了雙眼,道;「你的意思是?」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麼他肯定不是人類!」

劉長老此話一出,所有的人都是一臉駭然。

古塵不是人類?龍虎軍的統領,難道是個半妖?這若是傳出去,豈不是晴天霹靂,整個鳳陽城恐怕都會為之震動吧!

劍痴連忙搖頭;「他肯定是在胡說,我們不要信他。」

「不。」劉長老抓著不放,道,「掌門師兄,我劉某人雖然來的晚,但是自襯也有些特殊的本領,那便是,我天生就有一種很奇怪但是很準確的直覺,剛才這個古統領給我的感覺,他絕對不是純粹的人類。」

劉長老此話一出,劍痴沉默了,因為他剛才也分明感覺出來,古塵沒有在開玩笑,難道他真的是一隻半妖?

龍虎軍竟然掌握在一隻半妖的手中,天下要亂了!

劉長老道;「劍痴掌門無需擔心,這個古統領看起來是個顯擺的人,他肯定會露出更多的破綻,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門派忍不住討伐他,我們只要附和就好……。」

……

劉長老得到了確切的消息,古塵在離開天劍門之後,就直接騎馬離開了,看樣子是返回了紫月山。

漆黑的天幕下,劉長老走出了自己的洞府,一番左右觀看之後,他放飛了一隻鳥雀,赫然是一隻靈雀,也不知是在給誰傳信。

漆黑的夜空中,古塵坐在木鶴上,從靈雀的腿上拔下來一封信。

「絕佳良策,已經找到對付龍虎軍的辦法,龍虎軍新上任的統領古塵,其實是一隻半妖,將消息暗中擴散,鼓動各大門派討伐,對他當場驗身,此舉一旦成功,勢必會讓龍虎軍名落千丈,只怕龍虎衛以後在鳳陽城,再也沒有半點威懾。」

古塵點了點頭;「擒賊先擒王,通過士氣打擊來和龍虎軍作對,雖然是一個好辦法,但遺憾的是,我確實不是半妖,也好,趁著這個機會將你們這些玄陰教的雜碎引出來,我倒要看看,你們是否真的有和龍虎軍作對的實力。」

嘴角浮現一抹狡黠,古塵將信重新裝好,放飛了靈雀,他最後看了一眼下方劉長老的洞府,道;「先讓你多活一陣,以後有的是時間收拾你。」

說罷這番話,古塵操控木鶴飛離了這裡,黑漆漆的天空中,自始至終好像都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

墨問也不知道自己修鍊追求的是什麼,古塵從天劍門回來,依舊是每天修鍊,也不過問軍營中的事情,可是他一點不抱怨,甚至是他希望古塵能一直這樣,這樣整個龍虎軍就全是他說了算了。


難道他的終極夢想就是想當官?

墨問慵懶的躺在大殿上方的座椅上,審批著一件件值得他過目的案件,突然,一個龍虎衛奔進了大殿;「大人!」

看著下方大喘氣粗氣的龍虎衛,墨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這麼慌張。」

「大人,出,出大事了。」


「大事?」墨問哂笑了一下,「什麼大事?」

「是,是關於古統領的。」

關於古統領?

墨問猛的站了起來,道;「怎麼回事,古統領不是正在閉關嗎?」

「是,可是外界有傳言。」

「傳言?」

「對,外界有傳言,古統領乃是一隻半妖,並不是真正的人類,一個月前這種說法就已經存在了,而現在,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已經到了何種地步?」墨問一臉的凝重。

「開始有討伐聲了。」

「什麼?」墨問猛的瞪大雙眼,道,「討伐聲都出現了?怎麼現在才來彙報?」

「回大人,這消息傳播的太快了,我們也沒想到討伐聲出現的這麼快,正常來說,討伐聲還要過好一陣才會出現,可能有人在背後操控。」

「廢話!」墨問道,「這顯然是有人在背後操控,明裡是針對古統領,實際卻是針對我們龍虎軍,這是有人在挑戰我們的權威!」

「大人,那怎麼辦?」

墨問沉思了一下,道;「你先下去吧,這件事情容我去和古統領商量一下,三人成虎,這下恐怕不好處理了,說不定還會出大事……。」

… 見墨問說的如此嚴峻,這龍虎衛沒有再耽擱,匆忙的離開了大殿,而墨問則是一臉凝重,重重的坐回到了座椅上。

他是從清風府調來的,什麼樣的情況沒有見過,什麼樣的麻煩沒有處理過,而唯有這種情況,是他最為擔心的。

因為龍虎軍鎮守鳳陽城,掌控這些門派,並不是實力已經強大到可以與這些門派相加抗衡,若是這些門派和勢力相加,一舉攻破龍虎軍卻是很輕鬆的事情。

而龍虎軍之所以能掌控和鎮壓他們,是因為這些門派和勢力各自為營,可是現在,竟然有人藉助這些勢力對龍虎軍的不滿,要將他們凝聚起來對付龍虎軍。

這不是簡單的幾個人能做到的,背後肯定有一個很龐大的勢力!

想到這,墨問心中突然沒來由的一寒,古塵到底是不是半妖?


如果古塵真的是半妖,那麼萬一真走到需要驗身的地步,一旦驗出他半妖的身份,龍虎軍恐怕會被這些勢力踏平,一想古塵乃是木正天欽點的龍虎衛,墨問心中稍稍的踏實,但是他還是不放心。

「不行,我得去找古塵談談這件事,商量一下怎麼應對。」

說罷這番話,墨問一拍自己的光頭,風風火火的離開了大殿。

等到墨問趕到古塵的住處時,正看到他院門上貼著的勿擾二字,但是墨問停都沒停,直接縱身躍了進去,鎖定古塵的氣息,他直接來到二樓。

本以為古塵正在修鍊,可是等到墨問進到房間之後才發現,古塵正坐在椅子上悠然品茶。

看著古塵悠閑的樣子,墨問兩步上前,奪下了他的茶杯,重重的放到了桌上;「你怎麼還有心情這麼悠閑?」

「木正天告訴我,我的情況不易急躁,要慢慢的調理恢復。」

「你。」墨問使勁的搖了搖頭,「外面出事了,龍虎軍這次要有大麻煩了。」

像是什麼都不知道,古塵道;「發生了什麼麻煩,連你都頭痛?」

「這次不一樣。」墨問道,「這次是**,是所有的勢力要對付我們!」

墨問沒有遲疑,當即將外面的情況說了一遍。

古塵像是早就已經料到,他面無驚奇道;「這是有人要對付我們龍虎軍。」

「恐怕是個不小的勢力!」墨問補充道,「你也知道,鳳陽城所有的門派和勢力,其實一直都對我們龍虎軍是抵觸的,現在有人以你為觸發點,將他們這些鬆散的勢力全都聯合了起來,這一股龐大的力量,足以毀滅我們龍虎軍。」

古塵喝了一口茶道;「不會的,沒有證據,誰也不敢妄動我們,我們的靠山可是清風府,木統領隨便派些人,一天的時間就能讓這些門派全都群龍無首,這些門派的掌門和首領,不是白痴。」

「若是被他們坐實呢?」墨問緊緊的盯著古塵,道,「正所謂,法不責眾,如果你真的是半妖,他們一怒之下攻打了紫月山,木統領也沒辦法,畢竟是我們理虧。」

四目相視,好一陣,古塵噗呲一笑,道;「老墨,你找我的主要目的,不就是想問問,我到底是不是半妖嗎,何必拐彎抹角呢?」

「那你告訴我,你是不是?」

「不是!」古塵道,「我的身份你完全可以放心,我是個純粹的人類。」

「那就好。」墨問長出一口氣,「我這就計劃一下,讓一些門派掌門來紫月山,讓他們證明你不是半妖,趕緊滅了這次的**。」

墨問剛要走,古塵突然攔住了他;「老墨,你若是這麼做,只能是去標,這是有人在針對我們,他們遲早還會再次組織起別的事情。」

「你意思是?」


「讓他們繼續,我們偽裝的心虛點,派出龍虎衛去鎮壓他們,如果有衝突爆發,萬萬不可傷及性命,這樣他們勢必會以為我不出現,是因為我確實是半妖,而他們也勢必會來紫月山找我驗證。」

「然後呢?」墨問皺起了額頭。

「開啟我龍虎軍的護山大陣,從這些人中,找出那些幕後之人,你難道就不想知道這是一個什麼勢力在和龍虎軍作對嗎?」

墨問沉默了,好一陣他眼中才泛起了一團凶光,道;「還是你這招高明,但是稍有不慎就會出現不可想象的大廝殺,還需要提前準備一番。」

「這個你來安排吧,不是我不想插手,而是我實在頭痛這些事情。」

墨問哈哈一笑;「放心好了,這些事情交給我了,到時候你只需要出來證明你的身份就夠了。」

……

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古塵的計劃進行,一時間,幾乎整個鳳陽城都是關於他到底是人類還是半妖的討論,而且聲討他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大,甚至是不少的門派都開始聯合起來,組成了一個所謂的『討妖聯盟』,每天都有很多和龍虎軍為敵的人加入。

聲音已經不止在鳳陽城傳播,甚至是都已經傳到了清風府。

木正天靜靜的看著手下彙報上來的信息,上面記載的赫然是鳳陽城現在全是聲討古塵是半妖的聲音。

「大人!」一面色冷酷的男子道;「鳳陽城的討妖聯盟,現在已經有將近一半的門派加入,若是繼續下去,恐怕會變成一股災難。」

「說說你的想法。」木正天不急不躁。

「有人在背後推動這一切。」男子道;「縱然那鳳陽城的古塵真的是個半妖,也不足以造成如此大的影響,這是有人在擴大事端。」

「那你覺得是什麼人呢?」

「屬下只能想到玄陰教。」男子道,「這些都是玄陰教慣用的計量,看來他們已經滲透到下方的城域去了,大人,我們怎麼辦?」

「不辦。」 俠義嘆 ,道,「我知道古塵這個人,他能有辦法殺死兩位統領,現在發生的一切,也必然在他的計劃中,他自己會處理的。」


「殺,殺死了兩位統領?」男子臉上的肌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木正天一笑,轉身遠去……。

討妖聯盟已經有百分之八十的門派加入,形成了一股絕對恐怖的力量,除了那些偏遠地區的勢力沒來,幾乎所有的勢力都來了。

一時間,整個鳳陽城人心惶惶,這些門派和勢力是得意了,可是這些平民,卻一點也不希望龍虎軍出事,因為若是沒有龍虎軍壓制,這些門派和勢力,簡直和土匪沒有區別。

遠在鳳陽城西南邊境的沙城,一座裝飾豪華的地宮中,秦榮穿著露臍裝,靜靜的看著手中的信件。

突然,一個龐大身軀,一下將她壓在了椅子上,偌大嘴巴吻在她的肚臍上,舌頭tian得她咯咯直笑;「好了好了。」

秦榮嫵媚的抱住男子的腦袋道;「看你這些天,都累的瘦了,要好好的休息才是。」

「我不。」男人搖著腦袋道,「今生能遇到夫人,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我不想休息,我想在你身上運動死,嘿嘿。」

「死樣,一定滿足你的願望,不過這封邀請信,你打算怎麼辦?」秦榮將信拿了出來。

男子上下一掃,道;「鳳陽城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還說,你這些天在做什麼,自己不知道嗎?」

男子嘿嘿一笑,道;「當然知道,夫人以為怎麼辦,我們去參加這討妖聯盟嗎?」

「當然不要。」秦榮道,「你別忘了,我可是龍虎衛,況且,龍虎軍要討伐的這個古塵不簡單,說不定就是個陷阱,還有,萬一你帶人去,你放心我自己在沙城嗎?」

看著秦榮可憐的樣子,男子獸性大發,一下將秦榮按在了身下,道;「那就聽夫人的,不去!」

……

「現在討妖聯盟,就在距離我們紫月山不足三百裡外的平原上,他們每天都向著紫月山逼近,最多兩天就會到達。」墨問正在和古塵商討。

「三百里,走兩天?看來你派了不少的人去阻攔。」

「那是,你沒見那陣勢,浩浩蕩蕩將近上萬的人,我怕去的龍虎衛少了,直接就被淹沒了。」

古塵笑了一笑,渾然不在意道;「看來這次的動靜鬧的挺大。」

「確實很大!」墨問凝重道,「我前段時間向清風府彙報,清風府讓我們自己處理,也不知道為何對我們如此有信心。」

古塵不談這個話題,道;「所有該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龍虎磐石陣,早就已經準備完畢,另外我按照你的意思,安排了幾十個身手敏捷利落的龍虎衛,全都喬裝在鳳陽城,只要我們這邊一出結果,他們立即行動,不過。」

「不過什麼?」

「你真的決定將這近萬人困在紫月山?」

「龍虎磐石陣做不到?」

「當然做得到,沒人能破開龍虎磐石陣,起碼鳳陽城無人能破開。」

「那就困!」古塵果斷道,「這些人,在我們找到那背後勢力之前,一個也不準離開,我要看看,這究竟是一群什麼人,竟然有膽和龍虎軍作對……。」

… 鳳陽城,四門緊閉,無數的城衛備好刀劍守在城牆上,更有罕見巨弩準備就緒。

因為鳳陽城就在紫月山下,若是討妖聯盟失控,誰也不能保證這些人會不會衝進鳳陽城,畢竟這所謂的聯盟中,雖然門派弟子居多,但是與龍虎軍有過節的惡人也不少,所以,早在數天前,鳳陽城就已經城門緊閉,任何人不準出入,做好了充足的防禦。

討妖聯盟浩浩蕩蕩上萬人,讓前來阻攔的龍虎軍根本無法阻擋,只能一邊攔一邊退,最終還是被他們進到了紫月山上。

「報告兩位大人!」一龍虎衛跑進了大殿,道,「討妖聯盟的人上山了。」

似乎一切都在計劃中,古塵平靜道;「全都上來了嗎?」

「全都來了。」這龍虎衛道,「我們有人在後面觀察,沒一人掉隊,全都上山了,而且沒人侵犯鳳陽城。」

墨問點了點頭;「我們的人沒和他們發生大衝突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