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眼淚從他的眼角中滲出,被聖山高處的狂風帶走,這對經歷了上萬年風雨歷程的夫妻難道就要在燃燒軍團的衝擊中天人永隔……甚至一同隕落?老德魯依不甘心如此失敗,他要為妻子報仇,不論付出多少代價他要獲得最後的勝利,不論這種「勝利」能不能被稱作勝利……

「接受我復仇的怒火,該死的惡魔」

大德魯伊的內心高聲地咆哮著淚水再次被高山的風帶走,無聲的咆哮卻被淹沒在無盡的悲鳴和瘋狂的廝殺聲中……

而就當泰蘭德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一對黑暗的翅膀擋住了惡魔巨爪的拍擊

女祭司睜開眼睛的時候,滾燙的鮮血被風吹拂到她的臉上伊利丹那純粹而痴迷的微笑,刺痛了月神女祭司的心弦這種刺痛甚至比要了她的生命難過

惡魔獵手伊利丹在她面前阻擋著阿克蒙德致命的攻擊,自上而下的壓力將他的下半身深深地陷進插到了卡里姆多的大地之中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這個被驅逐的背叛者居然被卡里姆多的大地認同並且接納

泰蘭德無聲地望著曾經愛過她的男人,眼淚從不自覺地流過她的面頰

惡魔獵手伊利丹*怒風絕對要比喝下惡魔之血的老唐實力強

可伊利丹卻絕對沒有老唐那一身足以和瑪諾洛斯摔跤、跟阿克蒙德硬拼的駭人巨力

阻擋惡魔的攻擊幾乎用盡了惡魔獵人的力量,結實的肌肉似乎完全粉碎了撕心裂肺的疼痛侵襲著伊利丹的大腦,他確定他的雙手已經因為巨大的衝力而骨折了這種傷對一個征戰了無數歲月的戰士來說意味著什麼,伊利丹很清楚他有可能完全失去手臂,失去作為戰士存在的意義

這對一個高傲戰士來說是比死亡痛苦的事然而當他感受到心愛女人身陷險境的時候,卻仍然擁有毅然捨棄一切的覺悟


其實,泰蘭德*語風,就是他的整個世界

惡魔獵人帶著微笑,神色安謐的凝視著面前那張讓他魂牽夢繞的上萬年的美麗面龐卻沒有對泰蘭德說任何言語

女祭司靜靜地看著這個願意為自己承受痛苦犧牲一切的男人

作為女祭司,她有責任守護卡利姆多,守護整個種族為了這個責任她願意付出生命她需要的不是一個只懂得守護她一個人的英雄,她的丈夫必須是整個種族的英雄而不是她個人的……

可伊利丹似乎並不了解他所愛的人想要得到的是什麼,但是他用自己的方式捍衛著一段不可能實現的戀情

這就是人類所說的痴情?

月神女祭司思索著,她的思緒混亂到了極點

如果當初自己不是女祭司,而是一個普通的女性精靈會做出如何的抉擇?可普通的女性精靈又怎麼可能同時得到怒風兄弟的青睞?

命運與這可憐的女人開了一個嚴重的玩笑

她的丈夫為了種族的存亡毅然捨棄一切,而另一個不被選擇的男人則是為了她而毅然捨棄全部……

女祭司欣慰而又滿足地笑了,泰蘭德知道哪怕自己下一秒就香消玉損,她也會沒有遺憾……因為她已經收穫了兩段所有天底下所有女人都夢寐以求的愛情……

這是她第一次對伊利丹報以溫柔的一笑這是出自內心真誠的笑而不是面對作為丈夫的弟弟那種出於禮貌的笑容這種微妙的差異很難被一般人感到,敏銳的惡魔獵人卻能清晰的知道

儘管什麼都看不見,伊利丹依然死死支撐著惡魔的巨爪肩膀下滲出越來越多的鮮血血,被戰場的風惡作劇般地撩起,甩在泰蘭德臉上,混雜著她的眼淚卷進塵土

「他應該沒有力量支撐起他的手臂了如果骨頭全部碎裂了,他是如何舉起他的手並且維持這個動作?」泰蘭德腦海中冒出了這樣的想法,而他的心中卻是滿滿的感動她知道並不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有多強大,多堅強……惡魔獵手拼盡一切也要堅持的僅僅是不想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星光落月始終沒有停歇,無數支箭都無法傷害到污染者的巨掌把伊利丹從巨掌下解救出來她只能看著這個愛他並且為他犧牲的男人一點點地衰竭下去她的眼淚戲劇性地被吹到了惡魔獵人的臉上,而這時伊利丹終於開口了

「你還在乎我嗎?願意把我當作一個精靈?」伊利丹的這句話一反常態,沒有往日的桀驁不馴而是充斥著淡淡的哀愁和膽怯這讓泰蘭德聯想到了伊利丹臨終遺言

「既使瑪法里奧能將你驅逐……他依然無法割斷你們血脈中流著的相同的血,這是精靈的血、英雄的血」女祭司思考片刻后,認真地回答了伊利丹的問題:「而我的心中,你永遠是一段深藏在腦海中無法抹去的記憶……」

「有這就夠了至少你沒有把我當成背叛者,我從來都記得自己是一個——精靈是獨屬於你一個人的勇士」惡魔獵手幾乎是咆哮著喊了出來,黑暗在身邊開始聚集,他啟動了最後的絕招

伊利丹打算和巨大的惡魔同歸於盡,阿克蒙德驚訝地感受著手底下湧出來的黑暗氣息那是他如此熟悉的氣息——古爾丹的力量黑暗包裹著惡魔獵手,強大的黑暗聚集力量托起了阿克蒙德直衝雲霄

巨大的黑色惡魔——黑暗之子從卡利姆多的大地沖了上來,暗影烈焰在惡魔獵手的身軀上熊熊燃燒,黑色的翅膀托起伊利丹的身軀,撲向一個比他強壯百倍的龐然大物

泰蘭德的承諾使伊利丹放心地在她面前惡魔化自從繼承了邪惡力量,同樣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惡魔獵手:我到底是精靈還是——惡魔?在確定了自己立場之後,伊利丹決定為了心愛的女人捨棄一切他是抱著必死的覺悟回到這片森林

阿克蒙德驚恐地望著扭曲空間的強大黑暗能量一**衝擊,他竟然忘記阻擋,以至於一開始就被伊利丹佔了上風可是這種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巨大的體形優勢使得伊利丹的攻擊無從下手,很快伊利丹就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局面他只有依仗著敏捷的身手和飛行技巧躲避惡魔巨爪的致命攻擊,卻無法組織有效的反擊

這無疑是在為瑪法里奧爭取時間亡靈軍團和惡魔的聯軍在整個艾澤拉斯所有種族不要命的復仇面前,漸漸地潰不成軍越來越多的英雄聚集到了阿克蒙德的腳下

凱爾薩斯掀起的奧術風暴、吉安娜的呼喚引導的暴風雪席捲向阿克蒙德那巨大的身軀;李奧瑞克公爵布滿璀璨聖光的大元帥之劍,跟凱恩*血蹄手中閃耀著古樸雕文的圖騰柱從不同的角度攻向巨大的惡魔;

獸王雷克薩的板斧、熊貓酒仙風暴烈酒*陳的竹杖、布萊恩*銅須的戰斧如雨點般的鑿擊著惡魔的雙腳;薩魯法爾兄弟硬扛著毀滅之火,衝殺到污染者的身邊用戰斧留下一道又一道血痕;

薩爾和瑪加薩聯手在惡魔的腳下召喚大地的力量,祈禱著強有力地震的降臨;范達爾*鹿盔召喚的颶風裹挾著無數的箭矢夾雜著流星射向惡魔……

然而英雄們造成的這種疼痛和小小的不適,依然無法能阻擋惡魔前進的步伐

所有英雄無奈地看著污染者阿克蒙德抱起了世界之樹的軀幹,縱聲長嘯:

「你們的一切努力都將是白費心機,我已經在吸取世界之樹的力量了很快你們的心臟都會停止跳動」

一種無奈、一種失落伴隨著所有人

「休想得逞」

三聲音調不同的嘹亮怒吼,在眾人的耳邊炸響

這時,伊利丹做出了誰都沒有預料到的舉動他將自己的暗影力量全部集中在一起化做一顆黑色的炮彈沖向抱著巨樹的惡魔而在他的身後老唐和地獄咆哮也激起身軀之中的全部能量縱躍而出血紅色的光芒閃耀全場……

由於無法騰出手來阻擋惡魔獵人,阿克蒙德實實在在地承受著惡魔獵手全部的攻擊,當然也包括老唐和獸人戰神悍不畏死的劈砍錘砸

老唐、伊利丹、格羅姆……三人幾乎放下了一切躲閃、招架、格擋的防禦,拼盡全力的將所有的力量傾瀉在阿克蒙德的身上

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不惜一切代價拖住污染者……哪怕是同歸於盡

「瑪法里奧」泰蘭德知道那是伊利丹最拚命的打法,她失聲叫了出來,「救救你的兄弟」

聽到妻子呼喚,山頂上終於吟唱到自然之怒法術最後一段禱文的德魯依心中長嘆了一口氣:「伊利丹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是為了什麼我們畢竟有很多地方是共同的,我們是兄弟」

一連串晦澀冗長的咒語從大德魯伊瑪法里奧這個萬年死宅的口中流瀉而出,種種繁奧地手勢在空氣中交錯留下飛機式的拉煙尾跡;伴隨持咒音調的節節升高一面巨大的氣牆以肉眼可辨的度迅凝結匯聚

瞬息之後,地面象是遽然升高了數千碼的海拔,稀薄的空氣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呼吸地困難;可怕的自然力量潮汐就象是風暴來臨前的港灣,以煩躁和狂暴的流動度,動搖著空間內的守序平衡

吟唱完最後一個音節的瑪法里奧吹響了怒風號角,一波又一波由小精靈之魂形成的洪流沖向阿克蒙德,在伊利丹、老唐、地獄咆哮三人亡命的身影中將污染者那令人窒息的龐大身軀緊緊的覆蓋……

「不這不可能不」

在阿克蒙德絕望而又震驚的怒吼聲中,足以與太陽安舍相映成輝的奪目光芒令人睜不開眼睛,強大的衝力使惡魔在空中失去了平衡,吹走了幾公里內所有的東西……

恐怖的巨人在連續的爆炸中痛苦地咆哮著詛咒著世界之樹釋放出了它自身所有的力量混合著最後一批精靈之魂的能量,將阿克蒙德徹底撕碎,化作宇宙的塵埃

煙塵散落,一切回歸平靜

燃燒軍團三巨頭,污染者阿克蒙德,隕落海加爾山

這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役……

這是諸神的黃昏(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泡書閱讀最最全的小說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力量與榮耀》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力量與榮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嘶!」

海加爾山戰場中心幾公裡外的地方,那彷彿被暴風摧殘過的密林間,萎頓在地的老唐悠悠轉醒。&&渾身下數十道深深淺淺的撞擊、撕裂的傷痕,讓恢復清醒的老唐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從腰包中摸出了一瓶再生藥劑不管不顧的灌下,感覺傷勢得到控制的老唐這才踉踉蹌蹌的站起身,打量起周圍的環境。

觸目所及皆是能夠遮蔽天空的密林古樹,叢林間還有一段明顯是剛剛生成的「通道」,殘破的枝椏、斷裂的樹榦……這估計是老唐剛剛一路碾壓撞擊的後遺症。遠處戰場喧囂沸騰的喊殺聲依稀可聞,湧入鼻息的不再是令人作嘔的硫磺惡臭和血腥氣味,而是泥土的清新和草木的芳香……

仔細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軀體,除了身體表面那些正在緩慢癒合的傷口外並沒有留下什麼暗傷內疾,老唐活動了活動手腕腳腕,這才長舒了一口氣沒好氣的的咒罵道;

「尼瑪!這是第幾次了?我是牛頭人,不是空中飛人!」

老唐的這句吐槽還真不是無的放矢。

最近這段時間,戰鬥中的老唐幾乎被人當成皮球一般抽來抽去。一向仗著自己那一身沛然巨力,戰鬥方式簡單粗暴的老唐,從來只有抽飛別人的份,可這段時間算是過足了「空中飛人」的癮頭。也算是應了那句老話,天道循環,報應不爽!

跟瑪諾洛斯交手,老唐被抽飛過……

跟阿茲加洛交手,老唐被抽飛過……

跟阿克蒙德交手,老唐更是被人家連捶帶踹,不知道抽飛過多少次……

這一次更是誇張,奮戰中的自己被自然之怒殃及池魚了不說,無數精靈之魂掀起的氣浪,愣是直接把老唐吹飛了好幾公里遠!

若不是老唐身體素質堪稱變態。這一身腱子肉也還算抗造,惡魔之血的力量又再一次強化了自己的身軀,再加無數密林古樹在撞擊中的層層泄力,恐怕老唐沒死在阿克蒙德這個猛人的手裡,反倒是把命丟在了盟的手……

那讓老唐跟誰說理去?


……

在附近轉悠了一圈。老唐發現自己那兩柄沉重的戰錘早已經不知所蹤,估計是在剛剛的大爆炸中遺落在世界之樹附近。按了按生疼的太陽穴,,老唐仔細翻檢了一下自己的魔法包,從中抽出一柄一米多長的戰刀——辛多雷戰刃握在手中。這已經是熔鑄兩柄戰錘后所剩無幾的幾把收藏品之一了。雖然算不什麼神兵利器,但暫時用來防身還是勉強夠格的。

老唐也不擔心自己的兩把神兵會被人當成戰利品搜颳走。先不說那兩柄重達半噸的鎚子除了老唐這個怪力男還有誰能夠如臂指使的掄起來,光就「泰坦之力」戰錘那麼拉風的造型就足以讓人記憶深刻,估計在場的聯軍眾位大佬還沒有誰有那個厚臉皮,從老唐這裡打秋風。至於殘餘的惡魔和亡靈……戰錘之的聖光和雷霆之力可是他們的剋星。躲著還不來不及呢,誰會往前湊合?

晃了晃還有些暈暈乎乎的腦袋,老唐已經揮舞起手中華麗的戰刀在密林間披荊斬棘,向世界之樹的方向趕去。-

阿克蒙德的最終隕落無疑讓老唐輕鬆了不少,污染者那強橫到令人窒息的實力帶給老唐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而現在阿克蒙德灰飛煙滅,就像搬開了壓在身的一座大山,老唐從此翻身農奴把家唱。

滅掉了污染者這個燃燒軍團三巨頭之一,短期之內老唐應該是不會再遇到讓他無法反抗的強大對手。

接下來的日子裡。英雄級高手的比拼將成為高端戰力的主流。飲下惡魔之血實力暴漲的老唐暫時不再擁有實力差距方面的隱憂,當務之急反而是抓緊時間鞏固境界,熟悉惡魔之血帶給自己的變化。

畢竟在老唐的眼中,惡魔之血跟強效興奮劑沒什麼不同,一個處理不好很可能後患無窮,不得不防……

再強橫的實力,也要能夠如臂指使、毫無滯澀那才是自己的!

你若愛我:總裁,對不起 。,

海加爾山聖戰的意義無需贅述。

為了整個世界。有著幾代仇恨的獸人與人類義無返顧的站在了一起。

為了整個世界,彼此仇視甚深的巨魔與精靈彼此團結了起來。

為了整個世界,互相不曾有幾多信任的人類與暗夜交換了彼此的信任。


為了整個世界,幾大種族屏棄前嫌,共同站到了海加爾山腳下……

聯盟部落並肩作戰浴血殺敵的場景或許不是絕後,但絕對算的空前。接下來至少數年的時間裡不會在出現這樣的勝景聯盟和部落雙方都將抓緊時間休養生息、舔舐傷口,艾澤拉斯將進入難得、寶貴而又短暫的「和平時期」。接下來除了要防備來自庫爾提拉斯海軍的逆襲,卡利姆多的戰火終將平息一段時間,牛頭人也將迎來難得的休養生息的時機。

正邪第一劍 ,雖然除了惡魔和天災。沒有那個智慧種族渴望戰爭,但戰爭總是不可避免。

封印千年的蟲人帝國,蟄伏萬載的古之神,時刻想要捲土重來的燃燒軍團,卯足了勁將諾森德發展成死亡冰域的亡靈天災,包括虎視眈眈的黑龍軍團、邪神哈卡、火焰之王拉格納羅斯等等……這些實力強橫的外敵暫且不提,單單就是部落聯盟種族間彼此血脈間的仇恨,資源與土地的爭奪,甚至是為了戰略態勢的需要搶佔優勢……這些都將是殘酷戰爭的導火索。

部落和聯盟這兩個艾澤拉斯的龐然大物組建成立的態勢已經不可逆轉,雙方之間的對峙、衝突同樣不是老唐這個穿越者能夠干預的。

在這方面,老唐一向很有自知之明。

別看老唐現在帶領著與龍角力軍團在艾澤拉斯混的風生水起,但要真是不知死活的妄圖當什麼「聖人」調停部落與聯盟的仇恨、爭鬥,就算老唐拖著整個牛頭人一族下水,也早晚被兩大陣營間恐怖的漩渦攪得粉身碎骨,連朵浪花都翻不起來……

沒有那個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沒有一錘定音的實力,就別裝大尾巴狼!

背靠大樹好乘涼。帶著人口稀少的舒哈魯一族爭霸艾澤拉斯這樣不靠譜的意淫,不提也罷。至少,老唐還沒被惡魔之血燒壞了腦子……

「現在還不是去針對性布局這些隱患的時候。我就是一攪屎棍,玩什麼憂國憂民?」

老唐的心底對自己「兼濟天下、自尋煩惱」的心思報以自嘲的一笑。近一點說,如今海加爾山戰役尚未徹底結束。殘存的海量惡魔大軍尚未清剿、聯軍的傷亡需要統計、戰後的收穫需要清點。遠一點的布局還有蛋總和凱子的洗白問題還要牽扯不少精力,甚至體內的惡魔之血也有蠢蠢欲動的跡象……老唐不知不覺間已經攬了一屁股麻煩。

無知是福,「先知」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愛咋咋地!實在不行,哥找根大腿抱著去!」

思來想去,腦仁子生疼的老唐放棄了繼續浪費腦細胞,無賴的光棍氣質展露無遺自顧自的低聲笑罵道。可老唐卻忘了,他自己就是艾澤拉斯有數的「高個子」,甚至不知不覺間。舒哈魯一族本身也早已經成為了一根「粗壯的大腿」……

有些事,還真不是說躲開就能躲開的!

不知不覺間走出密林的老唐觀望了一下四周,試圖尋找一條通往世界之樹的最佳路徑。海加爾山茂密的叢林還真不適合機械路霸的賓士,急於回歸戰場中心,卻沒有合適「交通工具」的老唐一籌莫展。而就在這時,一支被擊散的惡魔潰軍卻在半空中一位格外強壯的末日守衛的帶領下沖著他所在的方位逃竄而來……

「呦喝,看來兄弟我時來運轉了!」老唐的腦海中靈光一閃嘿嘿一樂,反手接下了纏在腰間的泰坦神鐵武器鏈做成了一根簡易的套索。在舒哈魯一族中廝混了這麼多年。老唐還真學會一手套取科多獸的好本事,這一次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只不過老唐的目標可不是什麼科多獸,而是那隻格外強壯的末日守衛……

「正愁怎麼趕路呢……這算是瞌睡遇到枕頭么?」老唐將辛多雷戰刃跨在腰間,嗖嗖幾下竄到了一顆古樹的枝幹,將自己健碩魁梧的身軀隱匿在巨樹的茂盛枝葉間,攛緊泰坦神鐵武器鏈屏息等待:「前世里遊戲里,騎過鳳凰騎過龍,還真沒騎過惡魔……這一次咱就玩把與眾不同!」

——————————————————

當劇烈爆炸停止的時候,大陸所有的種族。聯軍所有的將士們同時睜開了雙眼。

望著枯萎的世界之樹,沒有勇士因為活著而興奮,沒有人為了勝利而歡呼。他們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勝利的短暫喜悅后,更多的是對死者的悲傷……

戰鬥還在繼續,不過勝利的天平已經徹底倒向了卡利姆多聯軍。

除了幾位各個種族的領袖,其他的幾位導出手來的大佬、英雄,已經在加洛德影歌的指揮下紛紛帶隊殺入戰場,追繳殘敵。

一方士氣高亢,一方氣勢萎靡……

幾位惡魔領主和大巫妖的全軍覆沒。讓燃燒軍團的高階指揮官傷亡殆盡,而阿克蒙德的隕落讓之前狂妄囂張、不可一世的惡魔大軍徹底失去了主心骨。對污染者所向披靡的強大實力的偏執信仰轟然崩塌,更是讓惡魔們失去了繼續殺戮、戰鬥的勇氣和意志!

除了沒有感情、智慧的行屍走肉, 亂世酸秀才 ,震驚、恐懼、迷茫、不知所措的情緒瘋狂的席捲了每一個惡魔的心頭,肆無忌憚的猖獗蔓延。

一場燃燒軍團自從建立至今為止的歷史,史無前例的大潰敗,就這樣自然而然的在海加爾聖山演……

「瑪法里奧,伊利丹他會不會在剛剛的爆炸中出危險?」

煙塵散盡,卻未能看到惡魔獵手身影的泰蘭德幾乎是焦急的扯過丈夫的胳膊疾聲詢問道。殊不知那眉目間的擔憂、關切卻讓瑪法里奧這個萬年死宅的眉頭微不可查的一皺,生出了淡淡的不悅。

自己那個弟弟對妻子的愛戀,瑪法里奧一清二楚。當初借故將惡魔化的伊利丹打背叛者的烙印,驅逐出境未嘗沒有掐斷某些不妙的萌芽和苗頭的意思在裡面。

可誰知道,就是那個被自己親手放逐的弟弟竟然會在海加爾聖山中出現,還搖身一變成為了拯救世界的英雄之一,這已經不吝於**裸的打臉。更何況危難之際,在自己為了世界無力救援自己妻子的時候,正是他那個愛戀嫂嫂的弟弟挺身而出拚死救援……這種明晃晃的對比,讓瑪法里奧也暗中臉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