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秦苒。

「我猜也就是她。」教授也沒放下試卷,而是站起來,拿了手機出門。

匆匆忙忙的,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今年的新生這麼猛的?」男生感嘆了一聲,然後看著教授的背影,「教授幹嘛去了?」

「還用問?」男生二收回目光,篤定的開口,「打電話給院長了。」

**

距離考試已經過了兩天時間。

期中考試的成績基本上都出來了。

除了自動化。

物理系辦公室,大一的輔導員剛好接收了成績,正在統計最後一門科目。

其他院系的成績已經統計完,怕自動化的學生等得急,他登上了企鵝,在大群里發了一句——

【大家稍安勿躁,數學成績馬上就能統計好,中午就可以查成績了。】

自動化1班邢開:輔導員,我們不急,真的不急,您慢慢統計。

自動化2班:是的,輔導員。

自動化3班:我們一點也不想知道……

……

今天星期六,統一沒什麼大課,除了少數人有兩節選修課。

因為今天早上出了成績,京大氣氛不如往常那麼好。

京大考試題目難是出了名了,論壇上幾家歡喜幾家愁。

期中考試一點兒也不意外的上了熱門榜單,底下一群人在哀嚎,有人吐槽完變態的題目之後,忽然想到了物理系的自動化。

最近兩天有人把物理系的卷子上傳到貼吧,無數人前來瞻仰自動化的卷子。

n樓:說起自動化,不知道秦校花考得如何?

n+1樓:她一直在核工程上課,我看有點懸……

n+2樓:what?高考你們忘了?!她是一個連侯德龍出的卷子都能考到滿分的女人!!

n+3樓:開學兩個月了,除了軍訓,我也沒有看到秦苒參加過什麼活動,沒進學生會,也沒有得到過什麼獎項,是不是吹得太過了?

n+4樓:本人數學系大二,運氣好的話,目測大一的卷子我能考到79。

……

關於秦苒的傳言太多了,大部分人保持觀望的態度。

整個京大的論壇都在等自動化的成績。

中午,十二點多。

物理系自動化班級的成績出來。 龐大的獸羣繼續移動着。

沙蟲不知是嘎嘎的主角幸運還是其它原因,並沒有出現攻擊獸羣的行爲。 非做不可 至於對方是否有追來,嘎嘎卻無法得知,所以這段時間嘎嘎都提心吊膽的帶着獸羣急急忙忙地向目的地趕路。

乾燥的空氣瀰漫着整片天地,獸羣因爲在嘎嘎的指揮之下急衝衝的趕路,所以飲水消耗的很快,積累的營養也開始缺乏。

小心地指令着觸手嘎嘎獸們將一隻捕殺的刺狗啃成骨頭,不浪費一滴血液,嘎嘎鬱悶的揮動着腦後的觸手降溫。

這時,前方一隻觸手嘎嘎獸突然叫了起來,然後向一塊沙丘下跑去。

“小心點,可惡。”

鬱悶地對這冒失的傢伙不斷抱怨,嘎嘎指令着整個族羣追向前方那隻觸手嘎嘎獸。

越過沙丘,嘎嘎眼前一亮,一塊小湖出現在嘎嘎眼前。

完全沒有之前的綠洲大,只能圍上十幾只觸手嘎嘎獸就滿了,但這塊小湖的水卻成了觸手嘎嘎獸們的救命之物。

吩咐前面喝飽了的觸手嘎嘎獸在沙丘上警戒,嘎嘎帶着其它觸手嘎嘎獸們開始輪流到小湖邊飲水。

“全部給咱排隊,不要擁擠,不準插隊,嘎!”

沙丘之上,三隻靠在一起警戒的觸手嘎嘎獸警惕的望向四周,對此時的它們而言,主意識的指令就是自己的行動方向,要緊密滴團結在主意識的周圍,以主意識的指令爲綱領,以主意識的行動爲表率,以主意識的……嘎。

這時,其中一隻觸手嘎嘎獸奇怪的嗅了嗅乾燥的空氣,另兩隻也好奇的開始聳動鼻子。

好香的味道。

一種舒緩的感覺出佈滿它們全身,不由自主的,三隻觸手嘎嘎獸邁開步子向香味濃厚的方向走去,至於主意識的行動綱領神馬的,咱們才基礎等級的大腦理解不了的說,嘎……

而此時的嘎嘎,正帶着獸羣排隊飲水中……

慢慢走下沙丘,三隻觸手嘎嘎獸一刻不停的嗅着空氣中的香味,如果之前沙丘上只是一絲極其微弱的味道,那麼此時已經開始如水氣般瀰漫。

恨不得一口氣都不呼出,完全吸入空氣中瀰漫的香氣,三隻觸手嘎嘎獸隨着香氣的越來越濃,精神也越來越清晰,越來越亢奮,此時身體彷彿充滿着力量,而對於更多香氣的期待,此時的它們已經完全忘了自己的本職工作,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繼續向前,更多的香氣。

此時,很好的排在隊尾做表率的嘎嘎正舔着乾渴的嘴,望着前方的小湖……

離獸羣越來越遠,但這三隻觸手嘎嘎獸卻完全沒有被任何生物攻擊,它們無視泥沙中的蠍子,蛇等小型生物;無視那些可以補充水分的沙漠植物;甚至無視路過的一小塊綠洲,只是一心向前。

快到了!

香氣已經濃郁的彷彿空氣是完全由它組成一般,三隻觸手嘎嘎獸發現不遠處同樣出現了幾波動物,但它們都無視周遭的一切,如同觸手嘎嘎獸們一般只是一心向前。

到了!

觸手嘎嘎獸看着眼前這塊紫紅色的溼潤泥沙池,濃郁的香氣就是由它散發出來,而更爲奇特的是,這些散發着香氣的溼潤泥沙,正如同噴泉般不斷從沙地下方噴出。

被香氣刺激的振奮的精神不斷衝擊着觸手嘎嘎獸的意識,它們此時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也不想控制。

一頭扎入香料之中,觸手嘎嘎獸們如同吸毒者般無法擺脫這些香料的誘惑,其中已經精神極度亢奮的觸手嘎嘎獸甚至爆發出了全身的電流。

淡藍色的電光劃過,香料似乎噴發得更強了,另外兩隻觸手嘎嘎獸也不甘示弱,三隻觸手嘎嘎獸同時爆發出了全身的電流,完全無視身體已經所剩無幾的能量。

刺耳的電流聲劃破沙地,但帶來的不是更大的香料噴發,反而是泥沙的劇烈震動以及一陣瀰漫天地的獸吼。

吼!

不知怎麼的,從這聲憤怒的獸吼聲傳出的,似乎還有一絲痛苦的感覺蘊含其中。(--)

這時,周圍所有動物,在直接的生存危機和香味之間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跑。

三隻觸手嘎嘎獸帶頭跳離了香料噴泉,反身向來路奔去。

天空中一塊黑影逐漸擴大,一隻逃離不及的動物被一道巨大的黑影砸住,變成一堆肉餅,但是黑影完全無視了這隻動物的屍體和其它四散奔逃的動物,事實上這隻動物也之是倒黴的處在了對方行進道路之上而已。

巨獸拖動着龐大的身軀不斷向前,追向前方身體還殘留着幾絲電光的觸手嘎嘎獸。

逃!快逃!

此時觸手嘎嘎獸們的腦海中只有這個念頭存在,完全不去回頭查看,這一刻獸羣的所在地成了它們的希望之地。

巨獸嚎叫着、吼叫着前衝。

觸手嘎嘎獸無聲地奔馳着。

將鏡頭拉遠,我們終於看見了這隻巨獸的外貌,一隻長几百米的巨型沙蟲——史詩生物!

此時的沙蟲完全沒有像平時那樣竄入泥沙之中,對敵人發動攻擊,而是整個身體都行走在泥沙之上,在身後脫出了一條長長的道路,道路隨着前方觸手嘎嘎獸的奔馳直指獸羣。

而此時,獸羣還有小半觸手嘎嘎獸正排隊等候飲水……

或許是沙蟲不習慣泥沙之上的行動方式,速度不快,眼見還是無法追上對方,這隻沙蟲仰頭高高躍起,沉重的前半身立即拔高十數米,接着彈力,沙蟲的陰影將觸手嘎嘎獸一點點吞噬。

砰!

躍升的力度用盡,沙蟲低頭張開佈滿利齒的圓嘴,將身下被陰影所籠罩的兩隻觸手嘎嘎獸一口吞入,只有右側那隻見機快,側躍躲過了一擊,然後沙蟲如同跳水般一頭扎進泥沙之中。

僥倖逃過一擊的觸手嘎嘎獸盯着不斷鑽入泥沙的沙蟲身體,驚醒過來,起身繼續向獸羣亡命奔馳。

而此時的嘎嘎剛剛帶着飲水結束,稍稍輕鬆下來的觸手嘎嘎獸們爬上沙丘,眼中就看見了這震撼的一幕……

“額,這是……”

“全體注意——跟我跑!”

飲水的時間裏好好休息了一下的觸手嘎嘎獸們,在主意識簡單的指令之下,立刻撒開腳丫子尾隨嘎嘎向之前一直前行的目的地奔馳。

那隻僥倖逃脫的觸手嘎嘎獸正好看見獸羣集合,於是它不顧一切的衝向自己的族羣。

醫見鍾情,愛你入骨 泥沙之下,沙蟲一點點破開對它而言鬆軟的阻礙,正好移動到那隻觸手嘎嘎獸下方,感受着頭頂的震動,沙蟲仰頭上衝,還沒反應過來,這隻觸手嘎嘎獸便掉入張開的大地之中。

吞掉這一隻目標,沙蟲暫時停了下來,疑惑的感覺着獸羣方向。

然後,它再次沉入泥沙之中,小心地向獸羣移動。

“喵咪的,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隻觸手嘎嘎獸帶着沙蟲跑過來,那隻不是之前警戒的觸手嘎嘎獸之一麼?”

奔馳在漫天黃沙之上,嘎嘎一馬當先,如同馬羣的頭領般無所畏懼。

什麼流沙;

什麼獵食者;

什麼危險植物;

此時都被兩百多隻的觸手嘎嘎獸給無視,因爲它們身後正跟着一隻不時如同尼斯湖水怪般露出半截身體的史詩生物——沙蟲。(撒花-0-)

幾隻觸手嘎嘎獸出現勞累脫力,漸漸掉隊。

正當它們稍稍停歇擡腿追向獸羣之時,泥沙地裂開,沙蟲那佈滿利齒的圓嘴再次出現,然後重新竄入泥沙,片刻之後,這片泥沙地再次恢復平靜,只是少了那幾只觸手嘎嘎獸。

不斷有觸手嘎嘎獸掉隊被消滅,嘎嘎偶然一次回頭,才發現這危險的情況。

“沒辦法,都太累了。”

“如果繼續這樣跑,不是掉隊被吞掉,就是脫力而亡。”

“算了,反正跑也是死,咱暴走了,嘎!”嘎!

一腳踏入泥沙,嘎嘎停下身子轉頭對象沙蟲方向,身後只剩兩百冒頭的觸手嘎嘎獸也隨之停下,相互擠壓着靠在一起,略顯恐懼的望着四周。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嘎嘎站在沙丘之上,身旁圍着密密麻麻的觸手嘎嘎獸卻無法爲其提供一絲安全感,因爲從這幾次遭遇它知道了,沙蟲最擅長的從泥沙下發起突襲。

狂風吹拂着漫天黃沙之時,夜幕一點點降臨大地。

“還不攻擊?”

嘎嘎被團團圍住,所有觸手嘎嘎獸都緊緊地靠在了一起,但這時沙蟲卻沒有任何反應。

接着夜幕降臨前的最後一絲光亮,嘎嘎看見了遠方地平線上一堵牆壁正向自己移動……

“不是吧,沙塵暴!”

“全部聚在一起,圍成一個圈!”

暫時忽視沙蟲的問題,在嘎嘎看來,沙塵暴這種自然之力威脅更大些,而沙蟲,它能隨時從地底發起攻擊,沙塵暴對其干擾不大,由於暫時無法對付,面對逐步接近的沙塵暴,嘎嘎對沙蟲已經選擇了無視態度。

聽天由命麼……

夜幕緩緩降臨,黑色的沙牆反射着月亮的光華,更添一份沉重。

在沙塵暴幾十米高的體積之下,兩百冒頭的觸手嘎嘎獸與其身上的沙粒毫無差別,一口氣就推了過去。

即便沒有面對沙塵暴的經驗,但嘎嘎仍然讓所有觸手嘎嘎獸團在一起,頭部背向沙塵暴,減少對呼吸的干擾,同時遠離沙丘,以免沙丘移動吞噬自己的獸羣。

一整夜,觸手嘎嘎獸們都聽着耳邊的沙塵拍打聲,相互依靠着不時抖掉身上的泥沙,呼吸也變得困難,同時還擔心着沙蟲的襲擊而無法入眠。

當陽光再次出現之時,望着那輪每日按時上班的紅日,嘎嘎卻依舊呆立着無法相信自己居然還活着。

豪門步步驚情:第一少夫人 顫顫巍巍的直立起身子,嘎嘎依靠着背後的尾巴和雙腳支撐着,背上的泥沙一下脫落,濺起一堆灰塵。

望着身周那一堆堆的泥沙,嘎嘎急切的吼叫起來。

它們,都是自己的同族啊。

我的絕美女總裁 一個接一個的沙堆慢慢抖動着站起,掉落的泥沙彌漫在空間中擋住了嘎嘎的視線。

“都活着麼?”

當嘎嘎的視線穿過粉塵平息後的空間,望向四周時,還活着的觸手嘎嘎獸都站立了起來。

一隻、兩隻、三隻……

一百五十六隻、一百五十七隻、一百五十……

“還有的呢!不是有兩百多隻嗎!”

靠向沙塵暴來路方向,幾十個高高的沙堆靜靜的聳立着,在嘎嘎和其它觸手嘎嘎獸的吼叫中毫無反應。 男生宿舍。

邢開打開校園網,輸入自己的學號,又輸入密碼。

系統有些慢,兩秒鐘后,他才進入校園網主頁,邢開直奔成績那一欄,點開自己的成績。

成績是從上往下排的。

都是百分制。

其他亂起八糟的科目他沒看,他只看了三門主要專業課。

大學物理:63

計算機基礎:59

高等數學:41

邢開:「……」

雖然他也認清了自己是自動化最差的一個,但41分的高數成績,還是深深的刺激到了他。

他收回了目光,去其他室友那裡尋找安慰。

聽到起兩個室友高數一個55一個51之後,邢開忽然間就平衡了。

平衡之後他才敢去詢問褚珩,「褚珩,你多少分?」

一邊說著,一邊往褚珩那邊走了走,褚珩也正好停在成績頁面。

從上往下。

大學物理:87

計算機基礎:89

高等數學:80

邢開跟其他兩個室友都沉默了一下,意識到不能跟他比,然後去群里尋找安慰,群里輔導員也正在安慰大家:

【這次高數,自動化四個班160個人只有10人及格。】

聽到輔導員的這一句,邢開終於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這試卷也太變態了。」

褚珩看著群里的話,他也想起來秦苒,他看向邢開:「你知道秦苒的分數嗎?我看她一直都提前交卷。」

邢開跟南慧瑤玩得比較熟,所以禇珩才會問他。

但想想之前秦苒那騷操作,邢開沉默了一下,沒敢問秦苒,只點開南慧瑤的私聊,詢問一句。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