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真木鐵點了點頭,而後轉過頭,對部下說道;“上!”

正在天狼們蠢蠢欲動的時候,樑翔忽然搖了搖頭,說道;“都說了,讓我來,相信我!”

真木鐵瞪大了眼睛,愕然的說道;“陛下,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你纔不過靈師四重天,就算在逆天,也不能打敗這麼多人啊?”

樑翔輕笑,說道;“我真是靈師四重天嗎?”、

在潛修下,樑翔已經悄無聲息的修煉到了六重天,並且又領悟出了幾招新的招式,這些招式都是原來腦海裏浮現的,並不是那個什麼墨功帶來的強大功法。

轟……

一道紅色光芒衝破蒼穹,人們集體石化,都震驚的呆滯盯着樑翔,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看起來不過二十歲的樑翔,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人。

一些年僅近半百,實力還不過靈師強者的人們頓時臉色一陣發燒,心中起了立即轉身就走的想法,但是卻又忍不住想要看一下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又把他們的腳步深深的固化了。

“小子,挺厲害的嘛!竟然有靈師六重天!”一名臉上震驚未盡的老者站了出來,身上爆着璀璨的深紅色靈氣,強大的壓力如怒龍一般壓迫而來。

“哼!”樑翔一聲冷哼,甩出一道匹練劍氣,忽左忽右猶如閃電一般,轟碎了老者衝擊而來的各種靈氣。

同時,他身上無風自動,狂發亂舞,四周看戲的人們同時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一些人們忍不住伏跪在了地上,但樑翔紋絲不動,猶如一棵亙古豎立的老樹一般。

人們在心中惱怒暗罵那個老混蛋的同時,也對樑翔的身世更加的好奇了,到底是什麼背景造就瞭如此強大又如此年輕的少年?

老者臉色急變,心中殺意更勝,急不可耐的拔出長劍。

“如果讓這小子在成長几年?他將威脅到了自己家族的地位,甚至凌駕於所有人之上”老者心中暗道,長劍外表凝聚出了長達五丈的璀璨劍形光芒、

“死吧,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伴隨着老者的一聲怒吼,那五丈長的劍芒伴隨着長劍直劈而下。

轟……


大地被強大的力量波動壓迫的隱隱顫動,樑翔狂發亂舞,身上長袍獵獵作響,緊盯着那破空而來的劍芒,沒有任何的恐懼之色露出。

這個時候,真木鐵幾乎快要忍不住爆出強大的力量了,但是就在他要爆出的一瞬間,一隻小手忽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道柔和的聲音傳來;“相信他,他不止你想像的那麼簡單,我男人不可能這麼容易死!”

正在劈砍而下的老者狐疑的看了一眼鐵木真,剛纔他感覺到了一股令他難以呼吸的壓迫感。

但是還是甩了甩頭,甩開了這個鬼念頭,假如他是一個強大的強者的話,就不會讓這個天才隕落在自己手中了。

璀璨的劍芒穿透了樑翔的身體,所有人心中一震,真木鐵正想爆出強大力量殺死所有人的時候,卻聽一聲怒吼;“逆風斬!”

那璀璨的光芒忽然劇烈顫動,而後扭曲變成了一個漩渦。

又漸漸從漩渦扭動成了兩道交叉的龍捲風。樑翔身處於龍捲風之間,緩慢的騰空而去,衝上蒼穹。

而後在天穹之上螺旋旋轉而下,狂暴的力量壓迫大地。

老者臉色有些變色,想不到樑翔竟然爆出如此強大的力量,在那一瞬間,他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然被吸走了。

不過,他也沒有過多畏懼,只是怒吼一聲;“月亮級戰技-霸王掌!”

他的身體裏爆出的深紅色靈氣一下變成了金光璀璨的奪目光芒。

光芒漸漸凝聚成了一個面目模糊的金色巨人。隱隱散發着狂暴的力量!

強大的力量變成了層層疊疊的氣浪,在兩人中心陡然爆發,把那些本就被強大的力量壓的難以動彈的人們一下震盪飛了幾米遠。

一些實力弱小者,則是胸腔一陣火辣辣的疼痛,而後轟隆涌起一陣熱流,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轟!”

大地震盪,所有好不容易爬了起來的人們,被震盪一個踉蹌摔倒在了地上。


當塵煙漸漸散去的時候,站在一個大洞面前的樑翔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

大洞內冒着縷縷青煙,正在人們以爲那老東西被殺死的時候,卻聽一聲怒吼;“小子,我要你死無全屍!”

一道璀璨的深紅色光芒沖天而起,在光芒之中,一道人影衝了出來,與樑翔撞在了一起。

乒乒乓乓咚咚鏘鏘火星四濺,兩人展開了激烈的大戰! “月亮級戰技-霸王腿!”

正在戰鬥打的難分難解,讓人們眼花繚亂,簡直難以看清的時候,一道金光璀璨,一條巨大的虛影浮現,一隻龐大的長腿陡然飛踢而去。

“轟!”

一聲震天徹底的爆響,樑翔倒飛而出,鮮血猶如噴泉一般狂飆。

真木鐵正想衝過去救援的時候,正在倒飛的樑翔一個跟斗,控制住了身形,半跪在地上,直盯着遠處塵煙內的那道身影。

待劇烈的喘息漸漸平靜下來的時候,樑翔一聲怒吼,身上爆出璀璨的光芒,把嘴角的血絲擦拭乾淨過後,猶如利劍一般,破空而去。

“星星級戰技-截天掌!”樑翔一聲暴喝,身上陡然爆出了紫色的絢麗璀璨光芒。

“哼~真是以卵擊石!”老者冷笑,不甘示弱的怒喝一身;“月亮級戰技–金色霸王!”伴隨着他的怒吼,他原本不過一米六幾的身高,頓時瘋狂爆漲了起來。

直到最後,變成了一個兩丈高,猶如山嶽般的巨人。

他嘲諷的說道;“小子,我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有強大的天賦!但是……你只不過是一個比靈師六重天的小螞蟻,而且我的戰技你比高一級,你現在迅速給我磕頭認罪,並且認我爲幹爺爺,立下契約,以後由我支配,那麼我就放了一條生路!”

“是嗎?你要拜我做幹爺爺?你還嫩了點!”樑翔身上紫色光芒閃爍着詭異的光芒,同時嘴裏不甘示弱的諷刺道

“小子,我要你死!”老人雙目怒睜,整個人帶動着滾滾颶風,發出呼呼的震天風嘯聲,而後揮動着猶如一塊巨石一般的巨大手掌,狠狠的拍下。


呼呼……

人們看着那龐大的巨大手掌,頓時嘈雜慌亂了起來,急忙慌亂的逃跑。

但是在這奪命魔手之下,僅僅只有兩項,還有傭兵團的所有人活了下來。

那些圍觀的實力稍弱的人們,全被被拍成了碎肉,血液像是不要錢的瘋狂流逝,把原本雪白的道路上染的通體血紅。

盛寵豪門之嬌妻養成 ,肯定會愕然的發現,在大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掌印,而那手掌印之內,則是一些被拍成肉醬的人們。

樑翔躲避了攻擊,憤怒的說道;“老傢伙,真是視人命如草芥啊~”

老者有些訝然,又不屑的嘲諷道;“小子,我不得不佩服你,竟然能夠躲開我的攻擊!不過……你始終都會變成我打手,就算你不臣服,我也會把你制練成傀儡,爲我使用!而在這個強者爲尊的世界,強者殺死弱者,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要怪就怪他們實力不濟!”

他頓了頓,剛想說話,卻聽樑翔一聲怒吼,而後臉上瞬間露出嘲諷的表情,剛想嘲諷兩句,卻忽然感覺耳邊一道冷風吹來。

下意識的扭過臉去,只見一個紫色的巨大手掌正出現在自己的腦袋側邊。

“什麼東西?”正在他迷茫不已的時候,巨大手掌一陣,瞬間帶動着強大無匹的力量,轟然轟擊而下……老者巨大猶如山嶽的身軀頓時倒飛而出,把身後的張家建築壓成了一片廢墟。

“小子,你找死!”老者憤怒的咆哮了起來,緩緩爬了起來,剛想攻擊,天空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截遮天蔽日人巨大手掌。

這一次他有了準備,迅速揚起手,剛想阻礙,卻發現側邊迅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掌。

而後不待他反應過來,巨大的手掌狠狠的颳了過來,再次把他轟的倒飛而出,把一片原本裝修的豪華無比的建築摩擦成了廢墟。

轟轟轟……

伴隨着一聲聲爆響,巨大的紫色光掌不斷浮現,而且出現的角度一次比一次詭異。

“這小子力量是無限的嗎?”一個紫袍人忍不住震驚的說道

“果然不愧是我的徒弟…”墨涵微微一笑,說道

“你還好意思說,不要臉的混蛋傢伙!”白袍和黑袍老人極其巧合的異口同聲的怒吼道

“這小子,潛力我看不止如此吧!”紫袍老人的眼裏閃爍着莫名的光芒,呆呆的看着樑翔,而後一笑,說道;“他那一招無賴的掌法到底是誰教他的?”

白袍和黑袍老人忍不住吧狐疑的眼光看向墨涵,而後者則是苦笑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看那詭異掌法,如果我們沒有動用祕法,僅僅利用力量與他對戰,估計也會吃虧的……”

三名老者相繼點頭,呆呆的看着下面不斷轟出巨掌樂此不疲的樑翔。


願愛溫我余生 那小子是誰啊……這麼牛?”

“真心厲害,地上的那些屍體是咋回事?他殺的嗎?”


“好強大,竟然敢把張家打成廢墟”

“而且,張家長老之一的墨老,竟然被打的難以還手……”

隨後感到動靜的人們衝了過來,看見如此景象,都忍俊不禁感嘆。

正在這個時候,那龐大身軀忽然急速縮小,不多時,就立即從一個龐大的金色巨人,變成了一個瘦巴巴的老人。

墨老已經昏迷了過去,身上衣衫破爛不堪,在也沒有任何神識。

樑翔憤怒一聲怒吼,手上陡然爆發出一道璀璨的紫色光芒。

天空上,忽然凝聚出了一道鋪天蓋地的龐大手掌,狠狠的往老人拍擊而下。

“啊……”

隨着一聲慘叫,血光崩現。

原本威風凜凜,大言不慚的墨老現在變成了一堆碎肉,樑翔厭惡的看了那堆血肉一眼,再次揮動手掌,擡起一塊巨大的石頭深深的壓迫而去,遮住了一切。

樑翔臉色有一些泛白,就憑他猶如海洋一般的氣海現在已經快要耗盡,整個人看起來虛弱無比。

“墨老!”隨着一聲聲大喊聲此起彼伏,一羣老人身上爆發出深紅色的璀璨光芒,站了出來。

一齊齊深黃色,淡黃色,參差不齊的光芒爆閃。

一羣人出現在了樑翔的面前。

一箇中年男人,身上爆發着璀璨的深紅色光芒,臉陰沉無比的怒吼;“是你乾的嗎?”

“是!”樑翔點頭,說道

“爲什麼?”中年男人牙齒都快要咬碎了,想不到纔是一轉眼,自己的家族竟然被一個少年毀滅了大半,而且還有一個長老被殺死!

這是讓他最接受不了的!

“因爲他們,殺傷了我的兄弟,搶了我的財產!”樑翔怒喝,縷縷長風吹來,把他染血的長髮拂動而起,敲打在了他清秀的臉龐上,顯現出一道道血痕。

“是你?”中年男人有些驚異,隨即立即不再猶豫,沉聲怒吼;“殺了他!”

一道道璀璨的光芒閃爍,無數深紅色光芒璀璨奪目。 “陛下!”真木鐵一聲怒吼,剛想再次出手,樑翔忽然扭過頭來,說道;“不要總想着出風頭!這些人,該由我來殺,因爲他殺了我的兄弟!我要讓他們被我親手殺死,自然會有你出手的時候!”

“到底是誰愛出風頭啊,你一個人扛不住這麼多強大的力量的!”真木鐵大聲咆哮道,同時再也壓抑不住體內澎湃的力量,滾滾靈氣猶如怒海狂濤一般澎湃而出,璀璨的橙色光芒照亮了蒼穹。

“靈宗?”所有人震驚不已,就連那一羣靈師也臉色大變,那個中年人慘白着臉,立即怒吼;“快退,去請大長老!”

萬米高空之上,紫袍老人忽然笑道;“這小傢伙不知道從哪裏招來的強者!靈宗強者啊,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請得動的!”

黑袍人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是目光卻是緊盯着那抹璀璨的橙光,說道;“氣息,還好像是魔獸的!”

白袍人搖了搖頭,說道;“反正,只要對我們的弟子沒壞處,怎麼都可以!”

墨涵忍不住出口補充一句,說道;“是我的!”

“哼!”但迎來的是一聲聲冷哼,而後是一隻只憤怒的老眼。他一下如烏龜一般縮回了頭,指着樑翔說道;“快看,那小子……”

只見樑翔一聲怒吼,身上透發出一股毀滅天地的強大威壓。

“什麼?”所有人一陣愕然,想不到原本最沒有威脅,經歷過一場強大的大戰的樑翔,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