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石塊紛飛,在楊月珊的幫助下,由衍力凝聚成的長條形越來越凝實,在不停的將石塊撞碎之後,速度也開始減慢了下來。

“給我停!”

古羲目呲欲裂,體內再次涌出一股強悍的衍力,那衍力凝聚而成的長條形爆發出一陣璀璨的光芒,猛地延長卡在石壁兩端。

隆隆!

強大的摩擦力將石壁都打出了火星,石塊紛紛掉落,而下降的速度也開始減慢。

砰!

就在古羲幾乎堅持不了的時候,猛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着地,緊接着頭腦一片空白,暈了過去。

像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古羲夢見自己找到了妹妹,回到了風笛寨,秋若水也在他身邊,手中抱着一個小不點,露出慈愛的目光看着小不點。

正當古羲要抱那小不點的時候,突然間,畫面一轉,風笛寨霎那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戰場,


環顧四周,殺聲震天,屍骨堆積如山,血液匯聚成河,天空下起了瓢潑血雨。

在那戰場之上,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妹妹古蟬,秋若水,陸本善……還有很多人在浴血奮戰,然而激斗的人實在太多,只是眨眼間這些人就淹沒在人海當中。

古羲心中焦急,想要解救衆人,卻發現身不能動,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幾人隕落。

“不!”

古羲突然大吼一聲,豁然驚醒,臉上露出一絲驚懼之色,額頭上出現豆大的汗珠。

“古羲,你沒事吧?”

楊月珊的聲音突然出現,臉上帶着一絲關心之色。

古羲茫然的看着楊月珊,緩緩的閉眼,腦海中回想起墜入紫寧淵的一幕幕。

不久之後,古羲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四周,發現這是一個小型的山洞,昏暗無比,僅僅只有幾顆照明珠鑲嵌在石壁上面,看模樣是剛鑲嵌上去的。

“我們在哪?”古羲問道。


_ttκá n _℃ O

“還在紫寧淵裏面。”

看見古羲醒來,楊月珊也鬆了口氣,一個人在這昏暗的地方,心中異常的壓抑。

“我們怎麼會沒死?”

“運氣比較好,最後一下……”楊月珊緩緩道來。

“運氣竟然這麼好,看來老天還是捨不得我死的,呵呵……”

古羲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聽見楊月珊的述說才知道自己的運氣有多好,墜落的時候正巧被凸起的巨大的石頭擋住,兩個人也落在這快石頭上面。

如果沒有這石頭,衍力形成的長條形也肯定不能停下來,要不就是繼續往下墜,要不就是古羲的身體徹底崩壞。

“你還有心情笑,的確沒死,但和死了也沒有什麼區別,這裏是紫寧淵,我們墜落至少十分鐘,以那種速度,都不知道掉多深了!”

昏暗的石洞內,楊月珊的臉色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絲異樣的蒼白。

“沒死就是最好!”

古羲淡淡的說道,看了眼自己的傷勢,發現已經痊癒了一大半,不由的開口問道:“你幫我治療的?”

“廢話,除了我這裏還能夠有誰!”楊月珊沒好氣的白了古羲一眼,獨自走到一邊抱着膝蓋坐下。

古羲愣了愣,想不到楊月珊還會有小女子姿態的一面,閉上眼睛,開始將其餘的傷勢恢復。

半個時辰後,古羲傷勢痊癒,起身來到洞口的平臺,擡頭往上看,入眼之處全是黑漆漆的一片,像是無亮光的夜晚。

皺了皺眉頭,古羲四處看了看,並沒有感覺到深淵傳來的吸力,將手伸出平臺外面,整個人如遭電擊,險些被吸力給扯下平臺。

“這紫寧淵還真是奇怪,有石頭的地方就沒有吸力,沒有石頭的地方吸力卻異常恐怖。”


連續嘗試了好幾次的古羲,無奈的放棄了原路返回的想法,走進石洞,轉而關心起石洞來了。

“楊主任,這石洞你沒有加工吧?”古羲仔細的看了一眼石洞問道。

“沒有。”

楊月珊聲音冷淡,想到自己要被困死在這裏,就渾身不舒服,眼底也有些焦急起來。

“紫寧淵深處怎麼會有一個石洞?看模樣是人爲開闢出來的!”古羲將照明珠取到手中,向着石壁走了過去。

這個石洞並不大,只有五米左右,高也不過三米的樣子,石洞的壁上並不光華,非常的粗糙。

古羲仔細沿着粗糙的石壁走着,發現石壁上面有些痕跡,是被利器劈出來的。

“果然是人爲的,既然有人能夠來到這裏,那就說明可以從這裏出去!”古羲手指撫摸着那像是被利器劈出來的痕跡說道。

“真的?”楊月珊眼睛一亮,希翼的來到古羲身邊。

“應該可以出去!不然的話這個人是如何進來的呢?又是如何出去的呢?”說完古羲繼續查看了起來。

忽然,在昏暗的石洞中一道亮光一閃即逝,古羲眼尖,一下子就看到那亮光消失的地方,快走幾步,來到另一邊的石壁上面。

在石壁的下方,一道亮光在照明珠下散發着點點寒光。

“斷劍?”楊月珊疑問道。

“嗯!”

古羲點點頭,身子蹲了下來,手指輕輕的觸碰那沒入石壁當中的斷劍。

吟!

在這一刻,斷劍突然散發出一股凜冽的殺氣,石洞像是墜入了萬年冰窖。

“小心!”

楊月珊一驚,急忙拉着古羲後退一步。

“不慌!”

古羲擺了擺手,示意沒有大礙,插入石壁的斷劍剛剛散發出來殺氣僅僅將他的手指割破,之後就徹底沉寂了下來,整個劍身黯淡烏光。


“這斷劍真是不簡單,殺氣就能夠傷人。”

古羲將手指的傷口恢復,伸出兩指握着斷劍,一拉,沒有絲毫動靜,斷劍像是在石壁裏面生根了一般。

“楊主任,你退後一點。”

衍力緩緩運轉,古羲雙手發出亮光,對着斷劍猛的一拉。

隆隆!

斷劍被古羲拉出,插着斷劍的石壁轟然倒塌,激起偏偏灰塵。

古羲看了看手中斷劍,只有一指長短,剛一拔出沒有多長的時間,斷劍就像灰塵遇到了風,煙消雲散。

“那是出路嗎?”

灰塵散盡,楊月珊突然說道,倒塌的石壁後面另有洞天。

“不知道,去看看。”

古羲將手中斷劍的灰塵拍去,向着石壁後面走去。

一進入石壁後面,古羲一愣,心中微微驚訝。

在石壁的後面是一個天然的鐘乳石洞,非常的空曠,高有三十米,一條條錐形的鐘乳石在石洞的頂部垂落下來,長短不一,層次關係非常明顯。

垂落的鐘乳石散發出亮晶晶的光芒,遠遠看去像是天空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又像從天而將的璀璨的銀河。

在地面之上,長有奇形怪狀的石筍,顏色不一,每一種都散發出一種光芒,將整個鐘乳石洞渲染成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

“好漂亮的地方。”

女人都是愛美的,楊月珊也不例外,雙眼冒光的看着這些鐘乳石。

“的確很漂亮,這裏面蘊含的衍力更加的濃郁,都快實質化了。”

古羲點了點頭,石洞很漂亮,但他關心的是石洞中的衍力的濃郁程度。

深吸一口氣,濃郁的衍力灌入口鼻,霎那間有種昇仙了的感覺,毛孔舒展,渾身通泰。

“的確,衍力好濃郁!這些鐘乳石都蘊含了龐大的衍力,可惜參雜了太多的東西了。”

楊月珊也反映了過來,有些驚訝的掰下了一小塊鐘乳石,感受到裏面蘊含的雜質,有些可惜的丟掉了。

“走吧,看看有沒有出路。”

兩人往前走去,像是身處夢幻世界,周圍鐘乳石散發出來的光芒將古羲兩人映照的五顏六色,楊月珊更是像是墜入凡塵的仙子,美的讓人窒息。

沿着鐘乳石洞前進了大概五百米,嶙峋的鐘乳石消失,出現了一長寬各十米的平地。

“嗯?”

古羲眼中精光一閃,在平地的中心位置,赫然出現了一個形狀怪異的鐘乳石。

鐘乳石大概兩米高直徑達到了三米,全身通紅,散發出妖異的紅光。

“這鐘乳石長的倒是奇怪,跟吃飯用的‘碗’一樣,真大啊。”

楊月珊感嘆道,如此巨大的‘碗’還真沒有見過。

“似乎這裏的衍力更加的濃郁了,去看看。”

古羲看了一下平臺,並沒有危險的徵兆,緩步向着巨‘碗’走了過去。

越靠近‘碗’,衍力越濃郁,導致前進都有些困難,花了點時間,終於來到了‘碗’身邊。


“這……”

楊月珊輕微的呼吸,一股龐大的衍力自主的涌進身體,整個人如遭電擊,許久都不曾進步的肉身瓶頸突然有了一絲鬆動,心中驚駭萬分。

“對肉身有用!”

古羲同樣感受到了,眼前一亮,身體跳躍攀上了‘碗’的邊緣,輕輕一拉,人就已經到了碗上面。

楊月珊同樣如此,輕輕的躍上了‘碗’的邊緣。

***************************

今天加班,還上了昨日沒有更新的一章,不欠了,對吧! “老師,你……你在幹什麼……”

古羲心中一想,秋若水就已經知道,聲音有些愣了愣。

“沒,沒做什麼!”古羲再次推開楊月珊,堅定的迴應道。

“古羲,你該死的!竟然……我告訴你,你要是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我,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