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短短的兩三天,就已遇到了九具屍體,看來琉璃幻境絕非一個善地。

蕭月冰冷著一張臉,耳朵一動,嘴角忽然露出詭異的笑容。「兄弟,你照顧好他們。」

「你去哪裡?」

「等會你就知道了。」他的人瞬間消失在兩人視線里,速度依舊快的不可思議。

「你知道他去哪裡?」易薇問。

「我也不知道。」青虎搖搖頭,道:「這混蛋什麼時候變得跟老大一樣神出鬼沒。」

「你才是個混蛋。」

山澗下有人,一個看起來並不算絕美如仙的女人,但她卻有一雙絕美的眸子。

這雙眸子彷彿帶有一種未知的魔力,看起來能讓你迷失自己,無法自拔。

只不過,現在這雙眸子卻又多了一種情感,它的名字叫做恐懼。

恐懼時常會有,但像這樣的恐懼,生平絕無僅有。

六個人,六個看起來並不像人的人,準確的說,應該是六個半人半妖的人。

尖銳的利爪,巨大的尾巴,長滿鱗甲的身體,以及六雙漆黑色的眸子。

後面已沒有退路,再往後就是飛流直下的瀑布,這豈非已是死路一條?

夢萱手裡握劍,冰冷的長劍冷冷直指六個人,冷冷道:「你們不要過來,若是將我逼急,縱然身隕,也要將你們一個個擊殺。」

六名強大半妖並沒有開口,托著巨大尾巴,邁著沉重的步子,依舊冷冷的走了過去。

這時,山澗上面的懸崖上,忽然傳來冷冷的笑聲:「這種習慣很不好,對一個女人出手,更是一種不該。」

這人當然蕭月,在那人剛死不久,他就聽到了有人在爭鬥,所以他就看到了這一幕。

六名半妖還是沒有開口,也沒有再往前,而是抬起頭,用一雙雙黑色眸子盯著蕭月。

見六人不語,蕭月笑道:「妹子,這段時間過的可好?」

夢萱氣急,一臉不悅:「一個女人遇到這種事,你說算不算好?」

「確實不好!」蕭月搖了搖頭,笑道。「但這也並非一件壞事!」


「哦?」夢萱咬牙切齒,道:「那我還真想聽聽你的見解。」

蕭月俯衝而下,人已如磐石般的站在夢萱身邊。「遇到了我們,本就是一件可喜的事情,這個理由可夠?」

「夠,完全足夠!」夢萱道。「可問題是你能不能擊殺著六人?」

蕭月瞟了一眼六名半妖,忽然道:「看來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那你的回答是什麼?」

蕭月剛想開口,懸崖上面傳來了青虎的聲音:「他的回答當然是肯定的。」

夢萱抬起頭,笑道:「你又為何如此確定?」

青虎道:「難道你對他沒有信心?」

夢萱委婉一笑,道:「並非每個人都是玄琴。」

青虎笑道:「他雖然不是老大,但他是老大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你認為我會袖手旁觀?」

他當然不會袖手旁觀。

「你們之間的兄弟感情確實非他人可比!」夢萱劍已入鞘,這個時候也用不著她出手了。

青虎輕笑,背著靈禪子與易薇直接從懸崖上跳了下來,站在他們兩人腳下的那塊大石上面。

剛跳下來,青虎就道:「這次是你還是我?」

「某人還單身,這機會難得,所以當然是你。」

蕭月笑的不懷好意,夢萱當然也能明白他的意思,她看起來冰雪聰明,她又怎麼會不明白呢?

青虎從背上放下了靈禪子,人已在往前走,邊走邊回頭看著蕭月。「這個理由從你嘴裡說出來,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蕭月輕輕的背著靈禪子,他的人笑的更加愉快,就連易薇都笑了起來。

夫唱婦隨,絕不是一朝一夕的練出來的。

六名半妖的眸子冰冷發黑,還沒有靠近他們,就已能感受他們身體散發出的冷意。

「那些人可是你們殺的?」青虎忽然問,嘴角抽動,似已宣判這幾人死刑。

他早已不是當初的青虎,自從得到了紫色寶塔,他的修為就已一日千里,現在的他恐怕並不會比蕭月差上分毫。

六人一言不發,六雙眸子冷冷盯著他,似已將他當成了口中的獵物。

青虎不說話,臉色發冷,沉默也許並非默認,但現在即便他們沉默,青虎不打算放過他們了。

「嗖!」

紫光現,紫色寶塔已懸浮在他頭頂,手中黃金戰刀也一併出現在他手中。

冷眸如電,高大的身體彷彿戰神般,凝視著前方六人。

山澗下瀑布橫飛,殺機四起,水霧更是取代了黑雲,遮住了天。

「唰…唰…唰…!」

六人齊動,六雙尖刀般的利爪勢如破竹,離青虎不過咫尺之遙。

這段距離對青虎而言,並不能算什麼,足以讓他從容應付,且絲毫不懼這種凌厲的攻勢。

黃金戰刀憑空而現,再以閃電般的速度迅猛出擊,動作行雲流水,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寒光四起,山澗下奇光異彩,一種潛在的死亡疑雲已籠罩了山澗。

六人的攻勢奇形而怪異,看起來沒人在動,但又彷彿每個人都在再動。

至於他們究竟有沒有動,青虎絲毫不在意,黃金戰刀長鳴,六柄璀璨的刀芒分六個方向斬了下去。

當!

精鐵交鳴,強光四濺,六人紛紛退開一步,可怕的力道令六人全身妖氣逼人。

六張臉扭曲而冰冷,彼此相視一眼,野獸般的再度躥了上去。

這六人當真驍勇無比。

夢萱已動容,忽然道:「若是我對上這六人,恐怕絕無生還的希望。」

蕭月注視著青虎,笑道:「你這是在向我們道謝?」

夢萱輕笑,那雙漂亮的眸子似也跟著在笑:「你這人臉皮不是一般的厚,你兄弟似乎比你強上不少。」

「我喜歡聽到你誇獎他。」蕭月露出意味深長的笑。「這種感覺絕對比你誇我還要來的舒服些。」

易薇也笑了,笑道:「倘若你們走在一起,不失為一個絕佳的伴侶。」

夢萱未言,眼眸如水,輕柔的平視著青虎,臉色也靜如湖水,卻又彷彿有著理不完的千萬思緒。


不可否認,青虎極其出色,且不說如何如何英俊,僅憑高大魁梧的身體就足以征服無數女人。

要知道,當初就連玄琴也自嘆不如,自認為無法與青虎媲美。

夢萱還是閉嘴,眼睛還是凝視著青虎,她並不是情竇初開的女孩。

一個人的面貌固然重要,但僅憑這一點,絕不能打動夢萱,她早已不是孩子了。

目光扭轉,青虎聲色俱厲,刀鋒冰冷而無情,冷冷的傾斜著,彷彿已剝奪了幾人求生的心愿。

他的人猛然一動,黃金戰刀高舉,百丈長刀夾著風雷般的氣勢芒擎天而下。

轟隆!

巨石亂飛,光華奪目而逼人,可怕的一刀令這山澗動蕩不安,聲勢蓋過飛流而下的瀑布。

一具屍體倒下,青虎嘴角露出殘酷的笑容,他的人再以箭一般的速度猛然躥向前方。

… 冰冷的刀鋒劃過軀幹,又一人死在黃金戰刀下,綠色的血液濺滿碎石上面。

青虎就像是機器,一台只為殺戮而存在的完美機器,似永遠都不會停下自己的腳步。

山澗水濺,亂世橫飛,黃金戰刀一聲轟鳴,一人猛然被分屍,由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

這本就是一場摧枯拉朽的殺戮,這六人不過化神初期,又如何阻擋氣勢磅礴的青虎?

陰雲密布,閃電破開厚積的黑雲,藍色的電弧亦穿梭於森林裡。

天空下起了雨,青虎從雨中歸來,高大的身體彷彿移動的鐵塔,冰冷的刀鋒上仍然還在殘留著血跡。

他人還沒到,蕭月的笑聲已傳到了他耳邊。「老弟,這次時間用的似乎有點長。」

他笑的很愉快,忽然瞟了一眼夢萱,夢萱面無表情,手裡拿著劍,她人跟她劍一樣,看起來都是冷冰冰的。

蕭月頓了頓,又接著道:「老弟,某人看起來似乎並不滿意你的速度。」

青虎也不滿意, 總裁,滾你大爺!

可是他忍住了,卻也依舊氣的咬牙切齒。「我做事並不需要他人滿意,你把嘴閉起來我會當你什麼都沒有說的。」

青虎縱身一躍,人已衝天而起,登上了瀑布上的絕崖。

蕭月大笑,抹了抹鼻子,背著靈禪子一步消失在原地。

絕崖上有風,陰雲更濃,彷彿離天更近,彷彿人已立身雲端。

瀑布的另一端已清晰可見,卻依然是一片無邊的森林。

一路上四人攀談很少,似因蕭月對夢萱的那番話引起的,以至於夢萱收了笑容。

樹木高大挺拔,枯黃的落葉隨風而逝,似挽帶著對樹枝的無限眷戀,輕柔的鋪滿了地上。

夢萱沉吟著,邊走邊道:「這一路走來,我們會不會太順利了?」

「順利?」蕭月心神一動,道:「我也一直這麼認為。」

三人認真聽著他說。

他看了一眼三人,道:「那六個半妖也許只是一群小嘍羅,我總覺得可能有更為強大的妖獸潛伏在這片森林。」

青虎點頭,忽然黯然道:「如果靈禪子不曾受傷,我們又有何必懼怕這些呢?」

蕭月沉默了, 校花的貼身老師 ,久久不語。

青虎忽然抬起頭,目光落在夢萱身上。「你對琉璃幻境了解多少?而我們又何時才能走出這個地方?」

「琉璃幻境?」夢萱一愣,道。「我對琉璃幻境了解不多,幼時曾隨祖父來過一次。」

連綿的陰雨,樹林里漸已濕潤,她來回走動,忽然道:「準確的說,琉璃幻境分為三大地域,而這迷霧樹林只不過是其中之一。」

「哦?」青虎的臉色漸漸了,變得已有些蒼白。

這偌大的迷霧森林若只是琉璃幻境其中之一,那在這琉璃幻境又該怎樣尋找玄琴他們?

他的思緒很亂,靈禪子已危在旦夕,他不敢保證在靈禪子隕落之前會尋找到玄琴他們。

這幾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那另外兩大地域呢?」青虎的聲音在顫抖,嗓子似已嘶啞。

「雷嶺劍冢,以及琉璃幻境核心地域——幻神彌天。」

夢萱道:「雷嶺劍冢乃劍的墳墓,據說那裡封印著一把遠古神劍!」

「什麼劍?」蕭月臉色一動,忽然問道。

「雷罰之劍!」夢萱道。「玄琴當日所使用的劍,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傳說中神罰之劍。」

蕭月臉色一冷。「你知道的可不是一般的多。」

看到蕭月的臉色,夢萱不以為然,依舊道:「以玄琴字劍道上的造詣,他必然會前往雷嶺劍冢。」

她忽然又露出了笑容:「不出意外,以玄琴的修為必將得到雷罰之劍,他這種人絕不允許任何人能夠威脅到他的生命。」

「老大的這種作風,我就很喜歡。」青虎也笑了,笑道。「那幻神彌天又有何可取之處?」

「不知道!」

「不知道?」

夢萱點了點頭,道:「那地方從來都只是一個傳說,據說是有一條通天之路,卻也沒有人見過。」

陰雲漸散,連綿不斷的細雨隨著陰雲飄到了遠方,森林裡木葉蕭條,又回到了先前的死寂。


這地方彷彿流淌的就是死亡,人走在這裡,更像是走進了死亡絕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