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突兀地,一聲大喝響起。

一個青年走來,約莫三十歲,龍行虎步,威武不凡,亦是一身軍裝,腳下黑色軍靴,一槓一星。


“少尉?”

不少人驚呼,來人級別很高,身份不一般。

要知道,關虎也就是肩扛一星。

“喬峯大哥。”

金羽等人驚喜,紛紛上前問好,連嶽衝也不敢怠慢。

這可是少尉,豈是關虎能比的。

“喬峯?”

“這不是喬家的人嗎,喬振海的長子。”

而在喬峯身後,還跟着兩個氣質非凡的青年才俊。

王思凡、展超。

江陵八大家族,青年才俊幾乎快要齊聚。


“葉寧!”

與此同時,林淺雪回來,看到葉寧沒事才放心。

“淺雪,我沒事。”葉寧握住她的手。

喬峯皺眉,神色不悅,冷道;“關虎,怎麼回事?”

算起來,喬峯是關虎的上司。

“喬大哥……”

“閉嘴!我問你了嗎?”

金羽剛開口,立刻遭到喬峯怒斥,掃了他一眼。

頓時,見金羽被訓斥,錢軍、孫杰兩人也不敢說話了。

“喬大哥,是我的錯,關虎是替我出頭才受傷。”嶽衝上前一步,倒是很乾脆。

關虎捂着鼻子,鮮血還在流,上前站的筆直,敬了個禮。

“喬大哥,沒什麼,一點小麻煩不值一提。”


“哼!”

“關虎,別給我惹麻煩,做好你的本職工作知道嗎?”

“是!”

關虎身子一震。

頓了頓,喬峯掃了一眼葉寧,聲音忽然冷冽,道;“但是咱也不怕事,毆打軍職人員不可饒恕!”

聞言,嶽衝神色一緩,金羽等人也是心中一陣竊喜,扭頭狠狠瞪了一眼葉寧。

“錢軍,孫杰,你們兩個帶着關虎立刻去醫院治療。”

喬峯吩咐道。

“是、喬大哥。”

錢軍和孫杰應聲,帶着關虎離開了會場。

接着,喬峯負手邁步,身後嶽衝等人小心跟隨。

“葉寧你過份了!”

喬峯聲音冰寒,眼神凜冽,剋制着怒火。

關虎是他帶來的,是來給酒店維護安全的,如今受了傷,喬峯肯定要討個說法。

“來龍去脈都很清楚,葉寧也只是自衛而已,這就叫過份?”林淺雪上前一步。

“是嗎?”

“淺雪,你變了,以前的你可不是這樣啊!”

喬峯搖頭,有些落寞。

“拍賣會就要開始了,我們只是來購買地皮的,不想惹事讓一讓。”

林淺雪輕笑,拉着葉寧離去。


“喬大哥,就這樣算了,這個葉寧太囂張了!”金羽聲音森冷刺骨。

“是啊!喬大哥,不能就這樣讓葉寧離去!”嶽衝咬着牙。

“閉嘴!”


喬峯瞪了兩人一眼,盯着葉寧和離去的背影,沉着臉冷冷道;“ 急什麼?等拍賣會結束!” 比起嶽衝幾人,實則喬峯心裏更窩火,只是他沒有表現出來,剋制了自己的情緒,善於隱忍。

對於葉寧的無視,喬峯從心裏感覺被羞辱,似是無形中臉被打了一巴掌。

這比真打他一拳還惱火!

而他還不能爆發,只能當做沒有發生似的。

從江陵軍團服役,經歷過重重磨鍊,幾百次選拔,榮登少尉,喬峯比任何人都更加珍惜得到的這一切。

而被喬峯喝斥,嶽衝、金羽兩人立刻閉嘴,乖乖的跟在喬峯後面離去。

一場看似的鬧劇結束,着實驚呆了會場的衆人,而葉寧的名字亦立刻開始流傳。

總裁老公太兇猛 ,吃軟飯,出身江陵葉家,六年前神祕消失,如今突然歸來。

一出場,就是強勢,面對江陵八大家族的青年才俊,直接選擇硬剛。

一巴掌抽飛關虎,和嶽衝針鋒相對,無所顧忌,連堂堂少尉喬峯都敢無視!

片刻間,葉寧備受矚目,引起會場的人討論,更被人釘上了諸多標籤。

無論走到哪,葉寧都會被人多看一眼,路過幾個女性時,更聽到猛男的稱呼。

時間流逝,會場開始,江陵的公司來了不少,葉寧看到,江陵八大家族有四家來了。

喬家、岳家、關家、金家。

這四大家族,屬於中流砥柱,僅次於豪門林家。

王家、展家、錢家、孫家,則屬於下流家族。

只有豪門林家, 最佳情侶

葉寧和林淺雪落座,直接坐在了會場的首位,突兀察覺如芒在背很不舒服。

此時,主持人上臺,介紹了五塊地皮的位置,和最低報價。

葉寧扭頭看去,瞬間和喬峯森冷的眼神對上,同時還有其身邊的嶽衝、金羽。

剎那,空氣似乎凝固,低至到了冰點。

緊接着,喬峯擡手,做了個割喉的動作,臉上露出不易察覺的殘酷冷笑。

葉寧眯着眼睛,嘴角上揚,瞳孔內冰冷至極。

回過頭,拍賣開始了。

第一塊地皮報價三百萬,每次加價不能低於一百萬。

主持人拿着話筒,默默的退到一旁。

場內異常安靜,沒有嘈雜聲,各個公司代表,只是舉牌子。

“四百萬。”

這時,有公司代表舉牌。

“五百萬。”

緊接着,又有公司代表追隨,但都是報價一百萬。

繡雲廊 七百萬。”

終於,一聲爽朗聲響起,直接加價兩百萬。

葉寧順勢看去,竟然是金家董事長報的價。

“一千萬。”

瞬間,葉寧大喊,舉起林淺雪手中的一塊紅牌。

林淺雪吃驚,瞪了葉寧一眼,很氣憤的樣子,小聲嘀咕,道;“你瘋了啊,幹嘛亂報價,最好的那塊地皮在最後!”

“沒啥,我看金家報價,故意搗亂的。”葉寧笑道,有些陰險。

林淺雪目瞪口呆,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道;“你好壞啊,小心一會金家報復咱們!”

“金家不敢。”

葉寧冷淡道,十分自信。

“一千萬,第一次。”

“一千萬,第二次。”

看到葉寧報價一千萬,那邊金天勝臉色變了,臉上些許冷意,這塊地皮他早就盯上,是用來建設娛樂會所的。

本以爲七百萬能拿下,應該沒人會和自己搶,結果冷不丁的蹦出來個葉寧。

不遠處,金羽怒意沸騰,似乎知曉葉寧的心思,想告訴老爸放棄,可還沒等他挪動腳步,金天勝已經舉牌了。

“一千五百萬。”

直接加價五百萬,這種口氣沒人敢質疑,也只有中流砥柱的家族敢這麼做。

其它公司選擇放棄,金家可是中流家族,不說底蘊,光資金就無法與之媲美。

這場拍賣會進行很快,速度令人咋舌,遭到許多公司報價瘋搶,最後前四塊地皮分別以高價賣出。

無疑,最後一塊地皮拍賣,才更加引人矚目。

這塊地皮毗鄰郊區,距離江陵的蘭江路繁華地段很近,附近都是商業街、小吃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