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着掉落修爲力量的風險。

林邪眼睛紅了,他旋即深深吸了一口涼氣,抱拳對龍袍老者道:“晚輩林邪,感謝前輩相救!”

龍袍老者搖了搖頭,沒有回覆林邪和半妖王姚俊的話,他兀自轉身,看向遙遠的星空深處,留給兩人一個寂寞而孤冷的背影,嘴脣一動,輕聲的呢喃道:“大劫將至,你們的時間所剩不多了。要儘快變強啊……或許你們很遺憾老頭子我星空魂海力量的減弱,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要度過這一場天地大劫,別說我付出這些個星空魂海的力量,便是犧牲我整個半妖族的先王意志……怕是都……做不到。”

“只能夠填上那或許達到百分之一的空洞。而這空洞,可不是個概念名詞,而是浩如煙海的人命,要往裏面填寫的東西。”

龍袍老者嘆了口氣。

他的話語,讓的林邪和半妖王姚俊都是深深吸了一口冷氣,旋即心頭有着無限的壓力。

自從他們進入這地宮寶城。

慢慢。

角色開始轉換,他們從遊戲者的身份,莫名其妙的變成了工具人,不是他們改變着天下的形勢,而是天地間的形勢改造着他們。

“你們出去吧,先解決蟲族大軍。”

龍袍老者揮了揮手,隨着他這番揮手,這一片天地發生着劇烈的變化,在這天旋地轉之下,林邪和姚俊兩個人只感覺天翻地覆,有一種世界割裂的不真實之感。

當的思維重回現實,二人發現自己正置身於一座巨大的礦山之下。

在這高大巍峨的礦山之中,有着一隊隊的低修爲奴僕,被一隊半妖族士兵驅趕着做工。

啪!

啪!

那些半妖族士兵的鞭子可是抽打着極其厲害,而這些被抽打的奴僕裏,不乏有半妖族的子民。

“妖大!你能幹不能,不能幹這種搬運礦石的活,你就下礦井裏面去吧!”

一名半妖族士兵看見一名半妖族人搬運礦石有些力不能及,不慎跌倒,便是將背上的礦石給跌落了地面上,整個人哎呦一聲痛苦的叫喊出來。

在其身後。

一名穿着甲冑的士兵上前,對準這位看上去有些年邁的族人便是一鞭子抽打了下去,使得其痛苦的哀嚎着。

被喚做妖大的這名族人連連抱頭,儘量想要讓自己被鞭子打的疼痛程度減弱一些。

被這鞭子一鞭一鞭的抽打着,妖大在地上爬着,一塊一塊的撿起了那些石塊,將其背在了自己的背上,繼續隨着大部隊,朝着前方一步一步的艱難行去。

他們的腰背,被壓得很彎,很是佝僂。

這些半妖族士兵在執法完成後,卻是一路小跑的到一名騎着高頭大馬,全身穿着重裝鎧甲的具裝騎兵跟前,進行着諂媚彙報,後者點了點頭,從懷裏掏出了一顆碎小的石頭往着地面一扔。

頓時。


有着叮鈴鈴的一聲,這一顆滾圓的小小碎石子,便是在他的腳下滾動着,他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塊礦石,立馬有些喜笑顏開了,這可不是一般的礦石,而是玄靈礦。

實際上。

半妖空間塵封着許多許多的礦場,而這些所謂的礦場,並非是天然形成,大概率是數百年前的武道文明產物,在今人發現以後,把它重新挖掘而開。

挖掘開以後,得到的這種礦石,進行精煉提純,是可以得到大量的玄靈石的。

現如今。

半妖空間這種超級混亂的局勢之下,倒是非常頂用這種戰略資源級別的玄靈石頭了,只是自從蟲族的精銳重騎兵帶着半妖軍組成的僞軍,接管了這一片重要的礦石產地後,便是日夜不停的進行着開採。

而開採後的礦石,會進行大批量的打包後,往着蟲族的軍隊裏送去,充做軍隊修煉用的資源以及軍餉。

至於半妖族投降他們的部分。

只留一些,用作基本的生活以及保障。

畢竟。

半妖候也是他們冊封的,要給予最基本的合作空間,否則做的太過分的話,失去半妖候這個傀儡,可不是什麼好事。

要殺人……自然很輕鬆,但是用人,纔是最難的。

而鐵蹄踏遍天下,打遍所有無敵手,但又該怎麼樣治理天下了?馬兒總有累得不行的一天,彎刀總有生鏽了的一天,但春風吹不盡,野火吹又生,被暴力壓迫的服從下,總有一天會繼續生出來反抗的花朵。

這些花朵。

由小變大,最終會變成刺破這些鐵蹄腳掌最鋒利最尖銳的荊棘。

蟲族的軍隊,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而這些半妖族的士兵爲他們工作,他們自然會不吝嗇這些賞賜,只有這樣,才能形成以半妖族治理半妖族的戰略。

畢竟。

他們的人數不多,而能夠以僅僅數百騎,便將這些數千數萬的半妖族統治,且經常性的以十餘騎驅使數百半妖騎爲自己征戰衝鋒在前,在這半妖空間的寬闊大地上縱橫捭闔,靠的便是玩弄人心。

……

林邪和姚俊看着這一切,面色都是有些陰沉。

“這是我要處理的事情。”姚俊深深吸了一口氣,“你爲我護法即可。”

“跟着我吧,我們去帥帳大營。”

很快。

趁着無邊無際的黑暗,林邪和姚俊二人來到這礦山重地的一座寬闊府邸。

實際上。

半妖城之外的半妖族,都是以放牧挖礦的形勢存在,這些有着數百年前武道文明痕跡下的地域,不僅適合放牧,而且下面或者附近或多或少的都有着玄靈石礦場的存在。

他們便以礦山爲根據地,建造着城鎮。

而他們如今,立足的這一片礦山,是這方圓數千裏範圍內,最大的一片礦山,正是這裏,有着半妖候的府邸。

這位半妖候,姚俊還是認識的,當時姚俊三兄弟,大哥姚風已經死去,二哥正是姚俊做了半妖王,而三弟姚乾身懷半妖血脈,卻頭有反骨,自然不被重用,將其流放到了半妖城外,管理着這些牧民和礦工合一的半妖族人,本意是讓他做個欽差大臣,但不料在蟲族的大軍入侵之下,另類氣運加身,做了半妖候,半妖王不出的年代,他就是名正言順的第一人。

在這帥帳。

林邪一身黑衣蒙着臉,盤膝坐了下來。

姚俊則是站在這大帥的位置上,轉着身,僅僅以背影背對着這帳篷,而在他先前發出的哨箭下,這分明是半妖族皇族高層召開大將開會的路數。

迅速的。

半妖族這些妖將紛紛進了帳篷,而走入帳篷後,當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他們紛紛是渾身都在顫抖,腦子裏天旋地轉,有些眩暈。

只是那一道背影沒有說話,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畢竟。

現如今的局勢,半妖族可是真的不好過,半妖城都被蟲族所包圍,他們這些人,現在又被蟲族的精銳重騎兵所鉗制。

目前的半妖族領地,已經被蟲族精銳重騎兵採取讓半妖族僞軍配合的方法,進行着一條條的封鎖帶鉗制分割。

他們的兵馬,目前都已經和蟲族戰鬥力超級強的精銳重騎兵混合在了一起,而在高強度的軍隊訓練下,這支軍隊的兵權,實際上也不在了他們的手中。

不多時。

一位身穿龍袍的中年人大步邁着走了進來。

當看到這一位再熟悉不過的背影之後,他的眼神有些木然,突然間的,卻是有着狠辣的陰森之意。

那些緊緊跟隨此人左右的半妖族大將們,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個是熟悉的王者,一個是跟隨着南征北戰多年的首領,他們二人關於權力的爭鬥,自己……到底要站在哪一邊呢?

在這劍拔弩張,頃刻間就要血濺五步的時刻,那道背影突然間發話了。

“你知道父王當時,爲什麼要你來這裏嗎?”


姚俊驀然開口了。

這個問題,牽動了在場所有人的神經,這可謂是數十年前半妖族最大的一個祕密了,無數人都爲了吃這個祕密而死去,但眼下,這位半妖族的王者,居然要公開這個祕密了嗎?

“他要保護好你。”

“皇族無骨肉親情,你並不具備登基大統的條件,但妖風母家勢力很大,其本人也很有手腕,只是他雖然精於謀略,卻不能夠治國。因此,二哥要和他爭鬥,把他幹下來。”

“這是一場流血要流的很多的戰鬥,你不是對手,我們就把你調了出來。”

半妖王姚俊說着。

“所以,他現在死了對嗎?”姚乾深深吸了一口冷氣,帶有那種質疑的口氣問着。

“不錯。你猜出來了?”

“我猜到了。姚風不能不死,他走的時候,帶着的是半妖玉璽,你一天拿不到玉璽,就無法坐實這大統的正確性,自然要殺掉他,拿回來這半妖玉璽。只是很可惜啊,隨着我們年歲的長大,二哥不再是那個二哥,大哥也也死了。”

姚乾悠然的嘆了一口氣。

“說吧,你來這裏是幹什麼?是要我的指揮權的嗎?”

姚乾擡起頭。

“你認爲呢?”姚俊幽然道。

“我不認爲你是奪權,我認爲你是想要奪回這裏,但不是奪我的權,反而是和我平等的對話,商量如何趕走這些蟲族軍隊。”

“但是你的想法很危險,尤其是現在。不太可能實現。我們的領地上,雖然是有着五千重甲具裝蟲族騎兵,但 是這都是精銳裏的精銳,此外,還有着四萬五千精銳重甲騎兵正帶着我們的五萬軍隊在半妖空間的大平原上掃蕩着……”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只有着五萬精銳步兵,和五千戰鬥力太強的蟲族精銳,而且部隊已經被拆分打亂了。”

姚乾嘆了一口氣,他的眼睛裏有着太多的無可奈何,這種絕望,成年人才會理解。 這種成年人眼睛裏纔會出現的絕望之感,如同將要刺破氣球的釘子那樣,也是深深的即將刺穿每一個人的內心世界。

姚乾嘆了口氣,目光幽然,神色幽幽,不很樂觀的道:“我們的贏面當然是有,但太小了,幾乎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至於那蟲族的精銳重騎兵,他們在我們半妖族採取的正是鐵索連橋的方法,將我們的力量拆散,然後另類融合,讓的我們的兵力自始至終處於他們的監視和控制之下。”

“如果他們不採用這種鐵索連橋的分兵統治方法,我們十萬大軍齊聚,完全是有機會,和這五萬重裝騎兵相抗衡。但是,我們的大軍被分散了,五萬精銳步兵被那四萬多重裝精銳騎兵帶走,這種近似於一比一的帶領,讓的這些精銳步兵根本無法反抗這些精銳重騎兵的帶領。”

“因爲,蟲族大軍同樣會將這些精銳步兵拆散打亂,根據情報顯示,這蟲族縱橫捭闔的十萬大軍,分爲三個部分,第一部分,三萬名精銳重騎兵組成的突襲軍,名爲鐵騎營,第二部分,一萬名精銳重裝騎兵和三萬五千名精銳半妖族步兵組成的三千營,還有五千名精銳重騎兵和一萬五千名精銳步兵組成的火器營。”

“蟲族大軍在瘋狂的掠奪進攻中,採取着以戰養戰的方法,他們得到了很多火炮和火繩槍,這些裝備被他們裝備在軍隊身上,重裝騎兵不僅配備着防禦力極其強悍驚人的恐怖鐵甲,也有着手持且可架在鐵騎之上的火炮,這種火炮體積不大,但足可與鐵騎的馬鞍連接安裝在一起,甚至有鉤鎖,讓的這火炮與鐵騎上的鎧甲也鎖在了一起,這種超級豪華的攻擊陣容,讓的見者無不恐懼。”


這還不算完。

半妖族士兵帶着火繩槍,這種仍然類似於步兵的存在,雖然也裝備着刀劍,但這兩樣兵器只懸掛於他們的腰間或刀或劍。

這種裝備並不是他們的主戰兵器,火繩槍纔是他們的主戰兵器,他們端着火繩槍慢慢向前推進,而在這些精銳火繩槍步兵陣營之中,不時地有着架着高級火炮的重裝騎兵慢悠悠的前進。

這種並非慢行軍,而是火器營軍團的穩步推進法,蟲族將這個練兵方法操練的無比嫺熟,堪稱是行雲流水。

在這種恐怖的軍隊組織下,這隻本來只有五萬人且兵種單調的重裝騎兵,很巧妙的規避了由於數量過於龐雜而顯得漏洞百出的弱點,將軍隊拆分成三部分後,這十萬大軍足可以輕鬆覆滅同等數量的十萬精銳重裝騎兵。

在半妖族的大帥營帳。

半妖侯姚乾深深吸了一口冷氣,將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講給了林邪和半妖王姚俊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