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眼見宋玉和慕容劍天就要死於非命,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龍皇身旁,貼着他的耳邊輕語了幾句,隨即就看到龍皇的雙手緩緩鬆開,噗通一聲兩人跌坐在地上,張開大口不斷的呼吸着新鮮的空氣。

“你說的是真的?他們結盟了?”

“句句屬實,如今童少陽幾人就在返回的途中,請龍皇明示下一步該怎麼辦?”

“殺無赦……!” 龍皇話音剛落,那人便憑空失去了蹤影,宋玉和慕容劍天此刻也平息了起伏的胸口,一言不發的站在龍皇身邊,心裏卻對龍皇的作法非常的不滿。再怎麼說他們也是五大家族的少主,如果不是有諸多的牽連或許也不會成爲他的手下,即便不把他們當作兄弟對待,也不能像是牲口一樣說殺就殺吧,頓生一股心灰意冷的感覺。

冷靜下來的龍皇也察覺到了兩人的異樣,可身爲皇子,他的傲氣不容許他說出道歉的話語,伸手安慰似的拍打着兩人的肩膀,希望他們可以從中感受到自己的歉意,只是他這樣的做法反而讓慕容劍天兩人覺得是種無聲的羞辱,一顆反叛的種子在心中快速的生根、發芽……

童少陽五人行至一半,只見一道身影靜靜的站在路中間,散發的靈威竟是超過了童少陽,猛然兩眼中劃過一絲精光,快如閃電般直撲向走在最前面的童少陽。而童少陽冷哼一聲,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斬靈劍夾帶必殺之威兇悍的直刺向他的心臟。

叮的一聲脆響,斬靈劍竟是被那人一指彈了回來,童少陽去勢不變,右拳包裹着靈力轟向他的面頰,只可惜拳頭才伸出一半就被一隻粗獷的手掌緊緊的攥在,不給他一絲掙脫的機會。

既然是敵非友,老樹怪也沒那麼多講究,兩手翩翩舞動,一層又一層的綠色光環擴散出去,就見周圍的大樹瘋狂的揮動着枝幹,甩出的葉子似一片片利刃直射向那人的四肢百骸,迫使他不得不鬆開童少陽跳出數丈開外。

“哼!我原本以爲童少陽是個正人君子,沒想到和那些個會耍詭計的陰險小人是一樣的……”

“我猜你是龍皇派來的吧?當初他可是仗着人多欺負我們,對待他的奴才,我們爲什麼還要講規矩?你打不打,不打趕緊回去告訴你主子說大爺我等候他多時了,別磨磨唧唧和個娘們似得……”

話剛說完,只覺一道殺氣從背後襲來,老樹怪莫名其妙的回頭瞧去,只見靈鳳正兩眼怒視着他,顯然他的最後一句話惹怒了這個平時看上去很好相處的女人,嚇得趕忙賠禮道歉,剛剛營造的霸氣瞬間灰飛煙滅。

童少陽趁着兩人鬥嘴的空隙仔細打量着那個傢伙,身着一襲黑袍,上面還繡有兩條騰飛的銀龍,容貌一半被面具遮住,露出的一半極其猙獰,雙手戴着一副黑色的手套,五根指頭有着鋒利的尖刺,剛剛就是這些尖刺抵擋住了斬靈劍。

“他是龍皇手下的護龍尊者,一共有四人,平時隱藏在暗處充當龍皇的影子,這還是第一次現身,估計是有着擊殺我們的信心。童兄,你可要小心點了……”

魏廖緊貼在童少陽背後,細聲交代了幾句,可即便如此還是被護龍尊者聽到了,有些詫異的盯着退去的魏廖,能知道他們存在的人不足五個,看魏廖的年紀怎麼會如此的清楚,突然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感覺他比童少陽更具有威脅。

護龍尊者這個名字童少陽還真是第一次聽說,而且不止有一個人,那現在其他三個又隱藏在什麼地方,想到此處不禁對老樹怪示意了一下,讓他警覺四周的異常,可反饋的結果除了他們外再無第七個人。

“既然你們知道了我的身份,就必須去地獄報道……”

說完,只見護龍尊者左手突兀的燃燒起一團青色的火焰,隨着火焰的攢動竟是擬化出一顆龍頭,對着童少陽不住的嘶吼。而周圍的溫度飛速提升,原本嫩綠的樹葉轉眼發黃脫落,地上的雜草也因水分的蒸發迅速枯萎。

童少陽將斬靈劍置於胸前,兩眼死死的盯着那團火焰,裸露在外面的皮膚只覺寸寸皸裂,可即便如此他的身體仍舊一動不動,所有的靈力瘋狂的運轉起來,源源不斷的注入進斬靈劍之中。

“死吧!龍焚天地……”

護龍尊者將手中的火焰拋向童少陽,自己卻猶如閃電般划向魏廖,十指散發出陣陣寒光直取他的咽喉和丹田。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誰也沒有料到護龍尊者的目標不是童少陽,此刻童少陽正操控斬靈劍抵擋着火焰,根本無法分身去阻止護龍尊者。

轟隆!火焰猛然爆炸,一束奪目的光芒恍的人眼無法睜開,而同時護龍尊者也來到了魏廖的面前,彷彿死神般伸出了雙手。砰的一聲,他的雙手竟是被魏廖死死的抓住,不待他掙開,心裏突然升騰起一絲毛骨悚然的危險感,顧不得再與魏廖糾纏,抽身而退,也就在他離開後的一息之間,原本站立的地方突兀的出現了空間扭曲,很快便恢復正常。

“你到底是誰?”

“一個復仇之人……”

魏廖的聲音似來自九幽般那麼陰森,然而護龍尊者在聽到後身體卻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樣,僵硬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步步的走來。只見魏廖的左手輕輕的抵在他的胸口,突然手臂上赫然出現了一尊魔王噬人像,隨即一股無窮的吸力自手心傳出,護龍尊者只覺他的靈力和精氣神全都離體而去,那尊魔王像此刻卻閃爍出耀眼的光芒。

“你居然把靈魂出賣給了魔尊,你是魔尊的使者……”

不待他繼續說下去,身體突然碎裂成了顆粒隨風吹散,直到此時童少陽他們才勉強睜開雙眼,看到的除了昏厥過去的魏廖再無其他人。來不及細想,四人架着魏廖急急的躲進附近的樹林中,老樹怪運轉生氣猛然拍向魏廖的後背,可奇怪的是一股無形的屏障阻隔着他,生氣根本進入不到他的體內。

“不行,我無法爲他輸送生氣,還是服用院長留下的丹藥吧……”

聽到老樹怪的話,童少陽趕忙將丹藥取出灌入魏廖的嘴中,大約幾分鐘後魏廖緩緩的甦醒過來,迷茫的看着童少陽幾人。

“我這是怎麼了?那傢伙被打跑了嗎?”

“這也是我們想問你的,剛剛我們看到的就只有你昏倒在地上,那人卻不見了蹤影,你不知道他去哪裏了嗎?”

魏廖回憶了片刻還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童少陽幾人也沒有細問的時間,見魏廖無礙了便商議着如何返回瓦房,那裏此刻一定到處都是龍皇的手下,一旦被發現惡戰是在所難免的,只不過這次行動是臨時計劃的,他們的人還沒有收到任何消息,現在也不知處境如何。

“走一步算一步,必要的時候玄尊和虎王不會袖手旁觀的……”

與此同時,龍皇那邊卻再次收到了一個震驚的消息,派去擊殺童少陽幾人的護龍尊者死了,他的本命靈玉竟是碎成了齏粉。這個消息氣的龍皇差點暈厥過去,要知道護龍尊者只有繼位的皇子才配擁有,而且每人的數量只有四個,死一個就意味着實力削減一分,這對龍皇來說非常的不利。

“我要殺了童少陽,不計一切後果的殺了他!”

龍皇憤怒的咆哮一聲,隨即下令元靈境以上的高手集結待命,一旦發現童少陽幾人的蹤跡將由他親自帶隊前去誅殺,今日勢必要把童少陽挫骨揚灰。

很快派出的探子找到了童少陽幾人,消息傳回到龍皇那裏,只聽他冷哼一聲,當即施展身法飛速趕去。現在他是一刻也等不了了,誰知道童少陽接下來還會不會做出些讓他更加憤怒的事情,如果這世上有後悔藥賣,他一定吃了回到第一次和童少陽見面的時候出手殺了他。

宋玉和慕容劍天綴在隊伍的最後面,並且距離還在越拉越遠,而龍皇此時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童少陽的身上,根本沒有察覺他身後跟着的到底是誰,幾個衝刺後便徹底看不到他們兩人的身影了。

“沒想到我們還有意見一致的時候,你就不怕被家裏人知道廢了你的少主之位?”

“你宋玉都不怕,我慕容劍天有什麼好怕的,是該讓靈龍太子吃點苦頭了,不然他根本就不拿我們當回事看……”

兩人相視一笑,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跑去,從那邊可以更快的找到童少陽幾人,只是這條路唯有五大家族的子弟纔會知道,因爲他們暗自培植的勢力就隱藏在附近,這是各家族合作的保障,也是他們彼此牽制的籌碼。

不知被發現行蹤的童少陽五人還邊走邊思考着如何應對之後的惡戰,他們肯定不可能硬碰硬,但虎王和玄尊也不會傻到充當先鋒,那些剛拉攏的小勢力更是沒有一戰之力,大家就像是聚在一個盤子裏的豆子,歸置的好就能聚攏在一起,一旦出現干擾便會瞬間瓦解,一切都取決於他們的措施。


“真是麻煩,如果這要是在往生林裏,我保證讓他來多少死多少……”

“可惜這不是往生林,你還是想點有用的吧,別到時把咱們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你是活的夠長了,我可還年輕着呢……”

“呵呵~童兄果然好膽識,龍皇都帶着高手快殺來了,你們居然還有心情在這鬥嘴,真是不得不讓宋某人佩服……”

一聲嗤笑,隨即宋玉和慕容劍天的身影便映入童少陽的眼中,四周的氣氛並沒有因爲笑聲而有所鬆懈,反倒是漸漸冷厲起來,不時還能嗅到陣陣的殺意。 “你們還真是屬狗的,這麼快就能找到這裏,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章吧!”

暴喝一聲,童少陽直撲向宋玉,兩家的仇恨使得他們根本沒有平心靜氣談話的可能,宋玉早有準備,身體微側輕巧的避讓開這凌厲的一擊,腳尖猛點地面暴退出幾丈遠,臉上依舊帶着笑意,像是在炫耀他的實力。

童少陽一擊不中,返身取出斬靈劍,不待他繼續殺去突然胳膊被慕容劍天死死的抓住,狐疑的瞪了他一眼,空閒的左掌兇悍的拍向他的胸口,砰的一聲兩人的身形俱是一晃,可仍舊沒有掙脫開慕容劍天的束縛。

“少陽兄弟能否先聽我說一句……”

“有什麼好說的!我們哪次見面不是鬥得你死我活,既然這樣還不如省些力氣直接開打,你給我鬆開……”

童少陽倒提斬靈劍,突然划向慕容劍天的手腕,見此情況慕容劍天也不敢託大,急急倒退幾步堪堪躲過了斷手的危險。而童少陽逼開慕容劍天后再次衝向宋玉,瘋狂的狀態就連老樹怪幾人也從未見過,不禁爲童少陽擔憂起來。

宋玉一邊躲閃着童少陽的攻擊,一邊不停的給他說明來意,可童少陽就像是未曾聽到一般,斬靈劍夾帶着必殺之威一下又一下的劈向宋玉,完全是要除之而後快。慕容劍天眉頭微皺,算算時間龍皇差不多快來了,必須趕在他之前把一切交代清楚。

“都別看了,我們來此的目的是幫你們解困的,再浪費時間哪怕是神仙也救不了你們了,快去拉住童少陽……”

說罷,身形陡然一恍便來到了童少陽的身後,兩手緊緊的束縛住他的雙臂,老樹怪和靈鳳見慕容劍天不似說謊,互相對視一眼齊齊飛奔到童少陽的身邊阻擋住他。而宋玉趁機拉開了和童少陽之間的距離,見他沒有追來纔算長長的舒了口氣。

童少陽兩眼猩紅的盯着老樹怪和靈鳳,散發出的殺氣濃郁的幾乎令人無法呼吸,靈鳳心裏不自禁的咯噔一下,即便是在面對龍皇時童少陽也沒有這麼重的殺意,到底是什麼原因令他如此仇視宋玉,突然有一種非常想要探究他過去的衝動。

老樹怪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關於童宋兩家的恩怨,可現在是非常時期,他也只有先暫時穩定住童少陽,目光落在慕容劍天的身上,示意他趁童少陽沒有再次爆發前抓緊說明白一切,不然第二次可就不是那麼容易擋下他了。

“童兄,我們這次真的是爲了幫助你們,龍皇快來了,先聽我們說完……”

童少陽扭頭看了眼慕容劍天,又瞟了下躲在遠處的宋玉,緊繃的身體漸漸鬆緩下來,殺氣快速收斂回體內。見童少陽總算是安靜下來,在場的幾人都長出了口氣,當即不再耽擱時間,慕容劍天開始爲他們詳細的講述起之後的計劃。

幾分鐘內童少陽一行便有了個大概的瞭解,細細琢磨之後不得不承認他們確實非常的聰明,幾乎將龍皇的弱點運用到了極致,而這個辦法的可行性非常之高,可童少陽到現在也不明白慕容劍天他們爲什麼要幫助自己。

“你們會這樣幫助我們是另有目的吧……”

“聰明,先前龍皇差點殺了我們,這算是給他的一點教訓,便宜你們了……”

宋玉說罷便和慕容劍天離開了,就在他們剛走久龍皇的身影便出現在了視線的盡頭,幾乎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他們的面前,跟隨而來的還有數不盡的元靈境高手,包括慕容劍天二人,此時他們才從隊伍的後面擠到前邊,趁龍皇不注意的時候朝童少陽使了個眼色。

龍皇仍舊是先將目光落在靈鳳的身上,可童少陽偏偏不讓他如意,閃身擋在了兩人之間,這讓身後的靈鳳臉色一陣羞紅,心裏有一股吃了蜜糖般的甜膩,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兩步,緊貼在童少陽的脊背上,散發的清香令童少陽的心神禁不住一恍。

龍皇見到兩人如此親密的舉動,妒火瞬間燒光了他的理智,眼神中透露出的殺意一點不比先前的童少陽少。猛然跨前一步,身上的靈威鋪天蓋地的籠罩向童少陽,突然間他並不想這麼快就殺了童少陽,而是把他抓住後當着靈鳳的面一刀一刀的凌遲,然後再拿他的肉去喂狗。

“鳳兒,枉我對你一片真心,你爲何要如此待我,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了……”

咻的一聲,龍皇悍然出拳轟向童少陽,竟是隱隱聽到了一陣似怒龍的暴吼,童少陽見他出手嘴角劃過一抹微笑,這傢伙果然上鉤了,剛剛慕容劍天交代的第一步就是激怒龍皇,讓他親自出手。

“殺神!”

砰的一聲,兩人的拳頭硬撼在一起,一股狂暴的靈力充斥在兩人之間,隨即形成了一個能量波環向外擴散,掀起了漫天的泥土。一擊平分秋色,龍皇腳步微退便再次殺向童少陽,而童少陽也不甘示弱,調動全身的靈力迎了上去,又一次雙拳碰撞在一起。

慕容劍天和宋玉並不只是因爲地位的關係而站在隊伍的最前端,他們兩人恰好卡住了身後的一衆高手,那些人見他倆沒有出手的意思也樂得清閒,一個個站在旁邊爲龍皇搖旗吶喊。只不過他們叫囂的再兇也抵不上靈鳳的一句話,可這句話偏偏還是爲童少陽鼓勁。

“童少陽,我要千刀萬剮了你!”

龍皇徹底陷入了瘋狂之中,出招雜亂無章,靈力完全是在不計後果的揮霍,而童少陽則越打越沉穩,雖然境界不如龍皇,可場面上完全是由他在主導,現在他需要等待的是一個機會,一個龍皇靈力出現匱乏的機會。

靈鳳的助威聲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龍皇,讓他根本無法冷靜下來,即便他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悟,可理智很快便被妒火燒光,再次陷入到童少陽的牽制當中。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終於龍皇的靈力出現了一絲停滯,而這一刻也被等待多時的童少陽抓住了,右拳兇悍的轟向他的丹田,左掌拍向他的胸口,而龍皇只得奮力抵擋,連五成的實力都沒有發揮出來。

砰的一聲,龍皇似斷線的風箏跌飛出去,這還是他第一次被搞得如此狼狽,抹掉嘴角溢出的血水,暴吼一聲再次衝向童少陽。然而兩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三人四掌撞擊在一起,龍皇只覺一陣氣血翻涌又跌飛回去,那兩人卻只是各自退後幾步便穩住了身形。

定睛細瞧,出手之人竟是虎王和玄尊,兩人的境界本就與龍皇相差無幾,加之龍皇剛剛又經歷了一場大戰,這次反震的力道着實把他傷的不輕,幸好隨身帶有皇宮祕製的丹藥才暫時壓制住傷勢,踉蹌着爬了起來,瞪視着那兩個攪局的傢伙。


“你們難不成真的以爲我不敢殺你們嗎?”

“靈龍太子何出此言?你可是未來的皇位繼承人,天下至尊,想殺誰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豈是我們這種升斗小民能惹的起的……”

“既然知道還敢與我作對,如果你們殺了童少陽,我保證既往不咎,如何?”

龍皇臉色雖然慘白,可身體依然挺的筆直,聽他們有妥協的意思,兩眼中立即射出一道精光,打算耍一招驅虎吞狼的計策,讓他們自相殘殺,待自己養好傷後再一個個的修理。只不過他顯然低估了自己的威脅性,虎王和玄尊聽罷連連大笑起來,像是聽到了最有趣的故事。

“你們笑什麼!是不是真的這麼想死……”

“不好意思,靈龍太子,我們實在是忍不住了,你覺得我們會相信你所說的話嗎?況且我們和童少陽可是同盟,你又好不容易受了傷,現在不一致對付你更待何時呢?”

龍皇還想再說些什麼,突然一個手下急匆匆的跑到他的身邊耳語了幾句,就見龍皇的臉色變得更加慘白,伸出手指指向虎王一衆,愣是沒有說出一個字。慕容劍天和宋玉將那人叫到一旁詢問才得知,原來虎王和玄尊的勢力聯合衝擊龍皇的地盤,只這一會的功夫就已經奪去了三分之一,並且這個數目還在不斷的增長。

“氣煞我也!”

龍皇仰天嘶吼一聲,猛然噴出一大口的鮮血,隨即兩眼一翻昏死過去。今日他確實被氣的不輕,先是靈鳳和童少陽,再是虎王和玄尊,讓從小到大不知失敗爲何物的他一時無法發泄,積壓的怒火在這一刻全部噴涌而出。

看着直挺挺倒下的龍皇,慕容劍天和宋玉嚇出了一身的冷汗,趕緊將他扛起來急急的離開了。而虎王和玄尊也隨即各自離去,現在是龍皇勢力最脆弱的時候,如果能把握住機會的話說不定就可以取代他成爲學院新一屆的霸主。

原本擠滿的人羣瞬間只剩下了童少陽五人,一時還有些置身於夢中的不真實感,最終還是靈鳳率先反應過來,招呼幾人抓緊趕回去加入到瓜分龍皇勢力的熱潮之中。而那些蟄伏許久的小勢力也趁機落井下石,短短一天的時間龍皇的地盤便損失了一半。

當夜,童少陽的瓦房內一片歡聲笑語,所有靈鳳的心腹再次齊聚一堂,這回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興奮的笑容,內部的叛徒基本清理完畢,外界的搶奪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總的來說形勢一片大好。

“來,大家共同敬童兄一杯,謝謝他爲我們所做的一切!” 酒席間觥籌交錯,雖然菜餚很普通但大家吃的卻不亦樂乎,連續的敬酒讓童少陽喝的頭腦有些發暈,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的放縱自己,而老樹怪和雲澤早就躺在了地上,一個個臉色紅潤,顯然喝的一點也不比童少陽少。

這場慶功會直到半夜纔在一片鼾聲中落幕,小小的一間瓦房裏如今橫七豎八的睡了不下三十人,擠得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童少陽暈暈乎乎的踩着衆人的身體走到了屋外,感受着拂面的涼風才稍稍清醒了一點。

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陣響動,隨即就聞到一股熟悉的香氣,不用猜都知道是靈鳳緊跟自己出來了。本想回頭打個招呼,可只覺腰間一緊,一具柔軟的身體輕輕的貼在他的脊背上,像是生怕被他掙開一樣,兩手死死的束縛住他。

“不要動,也不要說話,就這麼靜靜的陪着我,好嗎?”

“可是……好吧……”

到嘴的話還沒說出,只覺脊背上的身體微微一顫,這讓童少陽還如何拒絕她,只得像是根木頭一樣杵在前面,兩眼凝望着月空,儘量想一些和柳如煙在一起的美好回憶。而靈鳳也沒有出聲,默默的聽着他的心跳,感受着他身上散發的溫度。

這一站就是兩個時辰,靈鳳竟是在不知不覺中睡着了,臉上掛着淡淡的微笑,雙手依舊緊緊的環抱着童少陽。童少陽本想把她抱回屋中,可試了幾下卻發現掰不開她的手指,無奈下只得繼續站在這裏充當她的靠墊。

“咳咳~你小子還真是厲害呀,才認識靈鳳幾天就把人家的心偷走了,要知道靈龍太子可是苦苦追了好多年都不曾搏得美人一笑呀……”

循聲看去,只見院長和霍烈正一臉笑意的走來,這幾天的變化如果說誰最高興,並不是他們這些搶得地盤的各方勢力,而是帝國學院的院長,因爲這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中,一環緊扣一環,接下來就等龍皇康復後的瘋狂報復,待拼的兩敗俱傷之時,學院的主導權將會被院長重新奪回手裏。

尷尬的憨笑幾聲,童少陽示意兩人儘量降低談話的聲音以免吵醒還在夢中的靈鳳,這一舉動不禁讓院長和霍烈再次發笑,可看到童少陽惱怒的神情時急忙捂住了嘴,臉色恢復正常後才走到他的跟前。

“小子,這次乾的不錯,作爲獎勵你可以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提出一個要求,只要我能辦到的絕不推脫……”

童少陽聽罷兩眼散發出道道精光,瞅了瞅院長,又瞧了瞧旁邊的霍烈,急忙說道:“我希望可以要回被宋家搶佔的無量山,不知院長能不能答應?”

聽完他的要求,院長和霍烈竟是相視一笑,似乎早就料到童少陽會這樣說,隨即取出兩個信封遞給了童少陽,上面並沒有署名,只是一個寫着好,一個寫着壞。童少陽不解的看着院長,搞不懂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院長又爲什麼把信封交給他。


“這是最近有關無量山的兩個消息,一好一壞,你自己看看吧,或許對你有所幫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